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5~6)

大概是一个鸣人意外穿越回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 17岁柱斑

鸣佐关系设定为接698后,鸣人暂时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对(。

私设无数,有原创人物,请谨慎食用>_<


总是写不到佐助出场我也好捉急……这两章跑跑剧情,预计再有两章佐助应该就能穿过来了……吧(。


上一章结尾写得太含糊了好多妹子说没反应过来……其实就是这么个意思

柱间:我接任务的时候以为不会撞上你们家啊!你们家不是跟两国关系都不错吗为啥要接破坏联姻的任务啊!

斑:等等难道不是你们家负责搞破坏联姻吗?!


  

  大名别馆的厅堂之中,华服女子端坐正中,两名少年一左一右居于客位。左首人白发赤瞳,轻甲劲装;右首人黑发黑眼,长袍缓带。那女子丰姿冶丽,笑靥如花,两个少年人的脸色却委实不怎么好看。

  “殿下的嘱托便是如此,妾身已尽数转告二位,”女人稍稍欠身,姿态优雅,语声娇柔,“千手与宇智波皆是当世望族,两位少年英雄,见多识广,自有计较,妾身一介妇人,凡才浅识,说不上话,此去雷之国定然是艰险重重,公主殿下……便托付与二位了。”

  一番话说到末处,女子多情双眸之中已泛水光,可惜客位两人皆非怜香惜玉之辈,宇智波泉奈神情冷漠,徐声道:“夫人且慢。”

  他搁下手中茶盏,瓷器与几案相撞,发出伶仃一声响。黑发少年目不斜视,眼神凌厉如刀,直直望向主座女子:“敢问紫芸夫人,此次任务,是大名做主,还是夫人做主?”

  紫芸夫人闻言神情一肃,正色道:“妾身卑贱,岂敢僭越。二位手中当有京都发去的任务书,是否殿下亲笔,一看便知。”

  “我知道,”泉奈唇角一扬,挑出一个嘲讽的笑,“宇智波家收到的任务书确实是大名亲笔,可是这任务书上却一个字也没提到,会有千手家的人掺和。”他目光一转,瞳色已自漆黑变为深红,“可真是许久不见了,千手扉间,别来无恙?”

  白发少年恍若不闻。他向紫芸夫人略一欠身,一张脸波澜不动,语声毫无起伏:“夫人久居深宫,自然少知外界事。火雷两国联盟事关紧要,大名殿下虽偶有异想天开,但万万不会在这等事上乱来。我有良言一句相劝,望夫人日后行事之前,多思多虑,免得再闹出笑话来。”

  这番话说得可谓刻薄,紫芸夫人竟丝毫怒气也无,笑颜愈发娇艳:“扉间大人说的是哪里话,妾身虽久在宫中,不知世事,也知道千手与宇智波威名赫赫,乃是当世忍者中最出色的两个家族,今日得见二位,果真是英雄年少,名不虚传。”

  “当不起夫人这句‘大人’,”千手扉间微微低头,“夫人既然听闻过千手与宇智波的名字,便该知道,两族绝无合作可能。”

  紫芸夫人笑容微滞,勉强笑道:“一丝回旋余地也无?”

  千手扉间答道:“从来如此。”

  宇智波泉奈冷冷道:“不死不休。”

  场中陷入了僵持。片刻沉寂后,女人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收敛了笑容,整拢衣摆,站起身来,道:“我当然听说过森之千手与宇智波,两个最出色的忍者家族世代为敌。如果一位雇主选择了千手,那么他的对手只有选择宇智波方能匹敌。正因如此,我才求恳殿下,同时发出两封任务书。”

  “只有千手才能对抗宇智波,亦只有宇智波才能抗衡千手,那么,若是能请得两族联手,当可确保此次行动万无一失。我明白两位的心情,此次确是我欺瞒在先,生怕两族因对手受邀而拒绝,是以未在任务书中言明,这是我的错处,但是……”她幽幽一叹,“并非我不相信两族的能力,正是由于太清楚千手与宇智波具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我才迫不得已行此下策……这次殿下遣星晴公主前往雷之国完婚,此事关系重大,牵涉无数,其中利害得失,非我这浅薄妇人能够言尽。此行必然多有波折,天下除火雷两国外再无期盼事成之人,故而公主此去定会遭遇重重危机,我……我相信无论大名选择的是千手还是宇智波,定都会尽心竭力保护公主,只是总怕事有万一。或许火雷两国的联盟经得起万一,但星晴公主……”女人敛衣屈膝,盈盈下拜,“忍者家族行事自有规矩,我不敢要求千手与宇智波就此放下仇恨捐弃前嫌,但恳请两位大人能够体谅一个母亲的心。”

  厅堂之内陷入了微妙的沉寂。大名爱妾的跪拜绝非忍者应受之礼,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一齐侧身避开,可是谁也没有请她起身。事情演变至这一步,此刻不管是谁先开口,无论是接受还是拒绝任务委托,都会被对方抓住话柄。两个老对头一人闭目凝神一人专注看天,哪个也不肯先出声,而那位娇滴滴的紫芸夫人竟很有几分硬骨头,打定主意长跪不起。因三人所议事关机密,厅中歌舞早罢,侍从们尽数被遣开了,竟连一个救场的人也找不到。

  最终有人长长一叹,道:“夫人何必如此,请起罢。”语声温和而沉稳,令人不自觉地心头一松。紫芸夫人欣喜地抬起眼帘,方才惊觉出言者既非千手扉间,亦不是宇智波泉奈,两个少年神情各异,十分古怪。扉间先是长眉舒展,突然又皱到了一起,眉宇间惊怒交集;泉奈闻声面色一沉,却骤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有人自廊下转出,缓步行来。那是个气质沉稳的男人,年纪正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布衣束发,面容英俊,举止有度,令人见之先生三分好感,只是手里提着数个形制各异的便当盒,未免有些破坏形象。适才言语便是出自此人之口,而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皆默不作声,既不打算反驳他,也没有为之引见的意思。紫芸夫人不禁心生好奇,一双美目顾盼生辉,眼波流转,细细打量来人。

  那人却非孤身前来。他行至厅门,稍稍驻足,静待片刻,另一人举步上前,与他并肩踏入厅中。不同于先前那人的温和内敛,后来者锋芒毕露,紫芸夫人只望了他一眼,便不由自主地移开了目光。她甚至未及看清对方的容貌,只依稀见他神色漠然,煞气迫人,负手立于厅中,眉目不动,冷如霜雪,锐似刀锋。

  嘡啷一声,是千手扉间起身时碰翻了盘盏。白发少年面沉如水,恍若不觉,向来人微微欠身:“大哥。”

  宇智波泉奈养气功夫犹不及千手扉间,气急之下冲口喊道:“哥哥!你怎么能……”

  斑向弟弟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止住了后面的话。柱间含笑向主位之人行礼,道:“尚未见过紫芸夫人,失礼了,还望夫人宽恕我等不请自来、贸然冲撞之罪。”

  紫芸夫人连忙还礼,笑道:“我这别馆不敢称铜墙铁壁,总归是有几个侍卫把守的,方才还在奇怪,是谁人如此了得,不声不响便摸到此处,连扉间大人与泉奈大人也无知觉,原来却是二位族长大驾光临。”她仍是不敢正眼望斑,目光稍一触及立即躲开,斑亦无心理睬,径直走向泉奈,随口问道:“晚宴怎样,事情商议得如何了?”对主位的紫芸夫人与一旁的千手兄弟竟是视若无睹,毫不在意。

  泉奈抿紧了唇,目光投向哥哥的手臂。斑的臂弯中拢着一束深红色的花朵,怎么看怎么碍眼,泉奈几乎是咬着牙问:“哥哥,花……从哪儿来的?”

  斑低头看了一眼,无所谓地道:“我买的。”

  那厢柱间一边与紫芸夫人寒暄,一边把手里的食物统统推到扉间面前,还贴心地打开包装放好,像个最正常的疼爱弟弟的兄长那样,凭借身高优势摸了摸扉间的头,笑眯眯地道:“给你带的宵夜,就知道这种宴会肯定吃不好。你们怎么拖到这会儿还没完,我还以为我回来得够晚了……等等,”他拆开一盒丸子,又封好放回袋子里,“这个是泉奈的,袋子弄混了,让我翻一下。”

  扉间:“………………”

  泉奈:“………………”

  千手扉间面色铁青,额头青筋暴起:“大哥!!!”

  “怎么了?”柱间和蔼地询问,手上迅速地完成了分拣工作,将宇智波家的那一份挑出来封入纸袋,转身正要唤斑,忽然右手一翻,一层薄薄的木壁挡在了纸袋之前。毫秒之差,黑色的火焰于木壁之上燃起,焰舌高涨,直欲破屋而出,然而千手族长手势微调,那火焰便似失了气力,疾速衰弱下去,木壁伸张弯曲,将黑焰卷入其中,最终光与热俱敛尽,空中只余一个朴实无华的木球,柱间放下手臂,撤了印契,木球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骨碌碌滚去了角落。

  扉间霍然起立,指间锋芒一闪,尔后一根青藤攀上他的手臂,止住了即将出手的攻势。柱间神色如常,温和地斥责弟弟:“岂可当着夫人的面动粗,把你的武器收起来。”他那么说着,目光却既没有投向蓄势待发的扉间,也未看向被刚刚的阵势吓了一跳的紫芸夫人,甚至没有注意双目赤红的泉奈,只微笑着望着斑。

  斑微微皱眉,低声道:“泉奈。”他唤了两三声,泉奈才恨恨地收起了写轮眼。斑目光扫过主位的女人,漫不经心地行了半礼,道:“舍弟年幼不懂事,令夫人受惊了。”

  紫芸夫人哪敢受他的礼,侧身让过了,苍白的脸上勉强聚拢了些笑意:“哪里,哪里……”她毕竟是深宫女子,虽也曾听闻外界风刀霜剑生死挣扎,却还是第一次目睹忍者交锋,眼见一个秀美少年不过双目一睁便凭空燃起熊熊烈焰,饶是紫芸夫人素来冷静自持,一时间也禁不住乱了心神。她定了定神,试图挽回正题:“既……既然二位族长亲身到来,那么任务的事……”

  柱间眉梢一跳,讶然道:“任务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便之处?扉间?”他一脸期待地看向扉间,等着弟弟亲口解说,扉间忍无可忍地瞪回去,黑着脸道:“送到族中的任务书不尽不实,颇多隐瞒,大哥,这次的任务你最好想清楚了!”

  “竟有此事!”柱间愕然,“隐瞒了什么?”

  扉间想把桌上那堆饭盒扣到他脸上。

  紫芸夫人努力调整好表情,笑道:“星晴公主此去关系两国联盟,兹事体大,故而……为求万无一失,殿下……同时发出了两封任务书……”

  “夫人不必再提,”千手扉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此事绝无可能。”

  “扉间!”

  千手柱间先于紫芸夫人开口呵斥。他收起了温和的笑容,容色端肃,仅仅是神情的变化,却彷佛给男人增添了形同实质的威势。千手扉间一滞,余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千手柱间严厉地看了弟弟一眼,向紫芸夫人深深施了一礼。

  他不肯笑的时候,委实是个很可怕的人,眉宇俨然,不怒自威。紫芸夫人触及他目光,不由心中一凛,竟连避让还礼也忘记了。千手柱间正容相对,缓声道:“舍弟年幼不懂事,冲撞之处,还望夫人恕罪。”

  和适才宇智波斑一样的说辞,一样的不容拒绝,紫芸夫人唯唯诺诺应下。千手柱间却忽然笑了。

  那种迫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突然消失了,紫芸夫人心头一松,只听那人朗声道:“千手家既已接下任务书,焉有反悔之理。劳烦夫人转告大名殿下,此次任务,千手家必定尽心竭力,誓死保护星晴公主。”

  不待他语声落定,宇智波泉奈已抢先道:“既是如此,那么我宇智波……”

  斑踏前一步,将弟弟挡在了身后。泉奈一怔,后面的话便说不出口了。他望着哥哥的背影,看不见斑的神情,只听得语声坚定:“我宇智波从来言出无悔,一诺千金,夫人尽可放心。”

  紫芸夫人大喜过望,几乎要流下泪来。斑稍稍偏过头,正对上柱间的目光,他踌躇于要不要回给对方一个笑,忽听泉奈唤道:“哥哥。”

  黑发少年面上不见一丝不悦,对兄长露出了欢欣的笑容:“既然紫芸夫人请了千手一起护送公主,我们两家联手,量那些宵小之辈也不敢同时跟宇智波和千手为敌。哥哥,这次任务反正难度不大,就让我去吧,哥哥是一族之长,还是回族地坐镇比较好。”

  千手扉间很可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附和死敌:“任务的事我会处理好,大哥,你也回族地去罢。宇智波泉奈说的不错,凭千手与宇智波两块招牌,足可保此次任务万无一失,不必劳动你出手。”

  真是再明显不过的目的。斑向柱间看去,后者愁眉苦脸,苦兮兮地望着他,似乎随时都要蹲到墙角种蘑菇去。

  他忽的笑了。

  泉奈一时惊住了:“哥哥……”

  “不必再说了,泉奈,”斑挥手止住,目光还停在另一处,“此行事关重大,大名既将重任托付与我族,宇智波族自当全力以赴。”

  他目光所及之处,千手柱间几乎是瞬间摆脱了萎靡状态,向他报之以微笑:

  “千手亦当如此。”

  

  

  

  

  “那个那个,我说啊,我是无所谓啦,不过你真的不要紧吗我说?”

  波风鸣人头上顶着一枚草靶,双手各举着一个,在疾如风密如雨的苦无中左蹦右跳。他的身法委实称不上好看,但很有效,应付苦无的同时还有余力关心泉奈:“你的伤还没好全吧,斑说要你好好休息的。”

  泉奈一言不发,甩出苦无的同时还附赠了一串起爆符,鸣人嗷的一声蹦了老远,泉奈唇角一撇,再去摸苦无时却摸了个空。

  他心中一凛,适才实在失态太过,竟连留备防身的份也一并扔了出去,好在鸣人似乎并未察觉,泉奈作势一扬手,他立刻抱头躲闪,完全没注意到黑发少年趁机拾起了几枚未能中靶而掉落在地的苦无。

  “诶诶,不练了吗?”一闪身发现并无苦无袭来,鸣人扔掉手上的靶子,小心翼翼地把顶在脑袋上的那个也摘下来,摆在一起数了数,“一共击中十一枚,很厉害了!”

  泉奈不动声色地将苦无塞回忍具包内,道:“你倒是好心。”别馆之中自然不会特意为忍者准备训练场,两人练习之地是在花园之中,此刻既已收手,泉奈便一撩衣摆在侧旁的石桌畔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鸣人也跟过来喝茶,捧着茶碗一脸深沉地说:“你今天好像特别不高兴啊我说。”

  泉奈眨眨眼睛,忽然道:“波风鸣人,问你个问题。”

  鸣人大方地道:“说吧说吧,还有什么想问的?不过能交代的我都交代完了,真的啊你要相信我。”

  泉奈对比了一下两人的位置,将自己的座位向旁边挪了挪,慢条斯理地问:“我是不是和你说的佐助长得很像?”

  “……”鸣人强行把茶水咽下去,表情万分惊恐,“怎、怎么问这个啊我说……”

  “随便问问喽,”泉奈耸耸肩,“你跟哥哥战斗那一次,是错把我认成佐助了吧,我们长得很像?”

  “这个……这个这个……”鸣人挠头,“是有点像,不过我也说不准,我……”他停了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没见过这个年纪的佐助。”

  泉奈微感意外:“哦?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长大的。”

  “是一起啊,中途有点意外,”鸣人又挠了挠头,“诶,这么说起来你还小得很啊,你今年满十四岁了吗我说?”

  泉奈手中茶盏微微一顿,悠悠一叹:“波风鸣人……有时候我觉得你简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

  “啊?为、为什么啊……”鸣人吓了一跳,差点碰翻了茶壶。

  “十四岁还算小么?”泉奈微微一哂,“我六岁上战场,十岁开始接手族务,十二岁正式接管刑讯情报事宜……何况即使是在宇智波族中,能活到我这个年纪的也是少数。”

  鸣人愣了一会儿,挠着脑袋说:“抱歉啊……你……那个,我说,你是不是因为这次任务才不高兴的?”

  泉奈假装没看出来他在生硬地转移话题:“是又怎样,跟千手那帮混蛋合作,难道还要我笑脸相迎?”

  “实在不高兴的话就推了嘛,”鸣人抱着双臂,“干吗要接了任务又自己闷着生气。”

  “……你说得可真轻松。”泉奈几乎要习惯他的无常识了。

  鸣人茫然:“可是接任务本来也不能什么都让雇主说了算呀……”

  “基本的讨价还价当然会有,但是‘我不高兴’这种理由,”泉奈摇头,“甩给大名这种理由的话,家族会被讨伐吧。”

  “大名有那么霸道吗……”鸣人看上去有点不满,“话说你们犯得着怕大名吗,大名的军队……呃,我见过其他大名的军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说。宇智波不都是精英忍者吗,佐助……你哥哥就很厉害啊,他一个人就能揍翻整支军队了吧我说。”

  “承蒙夸奖,感激不尽,”泉奈唇角一撇,“那我问你,如果大名派来讨伐我哥的不是他的军队,而是千手柱间呢?”

  “……哎?”鸣人一呆。

  “还真是天真啊,”黑发少年唇角噙着笑,眼神却令人发冷,“忍者只不过是工具而已,只要大名手中掌握着钱财物资,有的是替代品。不听话的工具处理掉就好了,再厉害的工具也只是工具而已。”

  “可、可是……”鸣人试图反驳,“物资又不是万能的,大名能用金钱招揽到忍者,那是因为忍者用任务代替生产了呀,如果忍者也去搞生产,能够达到……呃,资源自给自足,大名不就没招了吗,再说种种地织织布可比学忍术容易多了的说。”

  “好,”泉奈点头,“那么你把家族的忍者全派去种地织布了,大家都不学忍术了,大名花点钱雇其他家族的忍者来攻击,你怎么办?”

  鸣人认真地说:“可是忍者和忍者才是同一边的吧,大家联合起来,采取同样的行动,发出同一个声音,这才是最有利我们忍者的做法啊。”

  泉奈失笑:“你可真是……”

  鸣人却没有笑:“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得对,但,那是不可能的,”泉奈手指轻叩石桌,“只说近二十年吧。日向家上任家主死于千手与漩涡两家联合突袭,漩涡家为这次袭击搭进去了两个长老;漩涡家的族长死于奈良一族的设计,奈良、秋道两家家主又被千手一锅端了,山中家主仅以身免;猿飞家高层一十二人,七个折在宇智波手里;犬冢与旗木争夺铁矿导致两败俱伤,最后被辉夜捡了便宜……至于宇智波与千手,太多了我也记不全,”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我的父亲与千手上代族长同归于尽,拜千手所赐,我家曾有兄弟五人,如今只剩下我和哥哥。我杀过的千手族人总也有二三十个,哥哥只会更多。我与千手不共戴天,料来千手对我亦是恨之入骨。”

  他似笑非笑地瞧着鸣人,“你说,这一盘散沙,要如何联合?”

  波风鸣人沉默良久,慨然道:“千手柱间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我说。”

  “……”泉奈简直想锯开他的头骨看看这个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鸣人还在感慨:“以前没什么实际感受,现在才知道他做了多少事。”

  泉奈眉心一跳,道:“你认识他?”

  “我……他不认识我,”鸣人单手托着下巴,目光深沉,“我就是感慨一下,听你讲的活着好艰难啊……我十二岁的时候才刚毕业,毕业考考了三次才过,然后被分到了七班,卡卡西老师威胁说要把我们退回去,我可是真的被他吓住了,心里超~紧张的说……而且完!全!没有想到佐助会分便当给我,明明我一直针对他,”他笑了起来,“我是十二岁才成为忍者的。”

  泉奈已经习惯他讲什么都要跑题到佐助了,为他话语中透露的信息量微微皱眉,问道:“毕业?”

  “嗯,学校毕业考要考分身术的,”鸣人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回忆里了,“我小时候……就是十二岁的时候嘛,总是掌握不好,佐助就很厉害,一直都是第一名的说。然后分班的时候……呃,啊,啊啊啊那个……”

  他突然脸现尴尬之色,闭口不语。泉奈心念转了几个来回,没想出还有什么能比十二岁还学不会分身术更尴尬的事情,顺口问道:“分班的时候怎样?”

  “啊啊啊没怎样的说!”鸣人一拍桌子跳起来,激动得脸都红了,“我我我我能不能见见千手柱间啊!千手家的人现在应该也在别馆里吧我说!”

  泉奈:“……你真该好好学习一下转移话题的技巧了。”



——TBC——

 
评论(26)
热度(298)
  1. 艾丽丝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写来竹柏无颜色:
  2.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3. 斑酱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