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卢喻】喻时推移

也是写给《喻求不满》的文。

这是我第一次搞小卢来着,超级有罪恶感ORZ

还被亲友说了黄少存在感太强……明明已经尽量避开他了>_<


喻时推移


  卢瀚文第一次进入蓝雨正式队员训练室时,才比电脑高出一点点。

  荣耀联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选手怀揣着满心的兴奋,几乎是蹦到椅子上,心想以后这就是我的位置啦,高兴了半天才想起来应该先去见过前辈们。蓝雨战队是出了名的氛围好,前辈一个两个都很好说话,对这个新加入队伍的小战友表示了极其热烈的欢迎,轮流过来摸他的脑袋,卢瀚文的头发被摸得竖了起来,翘得乱七八糟,最后抱着头跑到喻文州面前:“队长好!我是卢瀚文!新来的!要摸就摸脸吧别摸头了!”

  一堆人笑成一团,喻文州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放过了他那一脑袋乱毛,改为拍了拍小卢同学稚嫩的肩膀:“欢迎加入蓝雨。”

  卢瀚文开心地应了一声,仰着头看队长。十四岁的少年身高才将将到喻文州胸口,眼睛里藏不住的是少年人独有的锐气:“队长,可以跟我PK吗?”

  

  蓝雨训练营中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传说。

  不,其实蓝雨训练营一直流传着很多传说,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学员们最喜欢听的传说当然是黄少天,想当年少年剑圣如何于网游乱阵之中惊艳一剑夺取BOSS项上人头,如何被蓝雨队长一眼相中带回队中,如何跟一队正式选手挨个PK以未出道之身赢了大半个战队……据说黄少天自己偶回训练营串门时也听得津津有味,至于真实性则完全不可考。

  排名仅次于少年剑圣的,则是手残队长的故事。传说现今的蓝雨队长当年在训练营成绩只是倒数,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被淘汰的时候,他却出其不意地在1V1的PK中对战蓝雨首任队长连胜三局,老队长输一阵吐一口血,最后一推键盘连呼三声“既生瑜何生亮”,亲手将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交付,怆然而去,从此绝迹江湖。

  “魏队没有吐血,也没喊既生瑜何生亮,”喻文州纠正,“账号卡是归队里的,第四赛季才到我用。”

  “啊!队长!”宋晓正讲到得意处,吓得一激灵把手里饮料摔了,“队长你什么时候来的……这是郑轩前辈跟我讲的。”

  “喂喂喂小年轻别乱说话啊,什么责任都往前辈身上推,前辈压力山大知道吗?”郑轩赶紧撇清,“我是听黄少说的。”

  黄少天被联盟找去拍宣传片了,不在场,无法发表意见。喻文州在长沙发上坐下,宋晓郑轩殷勤地端茶递水作狗腿状,卢瀚文咬着酸奶的吸管,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喻文州,对方还了他一个温和的笑。

  “队长队长,”少年明亮的嗓音尾声上扬,“跟我打一场吧打一场吧好不好?”

  

  卢瀚文第一天进蓝雨,就向队长发出了挑战。

  那次邀战一度让训练室里的气氛有点紧张,接着就被黄少天打断。剑圣大人忧伤地说小卢啊你一个剑客居然成为蓝雨战队第四赛季以来第一个入队求战却不找我的人,真是太让前辈伤心了。然后黄少天把小卢同学按到椅子上开机刷卡建房间一气呵成,夜雨声烦毫不客气地蹂躏了流云一百遍。

  向索克萨尔挑战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但小卢同学是个执着的人,岂会因一次失败就收手,眼下逮着空子立刻又向队长发出邀请。喻文州对他这份执着略有些意外,眉梢微微一挑,语气带了三分好奇:“小卢为什么想找我PK?”

  “呃……”卢瀚文欲待张口作答,却把自己噎住了。

  他大可以回答因为在训练营就多次听闻喻文州挑战魏琛的传奇心生向往,又或者是因为队里其他人包括徐景熙都跟他打过不止一场单缺个喻文州,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卢瀚文仔细想了想,觉得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理由。

  最后他只好说:“因为想和队长打一场呀。”

  

  卢瀚文是个剑客,他最关注、最喜欢、最向往、最景仰的职业选手,毫无疑问是黄少天。

  至于剑客之外的其他职业,小卢同学和他的同龄人们的想法其实也没有太大差别,只不过作为职业选手不能搞歧视,要公平地看待每一个职业,仅此而已。对于另外的二十三个职业,他感情是谈不上的,术士混杂在其中,没什么特别,说不上喜欢也算不得讨厌。

  但是喻文州似乎有一点不一样。

  

  卢瀚文的生日在秋天。刚刚满十四岁就已经以不菲的薪金被蓝雨战队签下,小卢同学少年心性,很是得意,把工资本拍在桌子上豪气冲天地说去吃火锅吧我请客,前辈们很赏脸地到齐了,给他带了蛋糕,还有包装精美的礼物。

  吹蜡烛的时候卢瀚文说且慢,让我想一想愿望。黄少天在他旁边敲着碟子有点等不及,催着他快想快想许愿要蓝雨夺冠就不用了本剑圣生日时已经许过了给你省个名额。卢瀚文一想有理,于是换了个愿望,郑重其事地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然后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黄少天拔掉没燃尽的蜡烛开始切蛋糕,徐景熙坐在卢瀚文另一边,好奇地问他许了什么愿。郑轩刚要拦,卢瀚文已经痛快地说了出来:“希望队长能跟我打一场!”

  “……”徐景熙摸了摸下巴,说:“太浪费了。”

  他痛心疾首地教育卢瀚文:“生日一年就一次,许点重要的愿望啊!跟队长打一场又不是什么大事,唉唉唉你你你简直……简直就像神雕侠答应帮郭襄做三件事,小姑娘用掉一根金针就为让他摘掉面具露个脸。”

  “脸很重要的。”黄少天爆完手速分好蛋糕,顺便爆语速插了个话。

  徐景熙没理会,继续教育卢瀚文:“求PK这种事,你去跟队长撒个娇让他跟你打一场当生日礼物就行了呗,何必浪费生日愿望呢?”

  卢瀚文立刻眼睛亮亮地盯向喻文州。喻文州晏然自若,温文一笑:“今年不行了,我已经买好礼物了。”

  卢瀚文转头看堆在墙角里的礼物堆,登时觉得心痒起来:“队长队长,我能现在就拆吗?”

  “可以啊。”喻文州微笑。

  “等等先许愿!”徐景熙把要往椅子下跳的卢瀚文按住,“离座再许愿就不灵喽。”

  郑轩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愿望讲出来就已经不灵了吧……也没听说生日愿望还能许两次的。”

  “换一个就换一个吧。”卢瀚文毫不在意,一拍桌子,大声说:“新秀挑战赛我要打赢微草的刘小别前辈!”

  他跑到墙角里翻翻捡捡,找到标着喻文州的那一份,兴冲冲地拆开了包装。

  

  喻文州送的是初中奥数礼盒。

  喻文州温和地说:“你妈妈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职业选手也不能落下文化课,让你有空还是多看点书。”

  卢瀚文转头扑进黄少天怀里痛哭:“呜呜呜黄少!呜呜呜队长好可怕!”

  黄少天沉痛地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还好还好,就是几本数学题。我当年收过全套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精装版。”

  卢瀚文肃然起敬,觉得自己各方面都和黄少还有着极大的差距。

  

  大概生日愿望真的说出来就不灵了,新秀挑战赛卢瀚文最终没能如愿。

  和队友们在一起时还能嘻嘻哈哈,晚上回到房间那些压下去的负面情绪就开始反弹,输掉的场景在脑海里一遍遍反复循环,卢瀚文想赶走它们可是赶不掉,郁闷得在床上滚来滚去。

  空荡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宾馆订房时本是两人一间,卢瀚文分配到的室友是黄少天,但是剑圣大人交游广阔,散了会又跑去找相熟的人玩了。职业选手平日里天南海北,一年难得有几回见面机会,想和朋友多待会儿也不是不能理解,所以卢瀚文倒不怎么怨念黄少天把他一个未成年人丢在房间里,但他现在很想找个人说说话。

  敲门声忽然响起来。

  卢瀚文跳下床,提拉着鞋子跑过去,踮起脚尖透过猫眼往外张望,呆了一下,连忙打开门:“队长?”

  喻文州站在门口,笑着问:“PK吗?”

  他从衣袋里抽出手,指间夹着一张长方形卡片。

  ——那是索克萨尔的账号卡。

  

  “三场两胜,地图我选,可以吗?”

  “嗯嗯。”卢瀚文连连点头,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熟练地刷卡登陆,进入竞技场,输入喻文州给的房间号,索克萨尔已经等在里面了。卢瀚文几乎是带着点雀跃按下了开始。

  他稍稍一怔,第一场的地图是最普通的擂台,方方正正,一眼就能望到底,没有任何起伏阻碍。地图范围极小,两个角色几乎是面对面,剑客近身对术士简直毫无悬念,流云毫不费力地抢占了上风,索克萨尔既无地势可依凭,喻文州的手速又是出了名的,连拉开距离躲闪都做不到,基本是从头挨打到尾。

  屏幕上闪出荣耀两个字时流云的血量才掉了21%,卢瀚文看着屏幕走了神,不明白喻文州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扭过头去:“队长……”

  喻文州却只是笑:“准备好了吗?第二场要开始了。”

  这回的地图是上次常规赛卢瀚文打个人赛时使用过的主场图,有小巷树丛与三两座建筑,地形较之上一场要复杂许多,但既然是主场图,自然是卢瀚文当初花了不少工夫研究过的。少年心里更加疑惑,操纵着流云在地图上搜寻索克萨尔的痕迹。

  这一场远不如第一场顺利,卢瀚文自诩对这张图足够了解,但喻文州对地势的利用远超过他的想象,索克萨尔灵活地穿梭在各种障碍物之间,使用的是CD流的打法,一拨技能放完绝不恋战抽身便走。饶是十分熟悉地图,卢瀚文仍然打得很辛苦,好容易抢到几次攻击机会,可喻文州总能找到办法脱身。

  最终流云落败,索克萨尔以3%的血量险胜。卢瀚文呆呆的看着屏幕,他觉得喻文州应该是想告诉他些什么,但他此时心乱如麻,什么也想不到。

  “第三场。”喻文州说,侧过脸对他笑了笑。

  喻文州改了选项,这一场换成随机选图,屏幕上布满了灌木丛和沼泽,看起来有点恶心。卢瀚文警惕地操纵着流云走来走去,投入了十二分的注意力。

  但他心里知道这场一定会输。

  他甚至没能找到索克萨尔人在哪里,生命就被打掉了四分之三,周周转转最后终于顶着血皮冲到了索克萨尔身前,近身战他发挥出色依旧,以仅剩的9%生命打掉了索克萨尔三成血。

  而这场战斗毕竟是输了。

  喻文州合上笔记本,转过身来看着他,问:“小卢,你觉得战斗的时候什么最重要?”

  卢瀚文想说手速地形装备意识反应技能点等等等等都很重要,但本能地感觉到喻文州要的一定不是这么直白的答案,可是对一个十四岁的初中生而言,要编个听起来意蕴深长的回答实在不太容易,最后他只能故作深沉状回答:“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喻文州笑出了声,揉揉他的头发,“我听说上个夏休期你跟公会的人去网游里抢BOSS,遇到过叶秋?”

  “嗯……”卢瀚文想起了不好的回忆,蔫掉了,很快又振作起来,“我会赢回去的!”

  喻文州笑着问:“他跟你说过些什么?”

  卢瀚文其实不太情愿回想。

  “你有天赋,”喻文州夸奖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好好思考一下,怎样发挥你的天赋。”

  他把索克萨尔的账号卡收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有一刻似乎分了神,然后拍拍卢瀚文的肩,又笑了笑:“手速是优势,但并非一味求快就能夺取胜利。”

  卢瀚文也低头看自己的手,想起网游里有个很嚣张的家伙说过类似意思的话,当然口气没队长这么温和。

  其实他也明白,但少年人要强好胜,最直观的莫过于数据比较,卢瀚文最初在训练营中脱颖而出就是因手速过人,得到肯定后愈发训练自己往更快更多走,毕竟一剑出手,不是行家里手很难看得出其中精妙,但出剑数量摆在那里,是个人都会数数。但决定成败与否的从来不是数量,所以虽然卢瀚文剑影步能出八个影分身,刘小别幻影无形剑可连刺一十五剑,而以剑封神者,唯有黄少天。

  “还有,”喻文州接着说,“失败并不可耻。”

  卢瀚文抬起头,喻文州对他微笑:“今晚那场,打得很好。”

  卢瀚文猛地扑过去抱住他,喻文州猝不及防,被带得向后一仰,倒在床铺上。卢瀚文把头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队长……”

  “嗯?”

  “下次我会赢回来!”

  喻文州声调温和依旧,“好。”

  “我会变得更厉害的。”

  “好。”

  “和黄少一样厉害……不对,比黄少还要厉害!”

  “好。”

  “还要帮蓝雨拿冠军。”

  “好。”

  “嗯……还有保护队长。”

  “这个你不是已经做到了么。”喻文州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语声带笑。半个赛季以来,流云已经很好地融入了蓝雨的团队赛,接替了锋芒慧剑的任务,守卫在索克萨尔身边。

  “还有要快点长大。”卢瀚文最后说。

  

  在蓝雨度过的第二个生日,卢瀚文充分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任凭徐景熙和宋晓左一个右一个把他夹在当中威逼利诱也不肯说自己准备许什么愿。

  最后徐景熙失望地叹气:“唉,小卢不好玩了。”

  卢瀚文冲他扮鬼脸。

  那边喻文州点好了蜡烛,招呼他们:“别闹了,小卢过来吹蜡烛。”

  “嗯!”小卢同学立刻抛弃了徐景熙,跑回餐桌边。喻文州把蛋糕店友情赠送的生日帽扣到他头上,笑着说:“许个愿吧。”

  

  卢瀚文对着蛋糕许愿。

  想站在你身边。

  无关蓝雨,并非队长与队员,不是流云援护索克萨尔。

  想站在你身边。

  

  ——END——


 
评论(7)
热度(9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