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修伞】戒烟

  苏沐橙把门推开一线,白色的烟气立刻从门缝里钻出,她咳嗽起来,捂着口鼻进屋把门窗都打开,又开了风扇,试图吹散房间里浓重的烟味。

  叶修手指还搭在键盘上按来按去,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把叼着的烟取下来摁灭在烟灰缸里。

  苏沐橙忍不住抱怨:“果果训了你多少回,怎么又在训练室里抽烟。”

  “哎呀,”叶修特别无耻地说,“我是队长嘛。”

  他放开键盘鼠标,一转电脑椅换了方向,苏沐橙显然生气了,那双好看的眼睛瞪过来,写满了不高兴。叶修在口袋里掏了半天,摸出块水果糖扔过去:“好好好我不吸了,乖,别生气。”

  “听都听腻了,你的话可信度还不如黄少天呢。”苏沐橙白了他一眼,剥开糖纸,“喂,你到底什么时候戒烟啊?”

  这句话听着有点耳熟。

  叶修笑了笑,习惯性摸烟,手伸到一半想起苏沐橙还在这儿等着,讪讪地收回手转向键盘。

  

  叶修的烟龄颇有点年头。

  往前数个十几年,现在的叶修大神当时还是个中二少年,好的不肯学,镇日里尽胡作非为,逃课,泡网吧,打游戏,再后来干脆发展到离家出走。烟也是那时候学会的,溜到网吧里包夜刷本的时候熬不住,同学递来一根说给你提个神,叶修拿过来就没再放下。

  彷佛无师自通一般,他轻而易举地就学会了驾驭烟雾,就像他第一回建立人物就迅速学会了大杀四方似的。往后的十几年里叶修烟再没离过手,而且越抽越凶。

  其实中间有那么两三年叶修是收敛过的。那时候他刚离家出走不久,和苏家兄妹一起窝在小得可怜的地下室里,苏沐秋为保护宝贝妹妹不成为二手烟受害者,数度勒令叶修戒烟,叶修口头上答应着,每回为野图BOSS熬到半夜时还是忍不住要点一根。

  每到此时苏沐秋总是显得特别紧张,频频回头看围住墙角的布帘,生怕睡在里面的苏沐橙被呛醒了把帘子一拉坐起来哭。叶修开始还能忍,眼看屏幕上秋木苏又一个失误,差点就把BOSS送到敌方手里去,叶修赶紧操纵一叶之秋把被他打飞的BOSS拽回来三两下干掉,拾取材料,飞快甩掉敌人找了个安全地方下线遁,这才有空把叼在嘴里的烟取下来弹一弹烟灰:“我说苏沐秋你行不行啊?”

  苏沐秋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声音压得很低:“把你的烟掐了。”

  “得了吧,沐橙早睡着了,”叶修还了对方一个白眼,“我就抽一根提提神,你用得着这么大反应么?”

  “坏毛病!”苏沐秋批评他,“害人害己,赶紧戒了。”

  “让我戒烟的也是你,不让我买咖啡的也是你,逼着我熬夜刷本抢材料的还是你,”叶修抗议,“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苏沐秋你这是剥削是压迫你知道吗?”

  “熬个夜而已喂我的大少爷,哪用得着那么多有的没的。”苏沐秋不以为然。

  叶修呼出一口白烟,摆了个特别沧桑的POSE,指间夹着香烟,烟头一点红色在黑夜里一明一暗,“这跟少不少爷有什么关系,天天熬这么晚,还不许用道具,你居然撑得住。”

  “那当然,”苏沐秋从屏幕上移开了目光,侧过头对他笑,眼睫下藏着很淡的青色,“我天赋异禀。”

  

  其实哪有什么天赋异禀,不过是微薄的收入负担不起额外支出。那个年头电子竞技才刚刚起步,网游也远没火爆到现在的地步,代练的收入也就勉强够糊口,砍掉每个月的房租水电后所剩无几,能支撑起兄妹两个人的伙食费就算不错了,至于香烟咖啡都该划归奢侈品。苏沐秋偶尔会趁超市搞清仓处理时去买五块钱一大包的劣质茶叶,一遍遍泡水直到再没一点味道,更多的时候就只是一杯又一杯地灌凉水,撑到实在撑不住了在电脑桌上趴一会儿。

  叶修下了线就不想再上游戏,偏着头看重新集中精神的苏沐秋操纵角色逃离包围圈。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指向凌晨五点,这一夜快要结束了。

  他一掸烟灰,将香烟按在充当烟灰缸的饮料罐里,熄灭了。

  苏沐秋余光瞥见了,眉梢微微一跳。叶修是个少爷出身,好在没什么少爷脾气,却少不得带点少爷习性。苏沐秋虽然讨厌他抽烟,但眼见他随手就把还剩着大半截的香烟扔了,不由得感到了肉疼,一边准备下线关游戏一边小声教训他:“你能不能别这么浪费……”

  “我这不是听你的么,”叶修无辜地摊开双手,“不抽了不抽了,我抽烟本来就是为了提神,反而带得你一直分神出岔子。我说,你也太紧张你妹妹了,三秒一回头生怕她撞见,知道的我就是抽根烟,不知道的还以为偷情呢。”

  最后一句几乎是贴在苏沐秋唇边说的。苏沐秋刚想还口,舌齿间就溢满了尼古丁的味道。叶修瞧准了他怕动静太大不敢挣扎,下手肆无忌惮。苏沐秋背脊僵硬,直挺挺地坐着一动也不敢动,好容易等叶修放开了,苏沐秋被他身上烟气呛得咳嗽了半天,狠狠瞪了他一眼,先是说:“别闹!”而后又小声抱怨:“苦死了。”

  叶修倒也不敢真的太过放肆,万一惊动了苏沐橙恐怕苏沐秋会逼他以死谢罪。和小姑娘同住总是有许多不便,可那个时候他们还太年轻,日子过得十分艰难,能有个小房间落脚已经很不错了。好在年轻的好处是容易满足,偶尔在黎明到来之前的暗夜里的亲吻就令人知足。

  再进一步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当然是趁苏沐橙不在的时候。小姑娘白天要去上学,屋子里就只剩下两个人。苏沐秋的头发留得有点长,叶修挑了一缕在手指上绕来绕去,问他怎么不去理发。

  “哪有闲钱啊,”苏沐秋理所应当地说,拍掉他不规矩的手,自己拨着半长的发丝低头看了看,“我都没注意,什么时候又长这么长了……用不着,回来让沐橙帮忙剪剪就行。”

  “剪了多可惜,”叶修不安分地玩他的头发,“留着呗,现在收头发的价钱不便宜,留长了还能赚笔外快。”

  苏沐秋就真的停了手,一脸沉思状:“说的也是。”

  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下了床拾起地上的衣服丢过去,“不等沐橙了,过来坐好,我给你剪吧。”

  苏沐秋居然也真由得他。这个人生就一副好相貌,却不怎么在乎形象,任凭叶修把原本好好的长发剪得七零八落。叶修自己都觉得看不过眼了,苏沐秋倒是毫不在意地拨了拨颈间碎发:“好了,这下利落多了。”

  叶修抬头看发霉的天花板:“我觉得沐橙回来会拆了我……”他哀哀一叹,伸手去摸烟,还没点上就被苏沐秋夺走了:“想干什么啊你!”

  “她人都不在我抽根烟也不行吗?”叶修十分委屈。

  “大白天的抽什么烟。”苏沐秋鄙视他。

  “提神啊,”叶修搂住他的腰,“……不然换个别的方式?”

  

  他们躲在狭小而阴冷的地下室里亲吻,赶在学校放学之前收拾好一切装作若无其事,肩并肩坐在电脑前打开游戏奋斗,一起为生活努力,尽力开心地度过每一天,偶尔也会谈及未来。

  “……职业选手是个不错的发展方向,”无论白天黑夜,地下室内的光线总是偏黯淡,为节省电费他们几乎不开灯,苏沐秋关掉电脑坐过来,漂亮的眼睛在一片暗淡里明亮得像是有光在燃烧,“你收到几家邀请了?准备去哪里?”

  “看你咯,”叶修漫不经心地说,“无所谓啊,管他哪家战队什么情况,我们两个去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苏沐秋煞有其事地点头表示赞同,两个人对望一眼,一起大笑。那时候他们那么年轻,以为只要有勇气和决意便已足够,世上一切艰难险阻都无可畏惧。

  

  唯一一次谈及死亡是苏沐秋给妹妹开家长会提前散会回来,一推门就看见叶修吞云吐雾,抓了个正着。

  “你啊……”少年无奈地把小窗打开,抓了片纸板当扇子试图挥散烟气,“我才一会儿没看着,你就吸得这么凶,万一哪天检查出来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叶修心虚地把烟盒藏起来,随口应付:“不会不会,放心好了,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是吧?”

  苏沐秋扇风扇得累了,把纸板一丢,拉过椅子坐到叶修对面,笑吟吟地说:“既然已经决定去嘉世了,叶队长,不如我们现在就讨论一下战队守则之类的事情吧,你意下如何?”

  “呃……”叶修本能地觉得不妙。

  “第一条,”苏沐秋已经开始定规矩,“训练室内禁止吸烟。”

  他抬起眼睛笑着望向叶修:“有意见吗?”

  叶修捂住了脸。

  苏沐秋把他的手扒开,口气一变,那双好看的眼睛不满地瞪过来:“叶修你到底什么时候戒烟啊?”

  

  ——对,是苏沐秋。

  那时候苏沐秋几乎是以同样的口气问:“叶修你到底什么时候戒烟啊?”

  叶修十二万分惆怅,依依不舍地说:“等拿到冠军吧。”

  后来他拿了冠军,烟却愈发抽得多了。

  

  ——END——

  


 
评论(11)
热度(10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