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大道争锋/无CP】要文斗,不要武斗(1~12)

更新10~12,直接编辑在后面了

--------------------------------------------------

时间倒回迁羽量胜之术初起之时,历史悄悄拐了个弯儿

本来想标个贵乱向,但目前还没写到贵乱的部分……严格来说现在是岳秦绯闻向(。

其实大家都是直男,看我真诚的眼睛(⊙v⊙)

 

 

0

  却说玉霄派发动那迁羽量胜之术,又得元阳与灵门诸派来投,登时气运加身,气机上扬。浮游天宫大殿之上,溟沧派及友盟诸真人却是莫名气机缠身,挥之不去。秦掌门拂尘一摆已知端的,将此术利害之处与诸真人一一分说,殿上众人俱是陷入沉思。那渡真殿主一转念间,向前献计,言道:“最为简易之法,便是使对面之人折损几个,当能立刻阻住其势。”

  一旁秦玉却道:“此举不妥,玉霄派不难料到这一点,何况谭定仙尚有玄术在手。”这位真人稍作沉吟,将秀眉一扬,道:“此术重势,双方人数多寡固有影响,但胜负之手却在人心。若能令天下人心向我,则不战自胜,倒可免去这一场兵戈祸害。”

  秦掌门颔首道:“师妹所言极是。只是玉霄既掌此术,想必早有准备,此刻互联网上,必已被玉霄弟子占尽先手。”

  张衍:“……等等?什么?!”

  殿上诸真人皆将目光投来,霍轩好意解围道:“渡真殿主一心向道,勤修不辍,想来是上网不多,不了解个中情况。”

  张衍:“我不确定有没有听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濮玄升讶然道:“张殿主莫非从不上网,竟不知互联网为何物?”

  齐云天见其神色不似作伪,笑道:“渡真殿主入道五百载便成就洞天之位,我原道是道心坚定,不受网络诱惑,不想竟有这般情由。好教张师弟得知,这互联网乃是万载之前,我溟沧与少清、玉霄三派祖师闲来无事,以浊气为基,清气为引,在九洲上空织就一张无形大网,举凡天下修道之人,只消一道灵机上扬,便可通过此网互联互接,故而以‘互联网’为名。因网上留言天下可见四海皆通,又能藏匿身份气机,常有人于其上讲些异闻轶事,是以许多人闲暇时便联通网络,以此打发时光。”

  孟真人摇头道:“何止,多少小辈贪图趣味,成日里只知上网看热闹,平白荒疏了自家修为。想来三派祖师当日炼制此网,恐不止是作传讯之用,亦有考验后辈道心之意。渡真殿主不知此物,亦可算是躲过一劫。”

  张衍:“………………”

  张衍:“我是不是又穿了?”

  

  

1

  张衍双目阖合,趺坐于玉榻之上,镇定心神,待灵台一片空明澄澈,便将灵机分出一缕,遥指九天。不多时灵机一滞,似是触及有形之物,接着眼前一亮,一个风格略显古早的BBS页面呈现眼前。

  【置顶】来了就好好守规矩,不服剑下见真章[2][3][4]...[11210]

  【公告】溟沧派掘动地根,谋夺地气,倒行逆施,天下共诛![2][3][4]

  【闲聊】溟沧派到底怎么想的,搞坏了地气大家都得完蛋

  【八卦】少清跟溟沧到底什么关系,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居然还帮着他们[2][3]

  【闲聊】玄门三大户也就玉霄最良心了

  【闲聊】溟沧自找死路少清紧随其后,以后玄门就靠玉霄一家撑着了

  【树洞】我是溟沧门下,不明白掌门为什么要这么做,万载基业毁于一旦

  【八卦】灵门居然投了玉霄?谁来告诉我这么爱你为什么[2][3]

  【求助】家在溟沧附近恐成战场,求两名元婴以上道友帮忙搬家,重酬

  【闲聊】溟沧真·出手不凡,我灵门的反派之位眼看保不住了……

  【树洞】少清到底想干啥!

  【八卦】值此溟沧玉霄翻脸之际,来聊聊两家联过的姻吧[2]

  【闲聊】还真观天天喊除魔卫道,这回可好,怎么不把自己除了

  【八卦】隔壁贴有感,少清和溟沧联过姻吗[2][3][4][5][6][7][8][9]

  【学术】地气相关科普,还在给溟沧洗白的是不要脸还是不要脸还是不要脸?

  【闲聊】玉霄的周真人和周真人和周真人都好帅,刚刚从我洞府门口飞过去了

  【闲聊】数一数那些为虎作伥的门派,听说还有其他洲过来的?

  …………

  ……

  如果不是我穿了,就一定是祖师爷穿了。

  张衍面无表情地睁开眼,后知后觉地想起祖师爷确实是天外来客。

  不过从论坛页面的复古风格看,想来祖师爷21世纪初期就穿了。

  

  

2

  搞清楚状况后张衍迅速恢复了镇定。此刻正是要紧关头,玉霄派有备而来,占领了舆论高地,网络上触目所及尽是玉霄一方的发言。秦掌门虽已及时将溟沧渡去天外的计划通传天下,但是溟沧一方人数本就有所不及,重要援军少清又是向来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口水仗却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对方。

  眼见网络舆论被玉霄把持,秦掌门四顾:“诸位真人可有良策?”

  张衍踏前一步:“贫道有一门神通,可解此难。”

  殿上众人均是精神一振,秦掌门问道:“是何神通?”

  张衍:“披马甲。”

  

  

3

  天下修道之人平日里上网,乃是分出一缕灵机接通互联网,那么只消多分几缕灵机出来,分别联网,修士俱有一心多用之能,一而化十,十而化百,登时便可挽回人数劣势。

  此事说穿了极其容易,只是互联网延续万年,尚无人起过类似念头。此时一经张衍点明,诸真人登时明晓。孙真人修炼那《澜云密册》,最擅灵机变化,当即将衣袖一挥,万道灵机纷沓而起,网络上情势立即一变。

  其余真人见此计可行,纷纷效仿。只秦掌门端坐不动,将张衍叫到身前,道:“此法虽有效,却非根本解决之道,如今众真人齐力施为,暂且压住网上风向,但要使人心向我,尚有不少水磨功夫要做。”

  张衍适才联网,已将近千年内的帖子大略扫完,心中早有计较:“我溟沧欲取地气渡去天外之事,掌门已公告天下,事无可改,然观感可变,端看如何引导。方才我仔细思量过,若要粉饰,无非从两处着手,一为果,二为因。”

  秦掌门见他神完气足淡然自若,含笑问道:“渡真殿主可是已有定计?”

  张衍略一颔首,道:“依我之见,天下修士虽以男性居多,但网上胜负,却在坤道。”

  秦掌门道:“愿闻其详。”

  “据调查结果显示……不,”张衍顿了一下,“网上留言虽然能隐匿身份气机,但观其言辞亦可分辨一二,男修发言多无长性,坤道人数居劣,留言数却远胜之,且更容易为感情所动。今回我溟沧与玉霄之战,胜负既在人心,当以情动之,从坤道喜好下手,必要时不妨示之以弱,博取同情。”

  秦掌门赞道:“渡真殿主今日方知互联网所在,短短半日间便将网上形势看得如此透彻,实属难得。”

  张衍心说哪里哪里我沉浸此道亦有数十年,面上道了声不敢,仍是一派淡然:“我观网上诸贴,各有归类,共分置顶、公告、闲聊、八卦、求助、树洞、学术七项,前二者千年间不过一二,可忽略不计,余下五项中,以闲聊发帖数最多,然而,”他话锋一转,声若金石,掷地有声,“举凡翻页之贴,无一例外,尽是八卦!”

  

  

4

  秦掌门对张衍的分析十分满意,嘱他放手去做,又问是否需要师门支持,张衍道:“却有三件事情,望掌门允准。”

  秦掌门道:“但说无妨。”

  “第一件,请掌门戒网十日。”

  秦掌门微觉讶异,见他并不解释,遂微微一笑:“这有何难。”

  “第二件,望掌门去信少清,请岳掌门亦戒网十日。”

  “此亦不难。”

  “第三件,”张衍沉声道,“请掌门准我便宜行事。”

  秦掌门绝无迟疑:“渡真殿主尽可放手施为。”

  张衍含笑稽首:“必不负掌门所托。”

  

  

5

  重新连上网,古早风格的BBS页面呈现眼前,张衍一时感慨万千。

  想他自从穿越至这方世界,不烧玻璃不制盐,全副心神投在修炼上,勤恳奋发,一心向道,与本界土著全无二致。不想千年倏忽,及至人劫,竟要在此时一展穿越者本色。

  此方世界的互联网是直接投影入神识,页面左下方有一枚可移动的光标,张衍神念一动,那光标迅若流星,飞快移至页面顶端的【发表新帖】选项,点了下去。

  

  

6

  还真观,宝阳大化洞天。

  人劫既开,庞真人原以为将有一场恶战,不想玉霄动用迁羽量胜之术,将对决转去了互联网上,是以现下庞真人亦是分出灵机,投身网中,与玉霄对辩。她方才在一个指责还真观与溟沧派同流合污不顾天下人死活的帖子中战过一场,稍作歇息,回归首页,却是轻咦一声,只见首页上有一新帖,眼见开贴未久,却已翻出去三四页。

  【八卦】少清秘史——八一八溟沧派放着九洲不要渡往天外的真正原因[2][3][4]

  庞芸襄不觉一笑,心道这不知是哪里来的妄人,颠三倒四,既是讲溟沧之事,缘何又标上少清秘史。

  她心下起了好奇之念,便点开一看,却是出乎意料之外。这互联网上万年来不乏八卦贴,但往日旧帖多是贴主随口讲述,与平日言谈无异,此贴却是自成一家,秘闻叙事之外,更有许多风物描写,文采斐然,引人入胜。庞真人虽是受贴名吸引而进,心下早认定了贴主必是个不着四六无知妄为的狂徒,不料内中竟是一篇新奇有趣的佳文,她心中尚且惦记着与玉霄战局未定,却仍是忍不住一口气将整篇八卦读完。

  此贴的主人公乃是现今少清掌门岳轩霄,贴中所叙是他年少之时外出游历之事,其中有些事天下皆知,有些却是名声不彰,连庞芸襄这等洞天真人亦是首次得闻。贴主深谙人心之向,一篇文悬念迭起,百折千回,危急时千钧一发,解忧处海阔天空,读来不禁心潮澎湃。

  洞天真人观看留言速度何等之快,转眼一篇长帖堪堪读完,庞真人意犹未尽。贴末讲至岳轩霄已游遍东胜洲陆,正向风陵海去,其时其人方才凝丹,却以天纵之才,屡胜强敌,排忧解难,端的是意气风发,这一日行至霜枫岛上,听闻附近有一处蝉宫花会,一时意动,前往赏花,花会之上却有宵小滋事,自然被岳轩霄随手化解,只一人伏下手段逃脱,岳轩霄一路追至百花深处,却见水光一闪,脱逃者随风成灰,石径末处,花树下一人负手而立,意态风流。

  时年四月,蝉宫花会,岳轩霄初遇秦墨白。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7

  庞真人但觉心中一动,默默地捂住了心口。

  贴后留言不乏悟性不足的低辈弟子,留言骂贴主莫名其妙岳轩霄出外游历与溟沧别渡何干,然而洞天真人冰雪聪明一点就透,自不会如小辈们不明所以只知追问。

  怪道溟沧从不担忧,笃定少清必会站在己方。

  庞真人捂着心口,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8

  婴春秋捂着心口,心想我当初怎么就入了少清呢。

  玄门也好魔宗也罢,谁家不是师父威严徒儿孝顺,再看看自家,拜师父师父不成话,收徒弟徒弟不像样。

  先前溟沧秦墨白传书过来,岳轩霄接了信说要闭关十日,挥一挥衣袖就不见了人影。婴春秋辛辛苦苦收束弟子,勒令不得随意出战,好容易将一堆想杀上玉霄的好战分子劝回去,刚连上网想看看战况,一眼就瞧见了那篇已翻出去十几页的少清秘史。

  此贴与以往八卦旧帖殊异,婴春秋微一沉吟,只觉此贴不似修士风格,倒与凡人喜看的话本小说有几分相似,但他亦只是当年出山游历时见过一二,于此道并无研究,是以此念只一带而过,专心致志地看了下去。贴主主楼所写岳轩霄游历之事,其中颇有几件做得隐秘,不知其从何处听来。婴春秋眉头微蹙,心下狐疑。

  至于篇末岳秦二人相识之事,他却没放在心上,一路往后看各方留言,讥诮有之叱骂有之神往有之赞叹有之,翻过数页,忽见一长篇文字,竟是贴主再度现身。

  这一篇写的是岳轩霄与秦墨白一见如故,把臂同游,又有许多传奇故事。适时秦墨白尚是玄光修为,出山门正是为寻凝丹之药,岳轩霄便陪他踏遍九洲,历经风雨,不觉情意暗生。

  

  

9

  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阵冰凉。

  饶是洞天真人道心宁定,婴春秋也差点没砸了清鸿宫。

  他闭上眼又睁开再闭上,意动处剑丸飞起将那一缕联网的灵机斩断,复又分出一缕新的灵机去联网,将那一篇文字看了又看。

  确切无疑,贴主就是这么写的。岳轩霄与秦墨白风雨同游,早生情丝,及至某次遇险秦墨白重伤,岳轩霄情急之下方明白自己的心意,然而自古乾坤相济阴阳合和,这番情意无疑有悖天道,岳轩霄无法对秦墨白道明,亦不能挥剑斩却,更因此使心剑蒙尘,迟迟不能斩破壳关。他身为少清弟子,未来掌门,世间不平事尽可一剑斩之,唯有一缕情丝,竟使英雄无路。

  贴主描写入微,惆怅处千回百转,这一段文章后留言风向一变,虽仍有少数讥嘲辱骂之语,但更多的是大段大段抒发感情表达对岳掌门痴心不易的同情与理解。婴春秋甚至感到身上气机一松,显是那迁羽量胜之术重判双方形势,溟沧一方稍稍挽回劣势,但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婴长老断开网络连接,喃喃道:“难怪,难怪。”

  冉秀书本在师父身畔服侍,闻言问道:“难怪什么?”他只喜斗剑,却不耐烦与人打口水战,因而未曾联网,不知其事。

  婴春秋叹道:“当初溟沧提出此事,我便觉其中尚有可商榷处,掌门师尊却是毫不犹豫应下,自始至终毫无动摇。唉,我早该想到,若非……若非……师尊如此坚定,不惜与天下人为敌,难不成是为了好玩么?”

  冉秀书一愣:“哎?不是为了好玩吗?”

  “……”

  

  

10

  元阳派,霁月宫中。

  薄纱帐中百余名舞姬身姿妙曼,轻吟低唱,一派旖旎风光。席间人却更无半分心思去理会她们,尽皆蹙眉不语。

  因元阳派加入较晚,掌门屈如意又与玉霄商议了许多条款方将相关事由告知门中,因而巫真人得知双方在互联网中争战之时,那个以少清秘史为题的帖子已足足翻了九十三页。

  眼见玉霄派早早发出的讨伐溟沧的公告至今堪堪五页,两厢对比,以关注度而言少清溟沧压倒性胜出,玉霄一方的众位真人感觉身上气机都重了几分。巫真人忧心忡忡地点开帖子,想看看是什么内容能吸引这许多留言。

  此时贴主早更至第三章。那秦墨白业已寻得外药凝丹成功,岳轩霄却为情所累,迟迟未破壳关,九年修为无寸进,秦墨白纵不知他真正心思,也猜到其中必有缘由,几次旁敲侧击,俱被岳轩霄遮掩过去。岳轩霄原是不肯拖累于他,秦墨白却以为他着意回避,两人反而生分起来,但因旧日情谊深厚,秦墨白又不愿就此离去,几番纠缠试探,两人仍旧同行,只是落在旁人眼里却是冷淡了许多。正是:寻道天不老,人间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巫真人自幼修道,看惯了蚀文典册,从未读过这般新鲜奇巧的故事,一时间沉浸如痴,一颗心随着贴中情节起伏。她秉性温和,明知岳秦二人此刻均为敌手,但眼见他二人明明情深意重却处处误会,仍不自禁地为其难过。

  她掩卷惆怅了一会儿,再往后读时心中悚然一惊,那贴主笔锋一转,竟添了一名坤道与二人同行。此女却是个无名之辈,乃是东胜洲一家小派弟子,因宗门有难外出求援,偶然得遇岳轩霄与秦墨白,力邀二人至宗门小住,自然免不了排忧解难之事。而岳秦二人因此一事,在其门中住了足足一年有余,对该女多有照拂。那女修青春妙龄,日常相处时明显对岳轩霄流露出倾慕之意,岳轩霄正值苦闷之际,对其竟隐有软化之态。及至宗门事了,岳秦二人告辞离去前夜,那女修居然鼓足勇气,私下约见岳轩霄,吐露思慕之情。

  巫真人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元阳派多的是双修道侣,阴阳合和天经地义,巫真人明知少清溟沧已是元阳之敌,男子相恋更是违背天道伦常,然而眼见贴主写到那女子当面表白,岳轩霄亦有松动之意,却无端生出几分失落,既盼他就此回头,又怜他深情不易。她定了定神,回想一遍千余年来岳轩霄相关传闻,确认从未听过那坤道名号,这才敢继续读下去。

  那女修选定良辰美景,精心妆扮,一诉衷情。岳轩霄心下不无犹豫,好一番挣扎,终究是凝定道心,宁折不移,回绝了对方,只说自己已然心有所属。女子含泪离去,岳轩霄察觉庭下有人窥探,原来秦墨白亦在此间。他行迹败露,却不慌张,只含笑问道:“不知岳道兄心属何人?”

  是时庭下月光如霜雪,岳轩霄决心既下,再无踌躇。他深陷情网十载,剑丸蒙尘,此刻拨云见月,尘垢尽去,剑光清朗如月色。岳轩霄但觉道心澄澈,灵台一片空明,坦然道:“眼前人。”

  

  

11

  巫真人断开灵机,喟然叹道:“不想少清、溟沧竟有这样一段往事……岳掌门亦是情深之人。”

  武真人眉头一皱,面露不悦:“师妹怎的说出这等话,溟沧狂妄霸道,窃取地气,乃是天下公敌,少清为虎作伥,岳轩霄……哼,”他冷哼一声,满是厌恶之意,“自来阴阳合和,方是正理,此人自甘下贱,岂能为玄门领袖?”

  巫真人秀眉微蹙,道:“师兄何必说得如此难听,情到深处不能自已亦是常事,少清溟沧虽属敌对,也不必这般苛责。”

  闻真人美目流转,含笑劝道:“罢了罢了,武师弟说的没错,阴阳合和乃是天道正理,巫师妹说的也有道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岂是人力所能限?总归少清溟沧已是敌人,我们这里闲谈几句无妨,只是不可误了正事,说到底,岳轩霄与秦墨白能不能成就道侣,与我们又有什么干系呢?”

  巫真人幽幽一叹,低声吟道:“一向年光有限身,梦云归去不留痕。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

  武真人愈发不悦,却不愿为此和道侣争吵,当下袍袖一挥,忿忿离席。闻真人向他背影望了一眼,回过首来,摇头笑道:“巫师妹,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

  巫真人歉然道:“搅了师姐的歌筵,小妹着实过意不去。”

  闻真人嫣然道:“好一个不如怜取眼前人,可是巫师妹,别人的眼前人自有别人怜取,你着什么急呢?咱们哪,还是各自怜取眼前人罢。”

  巫真人裣衽一拜,道:“师姐说的是,是我心下急躁了。只是那贴主偏偏停在如此紧要关头没了下文,教人好生心焦。”她神念一动已扫过文后几十页留言,只余极少数玉霄弟子尚在努力攻击少清溟沧,全然淹没在广大人民群众催促贴主更新的呼声里,那贴主却突然失了消息,迟迟不见踪迹。巫真人蹙眉道:“此刻外间大乱,莫不是与人斗法去了?”

  闻真人噗嗤一笑,“巫师妹何必如此,那贴主讲不讲又有什么当紧的?”她唇角一撇,“秦墨白作何回应,只看当今天下形势,难道还有不明白的?”

  

  

12

  孟真人思忖再三,还是敲响了张衍的门。

  他先道了句叨扰,谨慎地询问是否打搅了张衍安排,一番寒暄后终于道出来意:“敢问渡真殿主,互联网上那个少清秘史的帖子……”

  张衍答得爽快:“正是贫道所发。”

  “……”孟真人艰难地问,“未知贴中所述……这个……渡真殿主却是、却是从何处得闻?”

  张衍更爽快地说:“编的。”

  “……”孟真人一时不知自己应该目瞪口呆还是如释重负。

  张衍刚写完更新就迎来访客,此刻正好利用他纠结的时间迅速连上网检阅了一下战况,事实证明这一套果然行之有效,网络首页几近停滞,原先层出不穷的战帖几乎无人关心,唯有少清秘史一贴飞快地翻了一页又一页。此方地界的修士们一心向道,娱乐生活贫瘠不堪,除了赏赏歌舞打打架也就剩上网八八卦了。那些个过往的八卦贴张衍尽皆扫过一遍,文体千篇一律姑且不论,叙述时多半连最基本的起承转合也做不到,是以渡真殿主开动穿越者金手指,凭借丰富的文艺理论知识与网络文学阅读经验,一文既出,登时扫平整个互联网。

  孟真人终于纠结完了,问道:“渡真殿主如此作为,不知……师尊可曾知晓?”

  张衍颔首道:“掌门许我便宜行事。”

  孟真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既是秦掌门允准,想必自有用意。他心事既去,面上便带了笑容,称赞道:“渡真殿主当真好手段,玉霄祭出那迁羽量胜之术,原已占据上风,此番却是靠殿主一人力挽狂澜。”

  张衍道:“不敢当。”见孟真人眉目间仍有犹疑之色,问道:“孟真人可是有什么见教?”

  孟真人连忙道:“岂敢。只是渡真殿主手段神妙,令我辈琢磨不透,故而想请殿主指教。”

  张衍道:“真人但说无妨。”

  孟真人知晓时间紧迫,也不与他客套,开门见山地问出了许多网友心中的疑问:“渡真殿主发帖之时,为何取了这样一个标题?我观贴下留言,多有疑惑,此贴若是少清秘史,与我溟沧渡往天外之事有何干系?若是细讲溟沧秘事,为何又叫少清秘史?”

  张衍笑道:“此乃小技,博人眼球耳。适时两方鏖战,首页战帖纷涌,若不起个醒目些的标题,过不多时便沉下去了。世人皆有好奇之心,正如真人所言,见贴名者多有此一问,既生疑惑,点击观看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且我观历代八卦贴,以少清最受欢迎,溟沧取地气又正是当下众修士最关注之事,以此二者为题,可最大程度吸引网友。”

  孟真人略一颔首,赞道:“原来如此,我上网千载,今日方知原来一介标题亦有这许多学问。渡真殿主联网未及一日,便有如此见地,当真不凡。殿主这番用心,难怪帖子甫一发出便连翻四页。”

  张衍摇头:“不然,那是贫道以披马甲之术,分身万千,自家顶起的。”

  孟真人一怔:“这却是为何?”

  张衍哂道:“世人皆有从众之心,修道人亦不能免。此贴标题固然起得用心,然并非万全之策,为稳妥计,前四页一多半留言尽是出自我手。互联网上一页千贴,自来翻页艰难,若是某一贴倏忽之间连翻数页,他人见之,必道其中定有莫大吸引力,方能令这许多网友留言。是以我先以披马甲之术铺垫四页,尔后自然有大批人马进驻。”

  孟真人听得心悦诚服,赞叹几句,又道:“渡真殿主既是奉掌门之命,贫道原不该有此一问,只是……只是,殿主编造师尊与……与岳掌门故事,于当今情形究竟有何用处?”

  张衍听他语声艰难,言辞闪烁,想了一想,觉得当面跟人讨论自家掌门师尊是否跟某个男人有一腿确实是件很耻的事,于是温言解释道:“我曾与掌门言,网上胜负,坤道决之。女子最易心软,与其一味强硬,不若示之以弱,以情动之。前人有言,‘爱情是文学创作永恒的主题’,又有言‘文似看山不喜平’,归根结底,最吸引读者的是历经磨难的爱情。贫道开贴之初,本是欲择一坤道与两位掌门相恋,但细细想来,少清、溟沧为天下玄门之首,以岳、秦两位掌门的地位修为,谁堪为阻?唯天道耳。故而有此一文。贴中所编,不过是为了博取人心,孟真人既知此事非真,又何必介怀。”

  孟真人叹道:“可眼下局面虽然缓和,但只是略解我方劣势,要扳倒玉霄,恐是力不能及。”

  张衍一笑,道:“不妨。迁羽量胜术下,我等要做的,无非是使世人喜溟沧而厌玉霄。贫道这篇八卦贴方才更至第三章,先前所述,尽是岳掌门自家心理活动变化,此谓之‘主观因素’,用以激起女子同情怜爱之心。行文至此,岳掌门已然勘破心关,接下来便当引入外力阻碍,是所谓‘客观因素’。”

  孟真人若有所悟:“渡真殿主是要玉霄派来做拆散……来做这个恶人?”

  张衍道:“正是。其实古往今来,这等故事中大凡外力介入,无疑是家族与师门更为合适,但我等目的非在两位掌门一身,而是溟沧少清两派,若走那等路线,一来落了俗套,二来于两家宗门并不讨好。改为玉霄派插手,不但为我方加同情分,还能增加读者对玉霄的厌恶感,可谓一石二鸟。”

  孟真人沉吟道:“但是渡真殿主所撰……毕竟有违天道伦常,玉霄出手干预亦是顺理成章,只怕反倒令其占去了大义名分。”

  张衍笑道:“孟真人尽可放心,此事我早有计较。既然目的在于令读者厌弃玉霄,则其出手干预只能是大义为名,私情为实。”

  孟真人好奇心起,道:“愿闻其详。”

  “说穿了不值一提,”张衍洒脱一笑,“只消请岳掌门效古人行一次英雄救美之事,假托那玉霄派周阳廷遭逢危难,为岳掌门所救,自此倾心,却因秦掌门故遭拒,因爱成恨,故而挑动玉霄与溟沧、少清两派为敌,尤其百般为难我溟沧,妄图陷秦掌门于万劫不复之地。如此一来,玉霄明里为酬公义,实际为泄私恨,两厢对比,更显其恶。”

  他语声朗朗,在孟真人听来却如万道紫霄神雷隆隆轰下,几乎听不明白语意。孟真人定了定神:“就是说,那灵崖上人……也……?”

  张衍:“不错。”

  孟真人:“…………可是这和我溟沧渡去天外究竟有何干系?”

  张衍含笑道:“孟真人只管跟帖慢看,稍后自有分晓。此间耽搁略久,想必跟帖读者已吊足了胃口,贫道也该去写更新了。”

  这便是有了逐客之意。孟真人恍恍惚惚站起来,向外走了两步,觉得不合适,又回过身来问道:“此番溟沧渡往天外,乃是我门中千年大计,却有劳渡真殿主一肩担起,贫道着实过意不去。不知我等能做些什么,好为殿主与掌门师尊分忧?”

  张衍略一沉吟,道:“确有一事要劳烦孟真人。”

  孟真人道:“渡真殿主但讲无妨。”

  张衍道:“只周阳廷一人,常驻角色未免过少,我有心再引数人入文,劳烦孟真人代我向吕真人打个招呼。”

  孟真人:“……?!”


——TBC——



 
评论(12)
热度(10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