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一步之遥(四)

隔得有点久的更新><太久不动笔,接续好像有点问题,先这样……

  四

  

  黄少天去食堂吃早饭的时候迎面碰见郑轩,后者叫住他,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通,用不太确信的口吻问:“黄少,我记得……咱们昨天是赢了吧?”

  “是赢了啊,”黄少天不解,“问这个干吗?你不至于吧,昨天的比赛今天就记不住比分了?”

  郑轩松了一口气,说:“看你一脸思虑过度憔悴不堪连话都不想说了的样子,我还以为我们输掉了主场,压力山大啊。”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踹他,“有事没事想点好的成不成!吃饱了就去训练!”

  郑轩耸耸肩,听话地滚了,没走两步被黄少天叫回去:“等等,替我跟队长请个假,我今天要出去一趟,有点事。”

  郑轩好奇:“什么事,我能知道不?”

  “为什么要让你知道,你想干什么?”黄少天摆了摆手,“我走了,最迟晚上回来。”

  他三言两语打发掉郑轩,转过身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心想有那么明显吗连郑轩都看出来了,今天还是绕着队长走比较好免得被盘问。

  回宿舍进行了简单的伪装之后黄少天溜出门,找了条摆满小吃摊的街一家家挨个吃过去。请了事假但实在想不到能干什么事,他大概花了两个小时吃早饭,实在吃不动了就溜进个小公园闲逛消食,走了几步觉得累,找了条长椅坐下发呆。

  昨晚他追到巷口时周泽楷已经拦到车走了,黄少天不放心,给轮回的队长打电话装作没事人拐弯抹角地问周泽楷回去了没,对方确认了情况后告诉他小周坐上出租了一会儿就到不用管他,黄少天说那就好,顺便要来了周泽楷的手机号。

  现在他呆呆地对着手机,偶尔打几个字随即删掉。从拿到号码起黄少天就在考虑是不是先发条短信过去解释一下道个歉,考虑了一夜也没能把短信发出去,再怎么斟酌言辞都显得苍白。

  何况拿什么解释,他连一个能说服自己的借口都找不到。

  最方便的理由大概是推给酒精,但喝酒的人是周泽楷,黄少天除了啤酒刚上来时尝了一口就没再碰过。若要说是气氛太好一时忘情,一个烧烤摊烟熏火燎的能有什么气氛。

  黄少天重重地捶了下额头,心想完蛋了,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他夜里没休息好,撑到此时已经十分困倦,迷迷糊糊地靠着长椅打算歇息一会儿,一闭眼就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前一晚的情形。也许真的跟酒精有点关系,残存在印象里的画面前情后果都不太清晰,只依稀记得周泽楷因为什么事情笑了,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很漂亮,唇角挑起来的弧度也很漂亮……再往后不能想了。

  或许这也算个理由?

  但这个理由也实在太禽兽了。黄少天完全没了睡意,郁闷得想找堵墙撞一撞,抓着头发心想周泽楷还真是好脾气,居然没当面给他一拳。

  公园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周日闲人多,平日里忙于工作学习的上班族学生党纷纷出来放风。今天天气不错,黄少天被太阳晒得有点晕,果断决定转移。

  G市那么大,有车马喧嚣的宽阔马路,也有冷清无由的狭窄巷道,黄少天漫无目的地到处晃悠,没转多久就觉得累了,于是发挥宅男本能找到了最近的网吧。

  网吧外面不显眼,屋里地方居然不小,打通了三四间屋子,一排一排的屏幕亮闪闪的,差不多坐满了。四周墙上贴着各色各样的游戏海报,荣耀占到快一半,有新崭崭的刚换上去不久的,也有颜色陈旧半边剥离的。柜台前支了个广告架,台上并排放着几个盒子,整整齐齐地码着各种游戏的账号卡和点卡。黄少天打量了一圈环境,由衷地觉得亲切,他十四五岁时逆反期不学好,常和相熟的同学逃课去网吧打游戏,进训练营后也还时不时到常去的网吧坐坐,只是从正式出道起便很少再来了,随着夜雨声烦声名鹊起,黄少天本人的采访和周边也出了不少,能认出他的人越来越多,再进网吧风险就太高了。

  不过偶尔一次应该没关系吧?

  前台小妹窝在椅背里看连续剧,听见门响摘下耳机看过来。黄少天心虚地把帽子往下拉了拉盖住眼睛,拍了二十块钱给她:“开台机子,先押三个小时吧,有包厢没?”

  前台小妹不接,投过来一个狐疑的眼神:“喂,你……身份证拿出来看看,成年了没啊?”

  黄少天一愣:“现在查得这么严了?”

  “早就是了,没成年不让上啊,”前台小妹不耐烦地挥手,“十一点要来人检查的,你要不行就到下午六点后再来,晚上没人管。”

  黄少天心里天人交战片刻,摸出身份证递过去。前台小妹接过来看了看,讶异地挑了挑眉毛,一边登记一边嘀咕:“成年了就早点拿出来嘛,还纠结什么……咦?”

  她抬头瞧了瞧黄少天,疑惑地说:“这个名字有点熟啊……”

  黄少天打个哈哈,指指旁边的盒子,“那什么,给我拿张荣耀的账号卡……几区的都行,再来瓶芬达,那边的面包来一个,带肉松的那种。”

  前台小妹被生意转移了注意力,不再关注黄少天本人,匆匆给他开好了机器,点齐了他要的东西一起递过来:“从这边上二楼,203号包厢,A41号。”

  黄少天把账号卡和身份证收好,拎着饮料面包上楼,迅速找到了包厢,进门先是一愣。

  大尺寸海报占去了半面墙,神枪手斜身举枪,长风衣衣摆飞扬而起,赤红色的子弹被剑刃冷光横削为两半,剑客单手持剑,看姿势使的是一招逆风刺,递出去的剑锋幽芒流转,剑光洒落汇成荣耀两个大字。海报纸张挺括,显然刚印出来没多久,黄少天闭了闭眼,拉开椅子坐下,觉得头隐隐作痛起来。

  这是新秀挑战赛时曾出现的场景,当然真实的战斗远不如海报上表现出的华美,且不说海报里的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从发丝到衣摆扬起的弧度都经过精心的设计与调整,赛场上黄少天能用格挡拦下周泽楷射过来的子弹已然是令人震惊的巅峰操作,要用逆风刺在攻击的过程中顺带把子弹一削为二,这种场面也只可能是画出来的了。

  黄少天忽然之间就没什么心情理会旁边的电脑了,抬头盯着那张海报看了半天。每年全明星周末前后照惯例会推出一系列以此为主题的新周边,海报是从来少不了的,内容是全明星赛中的精彩瞬间。作为本赛季入选的二十四人之一,黄少天也有一套海报,但身为夜雨声烦的操作者,他手头的周边样品数不胜数,海报拿到手看都没看就束之高阁了。再者通常来说全明星周末的海报内容来来去去都是观众们最关心的也是最容易出爆点的团队赛,几乎不会涉及向来和和气气没什么看头的新秀挑战赛,是以直到此刻,黄少天才知道原来今年还出了这么一张海报。

  他坐了一会儿,没有开游戏,而是登陆了论坛,在搜索框里输入了周泽楷的名字,毫不意外地在搜索结果里看到了一连串捎带的黄少天。论坛上有的是闲人,长篇大论地分析两个人是如何的南辕北辙,长篇大论地感慨两个个人风格如此鲜明的选手从场上到场下所有特点居然能一一对应是何等的缘分,长篇大论地比较孰优孰劣赛场上谁的赢面更大生活里谁更没法跟人相处,黄少天看着看着就有点想笑,扯了扯唇角到底没能笑出来。

  这样的讨论几乎是自周泽楷出道起就开始萌芽,最早只是把话痨与无口的反差当笑话讲,随着一场场比赛打磨,周泽楷的战斗风格逐渐成型,且喜闻乐见地朝着与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完全相反的路线进发,于是两个人名字愈发缠在一起分不开了。

  黄少天心想难怪联盟愿意出这样的海报,原来也不过是迎合群众喜好。或许是两个可以给对方当反义词的人放到一块儿容易出爆点也容易出笑点,而人民群众都喜欢看热闹。难怪轮回给周泽楷造势时总有意无意地扯上他,难怪蓝雨自家王牌被利用了居然也不生气。

  他按着额头发呆,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把两个截然相反的人放一起比较,但凡提到一个就必须把另一个也拉出来讲,讲来讲去搞得好像这两人绑定起来分不开了,但其实也许两个人在现实里毫无交集,更不必提那么紧密的联系。

  第五赛季的黄少天只有十九岁,严格来说还不能被划分为心智成熟健全的成年人。游戏里他是叱咤风云的第一剑客,提剑在手意气风发,哪怕对敌荣耀第一人叶秋也从没流露过丝毫怯懦犹豫,随着蓝雨成绩一路上走,粉丝群里已经开始传扬出“剑圣”的称号。然而一旦离开荣耀,三次元的天地那么广阔,黄少天不过是个尚未满二十岁的普通人,天底下有那么多不可能靠挥剑就解决的事情,何况他的剑还停留在二次元带不出来。

  黄少天动了动鼠标,关掉了论坛,双指挟起账号卡在刷卡器上一掠而过。困顿逃避从来不是他的风格,前路也许有许多种选择,黄少天分不清哪种最好,但犹豫一定是最坏的那种。

  他惯常的做法是耐心等待机会,但若是局面陷入了困境,不如主动出击。

  看看时间,这会儿轮回的人应该还在飞机上。既然买了账号卡,黄少天干脆顺手建了个小号玩。

  第七区开服有小半年了,新手村冷冷清清,黄少天没费什么工夫就做完了新手任务,路上还碰到几个来捡徒弟的,打着带任务刷副本给装备种种招牌,黄少天连着拒绝了一个战斗法师一个驱魔师一个弹药专家一个骑士和一个气功师,最后对着某牧师的邀请忍无可忍开启了垃圾话技能:“兄弟你什么意思,找徒弟起码有点诚意吧,广告词都直接拷人家的让我怎么相信你,还带刷副本管升级,你一个牧师刷得动吗?”

  “牧师怎么了牧师也对师徒声望有需求不行吗?”对方忿忿不平,“不就是刷副本吗,有本事你将来进高级本也别带牧师!”

  黄少天心说我还真用不着牧师,都是带守护天使来着。他来新区建小号也就是随手玩玩,没打算练成什么样,当下没理会这群收徒弟的,转身正要走,忽然见那牧师举起了手里的十字架。

  再怎么高手那也得受账号限制,就算对手是个牧师,满级大号要碾死一个十几级的新人实在太容易了。黄少天下意识地操纵人物一个翻滚避开可能的攻击,躲出去了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还在新手保护期内,对方根本不可能对自己使用攻击技能,紧接着就听见身后响起火焰的音效。黄少天连忙向前一跳,避开了足下燃起的火海,边跑边忍不住抱怨:“我说这位牧师同学,性子够烈的啊,不就吐槽你一句而已嘛你至于吗至于吗至于吗?”

  牧师当然无法攻击他,但是他们所在处紧邻着一只精英级的被动怪,而且这只被动怪拥有一个范围攻击技能。那牧师吸引了精英怪的仇恨,然后紧跟在黄少天身边,意图就这么磨死他。黄少天挂了一排黑线:“很熟练啊兄弟经常玩这一套杀新人吗?真是太没品了,不要小看我啊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他骤然加速疾跑,身形一折绕到了一块岩石之后,牧师连忙带着精英怪追过去,却见剑光一闪,怪物被一记上挑抛到了空中。这只15级的精英怪皮粗血厚,普通新人组满五人队来打也要耗一番力气,但对黄少天来说还有点不够看。十几级的小号能使用的技能太少,无法组成有效连击,黄少天也不在意,剑光霍霍刺削劈砍,技能不够用就靠普攻来补,小剑客左闪右避,始终绕在精英怪的背后,虽限于攻击力没能立刻击杀怪物,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牧师早就看得目瞪口呆,蓦然斜刺里闪出道剑影,一个满级剑客伴着三段斩冲出来,刷刷砍翻了精英怪,剑客潇洒地摆了个冷傲的造型,那柄闪烁着冷光的长剑挽了个剑花才插回鞘里,转头跟黄少天搭话:“技术不错嘛兄弟,玩荣耀多久了?”

  黄少天心想不好,可别被人认出来,于是随口胡扯:“没多久,我就随便玩玩。”

  剑客很热情也很直接:“还没公会吧,要不要来我们轮回?”

  黄少天呆了三秒钟,才注意到对方头顶的ID叫做秋空一剑,和ID排在一起的是轮回公会的字样。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忽然间什么兴致都没了,“不用了吧,我比较懒,不喜欢加公会,再说我一个新人什么都不懂,这游戏这么复杂,指不定能不能玩到满级呢。”

  “所以才要人带嘛,加进公会来大家互相帮助共同进步,”秋空一剑大概认为他是其他哪个游戏的高手跑到荣耀来从头练起,抱着十二分的热情再次邀请,“咱们先加个好友?你是打算玩剑客吧,我也是剑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啊。”

  黄少天刚想问你谁啊,旁边就有同样头顶轮回公会字样的玩家插口:“秋空可是咱们第七区轮回公会的第一剑客!”

  秋空一剑十分谦虚:“哪里哪里,大家抬爱,我还差得远。”

  他的同伴继续提议:“秋空你不是正缺声望?干脆收个徒弟呗。”

  秋空一剑情致殷殷地说:“也行啊,这位兄弟怎么想,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同伴立刻祝贺黄少天:“小子,你运气不错啊,有这么个师父以后在咱们第七区就横着走了。拜了秋空当师父进轮回公会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以后红蓝随便拿紫装随便穿,运气好没准还能捞着件橙的呢。”

  黄少天兴致盎然地登QQ,打开了职业选手群,考虑了一下又关掉了,单独从好友列表里把郑轩拎出来:“有个剑客想收我做徒弟耶,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

  郑轩回复得很快:“你干吗呢?”

  “玩小号啊,”黄少天说,“我新手村都没出呢就被盯上了,唉人帅真是没办法,对方现在死缠着要收我当徒弟,你说我怎么回他?”

  郑轩打了一排省略号,黄少天问:“你是打算在我面前刷屏吗?”

  郑轩说:“我压力山大不行吗……”

  “听个八卦有什么压力,”黄少天在游戏和QQ聊天框之间来回切换,“许诺我一满级就给全套紫装,包刷橙武……叫秋空一剑,你听说过这个人没?我看他们说得挺厉害的啊,都快赶上我了。”

  “没印象,”郑轩兴致缺缺地回复,“干什么的?”

  “轮回……”黄少天打出这个词时稍微顿了顿,“第七区分会第一剑客。”

  “轮回公会的第一剑客?第七区?”郑轩黑线,“黄少你……没听说过,轮回我就知道他们会长叫三……三阳开泰吧好像。”他毫无诚意地猜测,立刻被黄少天驳回了:“胡扯,有个六字的吧我记得,三六九十还是什么来着。”

  “你管他叫什么呢,我知道咱们蓝溪阁的会长叫春易老就行了呗,我还知道春易老真名叫梁易春呢。”郑轩打了个哈欠。

  黄少天冷不丁地问:“蓝溪阁第七区分会会长叫什么?”

  “……”

  郑轩发了个省略号,良久没有下文,黄少天正准备教育他一番,郑轩ID后忽然多了个“正在输入”,片刻后新消息弹了出来:

  “队长说,”

  黄少天手一抖把鼠标摔了,赶紧捡起来打算立刻下线关机。可惜对面喻文州没有亲身上阵,而是由郑轩代为打字,聊天框里迅速浮现了新的内容:

  “队长说,‘少天,没事就早点回来’。”


——TBC——

 
评论(17)
热度(5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