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鸣佐】eyes on you

没赶上零点,我就赶个723吧,佐助君看在我熬夜赶完的份上原谅我啦_(:з」∠)_

一发完结的小甜饼,原作背景接698,设定是鸣佐已经在一起了但还没有公开(并不需要好吗

佐助君生日快乐!

 

【火影/鸣佐】eyes on you

 

  “砰!”

  井野豪气干云地将酒瓶砸在桌子上,亮出了手中的牌:“国王!”

  她醉得有些昏头,摸着下巴摸了好久才省起自己是在思考如何玩弄……不,是如何与同期们和睦愉快地交流感情,于是手一挥:“那个谁!七号!”

  “到!”鸣人应声跳了起来,翻过身份牌,忐忑不安地等待井野大人发落。

  “鸣人啊……”井野盯着他瞧了一会儿,伸手从忍具包里摸出三支管状物,“便宜你了,最新款的睫毛膏,来吧选一支,然后去给三号涂上……话说三号是谁?”

  三号是谁?鸣人满怀希冀地在人群里寻找自己的难友,以鹿丸为首的群众纷纷作如释重负状亮开身份牌庆幸逃过魔爪,丁次不是,佐井不是,志乃不是,小李不是,牙也不是,那么……

  “是我。”佐助平静地亮出了牌面。

  一瞬的寂静后来自女性的尖叫几欲震破耳膜,井野一把将掌中三管睫毛膏拢起,决然道:“不行,我说错了!没有七号的事,我自己来!”

  “你休想!”小樱横眉立目横刀立马,“我绝对,绝对会保护佐助君的!绝对不会交给你!”

  “那个……”夹在中间的鸣人小心翼翼地举起手,“那个我说,有个问题,睫毛膏……是干什么用的我说?”

  两位女忍向他投以匪夷所思的目光,鸣人差点就要败退了,关键时刻还是鹿丸最靠谱,未来的火影辅佐适时出手为未来火影解了围:“睫毛膏啊,涂抹于睫毛的化妆品,目的在于使睫毛浓密,纤长,卷翘,以及加深睫毛的颜色。通常包含刷子以及内含涂抹用印色且可收纳刷子的管子两大部分所组合,刷子本身有弯曲型也有直立型,根据质地可分为乳状膏体和粉状膏体。①”

  “噢~”牙和丁次一个挤眉一个弄眼,一搭一唱地起哄,“真不愧是有女朋友的人呐,鹿丸。”

  “你们啊,”鹿丸大大怜悯地看着这群愚蠢的凡人,“你们这叫本末倒置。不是有女朋友才认识化妆品,而是要懂得化妆品才追得到女朋友啊。”

  一记AOE扫射伏尸遍野,被伤害了的群众们从地上爬起来纷纷举起酒瓶怒灌鹿丸,鸣人自觉不能与那群单身狗一般见识,就只在后方呐喊助威。他悠哉悠哉喊着无意义的助威词,坐回座位,在桌底悄悄捏了一下佐助的手。

  佐助不理他,可是也没有抽回手。趁旁边战成一团,鸣人歪着头肆无忌惮地注视他的侧脸。井野追去揍鹿丸时顺手把三支睫毛膏扔在了桌面上,鹿丸的解说又太过详细,鸣人忍不住想如果是佐助……佐助其实是不需要的,用不着涂什么睫毛膏,佐助的睫毛也完全适用“浓密、纤长、卷翘”之类的形容词,扫过掌心的触感轻柔如花落。可惜佐助新近留长了头发,鸣人再挑座位时就又多了一样注意事项,不能只要是佐助身边就好,不然选错位置的话坐在侧旁就只看得到漆黑如墨的发丝垂落,遮去了眼睛。

  脱团叛徒与单身狗们的大战告一段落,最终大家决定一杯泯恩仇,有人喊了一声“佐助君也满上满上”,佐助眉梢一动,须佐熟稔地探出一只骷髅手,提起酒瓶斟满了酒,乖巧地将酒杯送至唇边。鸣人暗暗吐槽他喝个酒也要搞这么大动静,又不自禁地开心。他稍稍收紧了手上力道,屈起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佐助的指节,毫不意外地收到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只觉得满心都是圆满与欢喜。

  “鸣人!”

  骤然响起的女声吓得他一激灵,漩涡鸣人暗呼不好,一时间却舍不得放开掌中的手。井野收拾完了鹿丸又想起他,用忍痛割爱的眼神在鸣人和佐助之间扫了几个来回,一摊手:“来吧挑一支,你喜欢哪个颜色?”

  原来你还记得这茬啊……鸣人悻悻地低下头使劲瞪那三支圆柱形的小管子,感到掌心被人半威胁地捏了一下,突然就生出了些期待,如果是佐助的话……那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那个啊,井野,”他小心翼翼地问,“这个……有区别吗我说,不都是黑色吗?”

  “………………”井野震惊地说,“春野樱你快过来看看,你小学同学的眼睛出问题了。”

  小樱跟过来看了一眼,也震惊了:“怎么会这样……鸣人你还好吗,鸣人你怎么就瞎了?”

  鸣人冤枉死了:“明明就都是黑色吧我说……”

  小樱掌心聚了些查克拉,伸手到他眼前一晃:“分不清楚口红颜色姑且算你正常,但是为什么会连睫毛膏都分不清啊!”

  “你倒是告诉我区别在哪里啊我说……”

  井野果断放弃了他:“换佐助君来选吧,佐助君喜欢什么颜色?”

  佐助抬起眼帘扫了一眼,面上波澜不惊。鸣人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人心里一定也在想“还不都是黑色的”,但是佐助君之所以受欢迎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还懂得保护形象,所以佐助并没有像鸣人那般直接问出来,而是略略抬一抬眉毛,高冷地说:“这支吧。”

  

  “真、真的要涂吗我说……”鸣人如临大敌般握着深灰色的管状物,与佐助对面而坐。

  “涂啊,愿赌服输,”井野酒劲上来了,声音里透着点慵懒,“你不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吗,难道想跟女孩子耍赖吗?”

  毕竟是同班感情深厚,小樱冲他招招手:“没事啦很简单的,来,我先涂一个,你看着点。”

  她顺手把井野按到椅子上,拈起一管娴熟地拧开,一手捧着井野的脸,一手运笔如飞,还有余力给鸣人讲解:“……按说应该先上睫毛夹的,不过条件有限,就凑合一下吧……看,就这样,一点点扫过去,顺着涂就可以了,注意不要粘连……唔,好了!”

  小樱言笑晏晏:“学会了吗?”

  鸣人学着她的样子拧开管盖,战战兢兢握在手里。他想了想,又将睫毛膏交至右手,身体稍稍前倾,注视佐助的眼睛。

  他们极少在大庭广众间如此接近。鸣人喜欢佐助的眼睛,得闲时两个人私下里躲在鸣人那间乱得不像话的单身公寓里,他试着向佐助靠拢,与那双星子般的眼睛对视,每一次每一次都会在短短数秒之内以一个吻作为结束。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又或者是不想控制,对视只会挑起欲望,拥抱远远不能满足,亲吻也不够,两个人沉沦在放肆的欢愉之中,似乎只有如此才能稍稍补足。

  可是现在他们在酒馆的大堂之中,姑且不论旁边那堆已经喝到桌子底下去的,小樱和井野一左一右越挨越近,只差没夺过睫毛膏替他上手了。明明知道应当克制,可是鸣人对上佐助的目光,还是想要亲吻他。

  简直就好像佐助不需要写轮眼也能施展幻术一样。

  他努力凝定心神,强行将注意力转移到佐助的睫毛。从前他跟随自来也外出修行时曾经为临近死线心如死灰的好色仙人代笔,自来也是拥有众多粉丝的知名作家,枪手当然不是随便写写就行,鸣人被迫花了半个月研究他的文风,包括高频词,常见语法,惯用比喻等等等等,自来也写睫毛的手法十分老套,来来回回就只有一句“彷佛蝶翼徐徐展开”,鸣人觉得他不思进取毫无新意,狠狠嘲笑了一番,可是现在他心里来来去去念着这句话,觉得好色仙人说的真对。

  他按照小樱的教学,小心翼翼地将刷头沾上纤长的睫毛,第一下安然无恙,第二下平安无事,该刷第三下时他到底是忍不住,目光下移了一分,手微微一颤,立刻招来了井野和小樱的惨叫。鸣人只好再按照女生们的吩咐,换了睫毛梳将粘连的睫毛一点点梳开,这一过程中佐助闭上了眼,于是鸣人得以顺利完成,然而再接着继续涂睫毛膏时佐助又睁开了眼睛,鸣人平日里练苦无练手里剑练螺旋丸,从来稳稳当当,而今手里握着一支轻若无物的睫毛膏,却好似有千钧重。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涂完一边,小樱和井野凑过来验收,两位评委皱了半天的眉头,看在同期的情谊上勉勉强强对鸣人的努力成果给予了基本肯定,然后和蔼可亲地询问他要不要重新挑个颜色涂另一边。

  漩涡鸣人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伸手拨开眼前人鬓边发丝,露出被遮挡住的眼睛,紫色瞳孔内镶嵌着黑色的勾玉,鸣人指尖抚过他的眼睫,说:“佐助。”

  那双眼睛里终于泛起了一丝笑意,宇智波佐助双目微阖,再睁开时左眼瞳孔内层层纹路彷佛漩涡旋转:

  “白痴吊车尾。”

  

  世界骤然安静了,酒馆的嘈杂瞬间远去,两个人落入遍地杂物的狭小公寓之中,落地之前就已消除了最后的距离。漫长的亲吻结束之后,两个人稍稍分开,他们望着对方的眼睛,忽然忍不住一起笑出了声。

  最后鸣人笑够了,又蹭过去。他的手臂环着佐助的腰,他的唇几乎便停在佐助唇畔,他轻声唤:“佐助。”

  “……嗯?”

  “我爱你。”

  

  

  ——END——

 

  ①全段引自百度百科。

其实这篇呢……本来是在涂睫毛膏的时候突然灵机一闪,想写一个“涂睫毛膏真TM难啊我说”的故事,忍者村大概是没有画眉传统的,那涂涂睫毛膏也不错呀是不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边写文一边听王菲的《eyes on you》,加上熬夜脑子也不太清醒,写着写着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总、总之!虽然我力不足但我心有余!佐助君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136)
  1. 酱酱又酿酿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