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鸣佐】逆旅(间奏)

这一章是鸣佐视角,鸣人生日快乐呀>w<~

本文没坑没坑啦,我会在加班的间隙里努力填土的!


间奏

  

  漩涡鸣人怀着近乎于雀跃的心情,在屋子里上蹿下跳,门窗墙壁统统画满封印。他窝在木叶做火影预备役修行时从纲手那里得到了几个年代久远的漩涡家秘术卷轴,在封印术上颇下过一番功夫,苦于没有机会施展,此刻终于得以一展身手,恨不得将整间屋子都画满了才好。

  确认房间处于绝对安全状态,鸣人依依不舍地停了手,最后检查一遍封印确保无恙,然后兴致勃勃地踢掉鞋子跳上床,顶着佐助要杀人的目光把自己也裹进被子里,以忍者学校修学旅行夜晚参加鬼故事大会的姿势和忍者学校修学旅行夜晚讲鬼故事的语气绘声绘色地讲起别来经历。

  他讲得非常细致,从一睁眼发现身处异世,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寻找出路,到意外发现陌生忍者衣上绣有宇智波族徽,一路跟踪闯入宇智波族,万万想不到前来迎战的族长竟是早已身死的宇智波斑,战斗中失手被擒,跟负责审讯的忍者聊了两天也没搞明白状况,听到千手家的消息凭直觉认定“啊,主线来了”,强行加入宇智波族赶赴京都的精英小队蹭任务,直到遇见佐助。

  算来两人失散也才十余日,偏他有那么多话要说。鸣人足足讲了大半个时辰,这些日子来的经历、收集到的情报、与柱间和斑等人的交锋与试探一股脑全倒出来,末了小心翼翼地窥一眼佐助脸色,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上了心虚:“佐助,你……是不是生气了?”

  佐助心情差极了。

  任是谁费尽心力撕裂空间穿越异世寻人,一出来发现千辛万苦才打倒的四战大BOSS堂而皇之站在眼前,想必心情都不会太好。十七岁的宇智波佐助面对宇智波斑能够心无杂念拼死一搏,但当面前的敌人换成十七岁的宇智波斑,年少有为的宇智波族长带领弟弟和族人辛劳勤奋地做任务,而鸣人居然还能和对方心平气和地交流,看起来至少短时间内是同一阵营,佐助面上保持万年不变的“……”脸,觉得胸口曾被敌人一剑穿透的地方隐隐作痛。

  当然佐助君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但是佐助君嫉恶如仇。以他的作风,若不是顾忌鸣人,自身状态又实在欠佳,必定要和宇智波斑当场做个了断,把差点日翻全世界的大BOSS扼杀在摇篮里。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漩涡鸣人拦在中间劝架,还牵扯进来一个千手柱间,闹到眼下这般敌不敌友不友的混乱情形,佐助想一想就觉得烦也烦死了。

  鸣人等不到他的回复,于是开始耍赖:“佐助!佐助助助!我超——辛苦才找到你的说,别生气了嘛!”

  佐助面无表情地瞪回去:“是我找到你吧。”

  “对对,”鸣人从善如流,“那你超——辛苦的终于找到了我,就更不应该生气了呀我说。”

  佐助还是冷着脸,全然无视鸣人的努力,漠然道:“你有什么要带的,快去收拾,我们现在就走。”

  鸣人吃了一惊,伸手就要去捂他的眼睛:“别别别!别啊佐助!”

  “白痴。”佐助打掉他的手,“又不是现在回去,只是离开这里,用不着轮回眼。”

  鸣人迟疑了:“中途脱队不好吧,而且……”他深吸一口气,再次搬出了那套“主线”理论,希望以此说服佐助。师从自来也的那几年里鸣人勉强可算阅读经验丰富,为亲热天堂代笔时参考过不少市面上的流行小说,穿越重生乃是最热门的元素之一,按照鸣人从小说中归纳得出的经验,穿越最重要的莫过于紧跟主线,尤其是穿越了还想着回归原先世界的,更要牢牢把持住主线,满足了条件才能从哪来回哪去。

  佐助冷静地听完了他的胡扯,向他投以“你傻不傻”的眼神,撩起额前碎发给鸣人看自己的轮回眼。

  鸣人不甘心:“可是既然我们来了,总该做点什么……不能这样就走呀我说!这个年代太糟糕了,比历史课本里讲的还要糟糕十倍。佐助,我们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觉得……我们可以改变它。”

  佐助久久地不作声。烛光将他的影子投在墙壁上,摇摇晃晃的,青年冷峻的轮廓被昏黄烛火染得朦胧。仿佛无意识般,修长的手指抚上眼睛,佐助低声说:“不对。”

  “嗤”的一声轻响。恰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蜡烛燃到了尽头,火焰熄灭了。鸣人被骤然涌入的黑暗吓得抱紧了被角,战战兢兢地问:“什、什么不对?”

  佐助抬眼望过去,认真地说:“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关于他们眼下所处的这个时代,较之于忍者学校的历史课本,宇智波族内有更为详尽的记载。出于某些人尽皆知的原因,宇智波斑被抹去了,但宇智波泉奈的生平尚有少量资料留存,如果族内记载无误,宇智波泉奈死在二十四岁那一年。

  “能够坚持那么久吗?”佐助无意识地闭了闭眼,“他今年十四岁,已经得到了万花筒,十年……不可能,这个时代的任务只会更多更重,拥有万花筒的力量不可能不用……”

  鸣人拽着被角,偷眼瞧桌上残烛,有心想去打个火,又不敢下床。他从小怕黑怕鬼,虽说这些年早把那些毛病扔掉了,可是身处异世,连时空穿越这么玄乎的事情都真真切切地发生了,这么一想幽灵的传说也不一定就全是虚构……他越想越偏,思绪一路飞出十万八千里,忽然听到佐助发问:“宇智波斑是个什么样的人?”

  鸣人一愣,佐助也没有要他回答的意思,食指屈起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自己的额头,英挺的眉纠成一处。

  宇智波斑是个什么样的人?

  关于此人的情报委实太少。不止是木叶,五大国的忍者们不约而同地保持了缄默,以一种无声的默契将他的名字从历史中抹去。如果不是那一场处心积虑数十年后重又挑起的腥风血雨,宇智波斑留给世间的,大约就只有一座沉默地立于终焉之谷的石像了,无人知他生平,亦无人议他是非。

  佐助对他的了解,除了战场上的交锋,便只有带土伪装斑时一番自白,以及从千手柱间那里听来的简略版木叶建村史了。前者固然不知添了多少油盐酱醋,后者也未必便是十足的确凿可信。当日是情势紧迫不及细思,待得战事了结尘埃落定,也没有了细思的必要。如今想来,千手柱间的那一番说辞,恐怕多有不尽不实之处。

  依千手柱间所言,宇智波斑志存高远又重情重义,是个温柔(听到这个形容词佐助忍不住把省略号翻了倍)的好人,自幼心怀和平,然而受世仇所累,曾经的梦想遭到以泉奈为首的宇智波族人集体反对。自古情义不能两全,斑夹在兄弟族人与同道好友之间备受煎熬,为了家族而强迫自己放弃理想——听来真是令人唏嘘,不幸的是人的认知难免会受到个人能力与层次的影响,譬如常人会觉得猫咪炸毛挠一爪子十分可爱,老虎挠一爪子就是要命的事,而在能力杰出的忍者眼中,老虎也不过是只体型大点的猫咪罢了;至于千手柱间,大概九尾挠一爪子他也能觉得小狐狸活泼可爱。按照他的说法,当日两人河畔一别,从此再见只有兵戈相向,柱间从未放弃幼时的想法,数度试图与宇智波结盟,斑亦不是不动心的,终究因两族积怨太深、反对者众多而不得不拒绝。可是宇智波斑何许人也,佐助于战场上所见的宇智波斑,专横独断,一意孤行,家族也好挚友也好,皆不能阻拦他的脚步。他的心里眼里装载的尽是理想二字,这样的人,当真会因他人反对便轻易放弃?何况宇智波斑性情傲慢,目下无尘,当时的宇智波族,又有什么人、有什么力量能够反对他?

  “不是泉奈。”鸣人肯定地说。他混进宇智波族中,和这对兄弟相处也有些时日了,大致摸熟了他们的相处方式。虽说斑是族长,族务反倒是泉奈这个弟弟管得更多,外人乍见多半会以为宇智波族的真正掌权者是泉奈,然而事实绝非如此。斑最不耐烦琐事杂务,族中权力一多半握在泉奈手上,可但凡是斑点了头的事情,泉奈再反对亦是无用——话说回来,倘若泉奈劝得动哥哥,也不会有这次两族组队共行了。

  千手柱间可没提过两族曾接过这么一次共同任务。千手与宇智波合作,无论双方内心作如何想,总归表面上维持着平静。从泉奈的年龄可以推出,现在的节点距离木叶建立至少还有十年,如果十年前千手与宇智波尚且能够看在大名的面子上和平共处,证明对两族忍者而言仇恨的排序并不是那么靠前,而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绝不会推动两族关系继续恶化,为何十年后反而会闹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鸣人又仔细回想了一遍,道:“宇智波族内好像也没什么长老了……啊,好像是前任族长在的时候和千手打了一场大的,很多人战死了。哦对,还剩一个,可已经退下前线几十年了,也不怎么说话,就是顶个名号养老的。”

  佐助断然道:“问题不在宇智波族内。”想也知道,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原是同一类人,一旦确立目标,任多少人反对亦无用。千手柱间能够力排众议,压下千手族中的反对之声,较之于他,宇智波斑性情更为暴烈,手段更加专横,没有理由反而做不到。

  “那就可以确定了我说,”鸣人摩拳擦掌,“肯定是黑绝那家伙捣的鬼!”他很有些兴奋,握着拳头跃跃欲试:“那家伙也没什么可怕的,就会装神弄鬼,哼哼~就让鸣人大爷把他揪出来吧!”

  他那般兴高采烈,佐助却抿紧了唇,眉峰紧蹙,鸣人便又忐忑起来:“……佐助?”

  佐助迎上他的目光,极少见的欲言又止,良久方道:“你……决定了?”

  “决定了!”鸣人认真地说,“我不喜欢这个时代,所以不能什么都不做。”

  佐助问他:“你想过后果吗?”

  鸣人一愣:“后果?”

  “这个世界和辉夜那时不同,这就是我们的世界,”佐助凝视着鸣人,“吊车尾,你真的明白你在做什么吗?我们穿越的不是空间而是时间,你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会影响到我们的时代,改变得越多,影响就会越大,如果你做得足够好,那么这个世界会走上一条新的道路,我们经历过的事情不会再度发生——简单说,我们回不去了。”

  鸣人身体微微前倾,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声音低了几分:“但是佐助……我做不到,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战乱,明知道未来会怎样却袖手旁观……佐助,会死很多人,很多很多人。”

  佐助神色微微一动,随即阖上了双目,道:“乱来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卡卡西、樱、纲手、伊鲁卡他们了,有千手柱间在,火影的位置恐怕也轮不到你来坐。”

  鸣人反而笑了起来。

  “‘过去是无法改变的’……”他稍稍拖长了语调,“以前好色仙人是这样说的,已经发生的事情,不管我们再痛苦、再惋惜、拼尽全力哭喊,它已经发生了。但是现在,佐助,我们有了一个改变过去的机会。”

  他挠了挠那头拱得乱七八糟的金发,看起来像有点不好意思,但坚定非常:“我想过很多次,就算不认识我也没关系,我很珍惜和大家在一起的回忆,但我更希望伊鲁卡老师的父母好好活着,希望卡卡西老师的父亲不用在任务和同伴中抉择,希望好色仙人高高兴兴地拖稿和偷窥女浴室,希望纲手婆婆的弟弟平安长大,希望三代爷爷不需要牺牲自己,希望宁次自由地活着,希望长门和弥彦小南一起为和平奋斗,希望带土达成心愿,希望我爱罗、比大叔还有其他的人柱力们不必遭受歧视,希望九喇嘛它们能忘记痛苦和仇恨,希望二代目不用战死在战场上,希望初代目不用去打终结谷之战,希望泉奈不会死……虽然说,如果大家都不记得我、不认识我的话,大概会有点寂寞的说,但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和自己重要的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享受和平。”

  “我也希望……”难得郑重的语调忽而变得飘忽,漩涡鸣人停顿了一秒钟,认认真真地说:“我希望千手和宇智波两族和平共处,希望宇智波族不会再……落到那么糟糕的境地,希望……希望佐助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一家人幸福地生活……”

  佐助抬眼望去,鸣人故意夸张地扯动唇角,做了个鬼脸,笑了起来。他的眼睛是天空的颜色,湛蓝晴碧,容不下一丝一毫阴霾。

  佐助也扯了扯唇角——当然不会像鸣人那样夸张——极其难得地回了一个微笑:

  “我陪你。”

  仿佛红日骤然跃出海面,又或者朗日高升出于山岳,那片天空被阳光照亮了,闪耀着明亮的光辉。鸣人以一个拥抱作为回答,用力地抱住了佐助。他一定非常开心,连声音都满溢着轻快与喜悦:

  “——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

  

  

  (间奏 完)


最后解释一下文里佐助和斑的态度问题,和宇智波奇怪的家族爱没有关系啦,只是现在的时间线上佐助和斑还没有过深入的交流(虽然也都是一流的忍者但是佐助和斑的战斗似乎就不会发生二人小世界精神交流呢),佐助对斑的感情大概就是看见人还有口气要上去补一刀这种程度,在他的认知里斑不算什么好人,也并没有温柔啊深情啊天启啊之类的优点,所以初期对斑的态度会比较恶劣,之后才会随着日常相处深入了解BLABLABLA的慢慢改观

当然以上纯属个人理解,OOC是难免的><请大家多多包容【顶锅盖滚

 
评论(65)
热度(326)
  1. 神说要有光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