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鸣佐】我是不是少看了五百集(一)

失忆梗,应该不会太长

想说新OP简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挖个新坑以表达我的激动

 

 

【鸣佐】我是不是少看了五百集

 

 

 

漩涡鸣人在做梦。

梦境里的木叶平和而安详,十二岁的漩涡鸣人一路疾奔,风和树木从他身旁两侧飞速掠过,街道与房屋抛在身后,雪亮的瀑布从天而降,他仰起头,看见巨大的雕像隔水对望,静默无语。

啊,是终结之谷。

他心里这样想着,就望见了那个一直追逐的背影,一水之隔,稚子忽而长成少年,白色的衣角一扬而过,随即添了深色的披风。鸣人想要伸出手去,他手里攥着陈旧的护额,正中木叶的标志被尖锐的划痕一刀两断,作为一个挽留的理由显得单薄又脆弱。于是鸣人一直追逐的那个人接过了它却没有停留,猎猎风中衣袍翻卷,他像一只鸟那样掠过水面,逆流而上,飞走了。

漩涡鸣人自梦中醒来。

熹微晨光从窗棂缝隙里钻入,幻梦轻而易举地消散了。鸣人睁开双眼,心绪还沉浸于梦境的余音之中。

他不自觉地叹息:“佐助……”

你现在在哪里呢?在做什么事,遇见什么人,在想什么?

会……想起我吗?

“嗯?”

熟悉的声音自枕畔响起,漩涡鸣人瞬间僵硬。

我我我……最近真是太松懈了我说,身为当世一流的忍者,居然连床上多了一个人都没发觉……啊啊啊不对我肯定是一个人睡的,所以说我竟然连半夜有人摸进家门都没察觉吗怎么会退步到这种地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漩涡鸣人强行把惨叫咽回去,试图让自己淡定地判断现在的状况。毫无疑问他是在自己的公寓之中,天花板是自家的天花板,床也是自家的床,床头柜上的小闹钟还是自家的小闹钟,和以往无数个正常的早晨唯一的不同在于,怀里多了一个人。

他颤巍巍地低头看过去,虽是一室昏暗,但忍者敏锐的视力足以瞧清任何一个细节,包括鸦羽般的黑发,细而密的长睫,犹存齿痕的薄唇。

和颈侧肩头白皙肌肤上分外晃眼的处处红痕。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话说辉夜也好斑也好不都已经领便当了吗,为什么我还会陷进月之眼啊!不不不不是说月之眼都是看到自己美梦成真吗不不不我我我……我才没对佐助起过这种龌龊念头我们可是朋友啊!

“佐……佐助?!”

即便是战辉夜时鸣人都没这么紧张过,用尽了一辈子的淡定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抖得没那么厉害。怀里人好看的长眉蹙起,“唔”了一声,仍不肯睁开眼,向旁挪了挪从鸣人怀里翻出去,含含糊糊地道:“你先去火影室吧……我再睡一会儿。”

骤然消失的温度令鸣人不自觉地怔了一下。佐助完全无视了枕边人的异状,埋进枕头里几乎是立刻就陷入了沉眠。鸣人战战兢兢地掀开被子一角把自己挪出来,努力做到目不斜视,但是作为一个习惯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忍者,眼角余光难免瞥见点让人改写三观的状况……比如佐助的衣服。

佐助只套了件T恤,棉质布料微微泛黄,映衬出肌肤莹然,略微煞风景的是T恤上印着三只小青蛙,和着装者本人风格完全不搭调,但是意外地可爱。

啊啊啊啊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那不是我的睡衣吗!!!激动之余,鸣人掀被子的动作不免稍微大了些,随即僵住了。

他默默地把自己挪出来,小心翼翼地替睡梦中的枕边人掖好被角,镇定地捡起地上的衣物,挑出自己的那一部分,拎着走进卫生间,认真思忖后把衣服丢进洗衣筐,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花洒,然后懊恼地一拳捶裂了墙壁。

我怎么这么禽兽啊我说!


——TBC——

 
评论(24)
热度(42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