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一步之遥(二)

不小心写得有点长……就不按上中下来了  

  二
  
  黄少天回到宾馆的第一件事照例是打开电脑,官方论坛热门主题区毫不意外地被全明星周末霸占着,Q群里职业选手们讨论的是同样的话题,有人开小窗单敲他:“在不在?来了说一声。”
  黄少天盯着沐雨橙风的名字愣了一下,他和苏沐橙同年出道,关系也算不错,但对方主动找他说话这还是第一回。黄少天一边窃喜一边疑惑,敲回去问什么事,得到的答案令他有些失望。
  “其实也没什么,”苏沐橙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就是有点好奇,打完挑战赛小周跟你讲了什么?”
  原来是来问周泽楷的。黄少天不屑地想女人啊真是太肤浅了长得好看了不起么,然而再三回想也记不起周泽楷说过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话,满心疑惑地反问回去。苏沐橙帮他回忆:“就是打完后你说了一长串,小周回了一句,声音很小,司仪还把话筒拿过来给他。”
  黄少天想起来了,“……这有什么好问的。”
  “好奇嘛,快说快说,”苏沐橙催促他,“到底说了什么我们不能听的。”
  黄少天如实相告,苏沐橙说:“这样啊……好没意思。”
  “本来么,除了客套话还能讲什么,”黄少天不以为然,“你问他干什么,难不成……”
  苏沐橙赶在他长篇大论之前抢着说:“知道了谢啦!”头像迅速地灰了下去。
  黄少天在心里给她加了个“没眼光”的标签,关了小窗打开蓝雨战队内部群,队友问他怎么才出现,黄少天没多想,顺口抖出和苏沐橙私聊的事情,登时激起一众死死团员的滔天怒火。
  “跟我没关系,”他无奈地说,“她来问周泽楷的。”
  满屏柴火立刻变成了蜡烛,黄少天哭笑不得。也还有不肯放过他的,郑轩大义凛然地站出来,表示不管说了什么能跟美女说上话就该烧一烧,看在队友的情分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还不快破财消灾给大家买夜宵去。
  这个提议得到了全体群成员的一致好评,队友们争先恐后地点单,连喻文州都冒出来点了一屉小笼包,眼见大势已去,黄少天无可奈何,只好举手投降。
  他在手机里列好了清单,合上笔记本,拿好房卡钱包,心想着待会儿下去得先去前台找服务员问问附近有什么店,拉开房门刚走了一步就撞到了人。
  “啊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想事情没注意……”黄少天下意识地道歉,说到一半愣了愣,“周泽楷?轮回也住这家店?呃……你也是去买夜宵吗?”
  他心想今天可真是,一整个晚上都绕着这个人打转,始终就没断了话题。
  黄少天走得快,这一下竟自撞得不轻,周泽楷半坐在地上,形容十分狼狈,他手上提的袋子摔下来,汤汤水水洒了一地,半杯咖啡泼在衣服上,羽绒服下摆溅上点点辣油,两个包子从袋口掉出来,滚到墙根才停下。黄少天伸手拉他起来,因为心虚话都少了许多:“你没事吧,摔着没有?”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才抓住他的手,借力站起来,垂着眼发愁地看满地狼藉。十几人份的夜宵分量花样都不少,眼下全洒在地上,可乐泡着炒饭,奶黄包顶着烤串,蒸饺躺在酸辣粉里,周泽楷手足无措地站在报废的夜宵中间,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酒店服务员听见动静跑过来,看见地上的东西立刻就拉下了脸,黄少天抢在前头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们刚才出了点小事故,真是对不住,有拖把扫帚什么的吗,我来收拾。”他扯了一把周泽楷,轻声提醒:“先跟人家道个歉,晚点我给你赔不是。”
  意识到要和陌生人打交道令周泽楷十分不安,即使是数年后站在荣耀巅峰被誉为第一人的周泽楷也没能学会镇定地与陌生人交流沟通,何况此时他还只是个才将将出道的新人。服务员来势汹汹,周泽楷瞥见她一脸不耐烦就先自己乱了阵脚,被黄少天提醒了两回才定了定神,小声说:“对不起。”
  酒店服务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微微红着脸摆手:“没、没事没事,也不算什么……您放着吧,我来收拾就好。”
  黄少天趁机怂恿周泽楷:“快点快点,对她笑一笑。”
  周泽楷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笑嘻嘻地看回去:“听前辈的准没有错,动作快点别错过机会。”
  周泽楷抿了抿唇角,觉得这个主意简直荒唐至极,然而拗不过黄少天在旁边不停地低声催促,勉为其难地笑了笑。服务员的脸更红了,低头说了句“我去拿工具”,转身跑掉了。
  “这张脸很有用嘛。”黄少天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哎,撞掉你的东西对不起啊,正好我也要去买夜宵,帮我指个路,顺便赔给你。”
  周泽楷飞快地摇头:“不用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选择了拒绝,买东西虽然也很麻烦,毕竟只是金钱交易,不需要无关的言语交流,但和黄少天同行的话免不了人情来往,尤其黄少天还是个出了名的话痨。周泽楷微微低下头,加快步子想要离开,却被黄少天拉住了:
  “我是说找你帮忙带个路,反正你也要去,顺道的事儿,对前辈这点礼貌总该有的吧?”
  意料之外的拒绝反而激起了黄少天的兴趣,他天生的好人缘,从来没有碰见过说不上话的人,也不打算让周泽楷成为第一个。
  周泽楷看着他,目光中多出了些焦急,想找理由婉言回绝,几回试图开口,到底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黄少天哪会留那么多时间等他思虑周详,拉着人就要走:“别磨磨蹭蹭的,耽误了时间一会儿要挨队长训……啊,这个,那个,周泽楷,要不你先回去换件衣服?”
  周泽楷的羽绒服溅上了许多饮料汤汁,眼看是不能穿了,黄少天刚庆幸还好这就在宾馆里回房换衣服也方便,接着就想到了新问题。
  “呃,你有衣服换么?”
  男人么,出门在外总不像女孩子那么讲究,肯在电脑包里塞双袜子就是仔细的了。冬天大家穿得厚实,毛衣外套之类不贴身的衣物一两个星期换洗一次算是在正常范畴内,全明星周末满打满算不过三天,眼睛一闭就过去了,厚衣服带着麻烦,又没必要,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考虑。
  周泽楷虽然面孔生得秀气,这方面和普通男人也没什么差别,黄少天见他垂头不语,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先脱了吧,这么穿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别把里面衣服也弄湿了。”黄少天抬手指指周泽楷身上那件饱尝了各色饮料的羽绒服,见对方踟蹰不语,心想轮回的新人规矩也太多不就是在走廊里脱个外衣么又不是女生要扭扭捏捏的。他从口袋里摸出房卡,刷开了那扇刚刚关上的门,把周泽楷拉进了自己房间。
  “你先穿我这件吧,”黄少天把自己外套脱下来递过去,“你衣服是我弄脏的,算我赔你的。”
  周泽楷没有接,反而退了一步,他没开口说话,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明确的拒绝。黄少天只好解释:“我也没多的,就出来三天带一堆衣服干吗你说是不是?这么晚了现去买也来不及,再说要出去也得先有件衣服穿着对吧,拿着拿着。”
  周泽楷还是不接,神色有些动摇:“那你……”
  黄少天把外套冲他一扔就不管了,周泽楷只好接住,掂着那件衣服又迟疑了半晌,见黄少天忙忙碌碌地在房间角落里翻找东西,似乎没工夫搭理自己,而身上羽绒服沾了不少脏污,实在穿不出去,到底还是脱了下来,换上了黄少天的外套。
  黄少天翻了半天,终于从双肩包的夹层里揪出来件线衣。启程前他刚好接到家里的电话,母亲絮叨了许久天冷多带衣服,黄少天被念得烦不胜烦,故意用力开关衣柜门给她听声响,顺手扯了件衣服塞进背包就算是听妈妈的话了,没想到会真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虽然只是件薄衣服,总是聊胜于无。黄少天套上线衣,又找了个袋子给周泽楷装那件脏了的羽绒服,收拾完了觉得万事俱备,潇洒地一挥手:“走吧,拖了这么久,不知道队里那几个怎么骂我呢。”
  他一马当先出去,在室内时没觉得怎样,一推开宾馆大门登时打了个寒战,一月份的风冷如刀锋,割断了酒店前悬挂的条幅,暗红的布条在夜里烈烈翻卷,依稀可见其上白色的方块字。黄少天不自觉地脚下一顿,周泽楷跟在他身畔,见状眉宇间便微带了不安。
  “哈……没事没事,走走就不冷了。”黄少天把双手揣进衣袋里,跺了跺脚,勇敢地冲了出去。他一溜小跑,周泽楷没准备,被甩在了后头,刚要追上去,黄少天又跑回来了:“你领路啊周泽楷!往哪边!大声点!”
  酒店临着马路,汽车飞驶带过轰隆隆响声,黄少天提高了音量喊话,周泽楷抿了抿唇角,抬手指了个方向。
  
——TBC——

 
评论(2)
热度(5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