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一步之遥(三)

  三
  
  黄少天觉得做个好人真不容易。
  想他义无反顾地冒着凛冽寒风跑出去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给队友买各种花样的夜宵,还要被这帮无情无义的家伙埋怨速度太慢。好容易分完赃回到自己房间,刚坐下QQ上就有人找过来。
  沐雨橙风:怎么回事?
  黄少天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回事?”一晚上连着两次被妹子主动搭话固然是件值得欣喜的事,但搭话的内容委实有点奇怪啊!
  苏沐橙发了张图片过来,小沙漏转啊转,转出来一张看着很眼熟的脸。
  黄少天愣了愣:“这个这个……这哪儿来的?”
  明显是偷拍的照片,角度没选好,用不怎么好看的字体写着“白吉馍”的白布招牌占去了大半个镜头,照片角落里挤着两个人,都是侧影,一个摆着手似乎在跟老板讲话,一个低着头好像是在找东西,画质略显模糊,但不难认出是蓝雨王牌和轮回新秀。
  “哪儿来的不该问你吗?”苏沐橙发过来一张笑脸,“你们一起出去啦?小周穿的好像还是你的外套吧。”
  “这你都看得出来。”黄少天瞅了瞅那张模模糊糊的照片,对苏沐橙的眼力感到由衷的钦佩。
  “还有别的照片呀,这张拍得比较清楚。”苏沐橙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作弊行为,一连发过来好几张图,“喂,你们怎么混到一块儿去的,刚才刷微博看到图吓我一跳。”
  “……买夜宵时碰见的,”黄少天想到自己被推出去买夜宵的原因就满心酸楚,真是红颜祸水,“不小心弄脏了他衣服,就先把外套给他了。”
  苏沐橙隔了几分钟才回复:“不至于吧你……回来拿了衣服再去也行啊,就这么跑出去不怕感冒么。”
  “那也得有的换啊……”黄少天一不小心说了实话,苏沐橙敲了很多个省略号,看起来非常想就这个话题狠狠吐槽一番,最终忍住了:“算了我都懒得说你们……来十楼找我吧。”
  “矮油这么好心?”黄少天颇感意外,“可你的衣服我也穿不上啊。”
  苏沐橙回了他一个鄙视的表情。
  二十分钟后黄少天裹着叶秋的厚夹克心想果然还是有妹子好,叶秋自己同样是两手空空来两手空空走,口袋里一张账号卡就是全副身家,而苏沐橙带着半人高的行李箱,除了自己的衣物外还细心地为他预备了一套,并大方地出借给了黄少天,及时拯救其于危难之中,黄少天十分感动差点要以身相许,被断然拒绝了。
  这件事情就这么算是揭过去了,至于那些不知道出自谁手的偷拍照片,刚刚挑起点热度就被随后而来的全明星赛夺去了风头。持续三天的全明星周末结束后日子又回到正轨,各大战队纷纷加强了训练力度,选手们把全副精力投入下半轮的常规赛之中。
  二月份蓝雨主场迎战轮回,开赛前双方队员互相握手致意,周泽楷站在了轮回队伍的第二个。
  “哟,这么快就升官了?”黄少天随口跟他开玩笑,理所当然地没得到回应。周泽楷微微垂下眼,神色是一贯的平静,似乎丝毫未因升任副队长感到欣喜或兴奋。打过几次交道黄少天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一笑了之,握了下手算是走过场,准备撤回来时周泽楷忽然抬起头。
  周泽楷有双很好看的眼睛,瞳色偏浅,清明湛然,只是平时总低着头,长睫垂落遮去了眼瞳里的神采,然而当那双眼睛认认真真地注视某一个人的时候,浅色瞳孔能够焕发出那么明亮的光彩。
  有那么一会儿黄少天有点失神,想要收回来的手顿在半空,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指。周泽楷稍稍一僵,顿了一会儿,试图撤回被握住的手。他动作力道很轻,但终于牵得黄少天回过来神,连忙放开了手。
  周泽楷又垂下头,从他身边走开去和下一个人握手。说不清为什么,黄少天略略一侧身挡住他,低声问:“有什么事吗?”
  他直觉周泽楷有事要找他,但短暂的赛前交流时间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周泽楷有过片刻的犹豫,到底还是摇了摇头。
  最终蓝雨凭借主场优势在比赛中获胜。应付完记者后一队人说笑着离开场馆,在出口处意外地遇到了周泽楷。
  照惯例赛后的发布会是先由战败方出席,一般来说等胜方答完记者问后败方早就离开场馆了,事实上喻文州刚刚收到轮回队长发来的短信表示自己战队已经到达订好的宾馆不用担心,但周泽楷确确实实等在场馆出口,一个人,他靠着墙壁单手拨弄手机,另一只手里提着个纸袋,头顶上苍白的日光灯把影子拉得瘦长。
  喻文州过去和他打招呼:“小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周泽楷收起了手机,蓝雨队员们好奇的眼神令他有些不安,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移向了黄少天。黄少天怔了一下,指指自己:“找我?”
  周泽楷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
  “什么事啊你还特地跑出来,”黄少天走近他,“刚才问你光见摇头了,这会儿又……诶?这是?”
  周泽楷把手里的纸袋递过去,黄少天低头看了一眼,觉得袋子里那件叠得整整齐齐的外套有点眼熟。他努力回想了一下才记起来:“喔……全明星周末时借你的那件是吧?哎呀糟糕叶秋的我忘记还了。话说一件衣服而已,直接寄给我不就好了,用得着这么费事么,在这儿等好久了吧,冷不冷?”
  他一长串问下来,周泽楷茫然片刻,干脆跳过了所有问题,小声说:“谢谢。”
  黄少天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就是件衣服,小事一桩。”
  周泽楷把纸袋交到他手里,转眼瞥见等在一旁的蓝雨队员们,略一踌躇,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随即低下头转身要走,黄少天小跑两步追上他:“等等等等,你知道回宾馆怎么走吧?”
  周泽楷明显迟疑了一下,黄少天没等他回答,把纸袋抛给郑轩:“帮我拿宿舍去。队长我脱个队,先送他回去。”
  这种发展方向显然在周泽楷计划之外,他不知所措地看看黄少天又望向喻文州,几乎是有几分惊慌地拒绝:“不、不用……”
  喻文州含笑颔首:“也好,小周是第一次来G市吧,你们住的那家宾馆倒是不远,但路有点绕,不太好找。这么晚了,万一走岔了挺麻烦的,还是让少天送你回去吧。”
  郑轩怨念地抱着纸袋,小声嘀咕:“黄少你有本事支使队长替你拿东西啊。”
  “哪来这么多废话。”黄少天冲他挥了挥拳,郑轩嘴角抽搐了一下:“黄少啊,这种话由你说出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那我们先过去了。”喻文州及时制止了无意义的争论,笑着摆了摆手,带着蓝雨其余的队员们先行离开。黄少天转过身来和周泽楷并肩,指了指另一个方向:“走吧,我们走这边。”
  周泽楷站在原地没有动,黄少天回头看他,周泽楷抿了抿唇,低声说:“其实不用……”
  “喂,”黄少天打断他的话,眉毛一弯笑得很开心,“现在也不算很晚,周泽楷,我请你吃宵夜去吧?”
  周泽楷愕然。
  黄少天四下张望了片刻,找准了方向,见周泽楷还是站着不动,干脆伸过手来拉住了他的手腕:“走了走了,你喜欢烧烤不?前几天我才新发现了一家店,队长他们嫌太烟都不肯去,我觉得还成啊吃烧烤这点觉悟总该有的吧……这边这边,走快点啊不然没位置了。”
  周泽楷几次想出言拒绝,可黄少天一直在自顾自地说话,周泽楷始终没有插口的机会。他向来沉默少语,不愿和人相处也是怕无话可说徒然落得气氛尴尬,然而黄少天是个异数,哪怕完全没有回复他一个人也能兴高采烈滔滔不绝地说下去,周泽楷即便想开口也找不到机会。黄少天拉着他东兜西转,周泽楷很快就分不清方向了,四周从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变成了开满各色小店的窄巷,小巷尽头有家店,店面很小,店主把桌椅都搬到了过道上,此时大概正赶上高峰期,每张桌子旁都围满了人。黄少天挤进去跟店主打了个招呼,拉着周泽楷在角落里仅剩的两个位置坐下。
  “这会儿正赶上人多,估计再有个二三十分钟就差不多该散了吧。”他随口跟周泽楷解释,挥挥手驱散飘过来的烟。塑料方桌中央摆了两块砖,烤炭架安置在砖头上,炭架两边空余的位置堆着菜碟。因为人多座位不够,只能拼桌坐,黄少天和周泽楷坐在桌子这边,对面是两个年轻姑娘,一个短发一个束着马尾辫,看打扮都还是学生,一边用筷子翻着炭架上的肉片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笑。二月份的夜晚温度不高,人们大都还穿着厚衣服,被炭火烟气一薰多少觉得有点热,黄少天把外套拉链扯开了半截,周泽楷对如此喧嚣的环境不太适应,微微蹙着眉头打量四周,一个年轻人端着大托盘跑过来,在他们桌上放下菜碟和调料碗,又往一人面前搁了一瓶啤酒。
  周泽楷讶异地看着面前的酒瓶,侧过头瞧向黄少天,黄少天屈指在玻璃瓶上敲了一记,伸手指指被烟雾模糊了的店招牌:“啤酒是白送的,随便喝不要钱,哎呀,这点我们很吃亏啊……要不喝一点?就一点应该没关系,反正比赛也打完了。”
  按理说职业选手不该喝酒,但是炭火和烟气熏得人喉咙发干,那瓶蒙上了水汽的啤酒看起来颇有些诱人。周泽楷尚在犹豫,黄少天已经起身走开,过了一会儿拿了两个一次性塑料杯过来,拎起瓶啤酒敲开盖子,每杯里倒了少许,将将没过杯子的三分之一,他把其中一杯递给周泽楷,“一点点而已,没问题吧?”
  周泽楷抿紧了唇不说话,伸手接过杯子,送到唇边稍稍沾了沾。黄少天自己也只喝了一口就放下,开始往炭架上添菜。坐在对面的女生从他们开始折腾酒瓶起就望着这边,见状笑出了声,短发的那个拍了拍桌子,语声清脆,带着些北方口音:“喂,小哥,啤酒可不是这么喝的。”另一个干脆亲身示范,大咧咧地拿过两瓶啤酒一磕,两个瓶盖同时掉下来,那姑娘一仰头直接灌下了一整瓶,把空瓶子往桌上一放,笑嘻嘻地看过来。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冲对方一抱拳:“佩服佩服,女侠好酒量。我们这是工作需要,可不是不敢。”
  对面两个姑娘笑成一团,刚刚喝酒的那个摇着空瓶好奇地询问:“你们做什么工作的,只听过人家说工作要应酬被灌酒,还有不能喝酒的?啊呀,难不成是警察?”另一个目光停在周泽楷身上,表示怀疑:“警察哪有这么小的,喂,你们两个不能喝酒,是因为工作需要,还是因为未成年呢?”
  黄少天不正面作答,晃着筷子把烤好的肉片拖下来,反问对方:“你们玩荣耀吗?”
  周泽楷紧张得筷子一抖,连忙埋下头认真研究碗里的茄子。
  “A了好些年啦,忙着考研顾不上,考完了新资料片也开了,更回不去了。”提到荣耀短发姑娘很是唏嘘,她的同伴笑着推了她一把:“当初还喊叶神一生推呢,现在嘉世有几个人数得全吗?”
  “你还不是一样,本赛季皇风排第几都不知道吧。”
  “唉,想当年我萌的时候皇风还是很辉煌的……”马尾辫十分惆怅。
  “现在也还行啊,怎么说也是季后赛常客,”黄少天随口开解了一句,“喂喂,既然人在G市不支持一下本土战队蓝雨吗?我……蓝雨很厉害的哟。”
  马尾辫抛给他一个不客气的鄙视眼神:“无下限的猥琐流毫无萌点好吗,赢了都嫌丢人。”
  黄少天不小心被烟呛着了,咳嗽了半天:“咳咳咳那个……咳咳,魏……魏队长也不是……咳咳……”
  周泽楷低着头,筷子停在碗边迟迟不肯靠过去,肩膀微微抽动。黄少天斜眼冷睨,用手肘捅了捅他,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威胁:“不许笑!”
  两个姑娘对他们的小动作毫无知觉,短发一边往炭架上放土豆片一边说:“不过近两年好像变风格了,貌似上新人了吧,连队长都换了,我记得上回在新闻里瞟见过两眼,长得还挺不错。”
  黄少天深沉地考虑要不要给喻文州发个短信。
  说到这个话题马尾辫眼睛一亮:“哎哎,听我妹妹说,这赛季轮回出了个小帅哥诶,叫……叫什么来着,三个字的,接替张益玮用一枪穿云。”
  周泽楷恨不能将脸埋进碗里去。
  所幸两个姑娘并未就此话题多作发挥,随便聊了几句,又为张益玮感慨了一番,便收拾了残局准备走人了。黄少天一反常态地没怎么插话,等她们离开了才呼了口气,遗憾地摇摇头:“以后出来不好随便跟人聊荣耀了,太危险。”
  他斜着眼睛看周泽楷,语气不自觉地带了点调笑意味:“喂喂喂,没吓着你吧,轮回的小帅哥?”
  夜色渐深,不少客人已经吃完走人了,四周喧嚣逐渐沉寂下去,盘旋的风声便明显起来。周泽楷停了箸,向这畔看过来,眉宇间满是无奈。黄少天冲他扮了个鬼脸,周泽楷唇角动了动,到底是没忍住,眉梢眼底漾开极淡的笑意。
  他微微侧着头,灯火和星光落进眼睛里,笑起来的时候眉目恬然毫无防备。黄少天忽然想起不久前的全明星周末新秀挑战赛,隔着喧闹人群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周泽楷礼节性的微笑满是紧张与敷衍,或许还有一点敌意。
  “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这句话讲得没头没脑,一出口黄少天自己先呆了一下,赶紧随口乱扯掩饰过去,“周泽楷你平时为什么总低着头啊,又不是长得丑见不得人。”
  周泽楷怔了怔,一半为前句一半为后句,反问道:“有吗?”
  “有啊有啊,平时总是这个样子,”黄少天夸张地摆出个低头垂眼的姿势,“别人叫也不理,喊你十次大概能有一回抬头看看,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要是长得难看不敢见人也就算了,你又不是那个类型的。你看你每次出场一堆小姑娘扯着嗓子拼命叫唤,你就低着头看都不看一眼,对得起人家么?”
  这个问题显然令周泽楷很是苦恼,不知该如何作答,最后决定不予理会。他偏开眼,从炭架上夹下已经烤成焦黄的土豆片,神情专注认真,好像筷底的食物比黄少天的问题重要得多。
  ……然后就被辣椒呛了嗓子。
  黄少天再三告诫自己幸灾乐祸要不得,看见咳嗽个不停的周泽楷还是忍不住想笑。周泽楷绞着眉毛抓过塑料杯干尽了里面的啤酒,又倒了大半杯,刚要举杯就被黄少天按住:“喂喂,不能喝了,就算啤酒也不能喝这么多,让你们队长知道我带你喝酒非揍死我不可。”
  周泽楷皱着眉头,眼睛因为咳嗽得厉害而微微发红,声音略显暗哑:“辣。”
  黄少天一心软松了手,周泽楷把一杯酒喝得涓滴不剩才止了咳嗽,黄少天又不禁担心起来:“喂,没事吧,周泽楷?还认得我是谁不?”
  职业选手的酒量普遍不怎么样,一杯倒的一抓一大把,能坚持过两瓶啤酒的就算是酒豪级别了。所幸周泽楷的酒量看起来还不错,至少没有一杯倒,只是因为喝得太猛一时没缓过劲,面上涌起些血色,顿了半天才回答:“黄少。”
  不过他平时也总是别人问半晌才肯答一两个字,不好说是原本便如此还是真的受酒精影响反应更慢了。黄少天仍然不放心,又凑近了些仔细打量,周泽楷本能地想要后退拉开点距离,一动就撞到了桌角。
  “喂喂喂你不会真喝醉了吧别乱动啊周泽楷。”黄少天没来得及细想,怕周泽楷摔倒匆忙伸手搂住他的腰把人捞回来,然后才意识到这个姿势似乎过于暧昧了。周泽楷倒是没什么反应,不知是酒精造成的迟钝还是根本觉得无所谓。
  黄少天莫名地有点心虚。
  两个人离得很近,黄少天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周泽楷略略仰着头,眨了眨眼睛,流露出些困惑。
  长夜将他的瞳孔颜色映衬得深了几分,黄少天再进一步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理所当然地在周泽楷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
  他分辨不清自己处于迷醉抑或清醒,脑子混沌一片可心里其实是雪亮的。周泽楷的唇间残留着些许酒气,黄少天沿着他的唇线描摹,觉得那么点酒要连自己一起醉倒了。
  蓦然间肩上被人使劲推了一把,周泽楷乍然惊起,用力挥开黄少天,动作过大带翻了桌椅,盘碟瓶碗叮叮当当摔了一地,跟着砸下来两块砖头,炭架也翻了,铁丝网滚落一旁,烧红的木炭在石板上迸出一溜火星。
  摊位上的客人此时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这张桌子又在角落里,原本没什么人留心,突然闹了这么一出,折腾出好大动静,还在的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店主匆匆忙忙跑过去:“哎你们……怎么回事这是,哎呦您别动别烫着了,我来我来……”
  周泽楷绷紧了身体,唇抿得极薄,眉宇间三分惊愕三分迷惑更带四分怒意,他向来安静和顺,神情从未似这般丰富过。黄少天张了张口,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平时的伶牙俐齿不晓得丢到了哪里去,黄少天只觉得一片混乱,甚至不知道该先道歉为好还是先解释……好像也没什么可以解释的。他搜刮了半天词句,最后只能讷讷地喊对方名字:“周泽楷……”
  周泽楷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店主正在收拾地上的杂物,见状连忙喊住:“哎等等!你……”周泽楷全不理会,走得极快。黄少天追出去两步又折回来,也来不及问价,匆匆抽了几张钞票丢给店主,再度追了过去。
  
——TBC——

 
评论(4)
热度(5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