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二)

鸣佐穿越到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17岁柱斑
鸣佐设定为接698后,鸣人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一样
私设无数,请谨慎食用>_<

有原创角色(大致是千手和宇智波家的ABC),戏份不多

以及解释一下战斗力问题,并不是鸣佐>柱斑,是因为这篇文里设定柱斑还只有十七岁呀,很多大招都还没开发出来呢,所以现阶段暂时弱一点而已

 

  “怎么出来了,伤怎样了?”

  宇智波斑对着弟弟的时候,总有无尽的耐心与关怀。他甚至未分神多看一眼瘫在地上的敌手,撤了须佐转身便往泉奈身边走,顺手扯下外衣给弟弟披上,表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慈爱。

  泉奈抬起头,对兄长笑了笑。他在月前的一场争斗中不慎受伤,面色略显苍白,行走间还有些许踉跄的痕迹,站立时却将脊背挺得笔直。年轻的宇智波捻着外衣的领口,含笑道:“一点小伤而已,哥哥太紧张我了。”他目光扫过浑身散发着哀怨气息的金发青年,轻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兄友弟恭的祥和气氛中,金发的忍者趴在地上郁闷地哼哼。想他辛辛苦苦酝酿气氛摆好架势,正当放大招之际,忽然走神了。只这么一疏忽,候在圈外的宇智波精英们纷纷出手,噼里啪啦几十道不同种类不同性质的封印一起砸在身上,完全没有反抗意识的青年顿时被捆成了个粽子。然而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处境,硬是梗着脖子死盯着泉奈看了一分钟,然后郁闷地把脸埋进地里去了。

  泉奈颇有些意外。夜半突然出现入侵者,据说连族长大人也久战不下,泉奈接到消息时十分紧张,生怕是那位纠缠不休的千手族长乘隙而入,不顾伤势未愈匆匆赶来。他重新安排了外围忍者们的阵型位置,令所有人准备好封印术,趁敌人发招时故意在斑身后显露身形也确实有引其分神之意,只是没想到效果居然好过了头。

  “这个人就交我处置吧。”宇智波族的二当家语音轻柔。斑自然是无异议的,只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这些事情本来便是归你处理,何需问我?只是你伤势未愈,自己多当心,切莫太过操劳。”

  

  自从泉奈两年前接手族内刑讯情报相关事宜,斑就再没在这方面操过心,泉奈总是能把事情办得圆满漂亮,轻描淡写地搞掉一块块硬骨头,末了交一份简洁而得体的报告上来。此次因他负伤之故,手上事务暂且移交给宇智波火核代掌,眼下既然泉奈主动提出要负责审讯,斑便没再把这件事挂在心上,改去翻看京都新近送来的任务书。

  他本以为依泉奈平素的效率,最迟第二日当有报告送来,可是来的却是泉奈的副手火核。少年一反往日里干脆利落的作风,罕见地吞吞吐吐起来,只说那入侵者意志坚定,暂无结果。斑听得眉头一皱:“是泉奈亲自出手?”

  火核顿了顿,报之以苦笑:“禀族长,我等无能,劳动泉奈大人亲自出手,但那人……幻术似乎对他无效。”

  斑微一颔首:“我知道了。”

  那金发青年不惧幻术之事,斑在战斗中亦有所察觉。只是幻术本非他所喜,忍者于战斗中多有防备亦是理所应当,故而未曾多想。但此刻对方已沦为阶下囚,身上封印无数,竟仍能够抵挡泉奈的万花筒,着实出乎意料。斑稍一沉吟,问道:“泉奈仍在审讯室?”

  火核垂手应道:“是。”

  斑更不多言,疾步出门。宇智波族惯于将俘虏押于族地西郊的地牢之中,审讯室设在地牢最底层,斑沿着石阶大踏步而下,一眼望见了正在受审的金发忍者。

  那人无精打采地坐在地上,坐姿决计称不上端正,倒也没有多少抗拒的意味。青年身上自肩膀到脚踝密密麻麻印满各色符咒纹路,只饶过了一张脸,起码二十种封印兢兢业业地在他身上运转,散发出深深浅浅的微光,衬得他整个人彷佛一枚五彩斑斓的灯泡。同时遭受如此数量的封印压制,换作寻常忍者恐怕早就支撑不住昏晕过去,他却若无其事般盘膝而坐,除了神情怏怏,再无半点异样。

  隔着一张粗木制作的几案,泉奈坐在他的对面,刚刚开启一场新的审讯。年轻的宇智波黑发黑眼,瞳孔如浓墨催成,口吻温和而不容拒绝:“名字是?”

  金发青年老老实实地回答说:“鸣人。”

  “年纪?”

  “二十四岁……一定要每次都从头问吗我说,而且我答了这么多次了,你们是不是也回答一下我的问题,我也就问一下年龄的说。”

  泉奈不理他:“惯用的招数?”

  鸣人垮了脸,垂头丧气地报数:“螺旋丸、大玉螺旋丸、超大玉螺旋丸、螺旋多连丸、大玉螺旋带连丸、风遁螺旋丸、风遁螺旋手里剑、风遁大玉螺旋手里剑、风遁超大玉螺旋手里剑、仙法螺旋连丸、仙法大玉螺旋丸、仙法超大玉螺旋丸、仙法超大玉螺旋多连丸、仙法风遁螺旋手里剑、紫玉螺旋丸、惑星螺旋丸、螺旋乱丸……”

  斑听到第三个就想动手揍人了,泉奈耐性十足,在口供书上认认真真地记完了一长串丸子名,问道:“目的是?”

  鸣人苦着脸:“真是误会我说……那个啊,那个那个,我听他们说你是宇智波斑的弟弟,你也姓宇智波吧?”

  这问得可真新鲜,连泉奈都没绷住,抬头看了他一眼。斑黑着脸重重踏下最后一阶楼梯,泉奈闻声回首,眼睛一亮,欣然起身:“哥哥。”

  “坐着吧,伤没好全就老实点。”斑把他按回去,转向鸣人时又沉下脸:“你是怎么进来的?”

  鸣人以一种十分微妙的目光上下扫了他两遍,语气亦带几分微妙的迟疑:“我……我刚来时不在这里,在一个小镇子上。”他报了一个地名,是座常有商队集会的小城,距离宇智波族地足有四百余里,“我当时……找不到佐助了,很着急啊我说,急得我到处乱跑,突然看见一个忍者,衣服上有你们家的家徽,就跟过来看看。”

  前几日确有一名族人到那座小城出过任务,回来报告时可没提过有人窥伺跟踪。斑哼了一声,道:“这倒真是稀奇。”此人当面不识宇智波族长,连宇智波家二把手姓甚名谁也不晓得,居然能认得出团扇家徽,当真不易。鸣人大约也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委实不像样,摸着脑袋尴尬笑了两声,斑冷睨一眼,道:“你说你要找佐助,一路找来了宇智波族,你说的佐助,也是个宇智波吗?”

  鸣人蓦地一滞,张了张口,没能说出话来。他抿紧了嘴唇,稍稍低头,眼睛下有浓重的阴影。斑与泉奈对视一眼,泉奈缓缓摇头。

  “我查过名册,”他说,“宇智波族五岁以上者共计一千二百七十一人,没有人叫佐助。”顿了顿又补充,“五岁以下也没有。”

  “我知道,”鸣人低声说,“我知道佐助不在这里,我都感觉不到他的查克拉了……我就是想来看一眼,万一……万一有万一呢?”

  “你确定他不在这里吗?”泉奈柔声问,墨色的瞳孔里透出深红,“你感觉不到他的查克拉,鸣人,你是感知型忍者吗?”

  鸣人烦躁地揉乱了一头金发,心绪紊乱使他未能察觉问话者的异常,闷闷答道:“算是吧,反正我能感觉到。”

  泉奈声音愈加轻柔:“你的感知范围是多少?”

  “佐助吗?”鸣人心不在焉地回答,“他……他不在这个世界,如果他在,多远我都会知道的,但是我找不到他了……”

  这个答案着实出乎意料,斑从未听说哪个感知型忍者是以“世界”为范围的,泉奈与千手一族的千手扉间算是当世感知型中的佼佼者,最多也不过能探二三百里,倘若鸣人所言属实,这份能力简直近乎传闻中六道仙人的手段了。

  泉奈眨了眨眼睛,继续问道:“你来宇智波族,只为了找佐助吗?”

  “也不全是吧,”鸣人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还有就是想找找有没有办法能回去,而且我也想看看宇智波,以前……”

  他突然闭口不言,懊恼地敲了一下脑袋,斑冷声喝问:“以前怎样?”

  “……你就不要问了吧我说……”鸣人苦着脸小声嘀咕。

  泉奈问:“你要回哪里去?你从哪里来?”

  鸣人闭嘴了。

  斑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说你叫鸣人,你的姓氏呢?”

  “……”

  金发青年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半晌才道:“我爸……呃不是,那个,家父波风水门。”

  没听说过的名字,波风也不是什么威名赫赫的姓氏。斑望向弟弟,泉奈微微颔首,示意鸣人并未说谎,斑回了一个赞许的微笑,再看向鸣人时又恢复了一贯的漠然。

  “那么,波风鸣人,”他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宣判,“既然你什么都不想说,就先在地牢里住着吧。泉奈回去休息,京都新来了任务书,指名要你与我同去,秋伍传信过来,千手那边亦有精锐出动,这次又是一场硬仗。“

  “诶?!等等等一下我说!我也要去!”不知是被哪一句话触动了神经,鸣人反应极其激烈。他激动之下忘记了身上还套着重重封印,单手一撑地面一跃而起,登时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十数道封印接连破碎,末了只余小腿上一道独自坚守岗位,颤巍巍一点微光孤零零挂在金发青年的左腿上,十分的可怜可叹。

  “呃……”鸣人也僵住了,慢慢举起手来,尴尬地笑,“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说……”

  泉奈脸色愈发苍白,撑着桌案站起身,低首道:“哥哥……”

  斑抬起右手,止住了泉奈未出口的话。他少有地没立刻安抚弟弟,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鸣人,冷静地询问:“你想去京都?”

  “是啊是啊!”鸣人用力点头,想了想又连忙补上,“我想跟你们一起去!带上我吧带上我吧,我能打架,能探路,我还会医疗忍术的说!”

  斑眉心一跳,道:“既然你什么都会,何必跟着我们?”

  “诶?”鸣人被他问得一愣,见兄弟二人四目炯炯,这一问是非答不可了。青年挠了挠金发,不太确定地说:“因为……这就像打RPG嘛我说,要跟着主线走呀!”

  斑:“……RPG是什么?”

  鸣人:“…………”

  

  

  “哥哥!”

  泉奈疾步追上斑,呼吸有些急促,“真要带他去京都?”

  斑不答,待他气息平复了,才开口道:“泉奈,你对波风鸣人这个人怎么看?”

  “出身不明,来历不详,目的……”泉奈苦笑,“我不知道,他说他父族是波风,这个姓氏我有点印象,是个连秘技也没一项的小家族。依我的感知,他应该没有说谎,但若是他所言属实,则此人能力远胜于我,有什么手段能瞒过我也未可知。”

  “我想他没有说谎,”斑放慢了脚步,与弟弟并肩而行,“但可能隐瞒了某些信息。波风是真的,而你所说的那种家族不可能为族人提供那么多强大的忍术,如果不是他机缘巧合另有明师,那么根结应该在于他的母族。”

  “哥哥确定?”

  “唔,”斑点点头,“他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

  “就算是这样好了,”泉奈微微蹙眉,“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哥哥贸然把不明底细的人带在身边,万一……哥哥!”

  斑揉了揉弟弟柔软的黑发,难得地露出了笑容,“放心吧,你哥哥哪有那么容易受人算计。”他不知想起什么,笑意又深了一分,目光悠远,“我若不应允,波风鸣人一定会再找其他机会生事。他或许没有恶意,可能还是个心存善念的老好人,但是有目标,有决心,亦有与之相符的实力……他那种人,可以低声下气,可以装乖卖傻,可以对最卑微之人低头,但是他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

  泉奈的目光冷了下来。

  “哥哥是在说千手柱间吗?”

  斑一怔:“泉奈——”

  “如果哥哥觉得波风鸣人和千手柱间是同一类人,我就更不能同意了!”黑发少年的眼瞳里彷佛有形同实质的怒火燃烧,“哥哥!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千手柱间根本没安好心!说什么结束乱世,那种拙劣的借口,只不过是想骗取哥哥的信任而已!千手和宇智波世代为敌,血仇累累,千手柱间要搞什么联盟,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那么泉奈认为我该怎么做?”斑反问,“用鲜血告慰鲜血,以仇恨解决仇恨?”他喟叹,像一个承担了太多责任的少年人那样流露出疲惫,“泉奈,乱世持续太久了,人们已经不知道和平的景象是什么样子了,但这是错误的,流血和杀戮不该被习以为常,这个时代是时候走向终结了,而我愿为此付出努力。”

  “那也不一定非千手不可!”泉奈急切地说,“我们有更加亲近的选择,竹取,日向,山中,只要哥哥登高一呼,有的是愿意追随您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是千手?!”

  “那不是盟友,泉奈,”斑眉宇间闪过一丝嘲讽,“不过是些依附于强者的懦弱蛀虫,他们当然会追随我,只要我许以足够的利益,尔后他们会为更多的利益背叛我。泉奈,我要的是同道,不是狗。那些腐朽的家伙只看得见眼前一丁点蝇营狗苟,我不信任他们,他们也不会向我付出信任。”

  泉奈怔怔地望着他,唇抿得极薄,良久,低声问道:“那么,哥哥信任千手柱间吗?”

  斑短暂地沉默了一霎。

  “是的,”他坦然地说,“我相信柱间。”

 

——TBC——

 

太子的技能表来自百度百科,对不起我背不下来那么长一串丸子名_(:з」∠)_愧为粉……

不过太子最好用的果断还是“啊这个人好像我基友”的被动技啊!(喂

这章是培训时在本子上写的后来录入进电脑,好久不用纸笔写东西了,节奏没调整好字数也有点超TUT凑合看吧

下章换地图,我力争让柱帝上个线>_<

 

 
评论(37)
热度(35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