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修伞】日有所思

  入目是一片惨淡的白色。

  叶修猛地惊醒,动作过大差点从长椅上摔下去。他按着扶手让自己坐稳,神思恍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沐橙缩在长椅的角落里,脸上乱七八糟全是眼泪,一点都不像平日里那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叶修转过头呆呆地看着她,不知该怎么办。

  心里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在叫嚣,催促着他逃离此地。

  然而沉重的门扇开启声断绝了他最后的退路。

  穿着白衣服的人从门后走出来,解下口罩,眼神冷淡不带感情:“哪位是患者家属?”

  叶修慢慢地侧过头,苏沐橙望着他,目光里满是惊恐与惶惑。他知道自己再无处可逃,撑着椅背站起来,走过去,脚步有些不稳,“我是。”

  医生看着他,目光里多了些怜悯:“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

  仿佛大片烟云在脑海中升腾而起,巨大的爆裂声让叶修有一会儿什么也听不见,只觉得全世界都在嗡嗡响,房屋好像在晃荡,白色的天花板和灰色的墙壁都摇摇晃晃,脚下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医生后面说的话他都听不懂,似乎是些医学术语的组合,可能也有强调抢救进行得有多艰难医院有多努力,但是叶修都听不见,他失神地瞪着面前的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大概是因为见得多了,医生稍稍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换了个简单易懂的说法:“他的手……废了。”

  叶修霍然抬头。

  “简单的动作还是做得到的,但是不能提重物,也没法进行精细的操作,可能连写字都不行,”医生说,“复健后可以恢复一部分,具体到什么地步还得看他自己的恢复能力。”

  叶修茫然地盯着医生,彷佛还是听不懂对方在讲什么。他回过头看向长椅,苏沐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把脸埋在双手里。

  他好像终于明白了事态。他最好的朋友和搭档遭遇车祸,双手重伤,前途断送,不得不退出那条还未来得及踏上的荣耀之路,再也没办法和他搭档在游戏里搅起腥风血雨,永远不可能和他一起站在领奖台上了。

  那是多么悲哀而痛苦的事情。

  可是心里某个地方,微小的喜悦一点点抬起头来,迅速地占据了整个情绪。突如其来的欣喜令叶修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此时此刻他明明该是满心苦涩恨不能大哭一场,然而无论如何试图调整也不能阻止那份喜悦欢欣鼓舞地在心底掀起滔天巨浪。

  仿佛劫后余生。

  “我能看看他么?”他问医生。

  这次门扇开启的声音似乎也轻快了许多。叶修站在门口稍稍顿了一顿,深吸一口气,踏了进去。

  ——苏沐秋。是苏沐秋。

  那个人倚着枕头靠在窗口,手臂上缠满了雪白的纱布,偏着眼看窗外,窗帘没拉,白花花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扑进屋里。

  叶修踏着满地阳光,一步步走过去。

  “沐秋。”他小声说。

  苏沐秋转过头来看他,秀气的容貌在阳光里显得苍白而冷淡,极勉强地扯动了下唇角,什么也没说。

  那个惨淡已极的笑丝毫没能阻止巨大的喜悦在叶修心里横行无忌,叶修放缓了脚步靠近,极力克制自己不要立刻扑过去。他怔怔看苏沐秋,觉得那早看熟了的眉目似乎多了几分陌生,明明前一晚还横七竖八滚在一张床上,再见却像隔了十年生死。

  他一步步挪到床边,试着去触碰他,“……沐秋?”

  苏沐秋干脆地靠过来,把脸埋在叶修怀里。叶修就势抱住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忽然之间特别想大哭一场。

  不是因为难过。

  

  “沐橙呢?”苏沐秋问。

  “在外面,”叶修犹豫了一下,“她……不敢进来。”

  “我又没伤着脸,有什么不敢看的,”苏沐秋趴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算了,别进来了,让她赶紧上学去。”

  叶修忍不住有点想笑,“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热爱学习。”

  苏沐秋哼了一声,不高兴了,想推开他,手指微微一动,却没能抬起来。他眸色一沉,神情又阴郁下来。叶修看不见他的神情,却察觉到不对,稍稍后退,放开了他,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担忧:“沐秋……”

  “叶修,”苏沐秋直直地对上他的目光,干脆地说,“我不能打荣耀了。”

  明知早已成定局,真的听当事人自己说出来时叶修还是不能自抑地感到了苦涩。苏沐秋似乎也出了会儿神,停了半晌,低声说:“嘉世的合约,你一个人去吧。”

  “对不起啊,”他笑了笑,“原本说好要一起上领奖台的。”

  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摇头。

  “别担心我,”苏沐秋眉梢上扬,语气轻快起来,“就算不打荣耀了,我能做的事还有很多。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还活着呢。”

  叶修一把将他拽进怀里。

  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听到苏沐秋说出某个词时骤然间万千思绪涌上来,酸甜苦辣五味咸至,又是难过又是欢喜。苏沐秋让他抱了一会儿,轻轻用肩头撞了他一下:“好了好了,废话留到以后再说,先去给我办出院手续。”

  叶修吃了一惊:“现在就出院?干吗这么着急?”

  “废话,”苏沐秋没好气地说,“医药费你出啊?”

  他不高兴的时候习惯挑高一边眉毛,微微扬着下巴,摆出一副不屑跟人说话的表情,眉目生动又鲜明。叶修忍不住翘起了唇角,搂着他的肩膀说:“我养你啊。”

  “滚滚滚!”苏沐秋瞪他。

  “真的不要?”叶修问。

  “不要!”苏沐秋不屑地哼了一声,“其实……其实我想过了,并不一定非是职业选手。”

  叶修怔了一下,没明白他的意思。

  “职业联盟的建立,不是只有职业选手就够,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不光是比赛场上,组织赛事、研究赛制、转播、解说、报道等等都需要对荣耀的了解,”苏沐秋精神稍稍振作了些,恢复了几分平日里指点江山的锐气,“就算只说战队,也不是能打就够了,还要有公会支持和技术支持,抢材料做装备都需要高级人才,但如果把这些事务全交给选手,又会影响训练和比赛状态,所以……”

  “所以你要来给我当幕后吗,高级人才?”叶修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苏沐秋挑眉,微微一笑,“其实之前也有人联系过我,当时觉得还是自己上场打架比较爽就没答应,现在想来倒也算是个好出路。叶修,等着看吧,我要打入联盟内部,争取混个高层当当。”

  这个回答在意料之外,叶修不禁一愣:“为什……”

  “说好的呀,”苏沐秋冲他笑,唇线微微抿起又上扬,“等你拿了冠军,我去给你颁奖,我们一起上领奖台。”

  他的眼睛那么亮,就像以往每一次说要一起上领奖台时一样。叶修俯下身去亲吻他,苏沐秋指尖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臂动弹不得,无法挣扎也无法回应,只好靠在叶修怀里由着他。

  

  风突兀地从没关好的窗户扑进来,发出巨大的响声。

  

  叶修睁了睁眼睛又闭上,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睡觉前忘记关窗,桌子上搁了个当烟灰缸用的可乐罐,大概是被吹到地上去了。

  他想起来,这是第十赛季夏休期的第一天。

  屋里只有他一个人,静谧夜里风声呼呼作响,窗帘被风拉扯着卷向一边,月光透过纱窗漏进来。

  床对面是电脑桌,新到手的奖杯就放在那里,惨白月光照上去,金属质地反射出冷淡的光。

  如同对一场荒唐梦境的嘲笑。

  

  我拿了四个冠军,也没见你来给我颁奖。

  

  

  ——END——


 
评论(10)
热度(6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