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风月局(上)

小周生日快乐❤

想送贺文但是赶不及了,今天写不动了,先发一半,明天补齐。

正文之前我需要先说明一下_(:з」∠)_这篇它……只是个肉文,至少我搞大纲时只是个肉文。架空背景,其实我做了详细设定的,做到一半觉得太累了,不过是想找个理由写肉管那么多作甚……背景就是两个势力互相争斗,划分标准按游戏职业来,远程一边近战一边,不科学的地方别在意我就是想写肉而已!

……虽然写了五千字还没能进房间自己都觉得心好累_(:з」∠)_

以及我真的是粉相信我【跪


(上)


  

  “砰。”

  深红的液体落入酒杯中,发出了轻微的爆裂声,细碎的水汽四方迸溅,又被透明的杯壁挡回。那股带着些冷意的红色气势十足地冲入浅黄酒液,激烈的碰撞后逐渐安静下来,转成了暖暖的橙色。

  “喏,给你。”

  男人握杯的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衬着那杯颜色柔和的酒,像一个温和但不容拒绝的邀请。受邀的人却彷佛没看见,目光甚至不曾移向酒杯,只抬手在自己左腕轻轻一抹。

  这是组织内部常用的暗号,意思是“任务进行中”。

  不过通常来说它只应用于执行任务时向本方人员求援,没什么人会用来在任务开始前拒绝一杯酒。张佳乐不自觉地翘起了唇角,倒也没打算难为对方,搁下了酒杯,目光里带着些玩味:“真是好学生,行为规范背得够熟啊?”

  对方敏锐地察觉了他语气中的那分嘲讽,登时流露出些不知所措,垂下了目光。张佳乐想笑,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显得更严肃一些:“周泽楷,对吧?”

  周泽楷点点头。

  张佳乐的目光没有落在他身上,而是扫向了四周。他们正处身于一家地下酒吧中,灯火闪烁明灭,色彩流转变幻,墙角的音响声嘶力竭地咆哮,往来穿梭的人奇形怪状,有身披重铠腰悬长刀的武士,衣饰华美妖异的贵族青年,也有一身邋遢蓬头垢面的流浪汉。

  置身于这些人之中,周泽楷显得有些过于突出了。他太过年轻,犹自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眉目间还留存着未褪尽的稚气,那身深灰色的长风衣穿得规规矩矩,衬衫扣子一直扣到第一个,线条优美的颈项没搭配任何饰物,头发倒是留了些长度,发梢扫在颈中,看得人心里发痒。

  音乐嘈杂的鼓点里张佳乐叹了口气,冲他勾了勾手指:“过来点。”

  周泽楷身体稍稍前倾。张佳乐毫不留情地揉乱了他的头发,凑在他耳旁压低了声音:“把你那副学院派的做派给我收起来,我知道你成绩好,不过作为你第一次任务的指导人,我得把话说在前头,上头重视你才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搞砸的话也就趁早别混了。实战跟你在训练营不一样,什么时候也不是能打就行,到什么地方就该有什么样子。别拿什么任务中不得饮酒搪塞我,你穿这么齐整连点酒气都不沾,虚空都不信你是混酒吧的好吗!”

  他噼里啪啦训了一通,重新抄起那杯酒塞进周泽楷手里,“喝了喝了喝了,之前跟你说的那个身份忘掉,改成一直好学生跟家里赌气跑出来看个新鲜,记住了没?”

  周泽楷略微犹豫了片刻,举杯一饮而尽,点了点头。他喝得急,面颊上泛出些血色,张佳乐忧心忡忡地想可千万别是个一杯倒,小声问他:“还记得你今晚的任务是什么吗?”

  周泽楷放下空杯,说:“牵制。”

  “记得就好。”张佳乐满意地点点头,“敌人很狡猾,要小心,你这边的任务直接关系到那边的成败,千万不可大意。”

  他们所在的组织将在今夜向敌对势力的据点发起攻击,这次行动已经酝酿了很久,上层花费了许多心力布局,拟将敌对势力的几个重要战斗力用各种方式拖在外面。周泽楷所接到的任务,就是牵制黄少天,避免他涉入战局。

  黄少天是敌对势力的重要人物,虽然由于对方严格的保密制度,组织始终得不到有效的相关资料,但以此人于双方屡次对决中的表现来看,在敌对势力里的地位至少排得进前三。此人战力惊人,这倒也罢了,倘若是正面对决,张佳乐自忖虽无必胜把握,也不见得就一定会输,但黄少天最麻烦的地方在于他总能一次又一次地找到翻盘的机会,在战势胶着乃至天平倾斜时忽然冒出来横空一剑逆转整个局势,是以上层下了死命令,这次一定要将他排除在战局之外。

  但把这个任务交给周泽楷,张佳乐很是不放心。他知道周泽楷有多优秀,在汇集了诸多天才的训练营里也是佼佼者,理论实战都是一流,连组织向来弱势的体术也练得非常出色,如果要交手的话,身为前辈的张佳乐不敢说一定能拿下这个新人。但是牵制任务最重要的从来都不是个人武力,周泽楷毕竟只是个经验全无的新人,而他的对手却是以敏锐著称的黄少天。

  既然上层这么安排,肯定是有道理的吧。事到如今张佳乐也只好这么安慰自己了,他又点了一杯酒,在等待的间隙里指挥周泽楷:“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卸下来,枪留着,别的不要带,联络器扔掉,用不着这个,任务成功的话我自有办法找你,这东西留在身上只会增加暴露风险。黄少天那家伙难缠得很,不要给他留任何机会。”

  调酒师推过来一杯酒,张佳乐接过嗅了嗅,递给周泽楷:“拿着。往那边看,刚才走过去那个就是黄少天。”

  周泽楷眉梢微微一挑,有些意外。

  黄少天参加过不少战斗,组织内部有大量关于他的资料,周泽楷仔细研读过。在周泽楷的印象里,黄少天应该是个心机深沉、不动声色的人,冷静得近乎于冷漠,即使眼看同伴死在面前也不为之所动,总能找到最好的机会,一击便引动整个战局动荡,冰雨剑下从不走空,他是这片大陆上最好的剑客,也是最好的刺客,一步一剑一杀,事了拂衣深藏。

  而张佳乐指向的那个人,却和案卷中所展示的截然不同。

  那是个很英俊的青年,眉目疏朗,神采飞扬,他侧着身坐在一张方桌上,举着酒瓶对旁边的人扬了扬,不知说了些什么,引得一圈人都大笑起来,他自己也在笑,仰起头一口气干尽了酒,把空瓶往桌上一顿,拍了拍悬于腰间的长剑,双眉斜挑,谈笑风生,整个人都焕发出明亮的光彩。周泽楷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疑惑地望向张佳乐,张佳乐耸了耸肩,向他略一颔首。

  既然确定了目标,周泽楷不再犹豫,握着酒杯站起身来。

  拟定的计划相当简单,周泽楷需要制造一点小冲突,比如因为酒吧里人太多走路没走稳撞到了什么的,然后摆出恶劣态度不依不饶地把事情闹大,从道个歉就可以解决的小事发展为必须扔手套决斗的局面,接下来就好办了,只要在不会引起黄少天怀疑的情况下动上手,以周泽楷的身手足够将战斗拖延至行动结束。

  对于黄少天这种直觉敏锐的人而言,越是复杂的计划越容易被察觉到纰漏,不如换用简单的方式,最单纯的理由,最单纯的战斗,反而最适合掩饰最深层的目的。

  可惜实施起来没那么顺利。

  周泽楷微微低下头,避开侧旁偎过来的搭讪者,匆匆向酒吧门口走去。他一直都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在这间乌烟瘴气的酒吧里显得格格不入,看起来就像是逆反期翘家出走又被成人世界吓到急于逃离的乖孩子。路过黄少天身畔时,迎面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忽然“哎呀”一声向他怀中倒去,周泽楷仓惶闪身,没能完全避开,肩头被撞了一下,带得整个人踉跄了两步没站稳,手里酒杯一侧,眼看半杯酒水都要泼在黄少天身上。

  斜刺里一只手伸过来,在他手腕上一带,周泽楷手指发麻,不由自主地松开了,那只手轻轻巧巧地接住了下坠的酒杯,并及时摆正了它,一滴酒也没洒出来。黄少天把杯子递到周泽楷面前,笑嘻嘻地看着他:“你的酒。”

  周泽楷一时怔住了。

  他心下转念迅速,计划刚开头就失败了,黄少天显然有防备,是消息走漏了还是被看破了?会不会影响到那边的行动?怎么办?

  一个又一个念头飞快地从心底掠过。周泽楷抿紧了唇,没有去接酒杯,黄少天挑着眉毛看他,忽然笑出声来,将杯子凑到唇边饮尽了,摇着空杯对他笑:“我说,要搭讪的话,你这手法也太老套了吧?”

  之前那些念头统统一滞。周泽楷茫然地望着他,许久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似乎被误会了。

  但是……搭讪?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信息,黄少天将酒杯一抛,跳下了木桌。周泽楷下意识地想要后退一步,却忘了自己身处的境况,这一退先是撞到了人没能退开,接着便被揽住了腰。

  不知为什么,被嘈杂的音乐与重重喧嚣盖过的那一声玻璃杯坠地的碎裂轻响,落在周泽楷耳中却分外清晰。温热的触感落在唇上时周泽楷彻底僵住了,黄少天舌尖还带有酒精的辛辣味道,清晰地扫过唇瓣,放肆地掠夺着他的呼吸。

  至少这个场面比被识破真相要强,对吧?

  周泽楷花了十二分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立刻拔出枪,僵硬地承受对方侵略性的吻。他察觉得到黄少天的指尖蹭着衣袋一掠而过,拂过枪柄时稍稍顿了一顿,应该是在检查。周泽楷暗自庆幸之前听从张佳乐的话,把联络器等一干设备都清了出去,不然恐怕要糟糕——话说回来,现在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任由周泽楷再怎么控制,注意力也总是不可避免地集中到唇舌间的触感,他逐渐无法顾及多余的事情,缺氧令每一次思考都显得艰难。

  周泽楷用力推开黄少天,急促地喘息起来,后者倒也没有为难他,一推就让开了,只是揽在他腰间的手仍然没有收回的意思。

  “其实你又何必?”黄少天再度凑近他,眼睛里有笑意,“好吧……那就当做你的酒确实泼到我衣服上了,要道歉还是要补偿,或者我们先换个地方?”

  他说话时几乎是贴着周泽楷的唇角,呼吸间气息都扑在面上。周泽楷脸上发烫,想要退避却无处可退,他一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模拟演练过无数次,并不因敌人的强大而感到畏惧,可是情势的发展却和计划中的完全不一样,他在毫无防备的时候陷入了风月局,而且从来没考虑过哪怕一种如此局面的应对方案。

  怎么办?

  黄少天低头埋在他颈间嗅了嗅,周泽楷身体一僵,慌乱之下不由自主地侧过眼向张佳乐投去了目光。只一瞬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然而黄少天实在太过敏锐,周泽楷想要掩饰已经来不及,黄少天霍然抬头,准确地从人群中捕捉到了张佳乐。

  感觉到圈在腰间的手臂微微一紧,周泽楷小心地搭上了枪柄,事已至此,只能靠武力强行留人了,好在黄少天似乎没带同伴,虽然可能会令他意识到不对向上层发出信号,但与张佳乐联手的话至少能保证不会让黄少天找到脱身的机会。

  张佳乐抬起眼看过来。

  他神色平静如常,丝毫不见任务即将暴露的紧张,甚至还对周泽楷笑了笑,尔后扭过头去跟调酒师说了句什么,端着半杯酒分开人群不紧不慢地踱过来,向黄少天微微欠身,姿态优雅而矜持,简直可以称得上风度翩翩:“不好意思,看样子我的朋友似乎和您有点小误会?”

  黄少天双眉一扬,并没放开周泽楷:“朋友?”

  张佳乐无谓地笑了笑,似乎并没把这起小小的风波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事,语调慵懒而闲散:“打搅到您真是不好意思,我的朋友不太懂事,我这就带他回去。”他抬起下巴看周泽楷,笑容斯文有礼,却透露出些许嘲讽与轻蔑,彷佛笃定周泽楷会向他求助一般,“过来。”

  周泽楷迟疑地望过去,张佳乐大概是想要把两人的关系遮掩过去,但周泽楷拿不准他选了什么剧本,一时不知该如何配合。他踌躇不决,张佳乐眉目间却已有些不耐,笑容逐渐敛去,语气也生硬了许多:“过来,你还打算让我等多久?”

  周泽楷不安地望了他一眼,试着挣扎了一下,想依言过去,黄少天忽然收紧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张佳乐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目光移向了黄少天,依然是彬彬有礼的姿态,多了一分挑衅的意味:“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朋友弄脏了我的衣服,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解决一下,对吧?”黄少天的笑容不带丝毫戾气,口气十分随意,像是很平常的说笑,“坦白说,这位兄弟你太凶了我有点害怕,所以这件事就我和你朋友单独解决好了。”

  张佳乐冷冷地攒起眉,流露出明显的不悦:“哦?可我看您的衣服整齐得很,不像是刚弄脏的样子。”

  “是吗?”黄少天不在意地低头看了一眼,忽然五指成爪抓向张佳乐握杯的手。张佳乐本能地闪躲回避,想也不想松开酒杯,反手去切黄少天的手腕。黄少天的偷袭却只是虚招,一见他反击立刻收手,半途抄起下坠的酒杯,将剩余的半杯酒沿着周泽楷的领口倒了下去。

  冰凉的液体漫过肌肤,周泽楷不由打了个冷颤,酒水在他的白衬衫上蔓延开浅淡的冰蓝色,被打湿的布料贴着身,粘腻腻的十分不舒服。黄少天倒完酒顺势低头在他颈中舔舐了一下,温热的触感令周泽楷绷紧了身体,他握住了枪柄犹豫要不要就此动手,张佳乐却突然挑起眉毛冲他笑了笑,竟然带着些鼓励的意味。周泽楷一怔之间,张佳乐又复神色冷漠,投过来的目光不带丝毫感情,好像适才的笑容只是错觉。

  “那就是我搞错了,是我弄脏了你朋友的衣服,”黄少天满不在乎地抬起头,“现在我想和你的朋友私下解决,没问题吧?”

  张佳乐冷冷地看着他,原本握杯的手里多出一把枪,眉目间渐有煞气凝聚。黄少天晏然自若地迎上他的目光,甚至还勾起唇角冲他笑了笑,

  张佳乐忽然也笑了,眉眼弯起,轮廓都被这一笑带得柔和了许多。他一翻手将枪械藏入衣内,好整以暇地问:“不请我喝杯酒吗?”

  队友态度转变太快,周泽楷完全呆掉了,黄少天大笑起来,慷慨地摆了摆手:“好,记在我账上。”

  “真大方啊。”张佳乐随口赞叹,一听就不是真心。他双手揣在衣袋里,目光带着笑意从两人身上掠过,一抬手弹出张轻飘飘的卡片:“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解决完了要好好把人还回来哦。”

  黄少天伸手接住,瞥了一眼,也笑了:“准备很周全啊。”

  “见笑了。”张佳乐莞尔,一笑转身,摆手离去。

  他左手小指搭在无名指上,拇指微微向内弯曲,挥至齐肩的位置时几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这是组织内部的暗号,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



——TBC——

 
评论(19)
热度(7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