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凑个热闹 尾声(全文完)

尾声

  

  剧组给出的时间绰绰有余,职业选手们足足提前了半个月完成拍摄任务。这种相当于表演赛的代打对职业级的大神们来说根本没有难度可言,过程中除却某些人难以突破心理关口总是漏发台词外基本没遇到过什么问题,轻轻松松地就结束了。

  拍完最后一场戏后几十名职业选手聚在一起,像模像样地吃了顿散伙饭。鉴于一屋都是打游戏的宅男,谁也没点酒精饮料,这顿饭结束得很快,扫光最后一个盘子后群众纷纷感到意犹未尽,又提不出有建设性的意见,饭是已经吃不下了,酒谁也不愿意喝,KTV没意思,逛公园……几十号人一起逛公园也太奇怪。最后也不知道谁先开的头说天天PVP好久没打蘑菇了,登时一呼百应赢粮而景从。

  于是陈果指挥手下小弟将兴欣网吧清了场,还贴心地翻出一沓满级账号卡,大神们浩浩荡荡地集体入驻网吧,数了数人数一共47个,加上老板娘48人,离百人副本略遥远,于是挑了个五十人本刷。

  “进本之前记得先退公会。”肖时钦好心提醒。

  叶修鄙视:“小气。”

  “免得给你们公会带来麻烦,万一再被玩家投诉到官网去呢?”肖时钦考虑得十分周到。

  虽然这支队伍离副本人数上限还差着两个,虽然职业配备乱七八糟谁想用什么就用什么丝毫不考虑合理性,仍然一路势如破竹,接连扫荡了三个五十人本的副本记录,惹得世界频道上一片腥风血雨。原先的副本记录虽说也都有职业选手参与,但几个高手带领公会精锐打出来的记录,到底不能和几十个高手打出来的相比。

  热闹完了就该散场了。

  大多数人都订好了第二天的票,也有少数例外。订票的时候叶修提前跟黄少天打了招呼让他多留两天,黄少天很讲义气地答应了,顺手还拉上一个周泽楷。

  很快他就为这个决定后悔了。

  汽车一路颠簸,黄少天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勉强挣扎着质问叶修:“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叶修咱们来个痛快的竞技场见行不行!妈蛋妈蛋妈蛋这什么鬼地方!”

  叶修也不好受,有气无力地回答:“不是跟你说了么……沐橙和小唐去S市有事,剧组这边要求留两三个人待命,可能需要补拍……你以为我愿意来啊。”

  “那就在剧组待命啊,跑出来干嘛,这到底是去哪儿啊什么时候才能到!”黄少天如果还有最后一分力气,一定是用来说话,“见鬼见鬼见鬼,为什么非要走这么破的路,还得多久啊。”

  司机和蔼地说:“不远了,再有十五公里就到了。”

  十五公里听起来转瞬即至,十五公里土路汽车却足足开了一个半小时,途中更忽然下起雨来,淅淅沥沥击打着玻璃窗。如丝细雨落在X湖时是水雾缭绕芳草长堤人间仙境,换到这种地方则只有泥泞不堪的道路与愈发颠簸的行程。周泽楷本来就不说话,叶修和黄少天开始还打打嘴仗,后来也渐渐没声了。

  终于到达目的地后三个宅男几乎是被工作人员扶下来的,一人发了一瓶水塞进屋子里休息。房屋是老式的农村建筑,墙皮脱落,露出里面的干草与泥土。黄少天缓过来劲就坐不住了,满屋转悠,“不科学啊Z省居然还有这种地方,这是多少年的老房子了?话说我们来这儿干嘛,电脑都没一台。”

  “要找这么个地方可不容易呢。”工作人员的语气里居然还带着点自得。

  大约是因为已经接近夏季的尾声,一场雨下得缠绵悱恻,直至入夜仍不肯止歇。工作人员带着三位大神转移到休息的宾馆——说是宾馆,其实就是干净一点的农家院落,不过至少这次的屋子是砖瓦房,神奇的是居然有无线网。剧组其他人忙活着拍雨景去了,叶修黄少天周泽楷就窝在屋子里一人抱一台笔记本联网打荣耀,为了应景还特地找了个下雨的地图。三个人乱打一气,黄少天一时兴起要求换职业,自己先挑了神枪手,周泽楷对他笑了笑,拿了剑客,叶修潇洒地打了个响指,从剧组提供的账号卡中随便抽了一张,登陆后才发现居然正好是老本行战斗法师。

  进入游戏后黄少天和周泽楷都有些手忙脚乱,越到战况紧张时越想不起来自己现在换了职业,神枪手力争贴身,剑客则致力于拉远距离,每每到放出技能才惊觉不对。顶尖高手对决哪容得下如此疏忽,叶修下手毫不留情,剑圣枪王差点被斗神打了个一挑二。

  三个人PK总归是不公平,打了几场就放弃竞技场转去刷副本了。副本门口有几个玩家在求野队,叶修大神忽生慈悲之心随手加了两个人进来,结果反而被鄙视了,对方扫了一眼这支没T没奶的三人小队,扔下句“买号的先搞清楚副本是干吗的再来吧”就退组了。三位大神面面相觑,连黄少天都没话说了,互飚了一会儿省略号后默默地滚进副本,刷了两次差不多也就到了休息的时间。这栋所谓的宾馆其实就是普通的农民住宅改换门面,房间大小不一,黄少天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回对叶修表示礼让前辈单人间就给你了,叶修诧异地看了他一次又一次,疑神疑鬼地把房间检查了N遍也没发现问题。

  单人间归了叶修,黄少天和周泽楷就进了另一边的双人间。屋里摆设极其简陋,一张桌子两张床。黄少天把背包扔到靠墙的那张床上,木板发出艰难的嘎吱声,他拧着眉头掀开席角看了看,破旧的木板床上铺了一层稻草垫,草垫上再加了一张凉席,床头搁了个灰黑色的枕头,又薄又硬,床脚搭着条单子,估计是作为被子用的。

  “艰苦朴素也该有个限度吧?”黄少天忍不住犯嘀咕,喃喃怨念了许久却没听见回音,不禁疑惑地看向另一边。周泽楷站在临窗的那张床边,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怎么了?”黄少天扬声问,“没事的话就早点休息吧,这种鬼地方……”

  周泽楷微微蹙眉,抬手指了指屋顶,黄少天仰头往上看:“上面怎么了什么也没有啊……哈?”

  黄少天挂了一脑袋黑线:“不是吧……这屋子多少年没人住了,居然还漏雨。”

  窗外滴滴答答,屋里也滴滴答答。住处是平房,屋顶贴的墙纸洇湿了一大片,水珠一滴一滴往下掉,缓慢但是坚定。床上淌着一大滩水,周泽楷十分苦恼,三更半夜的去找工作人员重新安排住处无疑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他并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但眼下的状况实在不是忍一忍就能凑合过去的。黄少天倒是毫无心理压力,一秒就做了决断:“过来。”

  周泽楷站着没动。

  “凑合一下呗,这会儿再找人换房间不晓得要折腾到几点,周泽楷你不困吗我都快困死了,”黄少天打了个哈欠,“过来过来睡觉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脸颊微微泛红,“挤不下。”这里可不比H市的宾馆,木板床目测不足一米宽,睡一个人都危险,要挤下两个只怕就散架了。

  “谁说的,试都没试怎么就知道挤不下,”黄少天表情一本正经,眼睛里带着笑意,“你过来。”

  他语气轻快,句尾微微上扬,像是藏了把小钩子。周泽楷抿了抿唇,磨蹭着挪过去几步,黄少天踢掉鞋子,先占据了靠墙的一半床铺,抬头看周泽楷,表现得十分纯良无辜:“行了行了动作快点,睡觉了。”

  两个人躺下的时候床板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周泽楷一僵,吓得不敢动了。黄少天搂着他的腰把人往怀里带,理由听起来十分正当:“往里面来点,小心掉下去。”

  夏天的夜晚满斥着纷杂的雨声,下了一整天的雨,暑气早被冲刷干净了,水气挟裹着凉意,悄悄地从砖缝瓦隙里渗进来。身旁人的体温隔着轻薄的夏衫传递过来,明明适才刷副本时就觉得有些困倦,到这会儿反而清醒了,周泽楷睡不着,睁开了眼,微微一怔,走廊昏黄的灯光从稀疏的门缝里漏进来,一片昏暗中唯一看得清楚的是黄少天的眼睛,明亮如许,彷佛有光芒在跳动。

  静夜里雨水坠落的声音分外清晰,沙沙沙轻盈迅疾,打落在檐上窗上石上树上草叶上,间或闯入一丝风声,吹得草木摇曳冷雨偏飞。滴答一声响,屋顶漏雨处仍在继续,隔片刻便会有一滴沉甸甸的雨水掉下来。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习惯了黑暗后他能够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楚黄少天的表情,忽然就忍不住微笑。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莫名其妙,”黄少天费力地抽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吗?”

  周泽楷抬起手,指了指屋顶,“夜雨声,”他特地顿了顿,“烦。”

  “我去!”黄少天败给他了,一撑床板要坐起来,被骤然放大的吱呀声挡住,只好半支着身瞪周泽楷,“你对我的ID有什么不满吗!夜雨声烦怎么了,你不觉得这四个字特别好听特别文雅特别有内涵特别别出心裁特别神来之笔而且和剑圣这个称号特别配和蓝雨和冰雨也都特别搭吗!连冯主席都说好!我还没吐槽你的一枪穿云名字太俗套一点新意都没有呢,唔不过看在不是你自己起的份上就算了。”

  周泽楷也半撑起身,歪着头思索了片刻,特别真挚地说:“没有呀。”门缝透进来的光恰好落在他的脸颊上,周泽楷偏了偏头避开它,不自觉地眯起眼睛,微光里他的神情十二分无辜,眉毛眼睛弯起,嘴唇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温润而柔软。黄少天果断地放弃了思考,环住他的肩吻了下去。

  

  第二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大好晴天,雨水洗过的天空一色湛蓝,只是乡下土路被昨天的雨浇得泥泞不堪,不方便行走,三位大神以此为理由抛弃了田园风光,又抱着笔记本在屋里窝了一天,副本刷腻了干脆组队进竞技场欺负小号,中间还顺便溜进各大公会摆好的阵势里偷了两个野图BOSS——当然最终收益三家平分。

  舍生忘死地打了一天荣耀,碰见BOSS更新三个人连午饭都没顾上吃,一直忙活到傍晚才收兵。黄少天冲进安全区内下线,关了游戏长吁一口气,“不打了不打了,晚上坚决不能再打了。”

  周泽楷赞同地点头,直接关了电脑。

  “好意思说你们是玩网游的吗,”叶修叼着根烟噼里啪啦敲键盘,“俱乐部呆久了打个游戏都撑不住,要你们何用。”

  “战队每天对游戏时间有限制的好吗好吗?”黄少天鄙视他,“虽说没到霸图那种变态的地步吧但蓝雨对作息规律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和某个滥用队长特权的家伙不一样,我可是要起带头作用以身作则给下面的小朋友树立好榜样的!”

  但是不打游戏也没什么别的娱乐活动了,工作人员倒是提议可以出去走走观赏农家风情,无奈三个宅男全无兴趣。最后跑去围观导演和演员们,拍摄工作已接近尾声,正在进行的是一场重头戏,月白风清良夜如许,男主角路过花丛摘下一朵赠与心上人,深情款款地念了一长段台词,尔后将戒指套上女主角的手指。导演宣布这一条过了的时候围观群众齐刷刷地鼓掌,两位主角风度良好,微笑着点头致意。

  拍摄完后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撤下来休息,只有付导演和郑导演聚在一起不知商量什么。女主角对周泽楷还有印象,笑着和他打招呼,又问苏沐橙怎么没来,周泽楷尚未来得及回答,那厢郑导演忽然提高声音招呼了叶修一声,想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谈,黄少天和周泽楷也一起跟了过去。

  “怎么,小苏没跟来?”郑导演随意客套了两句,开口也是先问苏沐橙。叶修懒洋洋地点点头,“她去S市有点事情。”

  “这样,”郑导演皱起了眉头,“过来的就你们三个?”

  “我们三个还不够用?”黄少天在机房泡过去大半个夏休期,早跟剧组上下混熟了,说话没顾忌,“直说吧需要干什么,叶秋大神教科书在这里,荣耀二十四个职业他精通二十五个,保证完成任务。”

  郑导演仍旧面有难色,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盒子,“是这么回事儿,刚才跟付导商量了下,得再拍一组操作的镜头,要求双方戴上戒指拍。”

  “戒指?”这边三个人闻言都是一怔,黄少天不自觉地瞄了一眼周泽楷,立刻收回了目光,“不是我说,郑导,没必要吧,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戴着太麻烦,万一不小心擦着哪个键,哭都没地方哭去。不戴才是常态,戴了就不科学了。”

  “话是这么说,咱们只是打游戏,又不是打比赛,对吧。”郑导演笑,“就是需要这么个镜头强调强调戒指,配合一下,好吗?”

  “就算你这么说了……”黄少天左右看了看,“一时半会儿的我们也找不来妹子配合啊,不然请女主亲身上阵?”

  “这……”郑导演很是为难,“她从来没接触过网游,完全没基础……”

  叶修掐了烟,笑了笑,“可以试试。”

  

  尝试最后以失败告终,毕竟不是随便遇见的哪个姑娘都有潜力成为最佳新人。饰演女主角的演员倒是很乐意进行练习,然而她的精湛演技对游戏操作全无用处,这位娱乐圈的顶尖大神放到荣耀圈来完全是小白中的小白,手速慢,反应迟钝,技能释放全靠鼠标点击,打架基本靠站桩,换装备只看外形不管数据,即便算上无效操作手速也难超过150,最要命的是她还晕3D,黄少天带着她进竞技场试手,一套连招下去电脑屏幕上神枪手血花纷飞,它的操作者则面色惨白。

  “不行不行……”女演员扶着额离开座位,身形摇摇欲坠,旁边人赶紧上前扶住,“好晕……”

  叶修借了黄少天的手机给苏沐橙打电话,那边不知道在做什么,一边接电话一边笑,随口搪塞他说下周回来就匆匆挂了,他又打给楚云秀,接电话的居然还是苏沐橙。

  看来救兵是指望不着了,女主演员的操作又实在太差,想滥竽充数都不够资格。郑导演愁眉不展,付导演也加入讨论,无奈地提出了最终解决办法:“就麻烦你们谁来凑个数吧。”

  黄少天立刻闪开:“我还是用剑客,神枪我搞不定,不和你们抢。”

  “那就照旧呗,小周上,”叶修想都不想就做了决断,“善始善终对不对。”

  只有周泽楷认真地考虑了问题,拧着眉尖摊开手掌看自己的手指,“……不合适吧?”

  职业选手向来重视保养双手,大神级别的尤其是重中之重,夸张一点的说法是从没拿过比鼠标键盘更重的东西。周泽楷的手指很漂亮,修长白皙,对于男人而言略偏于秀气,但要冒充女孩子的手还是太过勉强了。

  “唔……差不多吧,”郑导演回头招呼道具师把戒指拿过来,“没事,我们就拍几个镜头,到时候切换快一点,看不出来的。”

  

  正式的拍摄地点在一间狭小的瓦房内,粗糙的长木桌临着窗,抬头便可望见檐角弯月颜色若霜雪。付导演赶别的戏去了,带走了演员们和大部分工作人员,瓦房内只剩下必需的几个,饶是如此也挤得满满当当。黄少天询问郑导演:“一定要进竞技场?刷刷副本也行的吧。”得到肯定答复后他组了周泽楷,随手开了个小副本。

  手指上多了枚戒指多少感觉有点别扭,尤其是想到另一枚的所有者。剑客和神枪手的发挥不尽如人意,惹来叶修一迭嘘声,不过对只够看热闹看不出门道的剧组其他人而言已经足够了,郑导演指挥着摄像师从各角度多方位拍了一大堆留着备用,折腾了半天终于满意了:“行了,就这样吧,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分内中事嘛。”黄少天飞快地一抬头又立刻移回了目光,“还有什么事没您尽管说,要没事的话我们先把BOSS过了……”郑导演只管拍人没管屏幕,拍摄任务完成了,副本BOSS可还没打完呢,双人刷五人本本就有些吃力,黄少天一边应付进入暴走状态的BOSS一边分心说话,颇为辛苦。叶修悠闲地拈着张账号卡在手里转来转去:“需要哥来拯救你吗,少年?”

  黄少天硬是抢在出招的间隙里腾出手,飞快地冲他比了个中指。

  郑导演呵呵笑:“没事没事,你们慢慢打,回头把道具交过来就行,我去老付那边看看。”说着便招呼其他剧组成员收拾东西撤退了。叶修打了个哈欠,也站了起来:“我去抽根烟。”

  副本BOSS暴走后速度大幅度上升,剑客并不是个适合当T的职业,黄少天打得很艰难。顶尖大神本不该在战斗中分神的,可是屋里只剩下两个人,手指上传来的异样感分外鲜明,令他不自觉地想侧头去看身边的那个人。

  战斗结束时黄少天松了口气,却故意放慢了动作,慢吞吞地退出游戏选择关机。他把戒指摘下来塞进口袋里,心想别忘了还给道具师。

  侧旁屏幕的光黯淡下去,黄少天把笔记本扣上,故意用最轻松的语气问:“回去吗?哟没注意这都九点多了,不过回去也没事做,要不要出去走走……你怎么了?”

  周泽楷眉梢隐着一丝窘迫,抬起手给他看:“戒指。”

  “哈?”黄少天伸手去握住他的手。

  剧组提供的道具戒指式样纤巧做工精致——理所当然是女式,尺寸比黄少天戴的那枚小一圈,周泽楷勉强把它套上,完成了拍摄,要取下来时却卡住了,小小的圆环牢牢地箍住他的手指不肯离开。黄少天又惊讶又好笑,小心翼翼地捏住戒指试着转了两圈,“早点说啊你,尺寸不合适一开始就告诉他们,干吗硬撑着,万一伤了手可怎么办。”他也只是习惯性地随口废话,情知周泽楷宁可忍一忍也不愿主动开口添麻烦。戒指在指节处卡紧了,黄少天不敢用力,皱着眉想了想,拉着周泽楷站起来:“我们出去。”

  农家最大的好处是有宽敞的院落,院子一半被辟出来种了些芫荽花椒之类的作物,西首有一口井,旁边堆了好些杂物,有三四个小马扎,两个水盆,以及牙膏洗手液洗衣粉等洗漱用具。黄少天蹲在井旁研究了一会儿水泵,抽上来一盆水。

  水盆底部印着笔画潦草的花朵图案,天上月光投下来,那朵已经剥落大半的水仙花便开在了月亮的弯钩上,周泽楷伸手探入水中,指间尽是漾碎了的月光。盛夏的酷暑侵不入地底,井水浸得他手指手掌一片冰凉,骤然间指间一暖,黄少天也凑了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用不着泡着么久啊,沾湿就行了,哗,够凉的。”错估了水温,黄少天没防备,打了个寒战。他把周泽楷的手拉出来,在掌心倒了些洗手液,小心地揉搓。

  浅蓝色的泡沫很快覆盖了手掌,黄少天耐心地和已经陷入泡沫中的戒指做斗争。那枚戒指从起初的滞涩一点点松动下来,经过好一番纠缠终于依依不舍地滑了下来。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同时抬起眼睛看向对方,然后一起笑出声来。

  黄少天掬起一捧水洗净了戒指,搭在水盆边上的毛巾破破烂烂,看起来不像还能用的样子,他就着衣角擦干了戒指上的水痕,打算收起来明天还给郑导演。周泽楷低着头洗去手上的泡沫,月光落在他的头发上,随着风的节奏一跳一跳。

  黄少天摸了摸衣袋,那里还有一枚戒指,是他刚才从自己手上摘下来的,标准尺寸,保证不会卡住。

  “周泽楷。”

  周泽楷抬起头。

  “虽然已经说过很多遍了,”黄少天稍稍前倾,周泽楷手上还沾着水,冰凉的水珠沿着指尖滑过来,“不过我觉得这种时候么需要再说一次。”

  “——我爱你。”

  

  (完)

  

废话时间:

  谢谢坚持看完这篇文的GN们。

  实话说这篇文刚开始就是个临时起意的脑洞,所有内容只有前两章那么一丁点,最初之所以匿名发就是想爽一发弃坑……结果被亲友认出来了,不好意思就这么结束,一章章越拖越长。

  这么搞的后果就是越写越乱,因为一开始就抱着弃坑的想法,根本没有完整的构思,基本是想一出算一出,这篇文就和标题一样真的只是图个热闹,战线拉这么长完全出乎意料,所以就……写得乱七八糟的【跪

  特别是感情线_(:з」∠)_我本来就不擅长写感情线,想写个告白亲友手把手地教都教不会TUT,而这个一时兴起的产物最初是完全没有考虑过感情线这回事的……构思里完全不存在,只能一点一点硬往里塞,最终匆匆结束。

  中间的停更一方面是因为三次元有点事情,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状态不好。这篇文写到后面写得非常痛苦,怎么写都觉得不对,实在是……太烂了,而我自己性格不好很容易受别人评论影响,所以最后决定干脆什么也不想攒着写完了一次性发出去,不管怎样就这一次了_(:з」∠)_

  总之谢谢能看到这里的GN们,谢谢给过我回帖鼓励我写下去的GN们,谢谢给我提了很多建议的亲友,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写完啦!我下次再也不这么乱来了……

  

 
评论(18)
热度(19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