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轮回三部曲/郭莫】尽欢

群作业,题目:趁熄灭前

原作是个略冷门的小说,作者tinadannis……容我给大家卖一卖安利!这作男主和基友简直真爱!基友出场有点晚,大概到文章进行三分之一了才露脸,但是一出来就是各种虐狗,在妹子们面前理直气壮地宣告所有权,不正经的时候打情骂俏,正经的时候各种深情,简直没眼看……来吃一吃我安利呀!


以下正文

【轮回三部曲/郭莫】尽欢


  既已决定改道而行,莫陵毫不犹豫地扔掉了先前费心计划的路线图,果断放弃崎岖艰险餐风露宿的山路,恢复了灵霄派掌门养尊处优挥金如土的作风,经过距离和星级两方面的考虑后选定了一家勉强可以入他老人家眼的酒店,甩下一张卡包了豪华温泉套房,并顺手购买了除特殊服务之外酒店现有的所有套餐。

  郭明义单是看着就觉得肉疼,摸着自己空空的口袋问:“有必要吗?”

  “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掌门潇洒地刷卡签字,“要做就做全套。”

  没当过掌门的郭明义站在旁边瞥了一眼价格表,默认了自己吃软饭的身份。莫陵是个只管付钱的甩手掌柜,这些天在山区吃够了苦头早已不耐,一进门就甩了鞋子直奔温泉浴池,郭明义认命地做起了苦力,在套房中走了一圈布置好符诏阵法,又将随身行李简单归置,这才换了衣服去泡温泉。

  出于安全考虑,莫陵订房间时放弃了室外半露天的大浴场,将就着挑了带室内温泉的套房。虽说是室内,占地面积可也不小,郭明义腹诽着某人的烧钱行为,拨开水雾,贴着池沿走了几步,才看见莫陵。但见他窝在角落里,手指绞着一缕发丝,怔怔地盯着出神,他身边原有个盛放清酒器具的木托盘,晃晃悠悠随水飘出去一米多远,莫陵也不知想些什么,竟似丝毫未觉。

  郭明义翻入池中,顺手拖过托盘,拎起酒盏一饮而尽。这些天翻山越岭,颇耗体力,只是他二人心中焦虑时刻提防,精神上压力山大,旅途困顿反而无所觉了。至此刻泡着温泉喝着酒,那股疲惫劲儿方才翻上来,一时间懒洋洋的连手指也不想动一下,象征性地把托盘往莫陵那边拨了拨,问:“你又想什么呢?”

  莫陵眼睛也不抬一下:“头发。”他自幼拜入道门,早习惯了蓄发,直到要进南科大读书才剪了短发,中间好一通忙乱,后来山居养伤,大半年时光过去,头发又留了起来,只是离扎道髻还差着些长度,散着又嫌碍事,极是麻烦。

  郭明义大致明白他的想法,却不能理解他为何纠结于这么点小事,摇头道:“什么有的没的,你要是闲得慌就想想怎么上天山,过了今天还有没有命都不知道,管什么头发。”

  莫陵听了也不生气,抬起眼来看他,笑吟吟地道:“怎么能没有命呢,我还要留着性命让你实现当年娶我的誓言呢。”

  “你能不能少立几个FLAG?”郭明义作势要揍他,一抬手撩起一蓬水,莫陵气定神闲地躲过了,凑到他身边笑道:“啊呀,可是明义哥哥说过的话总要算数呀,不然这样,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你今天就兑现旧约,你我洞房花烛,也免得来日丢了性命到地狱……”

  后面的话尽数被堵了回去。

  郭明义握着莫陵的肩将人抵在池沿吻了下去,他动作太快,莫陵甚至没来得及生出抵抗之念,直至被叩开了牙关才本能地抬手想推拒,却被一把扣住了脉门,登时浑身酸软。他二人自幼相处,素来言笑不拘,嫁娶之言也不知说过多少次,肌肤相亲却还是头一回,莫陵一时间竟是懵住了,温泉中白雾濛濛,只余水浪翻覆之声。

  许久郭明义才松了手,稍稍后退拉开距离,浑若无事道:“好。”

  莫陵瞪他,只是一双眼里水波潋滟,委实谈不上有什么杀伤力。他倚着池沿喘息良久,面颊因过高的水温染上些许绯红,半晌方道:“……那镜片呢?”

  郭明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当我被魔物附体了?”

  莫陵眨了眨眼睛,可怜兮兮道:“人家只是想图个安心……”两人离得太近,他一开口吐息几乎扑在郭明义面上,郭明义纵是原本有意去取镜片,到此时也打消了主意,贴着莫陵低声笑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莫陵想了想,道:“不是最好,是的话……”他骤然直起身,在郭明义唇边飞快地蹭了一下,斩钉截铁道:“先占够便宜再说!”

  郭明义岂能容他这般猖狂,当即反击回去,两人闹成一团,许久才平息下来。莫陵仍倚着池沿,半闭着眼,拖长了尾音道:“郭明义,郭师兄,郭大侠……”

  郭明义受不了他那个百转千回的语气,打断道:“干嘛?”

  莫陵睁了眼,悠悠笑道:“你也知道,我灵霄派没那么多规矩,从来不禁嫁娶之事,可你郭大侠是佛门弟子,若是我累你破了色戒,可怎么办才好。”

  郭明义俯在他颈间磨蹭了半晌,正是血气方刚年纪,温香软玉在怀,哪里把持得住,抬手揽着莫陵,另一只手便向水下探去,道:“心动已是破戒,你现在才说,未免太迟了。”

  莫陵刚要回击,开口先是一声呻吟,忙自压了下去,恨恨地瞪了郭明义一眼,许久方喘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他口中念着禅语,眉梢眼角却是处处含情,勾起双腿缠上了身前人的腰,屈着膝盖顺水流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郭明义低头亲了亲他的眼睛,索性将人抱起,笑道:“你自己说的,要做就做全套。”

  

  

  蜡烛燃到尽头,嗤地一声轻响,爆出一团火花,熄灭了。

  郭明义注视着它走完最后一程,心中一片平和。

  他抱着莫陵回卧室时瞥见餐厅烛台上尚有半支残烛,既说是洞房花烛夜,便取来点着了。那支红烛想是酒店为烛光晚餐备下的,添了许多香薰精油之类的物质,燃起后芳香幽幽,极为耐烧。即便如此,也终究是烧尽了。

  莫陵睡着了,郭明义听着他清而漫长的呼吸声,微微笑了笑。有一缕月光从窗帘缝隙里闯进来,落在莫陵枕畔,郭明义便借着月光细细端详。年来风波迭起,恶战连场,魔劫大开,光明与黑暗之争愈演愈烈,与人斗与魔斗更要与己心斗,郭明义从种种斗争中得到了一些,失去了更多,实在是累得很了。

  好在还有莫陵。

  抱着他、吻着他的时候,彷佛整个世界都自觉地退开了。两个人陷在柔软的床榻里,郭明义亲吻着莫陵眼角的泪痕,不管不顾地冲进他身体,那时候充斥于郭明义心中的,既不是纯粹的光明,也未曾掺杂黑暗,而是满满的欢喜。那份喜欢牢牢地占据了他心里每一个空隙,将强大的黑暗与更加强大的光明统统封锁在外,只余全心全意的欢愉。

  “莫陵。”他忽然开口,唤枕边人的名字。

  “……嗯?”莫陵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纠结着不肯从梦中醒来,“怎么……”

  郭明义却不管他,径直道:“你还记不记得,咱们还在南科大那会儿,那天在古籍修复室,我跟你说了什么?”

  “嗯……”莫陵仍旧不肯睁眼睛,“一般来说,这种问题应该由我来提吧……哪天你负心薄幸了,我伤心欲绝问你记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郭明义执拗地问:“你还记不记得?”

  眼见觉是睡不成了,莫陵抱怨了一声,彻底清醒过来。他侧了侧头,让枕上那片月光落进眼睛里,对郭明义笑了一笑。

  “记得啊,”他笑着说,“你说你会一直在我身边,永远都在。”

  

  ——END——

  

 

 
评论(6)
热度(24)
  1. 没三大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主题:趁熄灭前 作者:江夜 字数:2K4 题材:轮回三部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