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一)

大概是一个鸣人意外穿越回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 17岁柱斑

鸣佐关系设定为接698后,鸣人暂时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对(。

私设无数,请谨慎食用>_<

没有柱间也没有佐助的第一章……柱间要晚两章再上线,佐助还要再晚一些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

 

 

  

  警报声响起时,斑正在读一封信。

  那封信是在日暮时分送至他案头的,它被收在雕刻精美的木匣里,以上好丝绸包裹,斑掀开匣子瞧了一眼就丢在一旁,眼角余光也不曾多分一抹给它。只是夏夜烦躁,虫鸣嘈杂,忍者敏锐的听力此刻反而成了负担,暑热与虫声扰得人难以成眠,斑索性便起了身,一弹指点亮烛火,偏生他白日里一时心血来潮勤快得过分,案上的族务公文尽已处理完毕,左右无事,便将那个木匣拎过来,取出其中信笺。

  匣子与绸缎皆是上等货色,信纸却是最常见的粗劣纸张,写信之人大约是心里没底,一封信写得拖拖拉拉,时不时停笔思索,那些停滞的笔画便微微洇开,染得两张纸上斑斑驳驳,十分难看。警报声正在此时响起,斑侧耳听了听,是有外人贸然闯入家族领地,撞上了结界,这种事情自有守夜的人去处理,他这个族长只消等报告送至案头便是,于是没有理会,皱着眉将信读完了,取过纸张铺开,提笔只写了个开头又顿住。

  警报声迟迟未停,算来已响了足足半刻钟,守夜的忍者竟仍未制住来敌。屋外火光大盛,人声鼎沸,听声音怕是大半个家族都惊动了。斑一双长眉绞得更紧,再也听不下去,甩手抛下笔,披了件外衣推门而出。

  道旁疾速奔行的忍者见到他,立刻停下施礼:“族长。”斑微微颔首。他循声而去,宇智波族的训练场上灯火通明,十二名族中精英组成严密的包围,网外更有数十名忍者伺机而动,天罗地网当中,是一个金发的青年人。

  族长的到来令场中起了轻微的骚动,这许多人联手仍未拿下一个孤身前来的入侵者,教他惊动了高层,负责守夜的忍者惭愧之余,不免焦躁起来。守在训练场西南角的忍者忽然打一声唿哨,五名宇智波族人同时发动袭击,三人掷出苦无封住闪避空间,另两人一左一右释放了豪火球。

  深红色的火焰在夜色中炸裂开来,火光照亮了那个人的脸庞。以忍者而论,他其实已经算不得年轻了,望来至少有二十余岁,可是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仍拥有明亮的光辉,彷佛丝毫不曾沾染沙场血腥。他站在包围圈正中,身上衣衫破烂,右手缠着层层绷带,手中空无一物,宇智波周密的攻击层层压下,他脸上露出焦急和慌乱的神情,却并无半分恐惧。

  就好像……就好像,这个人,还相信希望一样。

  宇智波斑微微皱眉。

  包围圈中的人蓦地高高举起右手,手臂周遭泛起微微蓝光,数量庞大的查克拉在他身周聚集,汇成旋风般的防护壁,硬生生吹散了火焰,夹杂在忍术中趁乱掷出的手里剑亦被风刃吹得乱了准头。发动攻势的精英们不防他还有这等能耐,一时间为躲避被弹回的攻击而乱了阵型,金发青年却没有趁机突围,反而举起了双手,高声喊道:“这真的是个误会啊我说!我道歉!诚挚道歉!先停手好吗我说!你们听我说啊!”

  宇智波斑眉峰一扬。他缓步上前,抬起右手,训练有素的忍者们齐齐行礼,尔后无声地分为两列左右退下,为族长让开了道路。那金发青年浑不知危机临近,见状反而高兴起来,兴高采烈地冲斑挥手:“太好了太好了,你是这里的主事人吗?那个,我真不是故意闯进来的说,这是个意外!你们生气我能明白,但我真的真的没有恶意……唉我一直道歉可是他们都不相信,其实真的就是个误会,”他挠了挠头,“还有啊,呃,这个,请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说?”

  倘若目光可以杀人——就宇智波族而言确实可以杀人,然而不知为何,对这个青年竟毫无效用,场内场外数十名忍者一齐向他怒目而视,他却无知无觉般一脸放松。宇智波一族威名赫赫,放眼忍界,除却老对手森之千手,谁遇上了不得恭恭敬敬绕着走?可是这个金发的忍者非但深夜闯入族中,甚至还摆出一副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这是什么鬼地方的无赖相,所有人都被他的轻蔑激怒了。

  倘若说原先还有三分可能看在此人实力不凡的面子上和平解决问题,待他话一出口,便再无回旋余地了。宇智波斑双目微阖,再度睁开时眸中已是血色流转,森然道:“多说无益,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够不够格在宇智波家说这句话。”

  言罢他袍袖一振,幽蓝光芒大盛,生生压得周遭火光一黯。长夜中须佐巨人昂然而起,金刚怒目,煞气凛凛。那巨人初时以骷髅之态面世,呼吸之间血肉渐丰,尔后披坚执锐,它伸展宽阔的手臂向空中一招,便有华光入掌,凝为长剑。宇智波斑自高处俯视敌手,眸底一抹深红浓郁得几似欲淌出眼眶。

  金发青年发出一声惨叫。

  那叫声委实过于惨烈,以至于连稳居须佐之中的斑都不禁怔了一怔。围观的族人还道是族长瞳术神妙无双一个照面秒杀来敌,斑却无辜得很,他才不过将将摆好架势,根本没来得及出手,那金发青年突然就变了颜色。斑见他先前被数十名精英围困时明明全无惧意,谁知面对须佐竟失态至此。

  那青年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伸手遥遥指着他,声音都有点打颤儿了:“你你你你你……你是……宇智波斑?!!!!”

  这话问得全无道理。宇智波乃忍界望族,与森之千手共为天下忍者领袖,因着这一遭儿,两族高层与别家不同,与各国大名多有应酬往来,时常需要公开露面。斑接任族长也有将近一年的光景了,类似的宴席酒会亦出席过几次,他倒没有因此便自大到认为全天下的忍者都该认得他那张脸,可眼下他是在宇智波自家地盘上,族人们数次当着那金发青年的面称他族长,何以此人竟像是见着须佐才刚刚得知自己是在与宇智波斑为敌?

  可是那一声惨叫当真是情真意切,绝无半分作伪。斑按下心中疑惑,冷声问道:“是又如何,你还有什么话说?”

  金发青年又惨叫了一声,嘴唇微动,似在喃喃自语。他苦着脸仰视须佐,挠着头问:“那个,我……我们,是不是非打不可的说?”

  斑一挑眉,须佐巨人举起长剑便要下击,金发青年连忙又叫起来:“等等等等等等!!!我还有个问题!就一个问题!”

  “说。”

  虽然得到了允准,金发青年却并未放松,反而更紧张了。他拍了拍胸口似是要为自己壮胆,神情忐忑地望了斑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宇智波……族长?你……今年几岁?”

  “……”

  回答他的是猩红的火舌。金发青年狼狈不堪地逃窜躲闪,在剑影火光的间隙里大喊:“我我我就随便一问!不想回答也不用这样吧我说!啊啊啊啊啊能不能!讲道理!的说!”他骤然一个翻滚躲开斑的攻势,双手于胸前结印,周身金色光芒一闪而过,随即归于沉寂,青年神色一变,满脸不可置信,只这么一滞,便被斑的火龙扫了个正着。

  场外一片彩声。见折腾了半夜的入侵者终于败亡,宇智波们纷纷松了一口气,当夜的值守者正待上前接手善后事宜,却被自家族长喝住:“退开!”

  燃烧的火团轰然炸开,一道人影从中翻出,就地连打了三四个滚儿,才挣扎着站起来。青年形容狼狈之极,一头灿烂的金发发丝蜷曲,原本就破破烂烂的上衣烧去了大半,浑身烟黑土泥,那张还算英俊的脸经过好一番烟熏火燎,堪称惨不忍睹。

  然而他还活着,站着,脊背挺得笔直,好像随时能够再度投入战斗。

  宇智波们霎时沉寂无声。斑双眉微蹙,以写轮眼再度审视对手。金发的忍者目测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在人均寿命仅有三十的乱世,这个年纪的忍者,必定已经历过无数场厮杀,而大多数时候,个人的战力并不足以对抗整场战争,是以即便强悍如斑,多年争斗亦给他身上留下了累累伤痕。那金发忍者犹年长于他,裸露的上身却不见一丝疤痕。

  那么只可能有两个原因:或者此人长于温室,二十余年未曾识风刀霜剑;又或者,他的确久经战火,但身具极强的恢复力,就好像……千手柱间。

  青年抬手抹去脸上泥灰,端正神情,严肃地说:“我要生气了。”

  “……”斑冷漠以对,“那又如何?”

  “我真的不是想半夜潜入你们家刺探机密情报啊刺杀重要人物什么什么的说,我就是路过,走错了,”青年看起来有些焦躁,“而且我找不到佐助了,所以才……我确实有过错,你们要道歉要赔偿我都能理解,但我真没有恶意。”

  斑敏锐地捕捉到他话语间的情绪波动:“佐助是谁?”

  青年脱口答道:“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答得无比熟稔,就像曾将这个答案念过千百遍,然而宇智波族长要问的并不是这个,斑愈发不耐:“他是什么人?”

  金发青年张口欲答,突然卡住了。他脸色变幻了几圈,最后垂头丧气地说:“我们还是打一架吧。”

  他低首结印,再抬起头时眼周多了深色的痕迹,湛蓝的瞳孔变为金黄。斑迎上那双眼睛悚然一惊,青年手中海量查克拉飞速汇聚成手里剑的形状,面上一派轻松,如此巨大的消耗对他而言彷佛浑若寻常。斑一双眼中血色更盛,须佐双剑交错横于身前,心下敲定了对方的来路。

  三日前,千手与宇智波的战场上,宇智波斑曾亲眼目睹千手柱间使用仙术,本已威力不凡的木遁在仙术的加持下愈发势不可挡,查克拉的消耗却不增反减。与千手柱间相比,眼前此人的术式、纹样均有所不同,但性质一般无二,且这名青年查克拉量虽不能与千手柱间相比,然而进入仙人模式的速度却远远胜过新近修习而成的柱间。宇智波斑不信世间尚有资质更胜于千手柱间之人,那么这名青年定是修炼仙术多年,甚至可能——

  巨大的风刃浮在青年掌中,那人凛然扬首,正待出击,忽然间双眉一扬,眼中爆发出明亮的光彩。有一瞬他似乎忘记了面前的可怖敌人,目光越过斑望向须佐身后,眉宇间神采飞扬:“佐助——!!!”

  

  ——TBC——

 

然而并没有佐助(。

下章泉奈上线

太子仙人模式是管用的,只是太想念佐助一时看岔了,马上就会发现的


 
评论(27)
热度(43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