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目标偏差(二)

呃还是解释一下设定好了……因为我实在懒得再写一个初见出来,所以这里的背景设定和部分情节沿用了之前修伞那个系列的,但请当成平行世界吧,这边的故事对修伞那边不会产生任何影响。CP两边是各自独立的,修伞那个系列里没黄周,黄周这边也没有修伞

然后因为太麻烦,反正是架空,有些细节问题我就无视了,比如叶修就一直是叶修不要叶秋的假名了……

更新!这一更主要是打架(。

=============================================

  协会拥有数十万名注册佣兵,看似数量众多,但其中能拿到A级徽章的仅有两百余人,S级前后有过三十几个,双S级则一共只有八名,极其罕见。是以两个双S级要在西区切磋的消息飞快地传扬出去,黄少天领着周泽楷走到训练场入口时,旁观席上已经聚起几百号人了。

  “这是干吗呢喂喂喂,你们这些家伙,还让不让人好好打架了?”黄少天很是不满,“叶修我看见你了!王杰希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中草堂倒闭了吗没事给你做到处闲逛?”

  “哪来那么多废话,要打快打,等你们半天了。”身着法袍的女性法师远远地喊话,黄少天冲她扮鬼脸:“哟哟楚大法师也这么闲啊,上回那批货收到没有,可别说我们蓝溪阁欺负妹子亏待你们烟雨楼。”楚云秀更不答话,手指一抬,细细的闪电擦着黄少天的靴筒击下,激起沙尘无数。旁观席上惹起一片笑声,黄少天交游广阔,这里的人倒有一大半都与他有些来往,一时间谈笑风生,十分热闹。

  周泽楷安静地站在入口处等黄少天寒暄完毕,同是协会中顶尖的人物,旁观席上的人们多半也认识他,但大都不过是点头之交,远没熟到能聊起来的程度。也有人笑着跟他打招呼,他便略略颔首应付过去,心里其实有点发怵——打架周泽楷是从来不怕的,但打交道却是个麻烦得不能再麻烦的麻烦事。

  麻烦自然是能省则省,看台上人数众多,黄少天虽然话多到以一当百毫无压力的地步,究竟没可能个个照顾周全,抢不到机会说话的人们便有许多转头来看周泽楷。周泽楷心里一紧,自忖万万招架不来,当机立断,一枪截断了黄少天与旁观席上众人的热烈交流。他顺势借后座力飞枪而起,半空中折身转向,飘然落于训练场西首。这一手倒也算不得如何惊世骇俗,但胜在身姿轻捷人品俊雅,起落间衣摆带风,神情凛然,衣上暗银徽章反射日光,引起旁观席中一片娇声喝彩,连素来矜持的楚大法师都夸张地鼓起掌来,同来围观的男同胞们不免哀怨,便有好事者叫嚷起来,催促黄少天上场。黄少天不紧不慢地撑着训练场门口的操控台,提声问周泽楷:“随机地图,可以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训练场周围有协会设下的法阵,可以通过操控台调整地形,本来是作训练用途,但习惯把训练场当决斗场用的佣兵们也经常会在比试时利用这一功能搞点花样出来,毕竟一眼望去毫无遮拦的训练场对某些职业限制太大,而换成随机调整出的地形就可以把地形的影响归为“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不过换地图的话……”黄少天一边在操控台上按来按去,“这边好久不来了,有什么变化谁趁早招呼我一声?变出来什么楼啊房子啊砸了不用赔的吧,没砸屋子砸到花花草草是不是也要负责?”

  看台上最靠谱的王杰希说:“那倒不会,法术调整出来的设施随便砸没关系,但这个法阵的防御级别不太高,你们最好悠着点打。”

  “大眼你别吓唬他,吓得人放不开了这架还有什么看头,”叶修向黄少天投以鼓励的眼神,“少天尽管打,打坏了赔钱就结了呗,你堂堂剑圣一个任务几十万上下,还在乎修理费?”

  “靠靠靠不是你出钱你当然不心疼!”黄少天回了他一个中指。

  “有完没完,你们还打不打了?”楚云秀等得不耐烦,“不想负责任就限制一下杀伤力,把你的冰雨摘了换把木剑上去打。”

  “我倒是没意见,但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你们是不是先去说动枪王大人换两把水枪来啊?”黄少天按下启动键,“好了。”

  隆隆声响中,训练场平滑如镜的地砖忽而变回了黄土,接着地面迸裂,微小的嫩绿色芽尖悄悄探出头来,随即飞快地填满了每一条裂缝。柔软的草叶与坚硬的灌木交织,将整个地面浇灌成一片绿色的湖泊。法阵召来了风,打着旋儿在训练场中吹来拂去,齐人高的草叶便一次次翻腾如沸,灌木刚硬的枝条却屹立如铁,只有枝梢的叶子微微颤动。

  法阵启动的时候周泽楷稳稳地握着枪立于原处,有一刻轻微的失重感袭击了他,四周尽是长草矮灌,唯有他足下一片平地仍是石砖,接着那片石砖缓缓拔地而起,仿佛无形之中有一只手将沉入地底的古老遗迹揪出,石砖渐渐升为石台,进而化为高塔,周泽楷所站之处在塔顶边沿,距虚空不过一步之遥,衣襟当风猎猎作响,他头顶乌云层层汇聚,日光逐渐稀薄,骤然风声疾起,雨丝淅淅沥沥地飘落,潜入草叶之间。

  黄少天吹了声口哨,感慨道:“看来我今天有点儿背啊。”

  这副地图并不复杂,对于枪手们而言关键在于抢夺制高点——非常不幸,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进场,周泽楷就已经成功地占据了石塔顶层,虽说事有凑巧,但巧到这个地步,不禁令黄少天胸中生出些悲愤之意。剑圣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身法却并未因此有半分滞碍,他像那阵追逐草叶的风,轻巧地吹入齐人高的长草中,适逢新雨洗尽尘色,柔嫩的草叶随风翻转,瞬间隐去了剑客的身形。

  周泽楷蓦地举枪。

  冰火二色子弹自塔顶倾泻而下,与细雨一同飘飞。雨天多少于视野有所阻碍,训练场内的风又是应法阵而生,没有固定方向,一时自西向东一时又由南而北,周泽楷站在塔顶边缘,忽而微风转向,挟着雨点迎面扑过来,周泽楷不由得眨了眨眼——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黄少天便消失在草丛里,再也找不到了。

  周泽楷四下环视,未发现黄少天的踪影,但对方的行动路线并不难猜——即使躲得再好,终归要向这座石塔进发。不过以逸待劳后发制人从来不是周泽楷的风格,他在心里大致计算出接近石塔的几条路径,随即持枪扫射,子弹占据了每一个隐蔽的藏身地点。

  砰!

  子弹几乎是擦着黄少天飞过,颜色灼灼如一团跳动的火,掠过之处草茎横飞,砂石四溅。黄少天镇静如常,那颗杀意凛然的子弹自眼前扫过,他连眼睛也没眨一眨,只借着子弹挟起的风势悄悄调整了方向,向高塔再迈一步。他右手握在剑柄上,却无拔剑之意,冰雨隐于鞘中,迟迟不发。

  弹雨忽然一缓。

  枪手的子弹并不是无限制的,纵然使用的枪支再高级再先进,也难免要停下来更换弹匣。黄少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子弹扫落的间歇他骤然自长草间杀出,再不管什么潜踪什么遮掩,直奔石塔,笔直而飞快,像一支离弦的羽箭。

  那支箭射到中途,却突兀地一顿。他原先的藏身地离石塔尚有十余米,这点距离算不了什么,弹雨停歇的一秒钟内足以掠过,黄少天却在半途中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一枚暗沉沉的子弹擦着他的衣角掠过,射入泥土之中。

  “看不出来啊枪王,长着一张好人的脸,花花肠子倒是不少。”黄少天反手一挥,冰雨连鞘护在背后,格开两枚无声无息飞来的子弹。这前后三枚子弹他显然避得很是吃力,连拔剑出鞘都来不及,却还有闲心放垃圾话。所幸此时离石塔已然不远,黄少天舞剑成圈护住身周,一个起落已跃至石塔之下,“不过也就这样了,也不看看我是谁带出来的,这么点小花招还能挡得住我?”

  塔身笔直,周泽楷虽位于制高点,但黄少天藏身塔底,一时却鞭长莫及。塔壁上有不少凸出的石砖,用以供人攀爬,黄少天纵身跃起,单手执剑护身,石塔直上直下,周泽楷想攻击他只有探身出来射击,周转多有不便,黄少天攀附在塔壁上,左躲右闪,远比子弹要灵活得多。周泽楷试着丢了两发手雷,然而去速既缓,目标又大,被黄少天毫不费力地以长剑挑落。

  周泽楷微微皱眉,忽然退开,放弃中途击落黄少天的打算,闪身立于塔顶中央,给两把左轮枪换上新弹匣,竟不再动作,摆明了是打算等黄少天上来再动手。先前黄少天试图接近石塔时他分明也使过诈,显然并不介意用点不太光明的小手段,然而此时却毫无动作,放手不理静待其变,未免坦然得过了头。

  旁观席上议论纷纷,都猜不透周泽楷在想什么,如此举动简直有点像自暴自弃,一旦黄少天上了高塔,制高点意义全无,枪手与剑客打近身战可不占优,塔顶面积不大,想放风筝都放不起来,还不如跳下去在地面上打,至少方便拉开距离。

  但是周泽楷不动。

  他冷静地站在塔顶中央,侧耳细听。风声细细,雨音淅淅,间或有两三声较重,是沾在发梢衣角的水珠经不住重量跌落在地的声音。黄少天落足很轻,但是能听得出来,足步声忽西忽东,显然对方并未因自己的按兵不动而放松警惕,不停地绕着塔身转圈螺旋而上。周泽楷闭了闭眼睛,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黄少天的方位。

  就是此刻了。

  他蓦地拧身扬手,手腕微颤,打出去的子弹连成一条弧线。塔顶边沿空荡荡毫无阻拦,黄少天一跃而上,迎面便是枪林弹雨。好在他早有心理准备,长剑一横摆了个三段斩的起手式向侧旁冲去,速度犹胜子弹。枪声连响,周泽楷将一张弹网织得密不透风,竟是要逼黄少天跳塔的架势,黄少天无论冲向哪个方向,都难免要吃几颗子弹,眼见左右为难,剑客剑尖一扬,硬是折回了原路。

  他这一变向实在变得太突兀,周泽楷与剑客交手的经验本就不算丰富,这还是第一回遇见三段斩中途转向一百八十度的,微一愕然,黄少天已抓住机会直取中宫。平地交手,剑客再不用顾虑那么多,早一刻多拉近一寸距离,就与胜利更近一分。周泽楷连退数步,右手荒火直面黄少天的攻势,左手碎霜却指向地面,霜白色的子弹离膛冲出,在石砖上一弹,借力袭向黄少天背心。

  “曲射用得很熟练啊,不错不错。”前后夹击,黄少天犹有心情评点周泽楷表现,语气悠然,倒好似前辈观战一般。他突然回剑横于身前,左手探出,连鞘握住。

  这是拔刀斩的架势,周泽楷眉梢微扬,难道是自知不敌,想拼个同归于尽吗。他可不想落得这般结局,足下一错,欲待闪出攻势之外,骤然一惊——塔顶面积本就不大,适才他为躲闪黄少天的攻势连退几次,这步再一踏,便已是退到了边缘。

  剑鸣声如龙吟,黄少天周身剑气成圈翻涌而出,激起剑客衣袂飘荡,疾如风骤如雨的子弹被剑气阻挡,去势稍缓。黄少天拔刀斩出手,剑势如长虹,周泽楷早已避开,黄少天却也没想过一招便能伤到他,当下一剑扫尽面前子弹,同时左手后扬抛出剑鞘,啪啪数声,背后袭来的子弹纷纷打在剑鞘上,一齐落地。

  周泽楷眼角微微一跳。

  他终于见到那柄剑,黄少天一直将它藏于鞘中,此刻名剑出世,激起千万雨丝风片,幽蓝剑光凛然如冰雪长夜。黄少天以拔刀斩扫尽面前障碍,长剑圈转,一记逆风刺挥剑同圆,削向周泽楷面门。剑风激荡,周泽楷微微一凛,醒过神来,再退一步,与剑尖所能及处恰恰拉开一分距离,半边身体已踩在塔沿上。

  剑光骤然暴涨。

  黄少天那招逆风刺看似已然使尽,居然还藏了后招,长剑再递出一寸,剑尖幽芒吞吐。周泽楷一招失算,再来不及反攻抢进,若不想中剑,除了跃下高塔再无他法,但这么下去,也就意味着在这场比试中败给了黄少天。

  周泽楷不退反进。

  神枪手上身后仰,堪堪避过剑芒,脚下一记滑铲,反而向剑客怀里撞去。周泽楷右臂一挡任由对方抓住,左手一抬,碎霜的枪口已指向了黄少天的喉咙。

  黄少天万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招,一个神枪手非但不退避反而主动近身,倒令剑客乱了阵脚,匆忙中左手挥出,周泽楷仍是不避,主动将右臂撞进他手里,碎霜指处,大局已定。黄少天那一记逆风刺犹未使尽,剑身贴着周泽楷头顶掠过,剑风激起长发飞扬,冰雨剑出时挟裹起锋锐风刀,削断了一缕发丝,系发的绸带无声地断裂飘坠。


——TBC——

 
评论(9)
热度(8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