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三)

鸣佐穿越到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17岁柱斑

鸣佐设定为接698后,鸣人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一样

私设无数,请谨慎食用>_<



 

  京都连夜晚也比别处热闹几分。

  送到宇智波族中的书信是由大名亲笔书写,可见这一次任务的重要性,宇智波族丝毫未敢怠慢,以族长为首,一支六人精英小队星夜兼程赶往京都。他们踏着春天的尾声到达,似乎正巧赶上什么节日,城中处处挂着“樱祭”的字样,摊贩从城中一直排到城外的小山上,少年男女们身着色彩鲜亮的衣衫,穿花蝴蝶般飞过大街小巷,烽火与战乱彷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大名治下的城池拥有更多的和平与富饶,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西山之上有位樱女。

  忍者们在任务书中指定的茶馆小憩,等待大名派遣的接头人。茶馆的老板是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在这乱世之中,能活到这样的年纪,足以被称为“神佑之人”。老人热情地向年轻的忍者们推荐自家制作的点心,为他们讲解“樱祭”的由来。传闻西山上有位樱女,生具殊色,风华绝代,将军爱上了她的美貌,想要娶她为妻,她却喜欢一个卑微的忍者,不惜为此拒绝将军。将军宽容大度,不肯逼迫她,又不愿放弃她。于是将军说道,你有勇气拒绝我,你的爱人却未必,樱女非常相信她的爱人,两人便约定,由将军放出消息,在立夏那一日迎娶樱女。樱女穿上她最美丽的衣裳,日日在西山上等待,盼望她的爱人来带她离去,起初她信心满满,后来焦躁不安,终于,一整个春天过去了,忍者没有来。

  立夏那一日,将军带着迎亲的队伍前往西山去接樱女,然而她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在她日日等待的地方,突兀地出现了一棵樱花树。人们说那树是樱女所化,她于每年立春吐蕊,一整个春天里繁花盛开如火如荼,远望如云蒸霞蔚。一年又一年,她用最美的形象在春日的和风暖阳里等待她的爱人,当春天离去,爱人没有到来,满树繁花便在立夏时分一夜凋零。

  宇智波家的忍者们对凄美的爱情故事无动于衷,波风鸣人却听得十分动情,不断催问老人下文,时不时还要提出些意见:“忍者为什么会不来呢,是不是他不能来了,会不会是将军偷偷把忍者杀了,故意装大方,其实早就知道忍者来不了,不然忍者为什么没来呢,既然他喜欢樱女的说。”

  老人被他这番大逆不道的言论吓了一跳,也顾不上推荐点心了,压低了声音教训他:“胡说八道,那可是将军大人,将军大人怎么能做这种……这种事情呢,肯定是那个下贱的忍者自己怕惹祸上身,不敢来见樱女。”

  鸣人不服气:“可是他喜欢樱女呀,您不是说他是樱女的爱人吗?为了喜欢的人,怎么也要拼一把吧我说。”

  宇智波族此次出动的忍者中,以宇智波南最为年少气盛,他听到此处冷哼一声,不屑地道:“一个女人而已,你连忍者最重要的是什么都忘了?为了个女人对抗将军,波风家就是这么教导族人的吗,难怪从来没听过这么个名字,是为哪个女人惹上灭族之祸了吧?”

  波风鸣人瞪大了眼睛,意外地,青年的眉宇间震惊远多于愤怒,他语声渐沉:“你……你是这么想的吗?因为有风险,就可以抛弃掉喜欢的人,那……那还算什么喜欢啊?喜欢一个人,难道不该保护她,珍惜她,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也不能放手,不然怎么配说喜欢啊我说!”

  南冷笑:“三流话本看多了吧你,这种鬼话也信。”

  争论声中,泉奈轻轻呼出一口气,向斑的位置倾过身去。

  “哥哥你是对的,我现在终于相信了,”他低声说,语气里带着一分自嘲,“这家伙不可能是千手派来的奸细,千手哪可能养出这么天真的蠢货。”

  斑认真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倒也未必。”泉奈眨眨眼睛,哀怨地望了哥哥一眼,斑伸手揉揉他的头发,也不管旁边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自顾自饮茶。泉奈做了个手势示意南退出争论,略略提高了些音量,介入了谈话:“鸣人君是有喜欢的人吧。”

  “有啊!”鸣人爽快地回答,“怎么突然问这个啦我说。”

  “所以鸣人君反应这么激烈,是联想到了自己吧,”泉奈含笑说,“是佐助吗?”

  咣当一声巨响,鸣人失手按翻了木桌,盘碗茶壶噼里啪啦摔了一地,他竟然也没避开,身上浇了好些茶水。青年涨红了脸,几乎是喊出来的:“什、什么啊!你你不要乱讲话,完全没有这回事的说!”

  泉奈无辜极了:“我猜错了?原来不是吗?”

  “当然不是!”鸣人反应异常激烈,“我我我我和佐助是朋友!是朋友啦我说!佐助和我一样是男人啊!”

  泉奈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所以?”

  “所以男人怎么可能喜欢男人啊我说!”

  “有什么关系,”泉奈无所谓地说,“这种事很常见吧,乱世人命最不值钱,女性直接被当做资源分配,忍者又不是什么风光的活计,领不到资源的人搭伙过日子不是很正常吗。”

  “哪……哪里正常了!”鸣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我我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回事!”

  泉奈挑了挑眉,摇头叹道:“你到底是在哪里的温室长大的啊。”

  “你、你别说了!”鸣人坚定地拒绝他,“总而言之我和佐助是朋友!我有喜欢的女孩子的说!我喜欢的是小樱,小樱!我都喜欢小樱好多年了!”

  “哦?”泉奈来了兴致,“还是第一次听你提到这个名字呢,听起来似乎是个温柔的姑娘?能讲讲你为什么喜欢她吗?”

  “不不,一点也不温柔的说,”鸣人黑线,“为什么喜欢啊……因为小樱很可爱啊。”

  泉奈等了片刻没见下文,“还有呢?”

  “还有什么?就是因为小樱很可爱啊,”鸣人努力想了想,“小樱还会给我治伤,佐助被大……被抢走的时候也是小樱鼓励我要振作,我去求婆婆不要通缉佐助时多亏小樱帮着求情,那个时候好多人都觉得佐助不可能回来了,只有小樱和卡卡西老师支持我,相信我能把佐助带回来,虽然后来她……但是现在想想那也不能怪她的说,再说佐助也已经回来了嘛。”

  他就这么坦荡荡地讲了一长串,饶是出身于以神逻辑著称的宇智波族,泉奈也不禁要感慨:“……是在下输了。”

  谈话就此终止,忍者们在一阵尴尬的缄默中等到了大名的手下,来人引领他们进入大名的别馆暂居等候。此次托付给宇智波族的任务是护送公主前往雷之国成婚,这个任务重要到大名亲笔写了任务书,但还没重要到让大名亲自接见忍者。泉奈在别馆里转了一圈,打听到前来商议任务的是大名的宠妾,公主的生母,回去跟斑讲了,忽然又道:“哥哥晚上要不要出去走走?”

  斑微觉讶然:“怎么,需要我回避?”

  兄弟俩向来分工明确,斑负责挑选任务和做任务,与雇主商谈具体事宜确实是泉奈一直在做,斑多半是在一旁出神顺便充当一下威慑,偶尔也会直接不出席,全权交给泉奈,但泉奈主动提出要他不参与,这还是头一回。

  “没有啦,我是想……明天就是立夏了,听说今晚城中有庆典,哥哥去散散心也不错,”泉奈歪着头,一脸感慨,“哥哥今年已经满十七岁了啊。”

  “怎么忽然提这个。”斑不明所以,“泉奈想去玩吗?任务那边我去吧。”

  “不是不是,”泉奈笑着摇头,“我是想说……父亲在哥哥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斑微微一怔。

  “哥哥是族长……所以有些事情是必要的。其实这两年我在哥哥身边安排过不少女忍,哥哥可能从来没注意过吧。”泉奈笑了笑,“所以我想,哥哥对族内的女忍不感兴趣的话,普通人也不是不可以,最重要的还是哥哥喜欢嘛。我刚才问了,城中庆典会一直持续到凌晨,还有焰火演出,午夜时分西山那里有专门的活动,这个时候街上到处都是人,也有很多寻找心上人的少女,不如哥哥去看看?说不定能遇见合眼缘的呢。”

  斑兴致缺缺,却不愿让弟弟失望,便摸了摸他的黑发,应道:“好。”他素来雷厉风行,答应了转身便走,泉奈又追上来:“哥哥等等!”语气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至少先去换件衣服吧?”

  于是斑换了件轻便的袍子,去除了家徽与忍者的标志,揣上泉奈备好的钱袋,就这么踏出了别馆。街上人流如织,摩肩接踵,经行过他身畔时却总是不自觉地退让半步。宇智波族长漫步街头,周旁人声攘攘,热闹非凡,然而那份热闹与他并无半分干系。

  他是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人,即便换作了寻常百姓的打扮,眉宇间那股肃杀之气却是掩不住的。泉奈盼望兄长能在市井街头遇见一两个动心的少女,可惜绝大多数的少女根本没有勇气多看斑一眼,连提着篮子沿街叫卖花朵的小姑娘都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绕开了他,斑也不在乎,漫无目的地沿着道路前行。他不喜喧闹,行至路口时挑了相对僻静的方向,只是这个夜晚整个京都陷入了一场彻夜狂欢,所谓相对僻静也不过是路上有些能容孩子们奔跑蹦跳的空隙而已。

  那群孩子挥舞着焰火跑过去,大多是七八岁的年纪。对于忍者而言,这个岁数已经应该在战场上了,但在这座城市里,他们还能没心没肺地玩闹,一些人手里举着仙女棒,另一些更淘气的揣着花样繁多的花炮,时不时捏在手里点燃了再赶紧扔到路上。孩子们身后缀着三五个大人,偶尔有呵斥的声音,更多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大笑,被焰火惊到的行人也不着恼,笑骂两句或者上前敲敲孩子们的脑袋再塞给他们一把糖果。

  一道火焰自斑脸颊旁掠过。

  是一个孩子抛出的焰火。那孩子年纪小,有些胆怯,花炮捏在手上不敢点,战战兢兢点燃了又迟钝地等引信烧到尽头才手忙脚乱扔出去,一慌张就没留神过路人。斑倒真没放在心上,他若想躲自然是随便就能闪开八丈远,那道火焰刚刚离开孩子的手斑便辨清楚了它的飞行轨迹,一个温和无害的小意外而已,何必大惊小怪。

  宇智波斑虽说多年来积累了无数凶神恶煞心狠手辣之类的恶评,但也不至于跟一个孩子过不去,随意瞥了一眼便欲离去。然而那孩子实在太过胆小,竟吓得一跤摔倒,坐在地上颤抖着大哭起来。跟在孩子群后方的大人们匆匆几步赶上前,扶起那孩子围着安慰,一人越众而出,向斑微微躬身致意:“实在抱歉,惊扰……”

  语声戛然而止。遥远的地方传来轰隆声响,一枚焰火冲入天空,化作万道火流星徐徐下落。

  那人怔忪片刻,微微笑了。

  “你收到我的信了吗,”他问,“斑。”

  斑板着脸说:

  “没有。”

 


——TBC——



 
评论(21)
热度(312)
  1.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