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ss/狡槙】雨水(一~三)

※槙岛监视官设定,半架空欢乐向

※设定是槙岛和狡啮、佐佐山一组,小朱和弥生、小星星一组,宜野是课长负责坐镇后方和文书报告(咦),大叔退休了在家养老,局长则由藤间老师出任

※有藤间→槙岛倾向

※佐佐山被我写得略欢脱了别介意……




  狡啮深吸一口气,猛地发力推开了门。

  破旧的门板重重撞上墙壁,荡起一层灰。狡啮侧身闪入,举起Dominator快速地扫了一遍。

  屋内空无一人。

  角落里半倒着一块木板,后面露出一角空洞。狡啮踢开它,对着暗道入口皱起了眉头。

  墙壁上残留了半边手印,血已经凝固成暗黑色,不知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手印显然不是犯人所留,但就剩这么一条路,狡啮也只好继续追下去。

  这个处于先知系统操控下的城市,表面上稳定而坚固,地下却隐藏着无数孔道,斑驳蜿蜒错综复杂,供不欲人知的老鼠们藏身。狡啮所追逐的猎物逃入了其中一条。这是先知系统尚未触及的世界,没有唐之杜的辅助,他只能追寻着对方留下的踪迹小心翼翼地前行。

  暗道里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照明工具。狡啮打开终端试图联系槙岛或佐佐山,然后发现自己在地下走得太远,已脱离了通讯信号的覆盖范围。狡啮微微皱眉,犹豫是先返回向槙岛报告还是继续前行,这时他听见了足步声。

  非常轻微的声音。显然对方在有意识地掩藏踪迹,若非狡啮听力过人恐怕还不易发现。声音从斜前方传来,逐渐远去。狡啮无暇细想,迅速关掉终端以免微光被对方察觉,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他不知对方目的所在,不敢贸然上前,保持了一段距离始终缀在后面不远不近处。对方向前走了大约一刻钟,停下不动了,接着响起悉悉索索的摩挲声,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狡啮悄无声息地向前挪了半步,想要趁对方分心寻找时一举拿下。这么想的时候猛然劲风扑面,对方一拳揍了过来,狡啮暗叫不好,侧身避开,反手抓住那人挥拳的手臂,右手Dominator枪口指过去,蓦地一怔:“佐佐山?!”

  对方显然也愣住了。啪的一声,佐佐山打开了手电,幽蓝灯光照亮了暗道:“怎么是你小子?”

  他们追捕犯人的途中遇到岔道,由槙岛原地留守,狡啮和佐佐山分头前行,想不到居然又碰到一起。

  “看来那家伙是故意的,”狡啮环视四周,“他对这里地形一定非常熟悉,引我们走上不同……糟了!”他再顾不得暴露不暴露的问题,按亮手电回身沿来路发足狂奔。佐佐山随即也醒悟过来:“监视官!”

  调虎离山是个老掉牙的计策没错,但如此评价正说明它具有非常深厚的群众基础。犯人借地利引开狡啮和佐佐山,很可能会掉转头对落单的槙岛出手——监视官比执行官好对付是常识。

  回去的路倒是比来时好走。约定的会合地点是个废弃的地底仓库,狡啮一路冲回去,远远望见一角白衣,稍稍松了口气,放慢了脚步。

  昏暗光线内槙岛的白色风衣显得分外醒目。年轻的监视官半靠着墙壁,单手插在衣袋里,右手握着的是书本而非枪支。Dominator掉在不远处的地上,佐佐山走过去拾起来,吹了声口哨:“哟,干得不错嘛,监视官。”

  银发青年右脚踩着此次追捕目标的脑袋,那个不走运的家伙躺在黑色皮靴下,脸上一塌糊涂,几乎无法辨认五官。听到部下的招呼声,槙岛终于舍得从书页上移开视线,目光掠过佐佐山又看向狡啮,唇角微微一扬:“太慢了。”

  

  “……总之,本次行动圆满结束。”

  宜野座板着脸宣布,把文件夹一合站起身。佐佐山啧了一声,小声跟狡啮抱怨:“差别待遇太明显了吧,上回抓那个卖粉的家伙时我逼不得已揍了他一拳,回来可是被宜野老师念了整整三个小时。”

  狡啮随口应了一句,注意力仍放在书上。刑事科的惯例,每次案件结束后必须所有参与者一起开检讨会,名为总结经验继承教训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实质是宜野座负责念文件其他人负责走神,自从某个家伙来了并以身作则为属下们树立榜样后干脆演变成人手一本闲书,案件检讨会基本等同于读书同好会,附带宜野座的朗诵当BGM。

  佐佐山见狡啮不理睬,又凑到另一边烦常守:“朱妹子你说呢?”

  常守猛地把手里书一合压在桌上:“什……啊?!什么?!”

  “不用这么大反应吧?”佐佐山抹了把冷汗。

  “啊……哦,”常守一脸正色,“宜野座先生,我认为,就算是罪犯,犯罪指数未超300的话也应该保障其基本权利,至少保证其人身安全。”

  宜野座看了她一眼,“局长说,这次行动大家完成得非常圆满,尤其是圣……圣……”他顿了几次,到底说不出口,“尤其是槙岛监视官,表现非常出色,应当号召全体同志向槙岛监视官学习。”

  “……”常守默默地坐回去,警惕地瞄了眼旁边的佐佐山,半侧过身挡住他的视线,继续看自己的书。

  “另外……咳,”宜野座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槙岛监视官,局长让你下班后去她办公室。”

  一直泰然自若倚在沙发里读书的槙岛终于抬起头,神色略微有些微妙,什么也没说。

  “还有谁要发言?”宜野座问。

  “我!”佐佐山举手。

  “驳回。”宜野座面无表情地说,“散会。”

  “等等等等!”佐佐山拍桌子,“至少听听我要说什么吧?!”

  “‘下回行动让我跟縢换个位置呗,三个主战力排一块儿很浪费啊,换秀星过来我去保护妹子们’,”狡啮拖长了声调模仿他的口气,随手把书往桌子上一扣,“有新鲜的没?没有就散了吧。”

  “我说得不对吗?”佐佐山不服。

  “才不要跟你换,没劲透了。”縢伸手按住眼角,扮了个鬼脸。

  槙岛眉梢一挑,忽然微微一笑:“我倒觉得这个建议可以考虑。常守监视官和縢执行官都是新人,六合冢执行官也仅有一年经验,佐佐山执行官是老前辈了,正好可以带带新人。”

  “决不!”縢斩钉截铁地说,“你们说话我听不懂!”

  “……”没想到他拒绝得如此直接,饶是善辩如槙岛一时间也被噎住了。狡啮咳了声,觉得自己有必要澄清一下:“我……最近也在看漫画。”

  縢不屑一顾:“先把死火海补完了再跟我说话。”

  “安静。”宜野座敲桌子,“还有谁有话要说吗?”他左右环视了一圈,“好了,那么,槙岛监视官,麻烦你总结。”

  槙岛眨了眨眼睛。

  “唔,诸位今天的表现都非常出色,我没什么可说的……哦对了,”银发青年将书合起,放到一旁,站起身,“狡啮执行官,下周一前交一份检讨书给我。”

  “哈?”狡啮皱眉,“监视官,请问我犯了什么事?”

  “非常严重的罪过啊。”槙岛拾起那本倒扣在桌面上的书,从衬衫口袋取出书签,夹入摊开的纸页间,合拢了书本,将书页压平。狡啮揉了揉眉心,“我现在道歉来得及么?”

  槙岛侧过脸对他微笑:“对不起还是留着跟普鲁斯特说吧。”

  

  雨水打在玻璃上,蜿蜒成线丝丝淌落。

  “好像越下越大了。”狡啮说。

  “嗯。”槙岛头也不抬。

  “所以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狡啮问。

  “陪我啊。”槙岛理所当然地说。

  “但你不是在看书吗?”狡啮有点按捺不住恼火。

  槙岛抬起眼看他,一脸“原来你是在为这个生气”的恍然大悟状,狡啮愈发火大,槙岛无比悠闲地合上书:“好吧,那你希望我做什么?”

  “从我面前消失。”狡啮冷着脸。

  “不行哦,执行官外出必须由监视官陪同,这是规定。”槙岛耐心地解释。狡啮很想照脸给他一拳:“申请外出的是佐佐山吧?关我什么事?”

  “佐佐山执行官的申请理由是‘约会’,”槙岛叹气,“虽然……不过我确实不适合在场。一个人空等太无聊了。”

  “两个人空等就不无聊了?”狡啮不想理他了,“要是我也有约会怎么办?”

  “狡啮执行官的约会?”槙岛微讶,“难道不是和我吗?”

  “……”狡啮忍无可忍,一把揪住他领口将人推倒在沙发上,动作太大不当心带翻了瓷杯,茶水沿着桌角淋淋漓漓滴落,有少许水滴溅在沙发上,槙岛下意识侧头避开。

  背后屋门响了一声,有人探头进来又立刻缩回去。

  “嗨!我……打扰了对不起请继续。”

  “回来!”狡啮没好气地喝止,放开了槙岛。

  佐佐山鬼鬼祟祟地踱回来:“咖啡馆好歹也算半个公众场合,你们动静别闹那么大……”“佐佐山执行官,”槙岛截住他的话,“你是打算现在就回宿舍?”

  “不不不,”佐佐山连忙摆手,“那位小姐要去补个妆,我趁机过来看看你们。”提到约会对象他不禁眉飞色舞起来,“其实你们应该有印象,上回樱霜学园那案子时认识的,她还差点被当成嫌疑人……不说了我先走了,放心放心,要是事成了绝对忘不了兄弟们!”

  他一溜烟似的跑掉了。被这么一搅合狡啮也没了生气的心思,叫来服务生打扫干净一桌狼藉,重新点了茶水。不多时服务生端着托盘进来,放下两杯红茶,额外多出一碟草莓蛋糕:“三号包厢的先生祝您好心情。”

  那是佐佐山所在的包厢。槙岛眉梢微微一扬,腕上终端适时开始振动。狡啮挥了挥手,服务生识趣地放下蛋糕,退出房间。

  槙岛接通通讯,那厢立刻传来某人洋洋得意的声音:“怎样怎样,蛋糕是小姐推荐的,说是这家店的招牌哦,还不错吧?”

  槙岛懒得跟他绕弯子:“你想怎样?”

  “监视官大人英明神武!”佐佐山毫不吝啬地夸赞槙岛,口气诚挚无比,“您看,天这么晚了,雨又下这么大……”

  “留宿绝对不行,”槙岛忽然轻笑了一声,“那位小姐也没同意吧?”

  佐佐山略有些尴尬:“樱霜学园教出来的大小姐嘛,矜持得紧……不过有哥哥我出马自是没问题,”他十分得意,拍着胸脯自吹自擂,“我刚刚问她要不要我送她回去,她答应了。”

  “据我所知,这家咖啡馆是提供住宿服务的,”槙岛闲闲地说,“真没问题的话,你接下来的任务就不是驾车而是暖床了。”

  “本人一向是遵守纪律的好同志,不信您问狡啮。”佐佐山说,“这么大的雨,小姑娘一个人,又没车,多不方便,我们做这行的不就是要为人民排忧解难么,值此关头自当挺身而出……再说我也没想怎样,送她到学校我就回去,我保证。”

  他一脸正直,槙岛不禁失笑:“好吧,下不为例。狡啮执行官,去开车吧。”

  “哎等等等等!”佐佐山连忙叫停,“那个……监视官大人,我的意思是……我想申请单人行动。”

  监视官大人淡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佐佐山执行官,不要得寸进尺。”

  “不是不是,您看,樱霜学园离这边不近,还要劳烦您跟着我跑来跑去我心下也过意不去啊,再说四个人挤一辆车也不好看不是么……”佐佐山语气沉痛神情凝重,视死如归,“您就开个恩吧,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

  狡啮忍不住插话:“你这个月已经用掉六辈子的份额了。”

  “有你这么当兄弟的么!”佐佐山苦于无法当面瞪死狡啮,又不敢瞪槙岛,十分委屈,“监视官大人?”

  槙岛悠悠然端了红茶在手,不说话。

  佐佐山一咬牙,满面悲愤:“我回去就把您上次推荐的书单全买回来!我……读后感我也会写!一篇三千字!……五千!”

  槙岛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向狡啮略略颔首:“去吧,把车钥匙给他。”


 
评论
热度(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