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喻】喻盖弥彰

据说今天适合发旧文,趁还没过完跟个风

收在《喻求不满》里的文

==============================================

  提及黄少天其人,普通荣耀玩家第一反应通常是“剑圣夜雨声烦”。

  死忠粉的第一反应一般是“超帅气的剑圣夜雨声烦”。

  至于那些和本人有过来往、甚而交情匪浅的,感想多半就缩减到了一个字,“烦”。

  黄少天何许人也,在正式比赛禁语音的情况下,单凭文字泡就逼得联盟专门为他修改比赛规则——这可是连叶秋都未能达成的成就,实实在在的荣耀史上第一人。此人口头上的本事更加了得,曾有过单凭垃圾话击溃新秀选手的辉煌历史,对方连GG都没打就哭着跑了。民间呼吁联盟开语音的时候,有不少人撰文指出,一旦语音开放,获益最大的选手很可能不是喻文州而是黄少天,须知对于某些心理承受力不太过关的选手而言,如果说正式比赛中能在夜雨声烦剑下坚持过一分半,到不禁语音的网游竞技场里恐怕半分钟不到就开始乱了。

  所以职业选手们都很佩服喻文州。

  要知道垃圾话这个技能是没有同队免疫的,往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就是蓝雨的队员们靠长期训练培养出了点抗性,而作为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可谓是天资卓绝,不但堆满了抗性,还会打断技能。

  喻文州自己倒不觉得这是件多了不起的事情,若是有人当面问,蓝雨的队长总是笑着说大概是因为自己和黄少天相处最久,习惯就好。

——确实是相处得太久了,久到如今问起初见都只剩个模糊印象。两人都是第一赛季就进了蓝雨训练营,熟稔起来是在第二赛季,限于年龄直至第四赛季方才出道,剑与诅咒一战成名,搭档至今。要说蓝雨战队里倒也不是没有其他同届生(譬如郑轩),但比之喻文州,一则少了三年训练营同窗,二则没有夏休期加练。

唔,大概后者的影响还要更大一些。

  喻文州是G市本地人,黄少天则是被魏琛千里迢迢从X市拎过来的,通常来说异地选手进入夏休期都会回家歇息,但从第二赛季起黄少天就长驻G市,夏休期回家最多呆一个星期就又跑回来。

  那时候喻文州本着笨鸟先飞的精神给自己额外补习,夏休期也照例去训练营报道,没清静几天就发现训练营恢复了一贯的吵闹。黄少天坐在离他不远处,中间只隔了两台没人用的电脑,少年双手如飞,噼里啪啦敲键盘,嘴里也不闲着,有人吵架时就飚垃圾话,没人时就自言自语。喻文州有些好奇,趁他停下来的间隙问他怎么不回家。

  “勤工俭学啊,”黄少天理直气壮得好像真是来攒学费的,他拉下一边耳机,侧过头冲喻文州露出个爽朗无比的笑,“反正在家也是打游戏,这边电脑配置还高点,顺便帮公会抢抢BOSS,方队说按分会长的待遇给我开工资……靠靠靠又是嘉王朝!有完没完!”他迅速把耳机戴回去,继续敲打起键盘,却也没忘了喻文州还在一边听着,“一起来吗我帮你跟方队说?光做训练有什么意思,进游戏里锻炼……卧槽叶秋叶秋叶秋出来决一死战敢不敢!”

  第三赛季的夏休期黄少天依然每天在训练营里出现,却很少进网游了,专心致志地做训练,闲下来的时候左右看一圈没有人,就跑过来找喻文州聊天:“假期结束就该我们出道了,怎么样啊喻文州选手你现在心情如何是不是特别激动特别感慨特别心潮澎湃?……我留下来加训啊,总算等到这一天了一定要好好准备……对了新秀挑战赛你想挑战谁?我当然是叶秋啦这家伙太可恨了……走走走响铃了吃饭了!”

  他从座位上跳起来就冲了出去,半途又折回来,笑着跟喻文州说:“加油!”

  第四赛季结束时黄少天已在职业圈崭露头角,任谁也不敢小觑蓝雨的新人剑客。夏休期他照例留在蓝雨,只是从训练营搬进了正式队员的训练室,限于队规不好再大声喧哗了,一边小声嘀咕一边发消息给喻文州:“你不回队里来吗?增进一下队友感情啊不好好磨合怎么打配合对吧?”

  未来的战术大师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被刷了屏,细想觉得黄少天确实说得有道理,于是也跟着住回了蓝雨的宿舍。

第五赛季竞争激烈,蓝雨没能走到决赛,但夜雨声烦已经敲定了剑圣的名号。黄少天对这个封号很是满意,夏休期只在家歇了三天就跑回G市,口袋里塞了个移动硬盘直接堵到喻文州家门口:“队长队长我们再好好研究研究录像,规划一下新战术吧,明年一定要赢回来!”

对了,这个时候的黄少天,已经习惯叫喻文州为“队长”。

  第六赛季蓝雨如愿捧回了冠军,夜雨声烦正式封神,风光一时无两,连带着网游里剑客玩家数量突飞猛涨,一举超越拳法家和战斗法师跃居第一,黄少天得意非常,终于安分下来回家住了半个月。随着名声水涨船高的是两个人的身价,一线大神收入着实不菲,这一年喻文州自己买了房,从父母家搬了出去,原本也是想图个清静,谁知才安生了不到两天就有人来敲门:“队长队长开门开门是我少天。”黄少天左手提着果篮右手拎了一大袋零食站在门外,门刚一开就毫不客气地挤进去:“让我进去再说,刚才在楼下有几个小姑娘一直叽叽喳喳,可别是认出来了。”

  喻文州放他进来,狐疑地看了一眼果篮:“这是?”

  “过来给你暖房啊,队长你也是,搬新家怎么能在群里说一声就算了,早点说趁大家都没走还能聚一下,”黄少天把东西扔到茶几上,兴致勃勃地转来转去,打量着喻文州的新房子,“诶对了G市这边兴不兴暖房啊?不管了我人都过来了。这边是客房对吧我就住这里了。”

  喻文州顿了一下,“少天,暖房不是……送点东西吃顿饭就算完了么?”

  “是吗这边是这样吗?”黄少天沉思片刻,严肃地说,“大概各地规矩不一样吧。”

  从第七赛季开始,夏休期黄少天就不再回俱乐部了,而是直接跑到喻文州家报道:“队长收留我一下吧,你看我无家可归了多可怜。”

  “你家怎么了?”

  “别提了天天唠叨唠叨烦死了,”黄少天表明他的话唠来自于家学渊源,“唉唉想我堂堂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在老人家眼里竟然还比不过一个月工资一千三的小公务员,整天念叨着让我别打游戏了去读个夜校混学历出来考公务员再找个……啧,总之队长你收留我一下呗?”

  喻文州当然不能说不好。

  第八赛季蓝雨败得憋屈,黄少天表示不想说话后就跑回了家。喻文州本以为这个夏休期不会再见了,没过几天黄少天又提着行李站在了他家门口,一脸憔悴:“队长啊……”

  喻文州心情也不好,见他这个样子却莫名有点想笑:“这回又是怎么了?”

  黄少天叹了半晌气才郁闷地开口,大约是因为自己也觉得说出来有点耻:“我就说这回回家我妈怎么突然改了口风支持我打游戏了,敢情是前一段苏妹子拍的那个广告天天播,我妈看上人家姑娘长得漂亮了……之前家里要给我安排相亲我都说不打游戏的没有共同语言推掉了,结果现在好了,两位老人家对咱们联盟里哪支队里有什么女选手比我记得还清楚,天天跟我念叨,队长你能相信吗连打挑战赛的队伍他们都不放过!还埋怨我怎么就进了蓝雨,好像我们不想招女选手似的这不是没有么……”

  他特别沧桑地从茶几上的糖果盒里剥了根棒棒糖咬着,“总之我在家里是呆不下去了。唉一路跑过来累死了我先去睡一觉。”说完就熟门熟路地摸进客房一头栽倒,完全没给喻文州留反应时间。

  第九赛季的夏休期,喻文州一个人在家,没上游戏,拿了本书有一页没一页地看,屋里太冷清于是开了电视当背景音乐。敲门声响起时已是傍晚,白日里的蒸腾暑气却还没散,喻文州刚把门推开一线,就感到热气迎面扑来。

  他开了门,却没让黄少天立即进来,挡在门口笑着问:“这次是因为什么?”

  “避暑。”黄少天背了个双肩包,把墨镜摘下来塞进口袋里,说得特别淡定,“队长你不知道X市今年有多热,根本没法呆了,以前干热就算了,今年雨水多变成湿热,简直要命,天天开空调也不行吹得人难受,所以我就跑回来了。队长队长快点让我进去。”

  屋里电视音量开得不小,恰恰正播到天气预报,主持人口齿清晰地发布高温橙色预警,提醒广大市民出行注意防暑。喻文州不禁摇头,又忍不住好笑,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无奈:“少天,你就没有个更像样点的理由了么?”

  “有啊。”

  黄少天冲他笑,眼睛亮得出奇。

  “我喜欢你,这个理由行不行?”

  

  ——END——


 
评论(3)
热度(19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