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ss/狡槙】5cm

【5cm的槙岛圣护】


  上班是件无趣的事,坐办公室尤其。

  暂时没有外勤工作,刑事科一系集体挤在办公室里,气氛称不上祥和但绝对正常,和以往的工作日没什么区别。狡啮习惯性地掏出烟盒,才想起现在里面有个不能放出来见人的家伙。

  “狡啮慎也,”身高……不,体长刚好与香烟齐平的槙岛扒在烟盒边沿上,神情不复往日从容,漂亮的眼睛恶狠狠地瞪过来,“你居然敢把我塞在这种地方……”

  “怎样?”狡啮没把持住,伸手戳了戳小槙岛的脑袋,“人变小了脾气倒大了?不满的话可以去投诉我,记准了执行官ID尾数是52510-2,上司就在隔壁……”

  “狡啮!局里昨天刚颁过禁烟令!把你的烟收起来!”

  上司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在身后炸响,狡啮手一抖没拿稳,烟盒掉在办公桌上,里面的烟连同槙岛圣护摔得满桌都是。狡啮手忙脚乱地试图在引起宜野座注意之前把槙岛混在烟里塞回盒子,幸运的是宜野座根本没注意他的桌子就夹着文件袋转身走人了,不幸的是宜野座一走没了遮拦,原本跟在前辈身后的常守探过头来一眼就发现了异常:“狡啮先生,那个是什么?”

  ……嗯,是啊,是什么呢?

  狡啮低头看,只有5cm长的小槙岛一动不动地躺在桌子上装死,淡金色的眼眸放空了,呆滞如同真正的无生命体。狡啮唇角抽搐了一下,求助地环视四周,埋首在文件山里的征陆不用说绝对是在趁机处理桌子上的空酒瓶,六合冢细细地涂抹指甲,縢倒是对这边的情况很感兴趣,手里游戏机一扣,座椅转过来时椅背蹭到桌上的展示架,架上零零碎碎的小东西们发出轻微的撞击声响。

  狡啮顿时有了主意。

  “啊!居然掉在这里!”他捡起槙岛,“新买的钥匙坠,刚买两天就断了,我还以为找不着了。”

  “好可爱~”常守凑过来看,“好像有点眼熟……是最近什么动漫里的人物吗?”

  “是、是的吧……”狡啮打个哈哈,松了一口气,常守的好处是毫无戒心,要混过去太容易了。

  “咦?!”縢跳起来,“狡酱你终于想通了开始接触二次元了吗?来来我看看,哪部作品里的?奇怪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是新番吗一月番我没追全,狡酱你喜欢这个类型的啊……这就不对啦,好说我们也算是警察,怎么可以萌白毛,要知道白毛十有八九是BOSS役最多也就是基友BOSS役而且病娇几率超高的……”

  縢的话……完全不可能混过去啊!

  “停——!”狡啮头疼,“拜托了,縢,说点我听得懂的。”

  “狡啮先生,”常守插口,“能给我看看吗?真的很可爱啊。”

  “呃……”躺在手心的小槙岛一瞬绷紧了身体,面前少女大眼睛里闪动着亮晶晶的光芒,狡啮背后全是冷汗。

  “到底是哪部作品里的啊?”縢不依不饶地连报了十几个听起来就很诡异的名字,狡啮只能干笑:“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偶尔看到觉得还不错就买了,仅此而已。”

  縢明显很失望,常守倒是兴致高涨:“做工很精致嘛,这么可爱我看到也会想买的。”她单手捧着小槙岛,捏捏胳膊又捏捏腿,最后下评语:“手感不错。”

  “……”狡啮不知道该不该回句多谢夸奖,想了想还是让槙岛自己决定好了。

  “没见过这种款式,哪家公司出的啊?”狡啮明确表示并未涉足二次元后縢就有点兴致缺缺,随便瞟了两眼便回到自己位置上继续打游戏去了。常守关心的则是另一方面:“狡啮先生,你说这个是钥匙坠,可是没有能挂的地方呀?”

  “这个……”狡啮迅速把槙岛全身上下打量了个遍,沉痛地别开目光不敢与其对视,伸指头戳了戳腰带,“这里。原本有个环连着的,质量太差没两天就断了。”

  “太可惜了。”常守遗憾地感叹,“说起来,狡啮先生为什么会忽然想起来买钥匙坠?”

  ……问得好。

  当下社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传统的锁已经消失很久了,警卫系统一般是靠指纹或虹膜认证,最低等的也是刷卡,縢会买钥匙坠是因为二次元总有千奇百怪的周边,除此之外钥匙仅仅应用于小女生们的日记本。狡啮显然是不会去写日记的,那么,一个没有钥匙的人,为什么要买钥匙坠?

  狡啮着实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所幸常守也不怎么关心答案。她低着头摆弄毫无还手之力的槙岛,忽然发出惊喜的呼声。

  “怎么?!”狡啮如临大敌。

  “狡啮先生!”宛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少女脸上洋溢着兴奋之色,举起手里那个小小的钥匙坠向狡啮展示,“想不到这么小的东西居然做得这么精致,你看,衣服是可脱的!”

  “………………………………”

  就这么眼睁睁地旁观惨剧发生实在太不人道了,于是狡啮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END——


【5cm的狡啮慎也】


  狡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地板上铺着厚重而柔软的毛毯,绒绒的看着很有诱惑力。以防万一他把收纳盒里的手帕扯了出来,交叉着打了两个结系在背上,希望它能起到那么一丁点缓冲作用。

  他在桌沿站了两分钟,把整个计划在脑海里完整地过了一遍,然后纵身一跃——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松松勾住手帕,狡啮狼狈地悬在半空不敢挣扎。槙岛把他丢进碟子里,手指敲了敲桌面:“这么不甘心的话,一开始就不该来找我吧?”

  狡啮慎也第四十三次出逃,正式宣告失败。

  手帕原本就绑得不紧,被槙岛一扯立刻无情地抛弃了他。狡啮撞在碟子里软绵绵的蛋糕上,倒没受什么伤,只是沾了些奶油和果酱。蛋糕切得很薄,被他一撞晃了两下,嵌在奶油堆上的草莓本就不太牢固,滚到蛋糕边缘将将停住,摇摇欲坠。

  “我没有找你,恰好碰见而已。”狡啮没好气地说。

  两人身形差距太大,槙岛把怀里的书放到一边,趴到桌子上以便与狡啮视线平齐。银发青年眨了眨眼睛,显得天真而无害,甚至带着几分稚气:“可是我觉得我对你还不错?用不着这么委屈吧。”

  “我没在委屈!”狡啮试图摆出一张严肃的脸,效果只是让槙岛绷不住大笑起来而已。情知变成现在的样子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狡啮郁闷地踢了蛋糕一脚,沾着白色奶油的新鲜草莓滚落下来,平时不够一口吃的水果现在有半个他那么高。

  平心而论,槙岛确实对他不错。当下世道犯罪分子比警察过得好,生活水平高出何止一截,何况狡啮平时日子过得跟自虐似的,变小后到槙岛这里待遇登时提高了N个台阶。槙岛的枕头很软,槙岛的红茶很香,槙岛的蛋糕很美味,草莓很新鲜,槙岛的书柜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尤其难得的是槙岛读书的兴趣与狡啮相仿,但比起只买得起平装或者干脆当下载党的基层公务员来,犯罪分子头目收集的全是精装本。槙岛的藏书随便拎一本出去足够狡啮买一屋子的。想到这里狡啮不禁有些心酸,怏怏地咬了一口草莓。

  远远的传过来一声门响。

  槙岛反应极快,立刻伸手去捉狡啮,想把不该出现在犯罪分子家中的小执行官藏进口袋,但狡啮身上沾了奶油和果酱,槙岛将将碰到又顿住,他可不想弄脏衣服。稍一犹豫就错过了机会,崔端着红茶和蛋糕走进了书房:“在和什么人通话吗?我听到您的声音了。”

  “嗯。”槙岛一派从容,靠在沙发里,闲闲翻动放在膝上的书本,“稍微有点事情。”

  崔似乎有什么话想说,踌躇着开口:“关于计划……”

  “暂且押后,过几天再说。”槙岛迅速截住话头。无论如何,当着警察的面讨论犯罪计划总是不明智的,即使那个警察抱着草莓藏在蛋糕后面。

  崔略显失望,但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彬彬有礼地微笑,放下托盘:“那么我就先告辞……呃?”

  男人难得地露出惊愕的表情,义眼冒着幽幽红光,狡啮扔掉草莓躺在蛋糕碟里睁着眼睛装死,攥成拳的手心里全是冷汗。怪只怪槙岛雇了个勤快过头的手下,蛋糕还剩一多半就端了新的要撤走旧的,狡啮身在盘中根本躲无可躲。

  槙岛养气功夫一流,处变不惊,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怎么了?”

  “这……”崔大约是拿不准狡啮什么路数,小心翼翼捏着他后领提起来,“碟子里有这个……是您的么?”

  槙岛淡定地翻了一页书才把目光移过去:“什么……哦,是的。”

  崔面色古怪:“但是这个……是什么?”

  槙岛镇定自若:“上次买书时附赠的周边。”他甚至微微皱眉略显不耐,“无非是商人为兜售商品搞出的花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但是,”崔的表情无比纠结,似乎是世界观受到了冲击,“您买了什么书会送这种东西……”

  “偶尔关注一下本国文学而已,”槙岛面不改色,从容不迫,“毕竟是上个世纪曾风靡一时的文学体裁,想必有过人之处,所以挑了几本准备研究一下。”

  “您……买了轻小说吗?”崔战战兢兢地问。

  槙岛神情专注地盯着那本摊开放在膝上的书,眉梢轻轻一挑,稍稍露出一丝不耐,似乎这种毫无价值的问题根本不值得发问。崔识趣地低下头整理,不再打扰他。

  啊啊,狡啮忍不住心下感慨,果然当领导的和做下属的待遇天差地别……这么想的时候再次身处半空,崔连狡啮带碟子一同端起,问:“这个沾到奶油了,需要我清理一下吗?”

  槙岛终于也怔住了。

  狡啮死死地盯住他,在心底无声地呐喊。而银发青年在他怨念的注视里别开了目光,一向清冷淡漠的声音有点打飘:“……嗯,拿去洗洗吧。”

——END——


 
评论
热度(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