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修伞】安慰奖

※伞哥存活,至于存活原因不要追究,大概是穿越吧我自己也还没搞清楚……

※虽然是修伞但两个人都没怎么出场>_<

※私设特别特别特别多

【修伞】安慰奖

  第十赛季夏休期开始一周后,荣耀职业联盟不甘寂寞地推出了新活动。

  夏休期之于职业选手们固然是难得的惬意假日,对联盟高层而言却是眼中钉肉中刺,长达两个月的停赛无疑会令一部分观众流失,单指望转会新闻的吸引力是远远不够的,联盟历史上不乏没有任何亮点的转会期。经过以冯宪君主席为代表的联盟管理人员与各家战队高层的长期商讨,最终于第十赛季夏休期开启了新的活动。

  活动内容很简单,由获得本赛季总冠军的战队推出一名队员作为擂主,其余规则基本是挑战赛的翻版,所有荣耀玩家均可报名挑战擂主,尔后视报名人数进行若干轮挑战,初期是线上赛,玩家无需登记真实姓名,在报名页面使用账号卡刷卡报名即可。线上赛将持续至决出二十四名入围选手为止,最后由擂主所在战队主持,进行持续三日的总决赛,获胜者可与擂主交战,由胜利一方捧回奖杯。

  “不如再办一次全明星,”叶修评价,“搞得这么折腾。”

  新活动推出时冯主席笑呵呵地说本次活动纯属娱乐,大家自由报名,但谁家战队也不会真的放任自家选手偷懒。活动虽然是面向全体荣耀玩家开放,然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所谓的全体荣耀玩家只是去当炮灰的,能闯到线下赛的二十四人必然全是职业选手。由于战斗是随机排序,最终的线下赛名单可能与全明星名单有所差别,但真正屹立于荣耀顶端的,来来去去也就是这么些人。

  “不是挺好的么,”陈果倒是很开心,兴奋得在屋子里绕来绕去转圈,“从今年才开始举办,你又占一个第一啊!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荣耀第一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切,”叶修点了支烟,“哥稀罕么。”

  他是真不稀罕,一度还想把唐柔或者莫凡推出去当擂主。理论上来讲,联盟给出的说明里并未限定队长,只要是总冠军得主的战队成员都可以被推荐去当擂主,这个疑似为照顾蓝雨战队而设的规定给了叶修极大方便,但是冯宪君一手捂心口一手指着他抖得好像随时要倒下去,叶修怕真把老人家气出个好歹,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他漫不经心地刷论坛,初期的线上赛已经开始,铺天盖地全是各种战报,许多人狂喜乱舞地表示遇见了某某大神死也心甘了云云,叶修翻两页觉得没什么意思,关掉网页登陆了游戏。

  

  谁也没想到的是,千千万万充当炮灰的网游玩家中,赫然杀出了一匹黑马。

  线下赛的名单,二十四人中有十六名全明星选手,另外七个虽未当选过全明星,也是各战队主力,最后一人却是谁也没听说过的无名小卒,硬生生从网游底层一路冲杀上来。

  以电竞之家为首的各路媒体都沸腾了,焦点全集中在了唯一的非职业选手身上,而这位挑战者非常配合地走起了神秘路线,进入线下赛流程时对联盟提出要求保密身份姓名至比赛结束,冯主席欣然同意,如此一来引发了更多的关注,一时间各路媒体甚至无心关注职业选手们,重心全放在了这位玩家出身的挑战者。

  由于联盟并未对外公布此人姓名,媒体通常称之为“神秘挑战者”,网友们则戏称其为“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男人”,关于其人的身份猜测众说纷纭,最靠谱的一种说法是大概哪位大神开小号来又不好意思承认,不然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如此优秀的玩家怎会至今寂寂无名。

  但要具体到是哪一位大神,却又谁也说不上来了。这位神秘挑战者处处透着与众不同,报名时居然使用了多张账号卡。荣耀职业联盟虽然允许一人多号,但十个赛季以来,动用过这项权力的也唯有微草治疗一例而已。

  “用得最多的居然是枪炮师,感觉好丢脸呐……”苏沐橙单手托腮趴在电视前。活动规则并未禁止冠军队除擂主以外其他队员报名参加,她凑热闹也去了,然而沐雨橙风中途不幸遇上王不留行,没能坚持到线下赛。

  趁比赛没开始跑来找朋友玩的楚云秀给她顺毛:“没事没事,碰见王杰希我替你揍他。哎,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张佳乐?”

  “咦?”苏沐橙歪着头想了想,“有可能,弹药专家和机械师他都用过,弹药那几场我看了,风格和张佳乐差很多,但那是前期比赛,对手很弱,他完全可以故意改变风格,而凡是和职业选手的比赛,这个人都是用枪炮师打的……可是张佳乐的枪炮师有这么强吗?”

  “不知道,从来没见过他玩枪炮师……但枪系高手也就这么几个,小周和肖时钦都入围了,分不出手开小号,又不是你,算来算去只有张佳乐一早被老韩打下去,大号不在场上时间充裕,所以现在他是呼声第二高的人选。”楚云秀悠悠然拿起遥控器换台。

  “怎么又是第二,”苏沐橙失笑,她自从败在王杰希手下后心情不好,一直没再关注,到这会儿才又提起兴致,“那呼声第一高的是谁?”

  “还用问吗?”楚云秀一笑,冲抱了个笔记本蹲在沙发椅上出神的叶修努努嘴,“当然是叶神喽。”

  好像直至此刻才听见她们的谈话,叶修抬起头:“什么?”

  “我们在说那个神秘挑战者,”苏沐橙解释,“这么一说还真是,至少三个职业精通,不在入围选手内,有时间打比赛,而且……不透露身份,不接受采访,前两天联盟方联系果果时还特地强调了让在场馆里给他单独留一条退路,比赛结束前他不会上台露面,不觉得这作风很耳熟吗?”

  叶修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又把目光转回笔记本:“急什么,最迟到后天不就知道了么。”

  

  比赛要想好看,光有单挑是不够的。除了意外的神秘挑战者,其他二十三人都是各战队主力,互相之间基本都在职业联赛中一对一碰上过,甚至还不止一次。对于喜欢热闹的观众们而言,这帮人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单挑委实看头不大。

  所以线下赛的第一场就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团队赛,由系统随机将二十四人分为四组,两两对抗,胜出的十二人再进入第二天的比赛。

  与全明星赛不同,此次分组完全随机,不考虑同队也不照顾平衡,是以出现了更多前所未有过的组合,来看热闹的观众们不禁大呼过瘾。这两场团队赛打得异常激烈,精彩纷呈。挑战赛的前期赛制决定场上不会有治疗职业,甚至连控场也偏少,是以团队赛各队伍都少见地走了暴力路线。转播方除了照例的解说潘林和嘉宾李艺博外,还特地请了两位职业选手作为特邀嘉宾,一位是因职业缘故而未参加活动的战术大师张新杰,另一个就是联盟目前的首席枪炮师苏沐橙。

  被问及相关问题时苏沐橙眨了眨眼,大大方方地点头:“嗯,首席的名号,大概就截止到这一赛季为止了。”

  没料到她如此坦然,潘林愣了愣,连忙换上笑容:“就是说,沐橙认为这位神秘挑战者的技术还在你之上?”

  “没交过手不好说呀,”苏沐橙笑着说,“我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也不想输。技术这么好,下个赛季他会出道的吧,不知道会签哪家战队呢,希望能在比赛里遇见。当然,如果能是队友就更好了。”

  潘林还想再说点什么,赛场上风云突变,那位神秘挑战者为风城烟雨抢出了吟唱时间,天雷地火带走了王不留行最后的生命。潘林的正职毕竟是解说而不是八卦,连忙把话题转移过去。

  散场后苏沐橙提前溜出来,等在出口处。过了一会儿楚云秀出来,瞧见她就弯起了眼睛:“看到没有,给你报仇啦。”

  苏沐橙搂住她肩膀:“看见了看见了,秀秀对我最好了。”

  两个人挽着手往外走,楚云秀静了一会儿,说:“这个人,很不简单。”

  苏沐橙点点头:“你们没听到,张新杰分析了好多,不光是技术好,战术素养也非常高,而且很会打配合,失误率也低。我还没听张新杰给过哪个人这么高的评价,除了装备不行简直找不到短板了。”

  “快点告诉我不是叶修,”楚云秀一本正经地说,“除了他我真想不到别人了。”

  苏沐橙轻轻地笑出了声:“怎么可能……”

  

  第二天有两轮比赛,第一轮是十二进四,系统将所有参赛选手随机投放至地图中,十二人互相攻击,直到决出四名晋级者为止。

  今天转播方请来的嘉宾是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参赛的战术大师喻文州和刚刚在昨天的比赛中退场的联盟第一魔剑士江波涛,两个都是出了名的好人缘好脾气,转播室里一团和气。

  潘林小心翼翼地问喻文州对这轮比赛的看法,蓝雨队长温和地微笑:“轮回胜出的可能性很高,现在唯有轮回战队同时有两名选手在场上,其他选手即使暂时结成同盟也免不了互相猜忌,只有轮回的两位没有后顾之忧,二打一优势就非常明显了。”

  “哪里哪里,我倒觉得蓝雨更有优势,”轮回的副队长十分谦虚,“就这场比赛的赛制而言,最适合的打法应该是耐心潜伏,寻求机会,一击必杀,正是黄少的风格啊。”

  两位特邀嘉宾相视而笑,一片平和。与此同时场上却是腥风血雨,选手们尔虞我诈,合纵连横,一个又一个倒下。

  事实证明喻文州和江波涛的眼光都很准,场上站到最后的四个角色分别是剑客夜雨声烦、神枪手一枪穿云、战斗法师一叶之秋,以及那位神秘挑战者的枪炮师。

  “非常意外,”比赛结束后的休息时间里江波涛评论,“能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这位神秘挑战者不仅技术高超,战术方面的素养也非常之高,放眼整个联盟,能达到这个水平的人恐怕也没几个。”

  “是啊,如果他准备下赛季出道的话,联盟大概要有新神崛起了吧,”喻文州微笑,“不过这场比赛,恐怕要到此为止了。”

  潘林接话:“哦?下一轮比赛将是由系统对四位晋级选手进行随机组队打2V2,喻队长认为他闯不过这一关吗?”

  喻文州还是笑:“他的优势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但劣势也很明显。线下赛时期,这位神秘挑战者一直是枪炮师、机械师和弹药专家三个角色轮换使用,最近两天和职业选手的交锋中,他所用的账号则一直是枪炮师。那么我们可以假设,枪炮师应该是他最擅长的职业,也是装备最好的一个账号,即使如此,这个账号也仅有武器是银装,饰品里甚至还有紫装掺杂。”

  江波涛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接口道:“前两轮比赛都是场上选手超过十人的混战,可以凭借战术和地势周旋,但打2V2的话,正面交锋的压力会大得多。何况在场上的是斗神、剑圣、枪王这些神级账号,更进一步拉大了装备差距。”

  “不错,”喻文州微微点头,“到这一步,比战术素养更重要的是个人实力以及与队友的配合。神秘挑战者的技术或许不输,但装备差距太大,而且作为新人,其他人对他的了解太少,这固然是优势,但也是劣势。唔……系统要开始随机分配了,我们先来看分队结果吧,如果轮回的两位分到一队,那自不消说了。”

  

  陈果偷偷溜到后台。来参赛或观赛的职业选手们各有自己的选手席,只有作为擂主的叶修窝在后台的小房间内。陈果刚一开门就被烟雾呛得咳嗽连连,被抓了个现行的叶修赶紧把烟掐灭:“你怎么过来了?”

  “就知道你要趁机偷吸……咳咳……”陈果挥手给自己扇风,“哎,你看比赛了没,怎么样啊?”

  “看了,”叶修指指桌上正在放直播的电视,“什么怎么样,文州说得挺对的啊,看运气了。”

  “那你觉得谁能赢啊。”陈果不死心地问。

  “你没听解说么,轮回的两个在一队的话轮回赢,”叶修懒洋洋地说,“其他情况……等等呗,待会儿文州肯定会讲的。”

  “我是在问你!”陈果快气死了。

  叶修打哈哈:“这不是已经开始讲了么,小点声小点声……”

  电视屏幕顶端挂了一个硕大的A,用以代表A队,四个名字转来转去,最后定格在夜雨声烦。

  

  “第一个挑出来的是黄少呀,”江波涛笑,“接下来我们看B队的第一位选手。”

  大屏幕上的A换成了B,剩下的三个名字不停翻滚,最终留下的是一叶之秋。

  “有点可惜,”喻文州微微弯起眼睛,“如果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分在同一组,这场比赛的胜负悬念要大得多。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有装备优势,但配合只是普通,而那位神秘挑战者表现出来的素质很高,如果能和一枪穿云组队的话,两个远程凭借地势打埋伏,未必拿不下这一场。”

  “是挺可惜,”江波涛点了点头,“不过这么看来系统分配还算均衡,双方都是一远程一近战。”

  说话间大屏幕上换回了先前的画面,夜雨声烦旁边出现了新的名字,赫然是一枪穿云。

  “哎呀,没能组成队啊,”江波涛笑着摇摇头,倒也不像特别遗憾的样子,“那么神秘挑战者就是和一叶之秋同队了。”

  

  司仪把三位肯露面的选手请上台,拣了些组队感想比赛目的之类的废话挨个问过去,首当其冲的是周泽楷,眨着眼睛想了半分钟,连语气词都没舍得给一个,旁边的黄少天早就忍不住了:“还好吧跟这家伙组队……就是比较无聊,能自己选的话我肯定想找个会说话的啊,难得有比赛不禁语音,结果摊上这么个队友跟禁了也没差。哦不过我对比赛还是很期待的,联盟从来没有2V2的项目,这次算是尝个鲜?不知道以后正式比赛会不会引进2V2,其实我觉得可以设一个啊2V2挺有趣的,正好评最佳搭档的时候还能当参考是不是……”

  司仪好容易等到他顿下来换气,赶紧移开了话筒。采访完周泽楷紧接着就来黄少天,简直冰火两重天,相较之下原本也在记者和主持人的黑名单上的孙翔看起来都可爱多了。

  ……也只是相较之下。

  司仪抓住机会三两句结束了问答,正准备宣布比赛开始时耳机里忽然传来声音,他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仔细听了片刻,激动得脸都红了。

  “……请稍等,”司仪用力挥了挥手,“刚刚后台传来消息,在比赛开始之前,我们的神秘挑战者,提出要更换比赛时使用的账号卡。”

  一众哗然,场馆里到处响起压也压不下的私语声,转播室里潘林对着话筒张口结舌:“换、换账号?”

  “看来我猜错了。”喻文州倒是泰然自若,江波涛不自觉地挠了挠头:“……可是,单说装备的话,弹药专家和机械师那两个号更差啊,连银武都没有。”

  司仪握着话筒的手有点抖:“神秘挑战者要更换的账号卡是……什么,神枪手?!”

  过度诧异以至于司仪自己都带出来了问句,但没有人在意这种小事,场馆里的议论声闹得沸沸扬扬,潘林愕然无语,李艺博努力调整了几次表情都没控制住:“神枪手?!怎、怎可能!”

  江波涛愣了半天才想起来接话:“这、这么说,他线下注册时提供的账号卡不止三张,而是四个?全枪系精通?但是为什么……”

  喻文州轻轻地笑起来:“这位神秘挑战者,为我们预备了好大一份惊喜啊。”

  他不再评论,将目光投向屏幕。台上周泽楷微微仰头望向门扇紧闭的特别选手席,眉目间微露好奇之色,黄少天搭着他的肩膀,一挑眉笑了起来:“哟,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呐,你怎么看,枪王?”

  周泽楷皱着眉纠结了一会儿,认真地说:“会……努力。”

  他又望向不远处的门扇,那位神秘挑战者现在就在门后。这所场馆原本是嘉世主场,是以特地为当年不肯露面的叶秋设下这么一处特别选手席,想不到时隔多年,竟又派上用场。

  “走了走了,管他是神枪手枪炮师机械师还是弹药专家,打了才知道。”黄少天招呼了一声,转身走向自己所在的比赛台,步伐轻快而坚定。遭遇出其不意的强大对手反而令黄少天斗意高昂,他唇边带着很淡的笑意,明亮的眼睛彷佛有光在跳动,眉梢一扬,如同利剑出鞘。

  

  比赛开始。

  双方角色载入地图,黄少天操控着夜雨声烦,小心翼翼地前进。2V2地图不大,很快他就发现了敌人。

  “等等,”他微微愣了一下,“这个人……到底是谁?”

  周泽楷没出声,默默地在队伍频道里敲了一个“?”

  “有点眼熟啊这个ID,”黄少天苦苦思索,“秋木苏……周泽楷,你有印象吗?”

  周泽楷说:“没有。”

  “那就不是职业选手,但我肯定见过,要不就是听过,”黄少天继续思考,“难不成是网游里的?”

  周泽楷没有接话,黄少天出道只比他早一年,但接触荣耀的时间要长得多,夜雨声烦是一区的老玩家了,从那段腥风血雨鱼龙混杂的岁月一路走过来。当年的荣耀网游里不乏水平高超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能成为职业选手的人,秋木苏会也是其中之一吗?

  夜雨声烦埋伏在过人高的草丛中,一边小心翼翼地跟踪神枪手寻找近身机会,一边绞尽脑汁地回忆。风过长草翻涌,远处响起脚步声,战斗法师出现在视野里。

  “卧槽!”黄少天一激动喊出了声,及时醒悟过来才控制住自己没把键盘砸了,“一叶之秋!是一叶之秋!”

  “……”周泽楷不明白黄少天为什么这么激动,他从来没听说过黄少天是孙翔粉丝啊。

  “卧槽真的是他?!”黄少天强忍着砸键盘的欲望,“秋木苏,那是一叶之秋在一区的搭档!靠靠靠这人从哪儿冒出来的……诶,周泽楷,你有没听见什么声音?”

  周泽楷侧耳仔细听了一会儿,说:“没有。”

  “唔……那大概是我听错了吧。”

  有一阵黄少天觉得好像听见隐约的喧哗声,随即自己否定了,比赛台的隔音效果非常完美,怎可能有声音传过来,再说双方尚未接触,观众就算是要骚动也得有个原因嘛。

  他收敛心神,控制着夜雨声烦借草叶的遮掩慢慢移动,把目标从秋木苏换成了一叶之秋。

  “如果真是那个秋木苏的话,这家伙可难缠得很,当年跟一叶之秋搅得一区鸡飞狗跳,除了好事什么都干。唉唉唉简直是往事不堪回首,后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跟叶秋分手了,也没去嘉世……总之我们遇上大麻烦了啊,”黄少天说得十分沧桑,语气里却带着笑,“周泽楷,你说怎么办?”

  “嗯……”周泽楷思索了一会儿,“加油。”

  黄少天笑着回答:“好。”

  剑光几乎是压着尾音亮起。

  

  神枪手出现在屏幕上时,叶修脑子里一片空白。

  导播好像知道他的心思一样,前前后后给了秋木苏一连串特写。解说在讲什么,叶修听不太清楚,死死盯着屏幕上神枪手的ID看。

  秋木苏。

  就那么简简单单三个字,不是形状相近的异体字也没加乱七八糟的火星符号,就是秋木苏。

  他觉得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也许不止一拍,呼吸不太顺畅,也可能是刚才太紧张忘记呼吸了。耳朵里什么东西嗡嗡嗡地响,简直比一百二十个黄少天加起来还要吵,吵得他完全没法思考。

  “叶修?”

  一只手搭到他的肩上。叶修愣了愣,回头看见陈果。

  嗡嗡嗡的吵闹声消失了,房间内其实很安静,空气里残留着烟雾呛人的气息,电视上特写镜头里的人物换成了潜入草丛中的剑客,双方都在玩迂回,还没交上手,转播室里特邀嘉宾们暂时没什么可解说的,玩起了预测:

  “……那么喻队长觉得哪方胜出的可能性更大?”

  “不客气地说,我认为少天这方胜算更高。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首先在装备上有优势,其次……”

  世界又恢复了正常的运转,除了他的心跳。

  叶修猛地拉开门,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他对这所场馆简直熟得不能再熟,不假思索就找到了通往前台的路,一路狂奔出现在场上。本该在后台待命的擂主乍然现身,出乎所有人意料,导播赶紧指挥给他打了一道光,观众席上发出的声音差点掀翻天花板。

  但是叶修没空去理会那些。他站在舞台的边缘,把视线投向舞台正中的全息投影。四个角色已经聚在了一起,剑客骤然发难,先声夺人,战斗法师陷入被动,两个神枪手一边缠斗一边试图支援同伴,风吹动草叶翻卷如海,枪林弹雨中剑光亮如冰雪,战矛沉如乌墨。

  叶修的目光始终只停留在一个人身上。

  秋木苏。

  那个换了一身白色长风衣的神枪手让叶修觉得有些陌生,他升到了75级,更换了新的装备,学习了高级技能,无论单打独斗还是和战斗法师的配合方式都变了许多。

  但是仔细看的时候,还是能一丝一毫地捕捉到那个人残留的痕迹。

  看重的特殊属性,偏好的装备样式,用得最顺手的连招,习惯性地向同队的战斗法师发出的信号。

  还有电子屏上显示得清清楚楚的名字。

  

  “荣耀”两个大字伴随剑光一同亮起。

  “输了啊……”江波涛遗憾地摇摇头,“孙翔还是更习惯独行,很难跟不熟的人打配合,合作意识有待培养。队长和黄少虽然风格不太合,但交手机会多,比较熟悉对方,加上全明星几次合作打团队赛的经验,这个结果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啊,接下来就是决赛了吧。”

  “决赛可以暂且放一放,左右是明天的事情了,”喻文州的目光不曾有片刻离开屏幕,“接下来,该让我们见识见识神秘挑战者的庐山真面目了。”

  

  吱呀。

  很轻微的一声响,湮没在满场欢呼中几乎难以听闻。

  特别选手席的门打开,有人走了出来。

  叶修注视着他,目光不敢有片刻稍离。对方仿佛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望了过来,尔后微微地笑了。

  那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身形清瘦,眉目秀雅,还带着一点点未褪尽的稚气。从外表看上去他大概正踩在成年的边界线上,说不定还要再往下一点,不过电子竞技高手历来出在少年,倒也不算稀奇事。

  黄少天、周泽楷和孙翔都已经从各自的比赛台出来了,司仪犹犹豫豫地握着话筒不知该不该上前,按说此时正是上台采访的好时机,可是叶修来得莫名其妙,而且这位大神对媒体的态度也是出了名的恶劣,贸然上前没准要被大神开嘲讽。

  叶修没管那么多,也没想那么多,从头到尾他只死死地盯着某个人,站在原地手足冰冷甚至不敢走过去。

  那个人沿着舞台慢慢踱到他面前,叶修张了张口想说话,对方却忽然冲他眨了眨眼睛。

  “别问,”少年笑着说,竖起手指晃了晃,“太麻烦,讲不清楚,以后再说吧。”

  叶修缓慢地、一字一顿地开口,说:“以后……”

  “对,”少年向他露出笑容,“以后。”

  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听得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司仪已经蹭到了叶修身边,迟疑着不知该从何问起,叶修看起来也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但眉目缓缓舒展开来,紧绷的表情一分分松动,终归是笑了。

  

  “沐秋。”他说。

  

  “哎呀哎呀……”苏沐秋双手笼在衣袋里,也笑了起来,“真丢脸。我听说你在幕后当擂主,原本想偷偷跑来参加比赛,打赢了你再出来,结果连决赛都没能闯进去。现在的年轻人太厉害,打不过了。”

  这人明明是在场最年轻的一个,说起话来却像个老资历,引得众人都不禁侧目。

  真正的老资历叶修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这段话有什么问题,他注视着苏沐秋年轻的面孔,笑了笑,伸手去摸烟,摸到一半记起来眼下还在公众场合,只好又缩回来。

  “确实挺厉害的……赛制如此我也没办法,奖杯是肯定不能给你的,”叶修一脸严肃地说,“给你发个安慰奖怎么样?”

  他一本正经地张开了双臂。

  苏沐秋看着叶修,叶修也看着苏沐秋,直到两个人都绷不住笑出来。

  苏沐秋说:“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他倾身靠过去,叶修把人搂过来环住,收紧手臂,用力地拥抱了他。

  

  (完)


 
评论(21)
热度(34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