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骑士和他的猫(未完)

还是旧文,坑,不确定会不会填_(:з」∠)_

==============================================

  轮回骑士团团长周泽楷捡到了一只猫。

  准确来说不是他捡的。周泽楷只是照例到集市上进行每周一次的巡逻,在民众们热情的目光与欢呼中完成任务,沿着既定路线走回王宫。那只猫就于此时出现,大模大样地蹲在他必经之路上舔爪子。

  最方便也是最直截了当的办法是赶走它,但是代表爱与正义的骑士怎么能顶着无数少女仰慕的目光粗鲁地对待小动物呢,何况那实在是一只很可爱的猫,而素来少言不泄沉稳冷淡的轮回骑士团团长私下里其实是个很喜欢亲近小动物的人,如果不是正在执行公务,又有这么多人围着,周泽楷说不定会想办法接近它争取抱一抱。

  猫咪舔完了爪子,甩了甩尾巴,仰起头盯着周泽楷看。周泽楷也低头看了看它,然后小心地绕开,继续前行。他感觉得到那只猫轻巧地跟了上来,一路缀在他身后。周泽楷想它可能是对骑士打扮的自己感到好奇——毕竟一只小猫应该没什么机会见到骑士——又或者可能刚好同路,就没有去管,任凭它大摇大摆地跟着。

  晚餐好像有鱼,如果它愿意一直跟回住处,就招待一下好了。周泽楷是这么想的。

  于是那只猫就这么一路跟着他进了王宫。看守宫门的侍卫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犹豫要不要拦,但猫和周泽楷都一脸淡定,好像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根本不值得询问或质疑,侍卫心想大概是团长大人心血来潮收的宠物,听说这位大人不怎么喜欢搭理人,还是不要多事了吧。

  周泽楷没有察觉到侍卫心里的天人交战。他本来有点担心侍卫会不会对猫咪放行,既然对方默许了,也就是说带一只猫咪进王宫是规条允许的事情,真是太好了。

  他穿过曲折的回廊走向自己的住处,然后在青石铺就的小路上遇到了苏沐橙公主。

  公主殿下是位美丽端庄举止优雅的少女,她似乎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眉目含愁,坐在长椅上怔怔地出神。周泽楷单膝跪地向她行礼,苏沐橙看起来没心情理会他,随意摆了摆手。

  那只猫便于此刻突然暴起。

  它一路不徐不疾地跟着周泽楷,显得悠闲而懒散,这时候却敏捷无比,趁周泽楷跪下的瞬间一弹而起,跳上他的肩,接着后腿一蹬借力跃出,扑进了苏沐橙的怀里。

  周泽楷一惊,下意识就想护驾。但是公主殿下一点也没有受到惊吓,反而很开心:“咦,好可爱的猫咪,你是从哪里来的?”

  那只猫喵喵叫了两声,在少女掌心蹭了蹭,苏沐橙笑了起来,摸摸它的头。猫舒服地趴在她怀里,甩了甩尾巴,苏沐橙抱着它,好奇地问周泽楷:“小周,是你养的猫吗?”

  这个……说来话长啊。周泽楷立刻头疼起来,对方可是公主殿下,不能用语气词敷衍过去,要怎么说明才好呢?

  适时响起的钟声为他解了围,公主殿下跳了起来,把猫咪还给周泽楷:“哎呀,我得走了,小周好好照顾人家呀,我回头再来找你们玩。”

  公主殿下提着裙子跑远了,猫懒洋洋地喵了几声,跳到周泽楷肩头坐下。周泽楷扭头看它,猫也在看他,不知是否是错觉,周泽楷居然从那双琉璃似的猫眼里看出来点得意。

  于是这只猫就成了周泽楷的猫。

  

  晚饭时分公主殿下派遣侍女造访了骑士团,送过来一条鲜鱼和一碟虾仁,很快所有人都知道周泽楷养了一只猫。

  “公主殿下真是一位高贵又善良的女士,”杜明围到了桌子旁,眼巴巴地盯着趴在周泽楷手边晃尾巴的猫,“不过我觉得喜欢展示柔弱美的女性太多了,没什么特色啊,相较之下还是……”“行了行了行了我们都知道。”方明华抓起块面包堵住他的嘴。杜明还想争辩,但是被噎住了,只好忿忿地一边咬面包一边盯着猫看。

  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杜明的心思,孙翔就误解了:“怎么了?杜明你想吃虾仁吗?”

  周泽楷的猫正坐在他手边啃虾仁,作为一只猫它简直有教养得过了头,没有趴到碟子上乱咬,而是用爪子一个一个戳起虾仁送到嘴边。

  杜明盯着它看其实只是因为好奇,但遭到方明华的暴力对待后目光不免添了几分哀怨,落进孙翔眼里就误会了。孙翔新加入轮回骑士团不久,训练之余经常抽空接受江波涛关于如何与队友增进感情的讲座,孙翔觉得这是个机会,站起来伸手去端盘子:“不就是虾仁么,想吃就吃呗。”

  “……”杜明想说我还没沦落到跟猫抢食的份,但是噎在嗓子里的面包让他发不出声音,而孙翔出手实在是太快,根本不容阻拦——杜明和方明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来不及阻拦,周泽楷和江波涛是没想到这么大一个人会出手抢猫食没想着阻拦,总之孙翔顺顺当当地把手指搭上了碟沿,然后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爪子。

  “嗷!!!”

  由于惨叫声太过凄厉不似人类所发,所有人都花了一点时间辨别惨叫的到底是猫还是孙翔。孙翔惯用的战矛不在手头,一怒之下拔出了装饰用的随身佩剑,整个人像猫一样炸起了毛。

  真正的猫丢给炸毛的孙翔一个不屑的眼神,淡定而从容地从桌子上跳了下去,孙翔追着它挥了几次剑,这只外观纯良无害的猫咪神奇地避过了所有剑路,简直就像一位富有经验的用剑高手,它甚至看准了孙翔剑招中的破绽,几乎是挨着短剑的剑锋扑过去,跃到了孙翔的肩头,接着往下一跳,锋利的爪子在孙翔最喜欢的披风上留下了三条令人心碎的划痕。

  “别闹了,”江波涛适时地站出来,挡下了孙翔的剑,“现在是吃饭时间,大家继续。小孙受伤了吗?让我看看。”

  “……没有。”孙翔闷闷不乐地把手背到背后,虽说武器不合手,但败给一只猫还是令他觉得很受伤。

  那只猫一溜小跑回到周泽楷身边,拽着他的披风轻巧地爬到肩头,爪子下的布料分毫无损。周泽楷偏着头看它,猫得意地叫唤:“喵~”

  好像在求表扬一样。

  猫跳到桌子上,趴回餐碟旁,周泽楷摸了摸它的头,呆呆地发起了愁。

  江波涛哄好了孙翔,回来就看到周泽楷愣愣地坐着不知在想什么,江波涛检查了一下菜色,确定周泽楷发呆的原因不是因为晚餐不对胃口,“团长想养这只猫是吗?”

  周泽楷点点头,“但是……”

  “呃,的确,”江波涛猜到了他的顾虑,无论进食方式还是调戏……不,挑衅孙翔的行为都可以看出,这是一只受过严格训练的猫,没有主人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不过它自己愿意留下的话,就先养着吧,”江波涛笑了笑,“反正这里是王宫,有资格找到这儿的人可不多,明天我去微草问问,不是刘小别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以猫对剑招的熟稔程度来看,它的主人如果不是剑士,就一定是有个剑士好友。

  如果是在山那边的霸图帝国,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该国地位最高的蓝雨骑士团团长是整个荣耀大陆最有名的剑士,曾经举剑高呼是男人就该用剑决生死,引发了一代青少年学剑的热潮,直接导致霸图帝国剑士满地走。但嘉王朝最热门的职业是法师和枪手,剑士相对来说比较少,有资格进出王宫的剑士一共只有三位,分别是轮回骑士团的江波涛、杜明与微草法师协会的刘小别——至于剑士为什么会进入法师协会,那背后是一个蕴含着无尽血泪的故事,我们下次再讲——江波涛和杜明直接排除,再把刘小别踢掉,就可以保证这只猫顺利地留在周泽楷身边了。

  周泽楷有些犹豫,他想这样做可能不大好,也许那只猫只是一时无聊跑出来溜达,这会儿已经在想念主人了。

  “如果它想走……”他迟疑着没有把话说完。

  猫啃完了虾仁,围着鱼转了一圈,不感兴趣地抖了抖毛,跳到周泽楷肩上,换了几个姿势终于觉得可以了,舒服地窝了下来。

  “如果它想走,我会尽力寻找它的主人,你以后也可以去主人家看它。”江波涛笑,“在这之前,先给它取个名字吧?”

  

 二

  

  取个名字吗?

  周泽楷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抱着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放热水给它洗了个澡,再次证明了这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猫。它完全不像普通猫一样对水抵死抗拒,反而看起来很惬意的样子,从水里跳出来后还自己拽着毛巾蹭了蹭。

  周泽楷从它爪子底下抽出毛巾,替它擦干柔软的短毛,想了想又抽了条新的浴巾,把猫咪整个裹起来。他喜欢小动物,但碍于身份,一直没什么接触的机会,更没有照顾宠物的经验,什么都只能摸索着来。

  洗澡之后要考虑的是过夜问题,周泽楷有点犯难,骑士团团长的住处规格当然是很高的,各类日常用得着用不着的东西都备了不少——但是不包括猫窝。周泽楷思考了一会儿,找了几条毛巾,又觉得不好,最后拉开衣柜,挑了几件质地柔软的衣服,折折叠叠堆在墙角,勉强垒起来个窝。

  他长长松了一口气,又从堆在桌子下面的礼品盒里翻出来两条绢帕充当被褥,但是猫对他辛辛苦苦建成的窝看都不看一眼,挣开浴巾就后腿一蹬直接跳上了床。

  “……”周泽楷有点失落。

  他在床边坐下,斟酌着措辞,想说服猫回窝里睡。这无疑是项比搭建猫窝更为艰巨的工作,周泽楷冥思苦想了好久,也没想好要怎么开口。

  猫对他的心里的纠结一无所知,满意地在柔软的床铺上滚来滚去。周泽楷考虑了半天说辞,最后把自己说服了——反正床这么大,睡两三个人都不成问题,何况一只猫。

  至于那个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窝……先留着吧,也许哪天它会住进去呢。

  周泽楷伸手把猫拎起来放在膝盖上,准备先解决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这句话他问得带着点忐忑,种种迹象都表明眼前这只猫受过良好的训练,必然不可能无主,也该有自己的名字。

  猫仰起头看他,像个人类一样眨了眨眼。

  这算是同意吗?

  周泽楷姑且当它是同意了,认真思索起猫的名字。他于此道实在是涉猎极少,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一只猫应该有个什么样的名字,最后挑了个非常有猫咪风格的,试探着问:“喵喵?”

  如果猫的表情和人类的表情有相同的代表意义的话,周泽楷想那只猫应该是在笑。从表情看来它似乎挺开心的,从周泽楷的膝盖上跌了下去,在床上滚了两圈,又爬起来。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周泽楷心想。

  被命名为“喵喵”的猫在床上滚了一会儿,最后蹭到枕头上,似乎是折腾累了打算睡觉。周泽楷拉过被子替它盖好,自己也倒进枕头里,认真地跟它说:“晚安。”

  浅色的猫瞳又睁开来,定定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猫忽然挣了两下拱开被子,飞快地凑近周泽楷,舔了舔他的嘴唇。

  

  这……

  有那么一会儿周泽楷脑子里一片空白,没反应过来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

  被一只猫……亲了?

  他手指动了一下,想摸摸自己的嘴唇确认,又觉得这种行为太蠢了。周泽楷不知所措地抬起眼,肇事者毫无自觉地趴在枕头上,看来已经进入了梦乡。

  它倒是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好像那么做本来就天经地义。

  还是说这其实是一只有教养的猫所该具备的基本礼节?没怎么跟宠物打过交道的周泽楷十分困扰,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在意,甚至不太确定自己算不算被占了便宜。若是别的事情,还能等第二天问江波涛,可是……虽然生就一副轻薄相,枕头上那只货真价实是只猫啊。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猫一脸困顿地睁开半只眼:“喵?”

  周泽楷觉得脸上有点发烧,伸手关掉床头灯,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TBC——

 
评论(5)
热度(11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