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喻周】喻日俱增

写给《喻求不满》的文


喻日俱增


  团队赛的结束也代表着第八赛季全明星周末的结束,观众们热热闹闹地散场,职业选手们回后台休息。轮回是个厚道的主办方,特地预先准备好了夜宵。

  打团队赛的几个人坐在了同一张桌子,闲来无事随便聊聊天,不过也只有喻文州和江波涛的关注点还放在今晚的比赛上,苏沐橙和楚云秀手挽着手歪在沙发上聊最近新出的电视剧,黄少天一会儿跟着她们聊一会儿去烦喻文州和江波涛,见缝插针找机会说话,时不时还跑出去溜达一圈找相熟的人玩。

  周泽楷占了个单人座,从头到尾不说话,专心致志剥橘子。枪王好看的手指摆弄着橘瓣,挑拣得非常仔细,一点白色都不肯留,黄少天嘲笑了他好几次,周泽楷都像没听见,认认真真地折腾手里的水果。他剥好了也不吃,一瓣一瓣按顺序在旁边的小碟子里码好,被嘲讽说跟张新杰学坏了也不介意,只是安静而专注地做自己的事情。

  黄少天出去跑了三圈,周泽楷才终于剥好第一个橘子,他满意地把所有橘瓣都摆整齐,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指。喻文州正和江波涛讲到团队赛里一枪穿云救援索克萨尔时那一记乱射,侧过头对周泽楷笑了笑:“小周今晚发挥特别好,多亏了你过来,不然我可麻烦了。”

  周泽楷呆了一下,抬起头看喻文州,露出些无措的神情,停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没什么。”

  说完周泽楷又低下头去,不禁愣住了。荣耀最凶残的机会主义者趁他跟喻文州说话时果断出手,抢了那碟得来不易的橘子,跑到苏沐橙和楚云秀所在的沙发后举高了碟子笑话他:“就说你搞那么麻烦有什么用,看吧看吧。”

  周泽楷无助地望了一眼江波涛,再看看得意洋洋的黄少天,想站起来又觉得不好,也不知道该不该追过去,好看的眉眼都纠结在一起,蹙着眉垂下头去,登时激起了两个姑娘的怜惜之情。楚云秀当即义正辞严地斥责:“黄少天你别太过分了!欺负后辈算怎么回事?”苏沐橙拿了个苹果砸黄少天:“想吃不会自己剥么,抢人家小周的,好意思吗,你可还是前辈呢。”

  江波涛忍着笑劝解:“算了算了,队长再剥一个好了,不是什么大事。”

  “就一个橘子而已,犯得着这么上纲上线的吗?”黄少天趴在沙发靠背上,端着碟子的手往前伸:“尝尝?”

  于是苏沐橙和楚云秀一人拈了一瓣,把之前那点怜惜之情不平之气连着橘子一起吃掉了。苏沐橙皱眉:“好酸。”楚云秀点头:“是有点酸。”说完又拿了一瓣。

  “酸吗酸吗?周泽楷你可真不会挑水果,”黄少天自己拿了一片丢进嘴里,“还行啊,苏妹子你太怕酸了吧。队长要吃吗?”

  喻文州失笑:“少天别闹了,快还给人家。”

  “队长你真的不吃?上回宋晓问你喜欢什么水果你不是说橘子么怎么就不吃了?你确定不吃吗?确定确定确定?”黄少天跟个复读机似的念叨了好几遍,把碟子放回到周泽楷面前,“行了给你给你,别说前辈欺负你啊。”

  周泽楷不知所措地看看碟子和碟子里的橘子,又看看喻文州,再看看黄少天,最后把目光移回到喻文州身上:“……谢谢。”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摆了摆手。赛场上的枪王是一等一的难缠,场下却腼腆而羞涩得像个少年,被欺负了还道谢,喻文州一边不由自主地生出些歉意,一边又实在觉得好笑。

  周泽楷垂下眼去,依旧皱着眉,似乎在认真思量什么。过了许久,他似是终于下定决心,端起碟子递给喻文州。

  “……呃?”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给我?”

  周泽楷认真地点点头。

  

  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时蓝雨和轮回又分在了一队,而这次的团队赛大概是全明星赛史上最混乱的一场了,虽然前后一共不过五分钟,不该出现在比赛场上的乱子基本上都凑齐全了,选手们打得奔放,观众们也看得高兴。

  散场后蓝雨的经理过来接队员们回酒店,喻文州带着队伍走到出口处,微微一怔。

  出口处站了个人,灰色长风衣,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双手插在衣袋里,半倚着墙壁,似乎是在等待。听到脚步声他回过头来,拿下了头上礼帽,露出了职业联盟最英俊的一张脸。

  是周泽楷。

  喻文州微觉讶异,想了想蓝雨最近和轮回之间好像没什么往来,往四下里望了一圈也没瞧见江波涛,不由得更加疑惑:“小周一个人过来的?”

  蓝雨一行十几个人堵在过道里,周泽楷显得有些局促,点了点头。

  喻文州又问:“有什么事吗?”

  周泽楷迟疑着:“我……”年轻的枪王顿了顿,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想找……”

  喻文州飞快地把蓝雨所有成员在脑子过了一遍,想不出有谁能跟周泽楷扯上关系,于是随便报了个名字:“找少天吗?他陪小卢去微草那边玩了,这会儿不在。”

  周泽楷立刻摇头。

  喻文州有点犯难,周泽楷望着他,眼睛亮亮的。于是蓝雨的队长一指自己:“找我?”

  周泽楷用力地点头。

  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继续问:“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周泽楷嘴唇稍稍翕动,却没发出声音,他不安地把目光转移到别处,蓝雨一干人从刚才他出现起就凑在一块儿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忽然人群里爆出一片笑声,徐景熙举着手机跑出来摆了个单膝跪地的姿势:“队长等等啊,周队长也等等,让我调好录像。”

  跑到另一端同样把手机摄像头对准了周泽楷的是宋晓,郑轩则懒洋洋地站在原地抬了抬手:“我就这儿吧,再来个谁去后面,全角度多方位啊。”

  这么一闹腾,周泽楷更说不出来话了,喻文州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转头呵斥自家队友:“你们这是要干吗,在外面收敛点行么?”

  “报告队长,”郑轩像模像样地敬了个礼,“刚才我们发短信叫黄少回来围观八卦,黄少说微草那边气氛正紧张他回不来,让我们录一下,留等他以后好观摩学习。”

  喻文州哭笑不得:“学什么?告诉他,如果是想学怎么能说不出来话就允许录像,不然就趁早别闹了。”

  郑轩慎重地考虑了一下:“我觉得不用问也行。”

  “都回车上,”喻文州赶人,“你们先去车上等我,我一会儿就到。”

  队长发话岂敢不从,蓝雨的队员们嘻嘻哈哈地走远了。周泽楷长长松了一口气,喻文州对他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们队里闹惯了,出来也不知道收敛,让你见笑了。”

  周泽楷连忙摇头,努力地笑了一下:“不……没什么。”

  喻文州温和地问:“那你来找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周泽楷似乎还有些犹豫,踌躇良久,低下了头,声音很轻:“对不起。”

  “哦?”喻文州有些意外,“你来找我……是道歉?”

  “嗯。”

  “为什么道歉?”喻文州脑子再好用,到这会儿也是一头雾水。

  “因为……”周泽楷飞快地抬头望了他一眼,又垂下头,声音更小了,“……没救你。”

  喻文州一怔,才想到他大概是在说晚上的团队赛。喻文州因手速限制,团队赛中很容易成为敌方的切入点,这次也不例外,索克萨尔遭到B队四位大神围攻,一枪穿云没有救援,而是转火大漠孤烟,连带着本来已经脱出阻挠准备回援的夜雨声烦也选择了集火大漠孤烟以血换血,最终导致索克萨尔第一个离场。

  居然是为这种事而跑来道歉么。喻文州不禁有些好笑,但周泽楷看向他的眼神那么认真,让他无法使用开玩笑的口气一语带过。喻文州轻咳了一声,微笑道:“没关系,你没有必要向我道歉啊,那个时候你的判断是正确的,回援只会让我们整支队伍都陷入被动,以血换血才是最好的选择。”

  周泽楷不语,隔了好一会儿,轻声道:“不,是失误……”

  他不知道喻文州能不能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也想不出更好的表达方式,但是满心懊恼不能不说。索克萨尔被B队集火的时候他选择了交换,就像喻文州所说的,在当时情况下回援的话A队整体都会陷入被动,周泽楷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能救而未救,放弃了索克萨尔,自以为交换是最好的应对方式。但叶修的存在使得这个选择显得苍白而可笑,A队放弃了索克萨尔,却未能拿下大漠孤烟,甚至周泽楷自己的一枪穿云差点就变成B队第二个集火目标。如果不是夜雨声烦突如其来的惊天一剑,A队大概连中场那么点喘息时间都不会有,直接就一败涂地了。

  周泽楷觉得很难受,可能还有一点不甘心。

  顶端的灯发出轻微的嗡嗡声,不情愿地落下些微光照亮过道,周泽楷站在寡淡的灯光里,微微垂着眼,显得有那么一点……委屈。

  喻文州伸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喻文州收回手后才意识到尴尬,即使顶了个前辈的名分,他和周泽楷之间还远没到可以做出如此亲昵举动的地步,只是气氛与情绪都太配合,让他不自觉地就伸了手。喻文州内心自我检讨是不是最近和卢瀚文呆得太久了养成了不好的习惯,面上还是微笑:“没关系。”

  周泽楷犹豫地望着他,手臂稍稍一动,好像想抬手摸摸自己的头确认一下,到底忍住了。

  “你的判断是正确的,”喻文州说,又笑了笑,“也许后来的执行有点问题,或者应该说是遇上了意料之外的情况,但你当时的选择并没有错,少天会配合说明他也认同你的想法,至于叶修……只能说敌人确实很强大,这个也没办法不是?”

  他低低地笑出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仔细论起来的话,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在我身上。如果我能多坚持一会儿,哪怕只是坚持到你们拿下韩队长,也许情况就不一样了——但我并不觉得我需要为此道歉,你也一样。”

  周泽楷的眼睛逐渐亮起来,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手机铃声恰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呆了一下,手忙脚乱地从风衣口袋里找出来,瞥了一眼来电人后匆匆按掉,神色间又多了几分为难。喻文州笑着问:“队里人找你?是小江吗?”

  周泽楷点点头,迟疑着说:“我……”

  “我也得过去了,”喻文州打断他的话,看着对方眼里的光一瞬黯淡,忽然有点想笑,抬手指了指他手里的手机,“还有什么话想说,给我发短信吧,或者等我回去,QQ上见?”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意识到喻文州说了什么,先是惊讶,然后那张英俊的面孔染上了些笑意,好看的眉眼都舒展开来,暖洋洋的仿佛带着春天的气息。

  喻文州为人温和,与人打交道从来温文尔雅不说重话,无数人赞过与他言谈如沐春风,然而他自己却是直到这一刻,才真正切身体会到何谓如沐春风。

  

  黄少天找喻文州:“队长队长,小卢的妈妈又打电话过来,你快去接一下群众都盼着……卧槽!队长你在跟谁聊天!”

  喻文州慢了一步没能关掉聊天框,被黄少天捕捉到了窗口上“一枪穿云”四个字,不禁有些头疼,揉了揉太阳穴:“嗯,有点事……”

  黄少天跟喻文州抢鼠标:“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下周就打轮回了队长你别搞通敌那一套啊让我检查检查,”他把进度条一拉到底,整个人都震惊了,“队长你……队长我得向你学习啊!”

  

  黄少天给江波涛打电话:“小江啊你知道吗我们队长跟你们队长聊天聊了四个小时。”

  江波涛不知道在干什么,咳嗽了好久才回答:“黄少,愚人节还早着呢。”

  “你去翻周泽楷的聊天记录,快去快去快去,”黄少天说,“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来点彩头呗?”

  “行啊,”江波涛毫无心机,一边打电话一边站起来往周泽楷的房间走,“下周我们过去G市,打完比赛去唱K吧?”

  

  于是周末蓝雨轮回两家聚在KTV里,江波涛单膝跪地对着喻文州唱《征服》,中途数次笑场,群众一致表示不合格要求重唱。

  周泽楷照例找了个角落窝着,这回没有橘子,他拿着手机玩了一会儿,一抬头对上了联盟最年轻的职业选手,卢瀚文好奇地问:“前辈你不去唱歌吗?”

  周泽楷摇头,小卢继续追问:“为什么不去?大家都在唱呀。”

  小卢兴致勃勃:“前辈你喜欢什么歌,要不我帮你点吧。”

  周泽楷四下张望,想找个能管住卢瀚文的人,喻文州恰巧于此时回过头来,碰上他的目光,笑了笑,起身走过来:“小卢怎么不继续唱了,我记得现在这首不是你的保留曲目么?”

  “报告队长,黄少说偶尔也要发扬风格把机会留给别人。”卢瀚文说,“当然赛场上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黄少那是不好意思跟我们队的后辈们抢麦,哄你主动让位呢,”江波涛也跟了过来,拿了瓶水一口气灌掉半瓶,“队长没事吧,今天有点安静过头了啊,不舒服?”

  “前辈你太小看黄少了,”卢瀚文抗议,“黄少是那种人吗,因为这么丁点小事就不好意思?”

  江波涛刚要回话,前头杜明喊了一声,江波涛匆匆搁下水瓶跑过去了。卢瀚文在队长面前不敢太放肆,招呼了一下就跑掉了,喻文州在周泽楷身边坐下,问:“是不是累了,要不要先送你回宾馆?”

  周泽楷飞快地摇头:“不用。”

  他说得很轻,混在嘈杂的乐声里几乎不可听闻。KTV包间里群魔乱舞,年轻人们差不多都玩疯了,于是周泽楷显得格外突出,他始终坐在一角,背脊挺得笔直,拘谨而约束。

  周泽楷很紧张。

  并不需要刻意捕捉就能察觉到对方明显外露的情绪,喻文州觉得有点莫名,猜不出周泽楷在紧张什么。全明星周末后两个人时有交流,训练结束后总会在QQ上聊几句,隔着网络周泽楷的回复要比现实里快得多也随意得多,喻文州本以为那代表着他们在逐渐熟悉起来。

  但是再见面时周泽楷似乎依旧没有交谈的意愿,年轻人坐得端正,唇抿得极薄,竭力没有表露出抗拒的情绪,眉梢眼底藏着点战战兢兢。

  “队长队长!”卢瀚文又跑过来了,塞给喻文州一个苹果,“给你!”

  喻文州立刻感到了头疼,刚要推拒,卢瀚文思考了一下,又把苹果抢回来,塞到周泽楷手里:“不对不对,周前辈,给你。”

  周泽楷稍稍一愣,抓住了苹果,“……谢谢。”

  嘈杂的背景音乐和某几个家伙的鬼哭狼嚎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宋晓探头往这边瞧:“小卢传出去没有?在谁手里呢?”

  卢瀚文响亮地回答:“周泽楷前辈!”

  郑轩拿了个盒子过来,跟周泽楷解释:“小周以前不怎么出来可能不清楚,击鼓传花玩过吧?我们蓝雨的保留节目,这不歌唱完的时候苹果在你手里,来来抽个签。”

  周泽楷半信半疑地望向喻文州,喻文州按住了额头:“不好意思啊小周……算了还是我来吧。”

  “队长——!”卢瀚文痛心疾首,“我特地塞给周泽楷前辈的!”

  “对,回头去竞技场让你周前辈好好指导一下。”喻文州把卢瀚文按下去,从盒子里随便抽了一张给郑轩,郑轩立刻大声念出来:“告白!”

  周泽楷肩膀抖了一下,喻文州安抚地朝他笑笑,淡定地问郑轩:“向谁?”

  “苏沐橙。”郑轩想都不想,黄少天一口否决:“不成不成,每次都找苏妹子也太打扰人家,再这么玩下去我们整队都要被她拖黑了,换个人换个人?”

  “云秀?”

  “一回事好吗,有点新鲜的提议没啊?”

  “怪我咯?压力山大啊联盟女选手就那么几个,掰着指头都数完了,哪有新鲜的……烟雨新来的姐妹花可以吧可以吧?这个从来没提名过。”

  “不熟吧,你有人家手机号吗?”

  “找云秀问?”

  “找骂吧你!”

  “别麻烦了,”喻文州淡定地说,“就这儿的人吧,随便挑一个,省时间。”

  郑轩抬头冲江波涛喊:“哎你们轮回出一个人!”

  江波涛沉思。江波涛扫视了一遍队友,默默估量要牺牲哪一个。他考虑得太久,黄少天干脆地替他做了决定:“还用问吗还用问吗我们蓝雨出动的可是队长级人物!果断的把你们队长交出来!”

  “就这样吧。”喻文州侧过身,正对周泽楷,抬手按着他的肩膀,温和地笑了,“那么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小周,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他感觉得到手指按住的地方在微微发颤。始终保持一脸不在状况的周泽楷望着喻文州,浮光掠影里青年神情迷茫而疑惑,只有一双眼睛出奇地亮。

  

  年轻人一闹起来就没个头,何况是一群以打游戏为主业自带熬夜技能的年轻人。职业选手们平时除了游戏基本没什么活动,难得聚一次就疯了整夜。

  周泽楷似乎又是最特别的那个,熬到一点多就窝在角落里睡着了。喻文州推醒他,示意他跟自己出去,周泽楷迷茫地眨了眨眼,额头还有靠着墙蹭出来的红印,好像刚被叫醒脑子里还是一团糊涂,乖乖地站起来让喻文州拉了出去。

  “我先送你回宾馆。”喻文州跟江波涛打了个招呼,带着周泽楷出了KTV。早春的风迎面吹过来,挟着寒气直往人衣缝里钻,周泽楷打了个冷噤,终于清醒了一些。

  轮回定的旅馆离KTV很近,只有三五分钟的路程。时间走到快两点,路上已经很少有车往来,路灯的光穿过行道树的枝与叶洒下来,在地上勾勒出长长的影,是这座城市难得的安谧时分。周泽楷走在喻文州身后,大约错开半步,低着头往前走,偶尔抬头望一眼前方人的背影。经过树影最斑驳处时,他拉住了喻文州。

  “怎么了?”喻文州回头,“不舒服?”

  周泽楷说:“喜欢你。”

  喻文州愣住了。

  他想起晚上那个游戏,不知道这是不是迟来的回复,或许只是个迟到的玩笑而已?

  但是周泽楷认真地告诉他:“一直喜欢你。”

  

  —END—


 
评论(7)
热度(17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