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九)

*我是PO主家的更新机器人一号,PO主被网速阻挠今天爬不上来了……


大概是一个鸣人意外穿越回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 17岁柱斑

鸣佐关系设定为接698后,鸣人暂时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对(。

私设无数,有原创人物,请谨慎食用>_<

 

 

  

  “佐助!”鸣人大声说。

  他从来不曾吝啬过笑容,但也极少有笑得如此开怀的时候,眉梢眼角都是毫不掩饰的狂喜。他的喜悦如此明显,简直恨不得对着全世界大喊大叫,然而来来去去只是喊对方的名字,除此之外一个字也想不起来。最后鸣人蓦地一声大叫,抱着怀里人连转几圈,然后被对方在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记:“你是白痴吗!”

  从惨叫声听来,对方下手颇重,鸣人整张脸皱成一团,但还记得牢牢抓住黑发青年防止他掉下去。那青年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容貌与泉奈有五六分相似,气质却更近于斑,冷冽而锋锐,只是年轻的宇智波族长从来英风锐气,一往无前,那黑发青年却深有倦色,形容之间颇见憔悴。鸣人可怜兮兮瞧着他,拖长了声音说:“佐助……”黑发青年冷冷地瞪回去,语气微带怒意:“你能耐得很啊,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漩涡鸣人,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做多余的事!”

  “我不是故意的啊……”鸣人分辩,“是身体,是身体自己动了的说!”

  金发青年装出一副可怜模样,说到最后却不自觉地带出了笑意。佐助神情一僵,竟似是被这近似无赖的理由说服了,不再多言,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鸣人小声问:“佐助,你不生气了吧……佐助?”

  佐助疲惫地垂下头,额头抵着鸣人的肩,声音压得极低:“……别再乱来了。”

  

  泉奈:“……我记得你一直说你们是朋友吧?!”

  被冷落在旁的三位忍者看了好半天旧友重逢的戏码,内心十分复杂,其中又以泉奈为最——看着那么一张与自己肖似的脸和同性如此亲密,任谁也会感到微妙的——终是忍不住开口提醒那边这厢还有三个追兵等着呢。鸣人“啊”了一声,兴高采烈地道:“还没跟你们介绍,这是佐助,就是我一直说的佐助!”

  佐助倚在他肩上,显得疲倦又虚弱,勉强抬眼,目光扫过三人,骤然一停:“——宇智波斑!”他神情一冷,倦色尽去,严阵以待,随即愕然:“千手柱间?”

  被点名的人笑了笑:“鸣人君,看来你这位朋友认识我们啊。”

  佐助的目光在并肩而立的柱间和斑之间打了个来回,眸中满是错愕,最终转向了鸣人等待解释,鸣人神色严肃,空出一只手抚开他遮挡住左眼的额发,急切道:“佐助你怎么样?你的眼睛……”

  “没事。”佐助简短地截住了他的话,见他满脸焦急之色,语气不觉放缓了几分:“一时消耗过度而已,歇几天就好了。”

  鸣人松了口气,又心疼起来:“……很辛苦吧?对不起,我……”

  佐助闭着眼睛说:“白痴吊车尾。”

  

  被忽视的柱间:“……现在插话是不是不太好?”

  忍不下去了的斑:“这就是你跑出来的理由?”

  “是啊,”鸣人认真地说,“就是敌人来袭那会儿,我突然感觉到佐助的查克拉出现了,当时到处都乱糟糟的,我就……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先出来找佐助了。”他想了想又对柱间补了一句:“抱歉啊把你的笼子弄坏了,我当时太着急的说。”

  柱间尽量保持笑容:“不……”

  闭目养神的佐助忽然睁开了眼:“什么笼子?”

  “没什么没什么啦,佐助你快睡一会儿吧,你肯定好多天没好好休息了,我一看就知道,”鸣人矢口否认,“呃,我在这边还接了任务的,咱们先回营地吧?”

  柱间从善如流:“好,那就回去再说。”

  他们沿来时的路返回,顺便带回了北条执吾的尸体。营地已经整理完毕,死去的武士与损坏的物事统统消失,所有需要纳入储物卷轴的物品均已封印完毕,只取出一卷绸缎与一套桌椅供星晴公主休息。因已入夜,地面上堆起了几处篝火,扉间带着三名千手护在公主身畔,两名宇智波站得稍远些,守着一群灰头土脸的侍卫。

  见几人归来,扉间起身相迎,目光扫过北条的尸首,面色微沉。少女的惊呼声自他背后响起,星晴公主脸色惨白,掩着口身体摇晃了几下,忽然向后一倒,晕了过去。侍女们慌忙扶住她,柱间疾步迎上,抬手试了试少女的脉搏,沉吟片刻,抬眼见到几名侍女惴惴不安的表情,对她们笑了笑以示安抚:“没事,殿下只是受了些惊吓,休息一会儿就好。”

  他直起身,拍了拍手以吸引众人注意力,朗声道:“今日天色已晚,大家原地休息,明日一早再动身。”千手家的忍者均行礼称是,转身去寻出一应物事为公主搭建帐篷,几名宇智波却将目光投向自家族长,见斑颔首方才应下。鸣人左右看了看,迅速择定了一处火堆,抱着佐助蹭过去。他似乎丝毫没有身负杀人嫌疑的自觉性,也不打算稍微做做样子降低他人的疑虑,回来的路上泉奈曾以玩笑的口气问他要不要住回笼子里,鸣人却很认真地说:“不行,我的话怎样都好啦,但是佐助很虚弱,要好好休息。”

  他来历不明,实力成谜,虽然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随口便将队友状态不佳的事情讲出来,但柱间和斑亲眼见过他在林中那一击之威,佐助更是撕裂空间凭空出现,均觉不好逼迫太过,便默许了他恢复自由到处乱跑。好在鸣人也没想要跑到哪里去,更没再做出什么招人误会的举动,只是一路抱着陷入昏睡的佐助愁眉不展,回到营地第一件事便是找歇息的地方,甚至还盯着公主那厢望了一会儿,看起来似乎是想去借个绸垫软靠什么的。

  柱间走到斑身边,正待开口,泉奈抢先道:“哥哥,北条也算是大名心腹,这件事只怕不能善了,还是要跟鸣人讲清楚。”斑点头道:“这个自然。”转头正要招呼鸣人,鸣人已经自己跑了过来,一脸期待地望着柱间:“那个……那个啊,千手族长,你能不能建个屋子?”

  柱间被他问得一愣:“建……屋子?”

  “对啊对啊,”鸣人连连点头,“用四……四根柱子撑一撑,再加点木板,就可以住人啦!拜托了拜托了,木遁造个房子超~简单的说,对了还有公主殿下!怎么能让公主殿下住四处漏风的帐篷呢,冲着公主殿下也要造一个啊我说!”

  柱间认真地思考了起来:“造房子啊,用木遁……”

  一贯严以待人严以律己的扉间听得皱起了眉头,冷声道:“露宿而已,我可不记得漩涡家有这么娇气的忍者。”

  鸣人举手:“我我!我可以睡外面的说!但是佐助不行。”他拍了拍脑袋,转身跑回最近的一处篝火,适才他将佐助安置在那里,此时又折回去把人抱过来。按说忍者最是警醒,些微风吹草动便该觉察,可是鸣人好一番折腾,佐助竟似丝毫无觉,他阖着双眼,眼底泛着淡淡的青,脸色在火光的映射下愈发显得苍白,长眉微蹙,睡梦中亦不肯舒展。鸣人抱着他,忧心忡忡地叹一口气,再叹一口气。

  扉间打量着他怀里沉睡的黑发青年,即便是陷于沉眠之中,然而青年的容貌气质委实太过突出。扉间目光微冷:“宇智波家的人?”

  千手宇智波两族累代世仇,虽说眼下暂时做了队友,但并未为这趟合作的任务放松警惕。宇智波族这趟任务带出来个莫名其妙的漩涡鸣人,扉间早已心怀疑虑,眼下又突然多出来个佐助,单以人数而论宇智波族隐然占据上风,不由得扉间不提防。他的敌意太过明显,泉奈正自有气,闻言不禁冷笑:“哦?我都不知道宇智波还有这么一号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扉间嗤笑一声,也不答话,目光先投向佐助,又移至泉奈面上,明晃晃的带着挑衅意味。斑脸色一沉,踏前半步,将泉奈挡在身后,便欲发作,忽听“啪”的一声,柱间重重一击掌,欣然道:“我明白了!”

  他彷佛才从忍术构思中回过神来,完全没注意身畔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跃跃欲试地挥了挥手:“来来,斑,稍微让一下,腾块空地出来,让我试一试。”

  被千手与宇智波夹在中间不知所措的鸣人闻言大喜:“完成了吗!好快!”

  柱间道:“不敢说完善,不过我大致想好了,至于成与不成,得上手试试才知道。”

  两个人这么一打岔,方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再也维持不下去,斑冷着脸退开几步,给柱间让出空间。哥哥带了头,泉奈只好跟着让开。柱间一脸凝重,闭着眼又想了一会儿,方抬手结印。

  粗壮的树木顶开泥土,露出地面,徐徐舒展枝条。因是初回尝试,柱间只将树木维持在两米左右的高度,控制它们枝条交缠,树干并立,竟当真拼出一间小屋。他抬起手在其中一棵粗木上敲了敲,它便乖觉地侧身让开通路,承担起了门的责任,柱间稍一沉吟,又指挥旁边枝条避出些空隙算是窗户,再垂下一帘藤蔓作为遮挡。做完这些他拍了拍手,含笑问鸣人:“进去看看?”

  鸣人早已迫不及待,一边毫不吝啬地往外扔溢美之词一边冲了进去。木屋面积不大,摆设亦十分简单,临窗搁着一张木几,柳条织成的床放在靠墙的位置。鸣人轻轻吁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放下佐助,后者兀自沉睡,无论是两族的争执还是柱间施术建屋都没能惊扰到他。鸣人呆呆看了他一会儿,表情十分纠结,既欣慰于佐助没有被吵醒,又因此而忧虑。

  门口传来泉奈的声音:“适才是谁说要为公主殿下遮风挡雨呢,这是打算占着屋子让殿下去住四处漏风的帐篷吗?”

  “没关系的,”鸣人笃定地说,“因为千手族长超——级厉害的说!”

  受到称赞的千手族长摸了摸下巴,摇头笑道:“既然鸣人君这么说了……好吧。”他再度结印时已褪去初次尝试的生涩,神情也要轻松得多。连片树木从地底涌起,惹得刚经历过一场敌袭的人们惊慌退散,树木们以一种扭曲的姿态生长,枝干勾连,最终筑成一幢两层小楼,柱间试过一次,第二回就已熟练掌握了建筑技能,新建的小楼精巧别致不提,更贴心地依着队伍人数安排了房间,相较之下,先前建给鸣人的木屋大约只能当门房了。

  “门房就门房嘛,”鸣人倒是一点也不在乎,“那我给你们守夜好了。”

  可真没人敢让这个来路不明又胆大包天的家伙去守夜。柱间只当没听到,收了手叮嘱扉间:“二楼中间的卧室是留给公主殿下的,让侍女们送她过去吧。其他人的房间你看着分配便是。唔,还有一件事。”

  他稍稍一顿,带着笑意说:“告诉公主殿下,如果她醒来,想详细询问今天的事情,那么就说,已经结束了。”

 

 

——TBC——

 

抱歉啊最近娘亲在我这边住,这两个星期写不多……大概到下周就好了>_<


 
评论(34)
热度(341)
  1.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2. 斑酱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