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鸣佐】我是不是少看了五百集(3~4)

失忆梗

写完感觉并不甜……总之先这样,我要去平复一下心情_(:з」∠)_

前文请点头像,抱歉忽然消失这么久/_\




  

  “所以说,你失忆了。”

  火影办公桌前围着四个人,分别是情报部部长山中井野、医疗部部长春野樱、暗部部长佐井与总参奈良鹿丸。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一脸凝重地坐在办公桌后,跟据说是他心腹手下得力干将的四位高层严肃地进行着讨论。

  “鹿丸你确定吗,这可是很严肃的事情,判定失忆之前是不是该让井野和小樱先检查一下?”漩涡鸣人不自在地把桌上的大摞文件挪开以免遮挡视线,心里有点发憷。这——么多的文件,都是需要火影批示的吗……不会吧火影日常就负责这些工作吗,怎么感觉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我说!

  “哦,”鹿丸面无表情地说,“是这样,昨晚半夜你忽然呼叫井野,让井野转接我。”

  井野举手:“我作证。”

  鹿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说:“当时你说,你和佐助,回宇智波家的族地,嗯……怀旧。”

  不明所以的鸣人:“这和失忆有什么关系?”

  鹿丸脸上写着“一言难尽”,井野替他补充:“据说是你们在宇智波家不慎打开了用途不明的卷轴,很不幸你中招了,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你联系我后我就顺便扫了一遍你脑子,当时确实没什么问题,由于宇智波族的秘藏书册记录大都已经收归公有,佐助君也不清楚卷轴里是什么,所以你们又让我联系鹿丸查阅相关资料。”

  “而现在看来,结论已经非常明显了,”鹿丸一锤定音,“你失去了大概七年左右的记忆。”

  七年啊……已经这么久了吗?

  鸣人摊开双手,注视自己的手掌,总觉得有种轻飘飘的不真实感。确凿可信的记忆仅仅截止到送佐助离开那一日,再回头就被告知已然过去七年之久。他抬起头,目光一一扫过同期们的面孔,小樱因百豪之术的影响变化尚不明显,而鹿丸、井野和佐井身上已经能看到确切的时光流逝的痕迹。

  “鸣人,”樱双手交握,肃容问,“这件事情,佐助知道了吗?”

  鸣人张了张口,心头忽然涌上一阵没来由的沮丧:“佐助……应该还不知道吧。”

  

  


  鹿丸无奈地敲了敲办公桌:“麻烦死了你……还有什么事?”

  火影室内的简短会议已经结束了,鸣人和四位心腹干将大眼瞪小眼瞪了一圈儿,井野小樱佐井挨个给他做了一遍检查,没能找到症结缘由,也不知那个无名卷轴的影响是到此为止还是会继续恶化。四位重臣忧心忡忡,鹿丸拟定了手令交给佐井去调查昔年团藏私藏的宇智波族内部资料,小樱表示会尽快联络纲手,而鸣人坐在办公桌前给鹿丸写好的手令签字盖章,有条不紊镇静如常,仿佛同期们的忙乱和他其实没什么关系。虽然鹿丸和井野一起强调了情况的危险性和继续恶化的可能性,鸣人为他们的关怀和焦急感到高兴,可是总缺着一点真实感。

  这种感觉真是玄妙,一屋子人为他忧心如焚,而他仿佛事不关己。小樱安慰他说只是丢失记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至少人没事,可是鸣人觉得那丢失的七年在他和整个世界之间划了一条沟,一切都显得虚幻而飘渺。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找出七代目火影的印章,递给小樱,看着他们忙忙碌碌,而心里在想,佐助会来吗?

  早上出门的时候佐助说了“你先去火影室”,言下之意似乎是睡醒了也会过来,可是日上中天了也没见一个影子。鸣人把出门时的情景翻来覆去回忆了一千遍,还是拿不准佐助到底会不会来。也许他只是还没醒,毕竟听鹿丸和井野说昨天半夜两个人还在宇智波族地怀旧,睡得迟自然起得晚;也许他根本不记得要来火影室,早上纯粹是半睡半醒中的梦话,说完就忘了;也许……也许他只是暂时停留,还会再次离开。

  鸣人被这个念头烧灼得坐立不安。记忆缺失明明使整个世界都蒙上一层虚幻感,唯有这一点挂念分外真切。他不知道自己和佐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吐露心声一再挽留不惜打塌了终结谷佐助也还是要离开木叶,七年前没能留住,七年后呢?也许等他踏出火影室回到自己的公寓时,佐助就再一次离开了。

  他匆匆忙忙地宣布了散会,几乎等不及想直接翻窗跳下去,探出半个头被冷风迎面一吹忽然清醒过来,赶紧回头叫住了鹿丸。

  目送三位同事提前下班,而己身不得不滞留于此,奈良鹿丸心中充满了忧伤。漩涡鸣人期期艾艾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以破釜沉舟的气势悲愤地问道:“我……我和佐助——到底是怎么回事!”

  鹿丸:“……”

  鹿丸深呼吸:“好,好,你失忆了……为什么是问我?”

  因为小樱暴力,佐井KY,井野……井野时刻连着通讯网,一不小心就要面向全忍界广播心路历程——虽然我是觉得没什么啦但佐助会不高兴。竟然组建起如此不靠谱的高层班子,鸣人不禁为没失忆的自己感到悲哀,幸好还有个鹿丸,鹿丸总是靠得住的。

  “啊,事情是这样的,”鹿丸平复心情后为鸣人讲解,“四战结束之后,佐助离开木叶云游去了,你留在木叶发愤图强,跟着五代目和后来的六代目一边忙战后重建一边做火影修行。”

  这个我是知道的,鸣人认真地点头,等着他的下文。

  “你当时……很努力,”鹿丸沉吟着斟酌用词,“终于有一天六代目被你的诚心和毅力感动准备卸下火影的重担把位置传给你了,你突然一拍桌子说不行。”鹿丸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办公桌作为示范,毫无诚意地棒读:“‘啊,连一个朋友都无法挽留的人,没有资格当火影’。”

  他板着脸说:“然后你就跑去追佐助了,真是麻烦死了。”

  鸣人听得有点发愣:“是、是吗……”

  鸣人醍醐灌顶:“对啊!佐助走了我可以去找他啊我说!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我这段日子到底是在纠结什么啊!”

  鹿丸:“………………”

  想通了的鸣人一下振作了,神采飞扬地催促鹿丸继续讲:“然后呢然后呢,后来怎么样了?”

  “我怎么知道,”鹿丸呵呵,“再见佐助就是在你的床上了。”

  “…………!!!”

  漩涡鸣人沉默地低下头,盯着办公桌上的文件仔仔细细地瞧了十分钟,举起手来结了个印,“嘭”的一声消失了。

  


 
评论(12)
热度(261)
  1. smileyjus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2. 斑酱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3. 酱酱又酿酿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