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别期

※谨以此文感谢熬夜帮我做汉化的八月同学!

※私设很多请慎入><

※喻队有戏份真的……只是比较靠后(。




【黄喻】别期


  黄少天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与比赛场上走冷酷路线长久蛰伏一击必杀的夜雨声烦不同,三次元的黄少天头顶自带话唠光环,无论何时何地,但凡有他在一定十足热闹。

  连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也办得热热闹闹。

  

  这个赛季过完,剑圣在荣耀足足打拼了十二个年头。拿过三个冠军,十二届全明星,四次一击必杀,两次最有价值选手,还有其他杂七杂八数不清的奖项,比不过斗神传奇,亦是荣耀顶峰抹不去的一笔。选在蓝雨第三次夺冠后退役,也算是一个圆满收场。

  剑圣退役是件大事。蓝雨的新闻发布会盛况空前,一来除非五圣中硕果仅存的枪王也退役否则现阶段委实找不到更重量级的新闻,二来黄少天人缘之好在联盟里也是独一份,连喻文州都要自叹弗如——你能想象喻文州和周泽楷相谈甚欢(即便只是看起来)的景象么?

  所以蓝雨的新闻发布会上,除了肩负重任的各家记者之外,还浩浩荡荡杀来大批职业选手与前职业选手为黄少助威。连退役多年的叶修都冒头了,大喇喇坐在第一排VIP席位上,无视身后记者们渴求的目光,只管跟黄少天对飚垃圾话,从当年网游里抢BOSS的黑历史一路扯到奖项对拼,黄少天多出两个全明星却输了一个总冠军,气得拍案而起:“叶修你妹你妹你妹啊!”

  叶修淡定地转头:“少天叫你呢,别看了,把耳机摘了,理理人家呗。”

  苏沐橙和楚云秀一人戴一边耳机专心致志盯着手里平板电脑的屏幕:“别闹,男主马上要告白呢。”

  叶修无辜地转向黄少天:“我妹说别闹。”

  

  黄少天都懒得骂他们一个鼻孔出气,直接无视掉,转头和江波涛聊起S市某某家蟹黄汤包根本不值得排两个小时的队。记者们眼巴巴地瞅着两个人从蟹黄汤包不好吃讲到出租车太特么的贵了为什么一个城市里打个车还要跑高速,总算江波涛体贴入微,不比叶修无耻,贴心地将话题拉回到新闻发布会的正常走向:“说起来,黄少退役后打算干点什么啊?”

  台下大批记者振作精神,台上黄少天作深思状:“其实吧这个事情我考虑很久了,你们说我去考个研怎么样?我早就想去考一次试试了。提到这件事呢不得不批评一下联盟的赛制实在太不体贴了,每回比赛日都是周末周末周末,要知道司考自考四六级有点分量的考试全都是周末周末周末这明摆着是要拖低荣耀职业选手文化水平不利于电子竞技正面形象塑造,实在太对不起老冯每年扔去教育部的那么多钱……”

  “下一个问题。”蓝雨的新闻官习以为常地随便点了个记者起来打断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连击。

  被点到的是个年轻记者,还有点紧张:“请、请问黄少有中意的学校吗?”

  “听他胡扯,”回答的不是黄少天而是叶修,“考什么研,你高中毕业证拿到手了吗?”

  “敢秀秀你的初中毕业证吗斗神大人?”黄少天毫不示弱,“对了我学历比你高,就算你以后再去念书也是后辈了哈哈哈哈哈快叫声学长来听听。”

  

  黄少天自己不正经,满场的职业选手也有一多半跟着他胡闹,现场之混乱惹得记者们险些要哭出来。幸好蓝雨的新闻官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淡定地一次次从漫不着调的垃圾话里把发布会拉回正题,虽然浪费了无数时间,总算是朝着发布会应有的方向走下去的。

  选手退役,总有一些绕不开的问题。

  被点到的女记者斯斯文文地问起黄少天退役后夜雨声烦的继承问题,态度和气言辞却尖锐得紧,矛头直指卢瀚文。

  这也是记者们最关心的问题。黄少天在的时候,蓝雨拥有两名全明星级别的剑客选手及角色,但自卢瀚文后,多年来联盟中一直未再出现过出彩的剑客选手,黄少天退役后,这个缺口一时间竟无人能补。

  单以角色而论,无论名声还是实力,流云自然不如夜雨声烦,可毕竟也是全明星级别的角色,若是因卢瀚文接手夜雨声烦而搁置,未免可惜了。

  蓝雨战队私下里是否为这个问题纠结过,记者们不得而知,单看台面上的态度倒是洒脱之极,已经长成青年的卢瀚文一挥手,不改少时豪迈:“账号就不必了,但剑圣的名号,我一定会夺过来!”

  “年轻人很嚣张啊,”黄少天斜着眼睛睨他,“目前咱俩单挑的战绩是多少啊?”

  “啧,”叶修毫不掩饰地表示了鄙视,“拾人牙慧,全无创见。”

  “哟叶修了不起啊还会用成语了这几年肯定是躲在家里拼命背字典是吧,”黄少天立刻转移火力,“等着我回去就把小号练起来咱们竞技场见PKPKPKPKPKPKPKPK!”

  提问的女记者略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继续追问:“那么蓝雨战队对夜雨声烦的继承是否已经有了计划?”

  黄少天眉梢微微一跳。

  

  在职业选手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上问出这种问题,是非常不礼貌的行径。

  对于老选手们而言,退役所代表的,不仅是离开比赛场,还有与并肩多年的角色的分别。选手会退役,而角色不会,战队总会有新的成员重新拾起它们。交出账号卡,熟悉的ID换作他人名下,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

  夜雨声烦自从第四赛季与黄少天一同出道,一战成名,在第六赛季为蓝雨战队取下了第一个冠军,剑圣之名响彻天下,十年一剑,尽占风流。

  十二载共同征战,而今离别在即,即便是黄少天,也难免伤感吧?

  

  “这个过了今天就不能问我啦,”黄少天摆摆手,仍旧一脸嘻嘻哈哈,“退都退了,这等机密大事可不能再跟我商量是不是?”

  女记者不依不饶:“您的意思是说蓝雨战队现在仍未找到夜雨声烦合适的继承人吗?那这个神级账号短时间内是否会遭到搁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要相信年轻人啊,”黄少天打个哈哈,重重拍了一把卢瀚文,情真意切,“多给年轻人一些信任,对吧小卢?”

  卢瀚文信誓旦旦拍胸脯:“放心吧黄少!”

  女记者还要再问,新闻官已点起旁人,新问题却仍是冲着夜雨声烦来的:“和合作多年的账号分别,您现在是什么心情?”

  “当然是无比惆怅了,”黄少天特别深沉忧郁地说,“一想到这件事呢我就特别特别难过,茶不思饭不想天天对百花流泪见微草伤心,对了我最近轻了好几斤你们看我是不是瘦了我自己对着镜子看不出来啊要不就是医务室那个体重计坏了。”

  “那个体重计确实坏了,怎么黄少你没听宋晓说吗?”卢瀚文疑惑。

  “对啊我没说吗?”宋晓跟着疑惑。

  “那就是我最近太伤心了没听见。”黄少天立刻改口。

  卢瀚文回了他一个白眼,果断爆料:“对没错,黄少最近可伤心了,天天大号小号轮番上,揪着个人就求PK,唉作为一个有礼貌的后辈我就不说你烦死了。”

  台下刘小别默默望天。

  黄少天一挑眉,郁色尽去:“那是让你好好领略一番剑圣风采,你看你看换个把账号完全不妨碍我虐你,务必铭记在心啊小卢,这可是前辈对你的关爱而且很可能就是最后的关爱了,给我好好记着。”

  卢瀚文脸上写着黄少你好烦但我是懂礼貌的好孩子我不能说,叶修就没那么多顾忌,直接替他说了出来:“想必天天开着夜雨声烦来找我们这些别队的陪练也是为了展现剑圣风采喽,少天你竞技场的胜率掉到多少了?啧啧,真不容易啊,快消停点吧剑圣同学,昨晚我们群里民主表决一致认为你很烦,是吧?”

  王杰希哼了一声没作答,楚云秀聚精会神观剧中不理会,只有周泽楷神色凝重地想了好一会儿,附和:“嗯。”

  黄少天拍案而起:“靠靠靠太无耻了叶修,趁我不在搞什么投票!有本事等我在线再民主表决!”

  “行啊,”叶修居然同意了,“趁现在你在我们现场民主表决吧,认为你很烦的举手怎么样?”

  周泽楷继续神色凝重地思考,片刻后认真点头:“好。”

  黄少天还待再拍桌子,被面无表情的新闻官拦下了:“下一个问题。”

  记者们纷纷奋笔疾书记录众多职业选手私下混战的八卦,一时竟没人想到提问。叶修左右看看,举起手:“我问个问题行吗?”

  “不行不行不行从来就没听你说过什么好话!”黄少天一口回绝,“你,还有周泽楷,少掺和了空调底下呆着去!”

  周泽楷茫然,江波涛解释:“就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叶修不为所动,“其实我早就想问了,文州人呢?怎么放你一个人出来,也不看着点。”

  一语惊醒梦中人,终于省起蓝雨今天的发布会究竟是哪里不对头,记者们纷纷以崇拜的目光望向大神。

  倒不怪他们疏忽,从没见过这么乱来的新闻发布会,黄少天请来的嘉宾比记者还多,职业选手和前职业选手们到处乱坐,自始至终就没消停过。台下诸多平时难得见一面的大神乱开嘲讽,台上本该肃穆端坐的蓝雨战队成员们纷纷瞅空溜下台找交好的朋友聊天,连卢瀚文都是跑下来两回又被抓回去的,场面一片混乱,以至于竟没一个人留意到,喻文州不在。

  

  是的,喻文州不在。

  蓝雨战队王牌选手黄少天退役的新闻发布会,喻文州不在。

  

  片刻安静后全场沸腾,有想象力丰富的记者已经脑补出了种种大戏,激动不已地构思头条标题去了。职业选手们也有一大半是才发觉喻文州未到,叽叽喳喳议论纷纷,连苏沐橙和楚云秀都把耳机摘了凝神听八卦。叶修站起来四面摆手把嘈杂声压下去,问:“怎么回事啊这是?”

  黄少天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哼唧:“队长说……有些手续……要办……晚点再……过来……”

  “这是怎么说话的,”叶修批评,“文州终于受不了话唠把你踹了,所以你打算向周泽楷发展吗?”

  周泽楷听见自己名字下意识一抬头要站起来,江波涛连忙把他按下去。

  黄少天对叶修怒目而视,后者彷佛毫无感觉:“啧啧,真可怜啊少天。”

  

  说不在意是假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同一年出道,剑与诅咒十二年搭档从未分离也算联盟一项纪录,感情之好不分场上场下。

  与喻文州相比,黄少天无疑更加耀眼。他是蓝雨最夺目的剑,披荆斩棘,锋锐无匹。

  相较之下,喻文州并不太引人注目,虽说蓝雨整体的战术体系都是依靠他而建成,比赛场上总是由他掌控全局,但限于手速,很难有什么令人惊艳的动作——这却是黄少天最擅长的——所以索克萨尔虽然是联盟第一术士,其地位却多半是倚仗喻文州的战术而非技术争取来的,自然比不过夜雨声烦一剑霜寒,满座皆惊。

  但是再明锐的剑也会有蒙尘的一日,终不及基石久长。

  堪堪及格的手速限制了喻文州的发展,也将时光对他的影响降至了最低。喻文州的价值所在,从来不是极限操作的比拼,而战术与意识,只会随着时间愈发精进。所以当黄少天封剑隐退之时,喻文州仍旧是蓝雨最稳固的基石。

  他不耀眼,亦不辉煌,不似剑圣执剑在手一瞬风华能夺去所有人心神,只踏踏实实地站在战场上,靠一点一滴心血,为蓝雨铺就通往胜利的道路。

  

  不管怎么说,即便不提私交,以喻文州蓝雨战队队长的身份,新闻发布会不到场,实在不应该。

  眼看台下许多记者已按捺不住,四处蠢蠢欲动,黄少天感到不妙,果断祸水东引。

  “诸位,”他冲着话筒喊了几声,示意场下安静,“诸位到场的记者朋友们,大家今天辛苦了。”

  苏沐橙等了半天,目测没什么八卦好看了,边戴回去耳机边低声嘟囔:“我们也很辛苦啊,不来点表示?”

  妹子的意见当然是必须照顾的,特别还是好看的妹子。黄少天尽量让自己无视了妹子肩上醒目的白色耳机线,环视一周,唇角微微一挑。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得出奇,眉目锐利如剑,神采飞扬。

  “——那么,作为特别优待,接下来进入自由提问环节,”黄少天意气风发地拍桌子,“大家也看到了我们现场请来了很多现役职业选手与已经退役的职业选手,这些个人呢群众都挺熟的也不用我介绍了,想必大家早就憋了不少问题想问。那么从现在开始,每位记者朋友都可以尽情地向在场随便哪一位嘉宾提问!——还在等什么呢你们!集火那个叶修一波带走速度的!”

  叶修从他说到“自由提问环节”就意识到不妙,然则行动力低下,刚挪出去一步就被扑上来的记者淹没了。他身边的苏沐橙和楚云秀被去势汹汹的记者们挤到一旁,还没来得及庆幸,另一波便蜂拥而上。周泽楷身边围了大批女记者,提问之余更少不了借机动手动脚,十秒内枪王的风衣便不知去向,衬衫掉了两颗扣子敞着领口。江波涛有心要杀开血路拯救队长,怎奈手中无剑,区区宅男赤手空拳怎敌得过热情的女记者们,非但没能救出队长,反倒连自己也搭了进去。王杰希东躲西藏,狼狈已极,只恨身在三次元不能骑扫帚飞走。

  一时间会场中热火朝天,伴随着记者们矫健的身姿,一干职业选手抱头鼠窜。唯有黄少天得意洋洋地稳坐台上,无耻如叶修都忍不住评论:“卑!鄙!”

  黄少天笑吟吟地说:“过奖。”

  

  漫长混乱终结于青年清越的声音中:“诸位,抱歉,我来迟了。”

  黄少天从座位上一跃而起:“队长!”

  

  喻文州刚从后台转出来,面对的就是满场狼藉,不由得稍稍怔了一下。记者们见他出来,想起本来目的,倒是立刻收敛不少,放开了可怜的职业选手们,掏出纸笔专心等待发布会正题。

  苏沐橙和楚云秀手挽着手回到座位上,一副心有余悸模样。王杰希踟蹰再三,到底没有回座位而是守在了绿色通道门旁。江波涛终于能喘口气,顾不上歇息赶紧去找自家队长。最惨烈的莫过于周泽楷,紧紧握着领口一脸空白呆立不语,白衬衣上还蹭着若干个不同颜色的唇印。叶修咳嗽了一声,整了整衣服,往左右看看,有识趣的记者赶紧递给他话筒,叶修接过,口气是难得的严肃:“文州啊……”

  “抱歉,”喻文州温文微笑打断他的问话,“有些手续交接上的问题要处理,耽误了时间。”

  “队长队长,”黄少天抢上,神情很是怨念,“什么手续有多重要非赶在这会儿办能让你连新闻发布会都不参加,发布会也算我离队手续好不好谁的手续比我还重要?”

  “唔……”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斟酌用词,最终笑了起来,“的确很重要,也和你有关。”

  “怎么还和我有关我可勤快啦一早就把所有手续都办完了,”黄少天想了想,“难道说是战队良心发现觉得本剑圣劳苦功高这么多年,临时决定拨笔款子给我准备个什么礼物?”

  “有礼物,”喻文州笑了笑,“不过只代表我个人。”

  

  他抬起手,掌心平平摊开,唇角噙着一抹温和如暮春暖风的笑,“也不是临时起意。”

  

  喻文州的手指很漂亮,长而秀气,骨节分明。手心里躺着一张账号卡,用得太久,上面荣耀的字样都磨旧了,原本鲜艳的图案褪了色,边角微微泛着白。喻文州托着它,修长的手指指向黄少天所在的方向,对他微笑:“装备都留队里了,只带走冰雨。剑圣太贵了,我可买不起整个的,拆一拆姑且凑合凑合吧。”

  满场寂静里他坦然侧过目光,向世界宣布:“蓝雨战队夜雨声烦,将于本次转会期以两千万身价转入……不,退役。”

  

  黄少天向喻文州伸出手,接过了那张薄薄的卡片。他将夜雨声烦握在手里,再熟悉不过的账号卡,带着再熟悉不过的温度。

  极为罕见的,他没有说话。

  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哽住了,发不出声音,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可说的。黄少天抬起目光,对上喻文州的眼睛,喻文州微微弯起眼睛,微笑。

  黄少天回以同样的笑容,踏上前给了喻文州一个拥抱。

  

  

  ——End——


 
评论(4)
热度(6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