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八)

大概是一个鸣人意外穿越回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 17岁柱斑

鸣佐关系设定为接698后,鸣人暂时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对(。

私设无数,有原创人物,请谨慎食用>_<


本章佐助上线!

终于赶在七夕把佐助放出来了,虽然只有一点点戏份>_<

大家七夕快乐!


 

  第二天启程时,鸣人是坐在笼子里上路的。忍者们特地收拾出来一辆车,将公主的陪嫁封入储物卷轴中,柱间用木遁打造了个豪华版牢笼,附赠封印若干道。千手家的封印术无论种类还是威力都胜于宇智波,鸣人被捆得结结实实,郁闷地蹲在笼子里。

  “我没骗你们啊,”他居然还觉得很委屈,“我只说我爸姓波风,又没说我也姓波风,没见过跟妈妈姓吗我说?”

  忍者间的结合并不一定以夫为尊,若是女方地位更高,孩子随母姓倒也不稀奇,只不过……柱间提问:“我怎么没听说过漩涡家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千手漩涡世代交好,族长一支细论起来还算亲戚,柱间布在笼子上的封印术中有相当数量是出自漩涡家的手笔。柱间虽未曾与鸣人正式交手,单看昨晚他与北条一战便知此人战力非凡,倘若漩涡家出了这样一名好手,千手无论如何也会收到些消息。

  鸣人哼哼唧唧:“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多着呢。”他虽无反抗之心,数十道封印压在身上终究是不舒服,挣扎着举起一只手敲笼子:“我说啊,我说啊,宇智波要关我就算了,你不是千手吗,千手和漩涡不是同盟吗,为什么连你也要关我啊!”

  “隐瞒身份混入护送队伍中,意欲对公主殿下图谋不轨,”柱间也敲敲笼子,“这个罪名够不够?”

  “什……”鸣人瞪大了眼睛,“我才没有!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的说!我我我我都还不知道公主长什么样,我……”

  “我知道我知道,”柱间安抚他,“只是你下手忒狠了点,我们总得做个样子给北条先生看。”

  鸣人愣了一下:“原来是因为这个啊……”他放弃了挣扎,坐回笼子中央,“我不是故意的啦,我以为武士会很厉害的,以前见过铁之国的……武士,超级能打的说,没想到这个这么弱。”

  他倒是想得开,听柱间讲解了缘由就乖乖蹲在笼子里不动了,倒教柱间有些过意不去。当然不止是为了北条的面子,武士的身份或许足以在普通忍者面前耀武扬威,千手和宇智波则另当别论,保下鸣人不难,然而金发忍者从姓氏到忍术都透露着诡异,这次任务又太过重要,在搞清楚鸣人来历之前,即便是千手柱间也不敢托大让他继续闲晃。所幸鸣人十分想得开,也不觉得因为挫伤了武士的自尊心而蹲笼子是多么屈辱的事情,可惜另一位当事人却没有那么好的脾气。

  北条执吾骑马扬鞭横在岔路口,脸色铁青:“谁准许你们走山路的!你们究竟是何居心!”

  泉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由衷地感慨:“不愧是大名亲选的卫队长啊……”

  这位北条先生前一晚被鸣人揍到瘫在地上爬不起来,幸而千手族长精擅医疗忍术,硬是给治了个七七八八,才能行动便孜孜不倦地向忍者们寻衅滋事,大到两组忍者瞒着他决定前进路线,小到午餐后没有备茶,都值得他暴跳如雷给忍者们扣上一顶不敬公主的大帽子——也不知始终端坐车中不肯露面的那位星晴公主本人同不同意。若依斑的脾气,武士先生恐怕早因任务意外不幸身亡了,纵是耐心好如柱间也有些吃不消,到最后应付北条的重担就落到了泉奈的肩膀上。

  宇智波泉奈打了个哈欠,无奈地望了北条执吾一眼,后者登时脸现茫然之色,全然记不起自己为何杵在路口,一摇一晃地走开了。使用幻术篡改思维对宇智波而言并非难事,孰料北条执吾实力不强,意志却颇为坚定,泉奈不欲在这等人身上浪费万花瞳力,而普通写轮眼使出的幻术对北条只能形成暂时干扰,时效一过武士就又挥着他的刀到处找麻烦。

  “小打小闹就算了,可别折腾出什么事来,”黑发少年彷佛是自言自语,“您说对吧?”

  他侧过头,那双瑰丽的血色眼眸望向作侍女打扮的少女,唇畔噙着笑。那少女吓了一跳,慌乱中险些摔落了手中物。她紧紧握住浅绿色的锦囊,勉力装作平静地一笑:“小女是星晴公主身边的侍女,奉公主之命前来。北条大人他……他近来心情不好,得罪之处,望宇智波先生莫要见怪。此次公主出嫁,只怕一路上少不了风波,还请诸位忍者大人多多关照。”少女上前一步,垂首施礼,将掌中锦囊双手奉上。

  泉奈定定看了她半晌,伸手取过锦囊,拿在手中掂了掂,微微一笑:“听起来,公主似乎知道北条大人心情不好的原因?”

  侍女悄悄抬头瞥了他一眼,又飞速低下头,声若蚊呐:“是……北条大人曾向大名求娶公主殿下。”

  

  “是这样么?”柱间若有所思。

  泉奈完全不想和他说话,扭头拽了拽斑的衣袖,道:“哥哥,我总觉得这件事不会就这么揭过,恐怕要再生风波。”

  斑沉吟道:“一面之辞,不足为信。你问过了么,确有此事?”

  泉奈道:“我已传书去问,尚无回信。星晴公主的情报我们掌握的极少,只怕要多等些时候了。”

  扉间忽然插口道:“不必查了,这件事是真的。”

  “什么?!”最惊讶的是柱间,“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么不知道?”扉间当即冷下脸来,“京都传回的情报我每日整理成册送至你案头,大哥,你不会是根本没看就直接签名了吧?”

  “哈哈哈怎么会……”柱间的笑声明显底气不足,“太多了我就跳着看了重点……”

  “总而言之,”扉间黑着脸总结,“那个女人故意透出消息,必定有所图谋,这一路务必看紧了北条,以防万一。”

  被指派去应付北条的人立即不乐意了。泉奈反驳道:“我们的任务只是保护公主,北条执吾随他怎样都好,尊他一声先生他还真成什么了不起的人咯?”

  “好了好了,”柱间赶在扉间之前出声,“扉间的意思是北条对公主求之不得,难保不会走极端,盯着点免得他做出什么事来。泉奈说的也有道理,说到底我们的根本任务是把公主殿下完完整整送到雷之国。”他略一沉吟,继续道:“从现在起,排班重新调整,我们四人之中,至少要有一人守在公主殿下身旁。”

  

  

  第一次袭击发生在傍晚时分。队伍即将驶入山道,浩荡车队在山脚处的空地停驻,由忍者们协助将各类物品分类封印。马匹的缰绳解开了,驯服的骏马们还没有获得自由的意识,依旧停留在车厢畔。从马车里搬出的箱子与杂物堆满了空地,腾空的车厢被绘上花纹繁复的封印符咒,从不露面的公主殿下终于屈尊纡贵地下了车,侍女们在杂草丛中铺开锦缎,以供公主落足。

  数以百计的苦无挑在这个时候飞来,尾端系着燃烧的爆裂符。按照轮值表,此刻守在公主身畔的恰是千手扉间,他反应极快,汹涌的浪流围绕公主身周清出一圈空地,爆裂符上的火焰遇水而熄,苦无亦被大浪打得失了准头。公主与她的贴身侍女安然无恙,连头发丝儿也没伤到一根,只除了裙角溅上些水花。

  侍卫们就没那么好运了,现场仅有十名忍者,其中一个还蹲在笼子里,余下九人第一反应皆是赶往公主身畔,顺道拯救一下公主殿下的嫁妆,被忽视的武士们被苦无和爆裂符闹得手忙脚乱,许多人尚未来得及反应便已失去了战斗力。

  适才热闹忙碌的山脚,转眼遍地鲜血,受伤垂死的武士倒在地上哀嚎,凄厉直如鬼泣。星晴公主生长深宫,几时见过这样的场面,脸色惨白如纸,强撑着站立,悄声问离她最近的扉间:“千手先生……这……”

  扉间凝神警备,哪有余力开导她,随口道:“殿下不必担忧,我等必……”言犹未尽,骤然面色一变,向地上重重一踏,高声喝道:“大哥!”

  几乎是同时,巨大的枝条硬生生砸入地面,地底深处传来尖锐的嚎叫,痛苦得不似人声。千手柱间抬手虚握,那些粗壮的木条自泥土中抽离,顶端勾着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潜在地底的忍者黑布蒙面,仅露出一双眼,眼角血线滴落,显然此人在被抓捕时便已服毒自尽。柱间眉头微皱,侧身提声唤道:“斑——!留活口!!!”

  绯红色的火龙咆哮着冲出,斑面无表情地道:“迟了。”

  红龙行进过的地方,近百米皆成焦土。来袭忍者俱是死士,柱间本指望宇智波发挥一下幻术专长保下一两个活人好问话,奈何斑干脆利落地了结事端,连服毒的机会都没留给对方。柱间叹了口气,不禁带上了些哀怨:“你出手也太快……”

  “没有必要,”斑简短地说,“你我在此,对方是谁都一样。”

  柱间很满意这个解释,方才的哀怨气息一扫而空,正要说些什么,扉间与泉奈的提醒同时响起:

  “哥哥!有余党!向南边去了——”

  “大哥!上方!”

  不暇细思,粗壮的树木拔地而起,遮天蔽日的枝干汇聚一处,挡下了敌人的爆破。对方确实有些本事,狂暴的轰炸令柱间的木遁也有些吃不消,树干剧烈地晃动,但那极具威力的爆炸仅持续了短短数秒,随即散去了。

  斑一言不发,唤出镰刀手起刀落,大片树木倒伏。他倒提镰刀,沿着清理出的道路追去,柱间在后面喊了两声,见他头也不回,只得吩咐了一声“扉间保护好公主等我们回来”,顺便补了几道木墙,匆匆追了上去。

  他们依照泉奈指出的方向追去,柱间迟了一步,赶到时仅存的敌人已经身首分离。斑收起了武器,眉宇间隐有异色:

  “太弱了。”

  虽说千手宇智波两家联手堪称所向无敌,但这次的袭击者身手未免太差了些,身家倒是颇为丰富,全仗着金钱堆出来的高级忍具才造成了些许伤害。会为火雷两国联盟而忧虑的人本身地位也不会低,想破坏这次联姻的是哪几位大人斑心里大致有数,而今次的袭击,委实不像他们的手笔。

  他想得到的柱间自然也明白,两人对视一眼,均感疑惑。柱间忽然道:“快回去,万一——”

  万一是调虎离山,可是公主身畔有七名精英忍者看护,其中更有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这种等级的高手,除非敌人调动大军以数目取胜,似乎也没什么可忧虑的。于是两人索性放慢了速度,将周遭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再无遗漏,才返回营地。忍者们已经在扉间和泉奈的带领下清理了战场,给受伤的武士处理伤口,尸体则焚毁后就地掩埋,受到波及的马车与物品等需要清洁修理,打点妥当后照原计划封入储物卷轴。

  一切井井有条,只除了一样。

  “漩涡鸣人不见了。”泉奈压低了声音。

  那辆载着木笼的车还好好地停在路边,托笼子上层层叠加的封印的福,整辆车可算得丝毫无损,然而本该是最坚固的木笼,顶部却整个裂开了,从痕迹判断,似乎是被什么庞然大物从内部撑开的。漩涡鸣人不见了,千手柱间的木遁与千手家精研的封印没能困住他,以扉间和泉奈的敏锐,甚至都没注意到他的离去,发现时已经只剩下半毁的木笼。

  同时失踪的还有北条执吾。第一批袭击发动时他离星晴公主不远,扉间确定看到他身手敏捷地躲开了爆炸,并未受伤,之后兵荒马乱,扉间全副精力都用在了保护和安抚公主上,没再留心这个武士。杀灭敌人后幸存的武士们清点人数,北条不在其中,不幸遇难的尸体中也没有他,这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能感知到漩涡鸣人的查克拉吗?”柱间询问弟弟,扉间摇了摇头:“除了昨晚那一次,我没见过他出手,之后他受到大哥你的压制,查克拉的气息完全被封印盖过,我没有把握。”

  “那么由我来引路吧,”泉奈说,“他朝西方去了,速度不快,时不时有短暂的停顿,要追上应该不难。”

  柱间颔首,道:“那就劳烦泉奈引路了。扉间……斑,你留在这里吧,以防万一。”

  斑干脆地拒绝了:“我与你同去。”

  柱间微微一怔,笑了起来:“斑,你不必担心我——”

  斑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我是不相信你!”

  泉奈非常不乐于看他们多说哪怕一句话,当下举步便行。斑伸手把弟弟拽到身后,严令泉奈不许越线一步,这才允许他开启感知状态引路。三人循着漩涡鸣人的查克拉气息追去,果然如泉奈所言,那人行进速度简直称得上缓慢,似乎颇为犹豫,且不知何故时常停顿下来,当那气息已十分接近时,鸣人忽然完全静止了。

  泉奈低声说:“小心。”

  他们并未因此放缓前行速度,几个起落之后,金发青年的身影重新进入眼帘。同时北条执吾的下落也明朗了,武士倒在地上,双目紧闭,毫无疑问已经死去了,他的胸口很明显遭遇过重击,穿在身上的轻甲未能起到任何防护作用,心脏部位被暴力手段彻底击碎了。

  漩涡鸣人停在他身边,低下头看着他,眉毛绞成一团。随即他直起了身,继续前行,似乎就打算这么走掉了。

  “漩涡鸣人,”泉奈喊住他,“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抱歉,”鸣人罕少有如此严肃的表情,“也许以后吧。”

  他竟然真的打算无视掉特地追来的三人,仰头望向天空,似乎是在分辨方向,随即加速冲出。然而整片森林破土而出,横亘在他面前,千手柱间温和地说:“话还是早点说清楚的好,讲讲你的理由吧。”

  鸣人那张严肃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恢复了一贯的随意:“我说啊,我真的……”

  突如其来的静默,金发青年脸上的表情骤然停滞了,然而什么也没发生,没有大型忍术,没有暗中偷袭,没有地震没有冰雹,鸣人毫无理由地停下了说到一半的话,他的表情非常奇怪,像是震惊,像是难过,像是不可置信,又像是欣喜若狂。他坚定地说:“不!”竟是完全不在乎三位忍界顶级高手,转身前行。

  拦路的树木愈发粗壮,深色的枝条上酝酿出柔嫩的花苞。柱间静静道:“还是讲讲吧。”

  鸣人再一次说:“不。”

  他头也不回,恍若未见密密麻麻的树木与次第绽放的花朵,发足狂奔。耀眼的光芒自他身上扬起,彷佛为青年披上一件金色披风,那金色犹不肯止歇,自披风上探出,形如狐尾,狐尾之端有查克拉汇聚成圆,色作紫黑,洋溢着浓重的不祥之感,教人触目惊心。

  狐尾一扬,紫黑色的查克拉团直线抛出,在森林中破出一条笔直的道路。那团查克拉在极远处爆炸,威力之盛令地面也隐隐震动。千手柱间生平第一次遇到视木遁如无物的对手,一招棋差,也再没有补救的机会,他与斑已是站在忍界顶端的人物,然而鸣人的速度竟还在两人之上,一身金光闪烁的青年当真如一道光,一眨眼便已冲出视野,只留呼喊声远远传来:

  “佐助——!!!”

  他狂奔数十里,终于在某一处停下,仰起头专注地望着虚空,再次呼唤:“佐助——”

  无形无质的空气中,似乎有阴影蠕动。柱间与斑追上时,那阴影已经凝聚成一个小小的黑色方块,安静而突兀地悬挂在半空中。片刻之后,那块黑稍稍拉长了些许,变为一个长方形,边缘震荡不已,看起来是还打算着继续扩张。

  这简直不可思议。传说中六道仙人曾创造出时空间忍术,学会的忍者虽然数量极少,也不是完全没有,柱间的弟弟扉间便对空间忍术颇有研究,柱间耳濡目染,大略也知道一些相关知识,所谓的空间忍术基本都是利用时空的间隙偷渡,施术与穿梭只在瞬间完成,而眼前这一幕,竟像是生生将空间撕裂,伤口久久不能愈合。

  那半空中的空间裂缝愈来愈大,某一个瞬间忽然停止了扩张,定格在约半人高的黑洞,片刻的静止后,它消失了。

  

  非常突兀地,消失了。虚空仍是虚空,空气依旧无形无质,那条撕裂的黑色伤口彷佛从不曾存在过。

  唯一的证据,是与黑洞的消失同样突兀地出现的黑发青年,自半空中坠下,落入鸣人怀抱。

  

  

——TBC——

原计划里佐助其实应该再晚一点穿过来,但是今天是七夕啊牛郎织女都要聚首了!于是删了点情节,这段可能看着比较赶,等以后有空了再修一修补点内容吧

 
评论(59)
热度(362)
  1.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2. 斑酱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