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柱斑鸣佐】逆旅(十)

大概是一个鸣人意外穿越回创设组时期的故事

有年龄操作,24岁鸣佐vs 17岁柱斑

鸣佐关系设定为接698后,鸣人暂时还没成为火影,也还没意识到朋友的定义不太对(。

私设无数,请谨慎食用>_<


这章写得有点草了……总之先更一发_(:з」∠)_抱歉最近三次元比较忙


  

  星晴公主的帖子是在月上中天时送过来的,这位公主殿下当真是淑良守礼名门风范,哪怕人就住在隔壁,也要做足了规矩。扉间和泉奈就谁来写回帖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争执,最后鸣人举手:“我我我,我来写吧!”

  千手和宇智波一起向他投去怀疑的目光,鸣人颇觉受伤:“一封帖子而已,我可是代笔写过……写过畅销书的人!”

  鉴于鸣人坚持要把商议地点设在小树屋中以便照料佐助,眼下这间树屋名义上算是被他占着,由他来写倒也说得过去,千手和宇智波又是万万不肯向对方低头的,最终各退一步,将这项任务交给了鸣人。鸣人在柱间友情赞助的木几前似模似样地坐好,一副成竹在胸的架势,提起笔来沉思片刻,问道:“非用毛笔写吗我说?”

  “……”

  泉奈反问:“不然呢?”

  “好好好,毛笔就毛笔吧。”鸣人表现得十分大度,抓起笔一挥而就,绯底飞金的花笺上墨痕淋漓,望来着实有些凄惨。泉奈两根指头拈着纸角拎起来,本已做好了最坏打算,却意外地发现内容居然勉强算得上文辞流畅礼仪周致。

  “是吧是吧,”鸣人得意,“我专门学过的!我跟着好……师父修行的时候,有一回他要写一个公主和忍者谈恋爱的故事,自己不写让我代笔,还挑一大堆毛病。”

  泉奈:“……你跟着师父修行就修这个?”

  鸣人深沉道:“我师父说,这也是修行的一种的说!”

  听起来你师父可真够不靠谱的。泉奈将这一句话压下去没说出口,毕竟拜那位不靠谱的师父所赐,鸣人的回帖写得也算有模有样,只是这一笔烂字委实见不得人。

  他捏着帖子抖了两下,忽然一笑,一弹指将那张轻飘飘的礼帖甩给千手扉间,施施然道:“既是按规矩来,索性便做全套,似这等不当紧的帖子,雇个文书代笔便是,主人家签个名字也就够了。”

  扉间抬手接住帖子,本欲反唇相讥,眼角余光瞄见鸣人的笔迹,不由得一滞。难以想象一个文化水平足以应对往来应酬的人,字竟然能烂到这种地步,一张纸上拖泥带水,执笔者倒像是生平第一回握笔写字。扉间素来严于律己严于待人,只瞧了一眼便觉无法忍耐,他略一思忖,索性也不推辞,铺开纸张照着鸣人所书抄了一遍,将至结尾时砚中墨已蘸尽,扉间倒过笔杆在砚台上敲了两下,道:“主人家请得起文书,是不是也该添置个洗笔磨墨的人?”

  泉奈眉梢一扬,鸣人赶在两个人再次吵起来之前抢过砚台:“我我我!我来我来!”他手速飞快地替扉间添了墨,见白发少年埋首书写,不再出言挑衅宇智波,才算松了一口气。漩涡鸣人捶了捶自己的肩膀,由衷地感慨:“原来养弟弟是这么麻烦的事情啊……”

  麻烦弟弟们的正经哥哥全程未参与讨论。宇智波斑闭目静坐,由得弟弟去跟千手家较劲,泉奈既然没有吃亏,斑便当作并无其事般不闻不问。千手柱间则忙于改造木屋,这间木屋原是他第一次用木遁建造房屋的试验品,狭小逼仄,问题多多,若只是容留鸣人佐助过一夜也罢了,如今要请公主殿下驾临,自然不能一切全靠凑合。柱间拓宽了房屋,升高了屋顶,置办了矮几坐垫,想了想拔出苦无三两下削出个颈细口小的木瓶,变出数朵花儿插进去,转眼见屋中烛光昏暗,他稍稍沉吟,就着树木缝隙里透露的光亮辨明方向,在屋壁上开了一扇窗,又顺手做了个小小露台,放任霜雪般的月光流入屋中,正正落在斑的肩上。

  光线的变化于瞬间被敏锐的宇智波族长所察觉,斑睁开眼睛,微微侧头,月光如水漫过他的衣袍与长发。与月光一道进入木屋的是晚风,夹杂着泥土与青草的气味,吹得案头烛焰一颤。柱间整理好了露台,转过身正对上斑的眼睛,墨色瞳仁里洒了月光,分外明亮。

  回复公主的帖子已经写好,鸣人尽可能端正地签了名字,扉间和泉奈在就谁去送进行第二轮争执。柱间走到斑身畔,为防被严格的弟弟们拉入战局而压低了声音:“怎样?”

  从那扇藤蔓勾成的窗望出去,中天弯月如钩,清辉抛洒,四野静谧。斑想了一想,道:“迎接公主的话,只算凑合。”

  柱间消沉了两秒钟,又打点起精神问:“那你觉得呢?”

  溶溶月色中,斑侧过头望向他,眼底有很淡的笑意:“不错。”

  他们不约而同地陷入了静默。月光也是安静的,悄无声息地照落。那边厢扉间和泉奈的争执最终以鸣人认输为结局,金发忍者举手作投降状,分了个影分身去送信,本体则拖了张椅子靠着床沿坐下,专心致志地盯着床上的人发呆。片刻后他仿佛骤然惊醒,抬头道:“送到了,她们说要换衣服,一会儿就来。”说完停了停,忽然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柱间温和地问:“需要我帮忙吗?”

  鸣人稍一迟疑,让开几步给柱间腾出位置,随即又跑回去两步,守在床尾盯着柱间的动作。他明明白白地把不放心写在脸上,倒教人生不起气来。千手一族的医疗忍术主要用于疗伤,而佐助的状况显然不是外伤造成的,柱间尽可能详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黑发青年只是因过度消耗而陷入昏睡,对此千手家的忍术起效甚微,柱间所能做的也只是以查克拉调整对方近乎衰竭的经络,加快佐助自身的恢复能力。他凝神思索了一会儿,将查克拉凝聚在掌心,探手向佐助额头按下。

  昏睡中的青年蓦地睁开了眼睛。

  柱间清楚地记得,对方以诡谲莫测的空间忍术现身时,瞳色与发色一般漆黑如鸦羽。他自忖记性虽算不得绝佳,也不至于才隔几个时辰便出差错,可是现下他所见到的,是深红色的瞳孔,瑰丽而冷酷,那熟悉的颜色令千手族长悚然心惊,几乎是下意识的,柱间调整了掌心的忍术,尚未发出的查克拉迅速转变为枝条,下一瞬,青年眼中有繁复且诡异的图案一闪而过。

  “嘭!”

  短短一刹那间木屋中形势骤变。柱间看见那深红眼瞳时便知不妙,然而已经无可退避。原打算作治疗用的查克拉本能地化为树木防御,柱间几乎是立刻紧闭双眼疾步后退,同时调整查克拉冲破幻术,幸而阻挡在二人之间的木遁为他争取到了少许时间——也只有那么一丁点,它们仅仅维持了不到一秒钟,便在黑焰中化为飞灰,但是一秒钟已经足以做很多事情,柱间冲破幻术再次结印,黑发青年身下柳条织成的床榻仿佛化为活物,敏捷地探出枝条缚住了青年的四肢。

  两度交锋已足够屋中其他人反应过来。感知到瞳力波动,千手扉间毫不犹豫地结印成术,水龙扑出,正迎上宇智波泉奈吐出的火焰。斑猱身向前,右手挥长镰朝床上人疾劈而下,当啷一声响,刀刃重重斩在了突兀现形的骷髅之上。

  那骨架色作淡紫,仅存一段肋骨,在长镰的重击之下危如累卵,似乎立时便要崩溃。但这仿佛不堪一击的脆弱防御却令斑和泉奈一齐色变。庞大的金色查克拉如海潮如疾风层叠涌上,来势之汹涌迫得柱间与斑齐齐后退,鸣人闪身挡在床前,提声喝道:“都住手!”

  他自己竟然真的第一个住了手,那威势逼人的查克拉一放即收,毫无顾忌地转过身去将后背留给柱间与斑,声音里全没了适才喝止战斗时的镇定:“佐助!佐助!你怎么样了!”

  扉间连飞十余柄苦无迫退泉奈,厉声道:“大哥!你还看不明白吗,这是宇智波设下的陷阱!那是他们家埋伏下的人!”

  斑倒提长镰,对千手的质疑充耳不闻,殷红双眸死死盯着佐助:“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柱间则是最冷静的那一个。千手族长垂下双手,收敛查克拉,与金发忍者一般退出了战斗状态,语气温和而诚恳:“撕裂空间的那个忍术,靠的是你这双眼睛吧?”

  黑发青年早已挣开束缚,半跪半坐,单手死死地捂着右眼,指缝里依稀可见血迹。鸣人想抓住他的手又不敢真的触碰到他,虚握着他的肩一叠声地喊佐助佐助。

  “以你现在的状况,最好不要再动用眼睛了,”柱间声音平稳,不紧不慢,“那个空间忍术确实罕见,作为代价,我想它恐怕不仅仅是耗尽了你的瞳力。”

  佐助肩头微微一动,依旧垂着头不言语,鸣人却已经沉不住气了:“什么?!佐助,他说的……啊啊啊啊啊!”他懊恼之极,左手握拳狠狠击在右手掌心,“那,千手族长,除了耗尽瞳力还会有什么问题啊我说!”

  “鸣人君,”柱间看向他,“能够撕裂空间的忍术,可想而知,所耗费的查克拉量必然极其巨大,恐怕不是你这位朋友能够担负得起的。我想他应该得到了一定的帮助,或许……”他微微一顿,将话带了开去,“遗憾的是,那种数量的查克拉,远远超出了他身体的承受极限,所以佐助君在瞳力枯竭的同时,体内经络也因受到过度庞大的查克拉冲击而变得脆弱。”

  鸣人快要急死了:“所以呢?所以呢!佐助会怎样,要怎样啊我说!”

  “不会怎样,”佐助终于放下了捂着眼睛的手,瞳孔已恢复墨色,冷冷开口,“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不过是耗损过度,休息几天就好。吊车尾的,你就不能有点长进吗?别人随便讲几句话就被带着走了。”

  “确实不会怎样,”柱间好脾气地笑了笑,“只是暂时性的衰弱而已,以佐助君的身体状况,大概需要卧床休息半年左右。我本打算用千手的忍术帮佐助君修复经络,如此一来可以将恢复时间缩短至一月上下,但如果佐助君继续像今天这样强行使用忍术的话,就很难说了。”

  鸣人眼睛一亮,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会看好佐助的!”

  佐助没好气地瞪他,随即恢复了冷漠神色:“千手族长会如此好心?”他目光从柱间和扉间身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在斑眼里:“我可是背负着宇智波族人的嫌疑呐。”

  两双肖似的眼睛对视,一作深红,一作漆黑。斑语意森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既然敢在我面前使用写轮眼,想必你应该备好了说辞。”

  佐助干脆地道:“我没什么可说的。”

  斑凝视他半晌,点头道:“很好。”宇智波族长亦不是喜作口舌之争之人,佐助态度如此干脆,倒省去许多麻烦。斑眸中勾玉游动,汇聚成繁复纹路,视线却突兀地被一头金毛挡住了。

  漩涡鸣人挡在两人之间,认真地说:“佐助的眼睛就是佐助的眼睛。”

  “哦?”斑冷笑,“所以你是想说,宇智波家出了个连我都不知道的神秘天才?”

  鸣人摇摇头,道:“你也看到了的,如果佐助的眼睛是夺来的,原主是谁?你和泉奈都在这里,宇智波难道还有第三对万花筒写轮眼?”

  他轻描淡写抖出宇智波族的秘辛,终于引得屋中所有人一齐变了颜色。万花筒写轮眼之名连多数宇智波族人都不曾听闻,更不必说族外之人,纵是时常与斑交手的柱间,也只知斑的瞳力更进一步,并不清楚个中内情。而眼前这个来历不明意图成谜、自称漩涡族裔的陌生忍者,却随随便便地讲出了只有斑和泉奈才知道的事情。

  

  “笃、笃、笃。”

  敲门声恰于此刻响起。

  

——TBC——


 
评论(31)
热度(342)
  1. 艾丽丝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写来竹柏无颜色:
  2.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