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罗喻】喻焉不详

继续发旧文,也是收在《喻求不满》里的,罗辑X喻文州无差,不是今天翻出来我都忘记我还写过这么冷的CP了ORZ

梗来自 @近看学校 ,本来应该是她的文,这家伙身上死线太多就让我写了>_<

===============================================

  大学生活并不总是美好的。

  时间是周二上午八点半,地点是八教201,老师在讲台上慷慨激昂气吞山河,学生们在下面昏昏欲睡。罗辑今天早上睡过头,到教室比较迟,只能坐在第二排的角落里,百无聊赖地在课本空白处默写公式。公共课——尤其是必修的公共课——总是最无聊的,在必修的公共课里又以政治课最不受欢迎,偏偏还最为学校重视,从期末到考研,稍微有点规模的考试都不会落下。

  窗户外有风吹进来,带着些微的花朵香气。罗辑稍稍偏开了眼,从他的位置能望见大片大片的阳光,天空湛蓝如洗。

  真是个好天气。睡意朦胧袭上来时,他模模糊糊地想。

  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演讲忽然断了一瞬,片刻的安静后老师猛地一拍桌子,抛下三个字铮铮作响掷地有声,整个教室都被吓得一激灵,罗辑刚迷瞪过去两分钟又被惊醒,一惊之下差点就站了起来。

  幸好老师点起来的是另一个名字,坐在教室中间的男生慌忙把手机塞进桌斗站起身,嗯嗯啊啊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老师踱着方步慢吞吞走过去,笑眯眯地问:“这位同学,是不是没听清我刚才问的什么?”

  男生红着脸点头,老师继续笑眯眯:“我看大家今天都没什么精神,难的就不问了,问你个简单点的吧,你说说,咱们这门课叫什么?”

  “……啊?”男生快把眼睛珠子瞪出来了,“中、中特……”

  全教室人都替他出了一手冷汗,学生们纷纷用最小的动作翻回课本封面看标题。罗辑早被这一出吓得睡意全无,低着头暗暗庆幸被点名的不是自己——虽说这门课已经开了大半个学期,要记住那么长的名字还真有点不容易。

  老师笑容可掬地用手里书本点点桌子,“我问全称。”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男生卡壳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研究。”老师还是笑得很和蔼,“这位同学,恭喜你,现在开始你不用来上这门课了,下学期再修吧。好了,坐下。”

  男生惨白着脸坐下,不情不愿地小声嘀咕了句什么。老师施施然踱回讲台,一拍桌子忽然就变了脸色:“你看看你们!你们自己说说!上课这么久还记不住课程名,像什么话!”

  “你们自己看看名单,你们这个班都是哪儿的学生,好嘛,学数学的同学我就不说了,文学法学历史学哲学,我上学期带的班有物理化学生科资环,人家一班理科生来听我的课什么时候不是认认真真恭恭敬敬,你们这些正经的文科学生倒好!”老师吼了半天大约也觉得累,歇下来喘了口气,“行,别的我也不多说了,既然大家不想听课,那我就不讲了,咱们来点个名吧。”

  教室里登时一阵兵荒马乱,老师又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就先从学数学的理科生们开始吧。顺带一提,今天不到课的,期末一律没有成绩。”

  罗辑在心里点了个蜡烛,把课本竖起来用尽平生本事飚手速发短信召唤睡懒觉的室友迅速过来。班上跟他一样搞小动作的不在少数,间或有个别忘记关静音的人在滴答响的短信音里紧张地藏起手机。罗辑一口气发出去十几条短信,刚刚松了口气,就听见上面叫自己的名字:“罗辑!”

  “到!”他下意识地回答,站起身,把手机压在书本下。讲台上老师却没往这边看,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教室后方——

  有人将门推开一线,向教室里张望了片刻,侧身闪了进来,就近在最后一排坐下。

  罗辑心想,糟糕。

  老师已经朝后排一点:“等等,刚才进来那位同学,你是哪个专业的,报一下名字?”

  学生们纷纷沿着老师的指向望向坐在最后排近门位置的人,教室里登时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骚动。

  那个人站起来,向讲台方向稍稍欠身,笑容温文有礼:“打扰了,老师,我是旁听生。”

  

  虽说政治课一向就很难熬,但罗辑还是觉得,他有生以来上过的课,再没哪一节像这堂课这么漫长。

  谢天谢地这门课的老师有着极强的演讲欲,从来不给课间休息,罗辑曾经很讨厌这一点,此时却简直想为他鼓鼓掌。数学系的高材生坐在课堂里,完全无心听讲,隔三十秒就回头望一眼,感觉分分钟都是煎熬。

  所幸全教室的学生都在这么干,他这点小动作倒也不显眼。

  下课铃一响罗辑就抓起书包迅速冲了出去,连课本都扔在桌上不管了。但他的座位离后门实在太远,才冲到第四排就淹没在人海里了。全班同学都在往最后一排冲刺,夹杂着欢呼和尖叫:

  “哇是真的!真的是真人!”

  “上课我就觉得像了!啊啊啊让我过去啊!”

  “大神给我签个名吧!”

  “让一让让一让让一让!”罗辑费力地分开人群往那边冲,并在这一过程中对举步维艰一词有了更加深层次的感受,好在终于有人认出了他:“哎呀,这不是咱们学校的职业选手么,该不是打算转会去蓝雨吧?”

  围观群众登时觉得为大神出现在此处找到了一条最合理的理由,遂自发地让开了道路让罗辑过去。罗辑忍不住苦笑,想分辩又无处分说,只好在心里劝自己且先顾着眼下。

  “不好意思啊大家,”他快步冲到最后一排,一把握住喻文州的手腕,转身就往门外带,“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怕被愤怒的群众浪潮所淹没,又退回来加了一句:“要签名的回头一概去我寝室拿!”

  

  罗辑大概是有生以来头一回这么盼望听到上课铃声。

  他拽着喻文州一路冲出教学楼,才想起校园里其实也不怎么安全,伸手去书包里摸摸摸摸了半天最后摸出来副平光镜,尴尬地咳了一声递给喻文州:“聊胜于无吧。”

  好在上课铃响起来了,到底把大多数学生关在了教室里。

  喻文州笑了笑,把平光镜架到眼睛上,平添了些书卷气,“你不上课?”

  “算了,下节课的老师我认识,挺好说话的,回头补个假就行,”罗辑把双手揣在衣兜里往前走,不太敢偏过目光去看他,“咳,你……那个,你来学校干什么?”

  “来看你,”喻文州侧过头微笑,“反正季后赛结束了,想逛逛校园不成么?不过我可没想着一来就看你逃课,高材生。”

  他们走过长长的林荫道,道旁白色条石的小径铺进草坪里,尽处有大架的紫藤萝,风里都是甜蜜的香气。罗辑脸上有点发烧,“要来提前告诉我一声啊,职业选手进校园太危险了,我们学校玩荣耀的还挺多的。”

  “你不也是职业选手吗?”

  “那怎么一样,”罗辑挠了挠头,“别取笑我了。”

  虽然挤进了那个圈子里,但一支队伍的替补选手总归不会有太多人关注,所以就算兴欣再怎么黑马再怎么异军突起,罗辑还能淡定地每天在学校里正常生活,最多时不时被室友委托求个苏沐橙的签名。

  “没有啊,”喻文州轻声笑了笑,“我是认真的。”他仰起头看路旁高大的阔叶树,“偶尔过过学校生活也不错。”

  “你……”罗辑愈发担心了,“你不会是打算要在这儿住下来吧?”

  喻文州唇角微微翘起:“不行吗?”

  “……不不不也不是不行,但是……不对不对不对!”罗辑觉得一阵眩晕,“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喻文州把他的手从衣兜里拉出来,扣进自己掌心,笑:“谈恋爱啊。”

  

  罗辑带着喻文州回到寝室时,他的两个室友一个还睡死在床上,另一个精神抖擞地坐在电脑前,听见门响头也不回地说:“短信我看见了,反正都要死,懒得去了,哎我跟你说我们团今天要下楼中楼,午饭你帮我带一份……”

  “那个……”罗辑咳了一声,“我是想……那个,征求一下你们意见,张师兄不是实习去了么,床位反正空着,我朋友过来看我,在咱们寝室住几天行不行?”

  “你朋友?”电脑前的人吹了声轻佻的口哨,终于舍得转过身,“你的什么朋友……喻、喻、大神?!”

  他手里还握着鼠标,瞬间就陷入了失神状态,喻文州笑着说:“你好,我是喻文州。”

  “啊……你、你好,我知道我知道,喻文州大神……”对方机械式地重复了两句,猛地回过神来,一下从电脑椅上蹦起来,冲到柜子前大爆手速,把沐雨橙风的手办塞到最深处,夜雨声烦的手办拉到最外边,“大神你好你好,我是蓝雨的死忠粉!给我签个名吧!”

  罗辑在心里默默地鄙视他,喻文州倒是不介意:“好啊,你在打荣耀吗?”

  “是啊是啊,”第一回亲身见大神的年轻人连连点头,十分狗腿地让开位置给喻文州看电脑,“我们在下百人本呢,楼中楼,这是我们公会的精英二团,这个本的进度能打到百分之七十六,很……呃。”他本意是想夸赞一下自己,话到嘴边才发觉,这个成绩在顶尖大神面前实在没法看。喻文州倒不怎么在意,闻言笑了笑:“很不错了。楼中楼百分之七十六……唔,那是卡在六号BOSS了?”

  “哎,是、是的!”年轻人赶紧点头。

  喻文州瞥了罗辑一眼,目光里带着点笑意,“怎么不让罗辑帮忙?”

  罗辑惭愧地摸了摸头:“我不行……”

  他这么坦白,室友倒有些过意不去:“不是不是,是我们不行,罗辑给我们做过攻略,也帮忙指挥过,但是我们跟不上。”

  “你做的攻略?”喻文州看向罗辑,“能给我看看吗?”

  “嗯……”罗辑挠了挠头,打开自己电脑,点开文档,要起身让位时肩上却被轻轻按了一下,喻文州站在他身后,俯下身,就着他的手握住鼠标往下拉进度条。

  罗辑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想甩手又怕做得太明显反而不好看,喻文州却像毫无知觉,晏然自若地浏览完了文档,放开他的手直起身,微微一笑:“攻略没有问题,但你的攻略做得太高端了,容错率低,这个团……”他扫了一眼旁边的屏幕,已经大致估出画面上团员们的装备水准,“恐怕达不到要求。”

  “是的,”罗辑惭愧地点头,“我考虑得太多。”

  “其实没必要,”喻文州笑,“低配置有低配置的打法,换我来试试怎么样?”

  室友精神一振:“大神,您……您要来吗?”

  “嗯,”喻文州略一颔首,“方便我借用一下你的账号吗?”

  “方便方便方便!”室友一口答应,“稍等啊我跟他们说一声……啊我是个战法,可以吗?”

  “没问题。”喻文州还是笑,罗辑却紧张起来了:“喂喂,别透露人家身份啊!”

  “放心,”室友已经跟团队成员沟通完毕,站起来让出位置,拍了拍罗辑的肩,“我就说还是你。”

  “那是分分钟暴露的节奏吧,”罗辑唇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我哪有这么高的水平,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喻文州已经坐到了电脑前,闻言又转过头看他,罗辑觉得脸上有些发热,踱到他身后:“我……咳,学习一下。”

  喻文州向他微笑,把注意力转回了游戏。室友倒没察觉出什么异常,拉了把凳子过来:“我也学习学习,哎大神能开个录像不?”

  罗辑稍稍向旁边让了让,给室友留出些位置。站在这个角度,屏幕上的色彩有些失真,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目光不知不觉间就移向了喻文州。青年仍戴着他给的那副平光镜,漂亮的眼睛藏在镜片下,侧影轮廓柔和而美好。罗辑迫使自己移开眼睛去看电脑,喻文州左手搭在键盘上,修长的手指轻快地掠过按键,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

  罗辑心里其实有一点犯嘀咕,虽然交往也有一段时间了,但罗辑几乎没什么机会这样站在喻文州身旁注视着他游戏,喻文州的手速问题不是秘密,所有人都知道他仅仅能勉强维持在二百上下,但现在罗辑所见到的喻文州动作差不多是维持在肉眼可以看清的速度,恐怕连一百二都不到。

  “其实不用那么着急,”喻文州说,彷佛猜到了罗辑心里的疑问,屏幕上激战正酣,他竟还有余隙偏过头来冲罗辑笑一笑,“副本而已,掌握整体局势,把握好节奏,不会有太多变故。手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一定要保持在最高水准才好。”

  他暂停了片刻,发出几条指令,又接着说:“你把自己放得太高,反而会脱节,别人跟不上你,只会错上加错。”

  “嗯,”罗辑惭愧地承认,“我的大局观差太多。”

  他同样指挥过这个副本,这么瞧了一会儿就已经看出了差距。罗辑自己在指挥的时候总想做到尽善尽美,他会设计听起来就十分高端精妙的战术,看似万无一失,但真正实行起来万分艰难,团内绝大多数人都跟不上趟。相较之下,喻文州的指挥看似没有特别出彩之处,什么都是平平淡淡,而整个局势也一直平平淡淡,所有人所有变故都在可控中,无论团员还是副本BOSS的节奏始终为喻文州所掌控,偶有意外也会被他立刻安抚。这场征战大概从头到尾都不会有什么特别精彩激烈的环节,因为胜利从一开始就握在他手中。

  这就是差距啊,罗辑在心里感慨。

  他用力拍了一把室友:“去去去,这边有大神坐镇你还不放心吗,看什么看,快买饭去。”

  

  大概是不好意思请大神吃食堂,室友特地跑到学校外头,拎了几个小炒回来。临近饭点,另一个睡觉的室友终于也从床上爬起来了,见到喻文州少不得又是一番惊讶。

  有喻文州坐镇,副本通关时间大大缩短,打完最终BOSS时钟表也不过刚刚走到十二点。他退出游戏,把账号卡还给原主人,看到摆好的一桌子菜,笑了笑:“挺丰盛的啊,看来你们日子过得不错。”

  “那是托大神你的福,”罗辑拉了张椅子过来,按着他坐下,“平时叫这小子带饭哪舍得给我们弄菜啊。”

  “靠,别在大神面前诋毁我好不好!”买饭的人赶紧澄清。

  喻文州坐在罗辑身边,低声轻笑。

  他跑到罗辑宿舍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一顿午饭的工夫,全宿舍楼的人都知道了。男生们起初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借东西啦找人啦问事情啦过来,后来就干脆打明了拜大神的旗号,成群结队往罗辑宿舍里涌,个个口袋里塞着签名本和账号卡。喻文州始终是不温不火的好脾气,罗辑却愈来愈觉得不自在,终于忍无可忍翻出顶低檐帽扣在喻文州头上,拉着他跑了出去。

  “……所以我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午后的校园没什么人,阳光热烈地落下来,罗辑拉着喻文州转进一条有树荫的小路,后者无辜地耸了耸肩:“我真的只是过来看看你。”

  “根本没在看我吧,”罗辑有点郁闷,“过来除了打了个副本就一直在忙应对粉丝,你大神了这么多年怎么也该有点自觉性吧,学校里头打游戏的人最多,你就这么贸贸然跑过来……”

  喻文州拉了拉他的衣袖,罗辑疑惑地停下,喻文州靠近了些,在阳光越过树叶洒落的斑驳光影里亲吻他。

  “那我做点和大神无关的事情,”喻文州说,漂亮的眼睛里漾开湖水般的笑意,“一般有人来看你的话,你们都做些什么?”

  “没、没什么……”罗辑涨红了脸,“那就……逛校园吧。”

  他目不斜视地往前走,说话声音却有点发软:“哎,那个……还好你是今年来,我现在课不多,老师也都好说话,可以逃一逃。”

  “你上课我旁听也可以啊。”喻文州和他并肩走。

  “我要上专业课,你听得懂吗?”罗辑总算找回点高材生的自信心。

  喻文州含笑看他:“你教我?”

  罗辑又败下阵来:“……反正就今年,明年不能来了。”

  “为什么?”

  “明年我就毕业了,要答辩,”罗辑说,“会很忙。”

  “我来看你答辩不行么?”喻文州问。

  “答辩有什么好看的,你……”罗辑本想说你没答辩过吗,接着想起来这人十八岁就出道当了职业选手,确实没参加过答辩,“超级无聊,没什么好看的啦,纯浪费时间。”

  “我可以看你啊。”喻文州笑着说,目光随着话音就转了过来。

  “……不行,”罗辑说,“会分心。”

  他想了想,又用最郑重其事的口气重复了一遍:“绝对不行。”

  

  没错,绝对不行,毫无通融余地,因为答辩是件很严肃的事情,而且真的能让人忙到死。离答辩还差一个月的时候,同门的师兄弟们就陷入了废寝忘食熬通宵的状态,三餐不继昼夜不分地埋首于论文作业中。

  “罗辑你的论文写完了吗?”室友直到早上九点才从实验室爬回来,身心俱疲地往桌子上一趴,都懒得上床,“我昨天晚上还不错,写了六千多,你买的早饭好香……”

  “还没写完呢,”罗辑顿了一下,抬手冲他一晃塑料袋,“门口的煎饼,吃吗?”

  “给我来两口……你还差什么啊?”对方无精打采抬起半边胳膊,“我记得你三个月之前就给老板看了初稿吧,看看看,广大人民群众陷身于水深火热之中时你还有闲心吃煎饼。”

  “……还差着致谢没写。”罗辑抿了抿嘴唇。

  “噢……致谢可得好好写。”他的室友一边嚼着煎饼一边说,“你也知道的,爱他就带他第二作者,当然要真是没贡献,还是别带作者了,写致谢里面吧。哎上回师兄跟你说了没,致谢里头讲究可多了去。你想咱们上这么多年学,最后也就这么一篇论文,专门给个致谢环节,就是让你光明正大地、满怀骄傲地、在大庭广众之下好好表达表达一个科学工作者的深情,这辈子没准就这一次机会喽。”

  罗辑点点头。

  “多写两句夸夸老板,发自内心地。”室友冲他眨了眨眼睛,把最后一口煎饼咽下去,“哦对你可别忘了,致谢里指名道姓的,不一定就只能是学术关系,你知道去年江师兄就因为写漏了个人……”

  煎饼吃完了八卦也讲完了,室友心满意足地爬上床补觉去了,剩罗辑自己对着致谢那一页的空白发呆。

  这大概是我所能表达的最崇高的感情了,我想让你也出现在我这一生都会引以为傲的作品上,我要把我最得意的东西献给你。

  用来表达我难以付诸言语的爱和感谢。

  

  罗辑的答辩会有张以川教授亲自坐镇,学校特地给安排了间阶梯教室,下面挤满了来看师兄和来看教授的学弟学妹们。罗辑捏着自己的论文稿心想其实去当职业选手还有个额外的好处,可以锻炼心理素质,几千几万人的体育场也上过台了,区区几百人的教室根本不值一提对吧。

  他沉着地登台,向讲台下扫视一周,目光在最后排靠近门的角落里稍稍顿了一顿。

  张教授示意他开始,罗辑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我的论文题目是……”

  他想这大概是我发挥得最出色的一场战斗了,要是在荣耀赛场上时也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就好了。

  论文内容是他这些年认认真真搞出来的研究,他记得每一个实验步骤,犯过的错误,解决的方案,所有的数据和结论都清清楚楚地印在心里,论文里的每一句都是酝酿已久的水到渠成。他站在讲台上,手里握着激光笔,目不斜视,侃侃而谈。

  PPT翻到最后一页,屏幕上的画面定格在致谢页面上。罗辑稍稍缓了一缓,片刻的停顿后,他微微欠身,向台下的观众们鞠了一躬:

  “我要感谢我的老师……”

  

  他在掌声中退出教室,觉得腿脚有点酸软,靠着走廊的栏杆长长呼出一口气,揉了揉额头,苦笑:“我今天都不敢看你。”

  喻文州摘下伪装用的眼镜,笑着回答他:“我今天一直在看你。”

  罗辑转过头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小声嘀咕了几句,喻文州没听清,问:“什么?”

  “啊,就是……”高材生好像把所有的紧张都留到了场外,“那个,你……你觉得我刚才的答辩哪一部分最精彩?”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低低地笑出了声:“致谢的部分最精彩。”

  

  “我要感谢我的老师和我的同学,我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感谢T大,感谢我的家人。”

  “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感谢他真实地存在于我身边,感谢他看向我的目光,那为我带来勇气与幸福,让我能够真实地体会爱与被爱。”

  

——END——

 
评论(2)
热度(4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