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鸣佐】我是不是少看了五百集(二)

失忆梗,不会太长的小甜饼

周末回家了没时间写文,更一发这篇凑个数


  

  漩涡鸣人精神恍惚地走在木叶的道路上。

  回想起来村口送别才只是昨天的事情,孰料一夜过去风云突变。鸣人百分百确定自己昨晚既没有喝酒也没有吃药,理论上不可能存在酒后乱X or迷X之类的事情,但但但但是……

  漩涡鸣人逃也似的离开了自己的公寓。大战刚过,这段时间本该是修养期,没什么任务同时意味着没什么目的地,可是出门前佐助提到要继续睡让他一个人去火影室,虽然鸣人既不明白为什么佐助跟自己睡了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火影室,还是怀着震惊的心情恍恍惚惚地踏上了前往火影室的道路,一路走一路在心中复习自己的人设。

  我,漩涡鸣人,现年十七岁,喜欢的东西是拉面,更喜欢的是伊鲁卡老师请我吃的拉面,讨厌的东西是等待面泡好的三分钟,兴趣是品尝和比较各种拉面。将来的梦想是成为火影,超越火影,让木叶的大家认同我的存在,不过在此之前要先把佐助带回来。最好的朋友是佐助,最大的对手是佐助,最想获得认同的对象也是佐助,喜欢的女孩子是小樱……

  “小、小樱……”鸣人从来不曾觉得与人交谈是一件如此艰难的事情,“你你你……你这是做什么啊我说!”

  色彩斑斓的包装袋七零八落摔了一地,漩涡鸣人虽然是个长到十七岁还没——呃,昨晚之前没用过这种玩意儿的好孩子,但是俗话说没谈过恋爱总见过终结谷,何况已经在终结谷打过两回架连前辈雕像都砸掉了的漩涡鸣人。

  刚刚把一兜避孕套砸到小学同学头上的春野樱一身劲装,面若冰霜:“漩涡鸣人,这是我第几回警告你了?”

  “……啊?”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青天白日之下大庭广众之间被喜欢的女孩子当头砸下大包避孕套,这种体验必须是第一回吧我说!被套淹没的漩涡鸣人不知所措,春野樱黑着脸攥紧了拳头,骨节发出可怕的喀喀声。

  “看在这次搜出来的都还没拆包装的份上,我就不揍你了。”说着要放人一马的言语,樱的表情却完全不像打算原谅,“下一次,要是再让我在火影室里发现用过的套子——再让我给你们收拾——”

  轰!

  少女的拳头擦着鸣人的脸颊击下,激起锐风如割。一拳既落,石屑飞扬,青石垒成的道路中央生生多出一个半人高的大坑,那些包装华美光鲜亮丽的套子们灰头土脸破破烂烂地躺在泥土碎石之间,鸣人膝盖一软,差点坐倒。

  樱温柔地微笑:“——你就完蛋了。”

  惊恐到无以复加的鸣人:“………………我我我不不不不会的说………………”

  惊恐的鸣人既不懂为什么火影室会有套子也不懂火影室有套子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这个时候敢顶嘴绝对死定了就是。他诚惶诚恐地送走了明显处于火山喷发状态的樱,眼见粉色长发的少女步履轻快地离开,将要折入岔道时忽又转过身来。

  “鸣人,”樱微微蹙眉,“你的火影袍呢?”

  鸣人更加震惊了:“什么我已经是火影了吗?!”

  春野樱抛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什么啊,”少女的语气中流露出明显的嫌弃,“你们搞男友衬就不能换件衣服么,也不嫌腻味。木叶的置装经费是这么给你糟蹋的吗,往大里说你这叫贪污公款你知道吗七代目?”

  “……………………”

  鸣人已经不知道该先为哪一句震惊了。

  樱懒得理会他,转身扬长而去,樱花同色的长发束作马尾,发梢别了只重瓣的发卡。鸣人呆呆地盯着那只发卡,看它随着马尾晃晃荡荡,远去了。

  他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对了。

  本该是照面就发现的事情,难以置信自己竟然才刚刚意识到。前天小樱来帮忙换绷带时还是一头短发,将将过肩,勉强够扎起的长度,才只两天,发梢便已垂到了腰。仔细回想起来,适才的小樱也好早上的佐助也好,容貌都有细微的变化,只是因为过于熟稔,醒时那一幕又冲击太大,反而忽略了这些细节。

  鸣人从精神冲击中挣扎着醒过神来,鬼鬼祟祟看一眼四下无人,赶紧刨点土把套子们和套子们的残骸掩埋干净。他左右张望,想来附近是找不到镜子的,于是抬手结印,嘭的一声,一个影分身出现在眼前。

  

——TBC——

 
评论(10)
热度(249)
  1.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2. 斑酱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3. 酱酱又酿酿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