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一步之遥(上)

今天為黄周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一步之遙②那時候還太年輕③放不開的手

跑去玩互动命题觉得挺有趣的……写论文太痛苦了让我摸个鱼>_<


【黄周】一步之遥


  上

  黄少天从初中开始打荣耀,是一区的老玩家,自网游里一路腥风血雨闯荡过来。可惜了职业联赛刚起步那几年,为安抚广大人民群众对“打游戏”的不满而设置了年龄限制,坚决不肯接纳未成年人成为职业选手。黄少天被这道门槛挡在训练营里闷了三年,眼巴巴盼到十八岁,生日当天没设宴,直接跑去参加蓝雨的新闻发布会,战队发给他一张职业选手资格证作为成人礼物,一个月后就兴致勃勃地踏上了征程。

  当然,在那些写满了“剑圣的传说由此开始”之类的狗血词句的传闻八卦里,从来不会有哪个家伙不知趣地描述岁数不够的那三年里少年黄少天有多郁闷,剑圣的仰慕者们更喜欢的说法是韬光养晦三载磨剑,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黄少天也确实担当得起这样的评价,他像一柄横空出世的利剑,锋锐而明亮,披荆斩棘,无所畏惧,即使放在群星辈出的黄金一代里也无人能夺其光芒。初入联盟时的黄少天仍还是少年,能力心性自然比不得后来经岁月风雨敲打锻炼才铸就的青年剑圣,他输过不该输的比赛,撞过新秀墙,误入过记者的文字圈套,闯过大大小小数也数不清的祸事,然而那些晦暗浑浊的过错都被坚定地甩在了身后,丝毫无法损毁宝剑的锋芒。第四赛季蓝雨在季后赛中的表现不算太好,但荣耀玩家私下的讨论中,第一剑客的称号已经越来越多地落在蓝雨少年剑客的头上。

  这个时期的黄少天是带三分骄气的,少年成名,意气风发,许许多多的人在谈论他,荣耀有那么多玩家,每一个都知道他的名字,所有人都言之凿凿地肯定他,预言他的未来将是多么地辉煌,多么地不可限量。

  然后第五赛季开始了,他遇到了周泽楷。

  初见说起来没有半分出奇,就是常规赛轮到蓝雨对轮回,开场前两队选手依次握手。黄少天当时已经接过了副队的担子,排在第二个,周泽楷是本赛季才出道的新人,站在轮回队尾最不起眼的位置,但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他。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情,长得好看的人总是容易吸引更多眼球,虽然黄少天一直不太情愿承认自己属性里有颜控这一项。

  周泽楷比黄少天小了几个月,那时才刚成年不久,又是规规矩矩走训练营上来的,不像黄少天年纪轻轻就在网游里摸爬滚打练就一身刀枪不入,浑身上下都尚且未脱稚气,轮廓透着少年人独有的柔软。他穿了一件黑色长风衣,不是后来为配合商业宣传刻意仿照一枪穿云的穿着,而是因为十月份微凉的天气。风衣衣摆一直拖到过膝,衬出少年人修长的身形,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队尾,微微低着头,没有普通新人要面对战斗时的紧张与无措,也看不出半点兴奋,彷佛即将到来的那场战斗与他全然无关。

  黄少天跟轮回的老选手们早混得熟了,几个本赛季出道的新人却是只知道名字,跟真人对不上号,照顺序挨个问过好,轮到周泽楷的时候黄少天握着他的手好奇地问:“你也是新出道的?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抬起眼睛,黄少天注意到他瞳孔颜色很浅,发丝却深如墨染。周泽楷并未立即回答,停顿了片刻,才道:“周泽楷。”

  “哦哦?原来你就是接替张益玮上来的那个神枪手,看不出来嘛……进队就是主力感觉怎么样啊,能接张益玮的班想必你挺厉害的吧,一会儿让我见识见识。”

  握在手里的手指修长,指尖柔软。黄少天对周泽楷的第一印象颇为不错,加上话痨本性发作,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周泽楷却没有像其他选手一般与他说笑,只轻轻点了点头。

  他不接口,话题就难以继续,一时间有些冷场,幸得轮回的老队长会做人,若无其事地凑过来和黄少天打趣了几句,便宣布各归各位比赛开始。黄少天找到自己所在的选手席,边走边跟喻文州抱怨:“什么情况,我跟这家伙没仇吧?怎么感觉那小子好像很讨厌我,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

  喻文州轻轻笑了笑,说:“各人性格不同吧,听说是不太喜欢聊天。”

  黄少天就有些不满:“摆什么谱,看我教训他。”

  那场比赛蓝雨取得了胜利,黄少天却没能如愿教训周泽楷。才刚成为职业选手的周泽楷需要靠个人赛积累经验,早出道一年的黄少天则已担负起守擂重任,团队赛里黄少天被派去牵制敌方三人小组,喻文州联合郑轩截杀了落单的周泽楷。两个人始终没能遇上。

  黄少天心有不甘,回去从选手群里扒出来周泽楷的QQ号,申请好友若干次,对方一直没动静,他不耐烦地把临时聊天框刷满了“来PKPKPKPK”。

  第二天再上线,QQ提示对方已通过好友申请,以及第一条留言:

  “不。”

  黄少天跑去找熟识的轮回队员聊天,噼里啪啦抱怨了一通,对方发了一堆狂笑的表情,最后意有所指地说:“小周啊,人不错,技术也好,就是不爱说话。”

  黄少天一笑了之。

  再见是在全明星周末的新秀挑战赛,周泽楷走上台的时候引发了一迭女生的尖叫,虽然出道才半个赛季,但出色的战绩和可能比战绩还要更出色一点儿的面孔已为他在女性玩家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黄少天坐在蓝雨的选手席上和喻文州小声讨论他的挑战对象会是谁,通常来说新秀们都会选择同职业的前辈或者特别喜欢的大神作为挑战对象,但联盟中呼声最高的神枪手张益玮恰恰是被周泽楷本人取代了位置,余皆碌碌,是以本赛季才刚出道的周泽楷已隐然有第一神枪之势。至于别家职业,似乎也没有听说过周泽楷特别喜欢谁。

  自己的名字被报出来时黄少天十分意外,愣了一下才起身上台。他也不过刚刚升为二年级生,要是去年没报名的话今年还能上台挑战别人,虽然已跻身于一线大神之间,资历却浅得很。再说剑客与神枪手一近战一远程全无相似之处,他和周泽楷私下里也很少接触,从来没听说对方对自己有什么看法评论,忽然被这么突兀地拉到一块儿,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握手的时候他笑着问周泽楷:“为什么会选我,看不出啊你有这么喜欢我?”

  在那之前司仪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周泽楷停了好久才似是而非地回答:“嗯。”半个赛季过去,轮回的新神枪不喜欢说话也不是秘密了,是以大家都未就这个问题多做纠缠,三言两语带过便罢。

  很久后黄少天才知道这场奇怪的新秀挑战赛是出自轮回战队的手笔。第五赛季时的轮回尚且没有特别出色的选手和特别出色的战绩,但商业意识和包装水平已然十分高超。周泽楷是名非常杰出的选手,然而要快速成名,除本身素质之外免不了借势之类的行为,轮回几乎没有犹豫就选定了当时风头正劲的黄少天。

  理由是显而易见的。无论场上场下,黄少天和周泽楷都是个人风格极为鲜明的选手,同时又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当两个人同在一场时这种反差被放大到了极点,能招揽来更多的眼球。

  而其时黄少天没空想那么多,和周泽楷礼节性地握手之后就走向各自的比赛台。两人用的都是自己的账号卡,大屏幕上跳出文字,夜雨声烦VS一枪穿云。

  那是他们的名字第一次放在一起,以后这样的对比还会有无数次。

  那场战斗胜出的人是黄少天,虽然胜得颇为艰难。从比赛台回到舞台上时他得意地冲周泽楷挑着眉毛笑,拍着对方的肩膀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说了些打得不错就是经验不足尚须磨练云云的客套话,周泽楷安静地听完,说:“多谢前辈指教。”声音很低,司仪站得稍远就没听清,赶紧凑过来把话筒举过去,周泽楷却不肯开口了,倒让黄少天捡着机会又扯了好些垃圾话。

  回到选手席时喻文州问怎样,黄少天发言难得简短:“很难缠,不可轻敌。”说完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不过还是太嫩了。”

  他向斜侧方望过去,轮回的选手席与蓝雨遥遥相对,正可看见周泽楷拉开椅子在自己座位坐下。不知是因为新人还是因为不爱说话,周泽楷在轮回队中明明打着主力,排座次却总在最后一个,旁边人说笑打闹似乎都与他无干,安安静静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也许是不经意地抬起头,毫无预料地迎上了黄少天的目光。

  隔着重重喧嚣,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黄少天先反应过来,眉梢一扬露出个笑容,周泽楷像是呆了一下,看起来竟似有些为难,不安地左右望了望,最后他舒展眉目,稍稍勾起唇角,还了一个很轻微的笑。

  那是黄少天第一次见到他的笑容,美好而柔软,虽然多半只是敷衍,仍然令人不自禁地满心欢喜。

  

  ——TBC——


 
评论(8)
热度(7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