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逆旅(四)

大概是一个鸣人意外穿越回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 17岁柱斑

鸣佐关系设定为接698后,鸣人暂时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对(。

私设无数,请谨慎食用>_<


本章柱间正式上线,这章纯柱斑,就先不打鸣佐TAG了_(:з」∠)_

佐助还在读条中……计划是到护送公主任务进行过半时让他上线,大概还需要三四章的样子吧>_<


  

  “你收到我的信了吗?”柱间问。

  斑板着脸回答:“没有。”

  “啊,”柱间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拖长了尾音,“我写了好久的……”

  “来来回回还不都是那几句话,”斑鄙视他,“一句新鲜的也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柱间便沮丧起来:“我能想到的就只有那么多,所以才需要斑帮助我啊……”

  “行了,”斑迅速打断了他,生硬地转过话题,“你怎么混去带孩子了?”

  “这个……”柱间沉吟。

  斑见他犹豫,便道:“算了。”两族敌对,自然有许多事情不方便讲,柱间不想用谎言敷衍斑,斑亦不愿为难他。

  “不不,倒不是不能说,”柱间仍旧一脸严肃,“只是我……我也不大清楚。”

  斑颇感意外:“哦?”

  “总之就是我不小心被人流挤进了一间……嗯,赌坊,”柱间深沉地说,“清醒过来的时候不但钱包空了,还欠了一笔不大不小的债,只好帮人跑个腿。”

  “……”斑简直不想搭理他。

  “幸好当时没拒绝,”柱间笑着说,“一起逛逛?”

  他似乎是发自真心地认为这嘈杂拥堵的祭典十分有趣,兴致盎然地拉着斑从城中一直走到郊外,在每一处景观驻足赞叹,对每一个摊位的商品评头论足,为天际燃起的每一朵焰火欣喜。路过一家点心摊时柱间问斑要不要来一份,斑看了一眼摊位前的长龙,排队的多半是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少数成年人牵着自己家的孩子,于是黑着脸拒绝了。柱间又叹了口气,道:“那你等我一下。”

  斑果断嘲笑了他的口味,柱间也不生气,笑着说:“我给扉间带一份,我这个弟弟就是太爱操心,什么事都要管,让他出来放松一下也不肯,带点好吃的回去犒劳一下。”

  在“好哥哥”这一领域内斑是决计不肯落人后的,于是两个人并肩等着长长的队伍一点点变短,颇费了番工夫才把点心买到手。有第一份就有第二份,很快两人手里就多了大包小包,柱间在赌坊里输得一贫如洗,所有东西一概是斑付账,千手族长毫无芥蒂地接受了死敌的接济,慷慨地许诺:“下次换我来请客。”他拎着成打的袋子,步履轻快地踏出城门,天际又一朵烟花炸裂,照亮少年人神采飞扬的面孔,斑笑着应道:“好。”

  真狡猾啊。他心里想。

  过了今夜,千手依旧是宇智波最大的对手,宇智波依旧是千手最恨的仇人,或许明日的任务里就要拼上性命,把臂同游这样的事情,也许一生都不会有下次。

  他们在午夜到来之前登上西山,山顶已经是人山人海,将那株传说是樱女化身而成的樱花树围在正中。已是春末,满树樱花依旧开得热烈,据说当城中佛寺的钟声响起之时,夏天正式到来的那一刻,似锦繁花将瞬间凋零。柱间与斑来得迟,花树近旁早已围得密不透风,不过对于两位忍者自然不是问题,他们有的是办法在不惊动旁人的前提下潜入前排。斑动作极快,柱间稍慢了一步——鉴于一应支出皆是斑掏钱,柱间只有出卖苦力,是以所有袋子盒子篮子全在他身上——两人刚刚站定,悠悠钟声自城市的方向传来,西山骤然陷入沉寂,所有人在这一霎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尔后钟声止歇,山顶上爆出震天彩声。

  那一树繁花于刹那间凋零,有一个瞬间彷佛所有的花朵花瓣,枝头的,飘落的,含苞的,盛放的,被风拂过微微颤动的,躲在枝后寂寂无声的,一切同时陷入了静止,下一秒它们齐齐坠落,像一场浩大的雪,落下。

  焰火已经止息,单薄的月光泠泠照下来,映得满地落花颜色苍白。等待落花的人们欢呼雀跃,那棵树实在开了太多花,所有人发上衣上都披着一层花瓣,地上落花浅浅没过木屐,等到了美景的民众们踏着花朵,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斑停留在原地。他仰着头,似是在看那棵树,又或者是在看月亮。待得人声远去,他问柱间:“这是命运吗?”尔后抢在柱间开口之前回答:“不,不是。”

  他的眼睛里有火焰跳动,手指虚握成一个单手印的姿势。柱间侧过头看他,放下手里杂物,抬手去握住了他的手。

  “这当然不是命运,”千手族长温和地回答,“它只是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可能与它的同类有所不同,因而引得无知者注目,但这既非无奈之选,亦非无可更改。”

  “而且我认为,”他微笑着说,指间逸出淡青色的查克拉,缠绵地绕上交握的手指,“即使要改变,也可以有更温柔的做法。”

  斑斜眼睨他,语声中夹带着一丝傲慢:“你会相信命运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相信啊。”柱间笑着说。

  “我不相信命运注定这个世界陷于战乱不可收拾,也不相信未来早被命运书写,”他徐声说道,温柔又坚定,“但是,一定是命运,让我能够遇见斑。”

  斑哼了一声,一甩手震散了指间的查克拉,“走了。”

  柱间低头一笑,刚要去捡丢在地上的点心们,忽然见斑足步一顿后又加快了速度,他跟上去,但见山路石阶上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她大概是跌倒了,裙子上沾满了泥污,胡乱用手背蹭着眼睛,哭得一抽一抽的。

  斑皱了皱眉,认出了她,是那个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绕过他的卖花女孩,她的篮子丢在脚下,深红色的花朵洒了一地,柔嫩的花瓣上残留着下山人群的脚印,没有一朵是完好的。

  他皱眉的时候柱间已经走过去蹲下身,摸出手帕递给小姑娘,柔声问:“这是怎么了?先擦擦脸,不要哭,慢慢说好吗?”

  女孩子抽泣着说:“我、我的花……没卖完,还、还……”

  她哭得实在可怜,斑不愿再听下去,从袖中摸出一把散碎零钱:“拿去。”

  女孩子哭声暂止,眼睛亮了亮,接着又哭了起来:“可、可是我的花……”

  斑不惯做这种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算我买了,快回家去吧。”

  女孩子一边哭一边摇头:“不、不行的……花被踩坏了,谢谢您,但是……但是我娘说,不能这样的……我不能拿您的钱……”

  斑委实应付不来女孩子的眼泪,只好看向柱间,柱间似乎觉得他头疼的样子十分有趣,冲他扮了个鬼脸,斑恶狠狠地瞪回去,柱间十分配合地装出惊吓的模样,声音却带着温和的笑意:“别哭别哭,你看,你的花不是好好的吗。”

  他从地上拾起花枝,动作轻柔。那残破的枝叶在触及他指尖时重获新生,纤长的绿叶舒展开来,柔嫩的花瓣层层叠叠堆砌出深红色的花朵,小姑娘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未及拭去的泪珠沿着她的面颊滚落,坠入了花蕊。

  她狐疑地从柱间手上接过花朵,小心翼翼地抚摸花瓣,确认了手中的花朵是真实而非虚幻,终于破涕为笑。她忽然跳起来,又重新把花朵塞回给柱间,迅速地从斑手里接过零钱,飞快地鞠了个躬:“谢谢哥哥!这是您的花请拿好!”拾起篮子一溜烟跑了。

  “……”斑与柱间面面相觑,终是忍不住两个人一起笑了出来。笑完了斑又板起脸:“走了走了。”一甩袖子就要走人,柱间却道:“等等。”

  他把散乱的花枝梳拢整齐,掌中生出一条青翠欲滴的绿藤,将其束成一束,递给斑:“喏,你的花。”

  斑不接:“给我?”

  “你掏的钱,你买的花啊,”柱间理所当然地说,“还是说斑打算送我?”

  斑瞪他,柱间一脸理直气壮地回望,那束花梗在两人之间,映着月色,愈发娇艳。

  斑低声说:“何必。”

  钟声止息,繁花散尽,春夜已是过去了,该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刻。月上中天,想必大名的别馆之中,那位奉命前来的紫芸夫人已与泉奈就任务细节达成了共识。而千手族人出现在此时此地的目的,亦是昭然若揭。

  有宇智波族参与的任务,必定会有森之千手的身影,千手一族接下的任务,自然是由宇智波族前往拦截。此次火之国与雷之国的联姻亦意味着联盟,想破坏这份盟约的人不计其数,既然火之国大名将护送公主的任务书交给了宇智波,那么意欲破坏联盟的人雇佣千手亦是势在必行。只不过……斑原本以为千手家的袭击会更迟一些,最可能出现在国境线上,却没想到千手一族的族长竟胆敢公然潜入大名驻守防卫森严的京都城。

  ——话说回来,以柱间的实力,天下又有何处不可去。

  “其实我有点意外。”柱间忽然道。

  他又一次笑了笑,声音却像叹息:“我本想……虽说两国联盟对你我均无好处,但宇智波族多次接受火之国大名的任务书,与雷之国亦有过任务往来……”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顿了片刻,轻轻地将花束塞入斑手中,笑着道了别,转过身去,踏着月光走远了。

  斑握着那束花,怔了一会儿,彷佛不能明白柱间的语意。直至夜风挟着凉意扑上面颊,他骤然清醒过来。

  “千手柱间!”他提声喊那个人的名字,“你给我站住!”


——TBC——

 
评论(8)
热度(248)
  1.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2. 斑酱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3. 酱酱又酿酿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