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VIP

情人节快乐!

============================================


  门打开时一股热气迎面扑来,熏得人有些昏昏沉沉的,周泽楷把围巾拉得更紧了些,低着头将半张脸藏在衣领里。商场里空调开得足,许多人都摘下了围巾帽子,周泽楷却不敢这么做,来往顾客里挤着许多年轻人,万一在这种地方被认出来可就糟糕了。

  他一早查好了路线,随着人潮穿越大半个商厦,从西出口离开,转入左侧的道路。今年冬天走得迟,已至二月中旬B市仍未转暖,室外风冷如刀,绿化带里仍可见未及消融的残雪。周泽楷双手笼在衣袋里,手机挨着指尖,短信一条条飞进来,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你出来没有?”

  “怎么样顺利吗没被盘问吧,哈哈哈其实告诉他们也没关系嘛。”

  “上车了上车了可算是找着一辆,这什么鬼地方打个车这么难。”

  “我跟你说B市出租车司机真是名不虚传,上来就问我对国际形势有什么看法。我能有什么看法?我又不知道国际形势,我不看中央四的。”

  “完蛋问完了国际形势开始问我国内形势了。”

  “国内形势一片大好!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幸亏我们蓝雨还偶尔看个新闻联播。”

  “卧槽这个司机比我能侃……你看我都捞不到时间说话,只能给你发短信了。”

  “哎呦我去我跟你说这个立交桥建得有特点。”

  “国安?我是恒大球迷好吗!”

  “我学了一句B市话!到了跟你说啊。”

  “妈蛋堵了……”

  “哦卧槽B市都是有钱人的传闻果然不假!就这么会儿我旁边过了好几辆别摸我了,别摸我都算是低档车。”

  “还去什么车展啊,就北京立交桥上堵一堵,那车不比车展上的全面。”

  “周泽楷你说你怎么办,你要是碰上这样的司机,还不得被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裤衩!我看见大裤衩了!!!”

  “周泽楷我跟你说个笑话。”

  “有两个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聊天,一个说我不行,我等级低,还在裤腿那,一个说我已经升到裤腰了。另一个就说,哎领导就是领导,领导都在风景最好的地方。”

  “你猜领导的办公室在哪儿?”

  “目测还得再堵一会儿,这边车爬得比蜗牛慢。”

  “你说这些人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出来晃悠什么啊,过个节了不起吗?”

  “终于恢复到自行车的速度了……你到哪里了?先进店坐着吧外面冷。”

  手机不停地振动,新信息一条又一条飞快地冒出来,周泽楷在路旁暂停了一刻,回复:“快到了。”

  难得情人节正好赶上周日,更难得的是这周六蓝雨和轮回都是客场比赛,蓝雨对皇风,轮回打义斩。职业选手一年到头四处奔波,能保证的见面也就只有全明星周末和两场常规赛,这次恰好两队同时在B市客场作战,简直是意外偷来的机会。

  “不见一面都对不起冯主席啊,”黄少天在电话里说,“赛程表安排得真周到。”

  周泽楷握着手机微笑,两人之间的通话通常都是黄少天一个人不停地说说说,得不到回应也不会觉得寂寞:“周日出来吧,本来就是休息日么,晚走一天又不耽误什么。复盘交给江波涛呗,反正你就是在也不说话……咳咳我说着玩儿的。见面吧见面吧见面吧,上回见还是全明星,眨眼都一个多月了,周泽楷你不想我吗?”

  周泽楷微微翘起唇角,回答他:“想。”

  “那就这么说定了!”黄少天立刻视为肯定的答复,“等下我发你路线图,你们是住义斩俱乐部里是吧,我一会儿发到你邮箱……不,还是短信吧,手机方便查。前天王杰希推荐了一家面馆,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能让他说那么多好听话可真不容易,不就是家卖面的吗有那么了不起吗,我们去试试?”

  好像也没办法拒绝了。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对着手机说:“好。”

  现在他就站在那家面馆门前,调出短信对照着看了几遍,确定就是这里。面馆店面不大,收拾得很齐整,门口挂一副木刻的对联,左首汉三杰闻香下马,右边周八士知味停车。临近饭点,店里挤了不少人,瞧起来很是热闹。周泽楷握着手机犹豫了一下,黄少天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到,现在就进去空占着位置似乎不太好。

  他向左右张望了一下,这条街不算很繁华,临街都是些小店铺,不远处有家奶茶店,周泽楷给黄少天发了条短信,决定去点杯饮料小坐一会儿。

  走到店门口时周泽楷又停住了,紧挨着奶茶店的是一家花铺,店主似乎是刚开门不久,正将大束的红玫瑰从室内搬出来,娇嫩的花瓣上还沾着露水,颜色如火热烈。

  今天是情人节啊。

  好像直至此刻才突然体会到这个日期所代表的意义,周泽楷后知后觉地留意到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多是成双成对,鲜艳的花朵点缀其中,盛开在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路过的情侣时有在花店门口驻足,尔后带着几枝玫瑰离开,店家准备好的花束不多时就去了一大半。

  要不要买枝花?

  周泽楷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情人节一个人独自杵在路边装电线杆就很显眼了,再拿朵玫瑰上演风中等你未免太过引人注目,而且两个大男人送花也太腻歪了万一再不小心被多事的网友拍到……不过果然还是买一枝比较好吧。

  “周泽楷?”

  不远处响起女子的声音,音量不高,口气带着些试探的意味。忽然听见自己的名字,周泽楷下意识地抬起头循声望去,正对上出声者的目光,那是个学生打扮的少女,呆呆地望着他,满脸惊喜之色:“真的是周泽楷?!”

  这一声音量就情不自禁地提高了许多,引得附近的人纷纷侧目。周泽楷心里咯噔一声,来不及细想,转身就跑。那少女哎呀一声,顿时有些慌了,一边喊着等等一边追了上来。

  周泽楷可不想在大街上和她演追逐赛。他一早看清了附近地形,两三家店面外就有一条小胡同,此时用尽最快速度冲了进去,恨只恨三次元不能用飞枪加速。这条胡同狭小而冷清,路上没什么人,周泽楷稍稍松了口气,停下来转过身,竖起食指点在唇间,对追过来的少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对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立刻捂住了嘴,眨巴眨巴眼睛,神情忧伤又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小声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您……真、真的是枪王?!”

  跟着她一起追过来的还有几个年轻人,以女生居多,一个个眼睛亮闪闪的望着周泽楷。所幸这条街人流量不大,情人节大多数人的心思都在谈情说爱上,没兴致凑热闹。周泽楷打量了一下情形,他现在算是被粉丝们堵在了胡同里,地形不熟想脱身不容易,但围堵在这里的也不过十来个人,打发走他们应该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衣袋里的手机很久没动静,不知黄少天到哪里了,最好赶在他到达前解决掉这边。周泽楷拉下遮挡用的围巾,抬起些帽檐,微一颔首。年轻人们登时爆发出一阵欢呼,争着挤上来:

  “大神请给我签个名!”

  “我喜欢您好久了!帮我签个名吧!”

  “请问可以合影吗!”

  洋溢的热情令周泽楷有些窘迫,他后退了两步,摆手拦了一下试图冲过来的粉丝,声音不由自主地越说越低:“可以签名。”顿了顿又微带犹豫地开口,“请……排下队。”

  反正人也不多,大神都发话了,年轻人们依言排成一队。首当其冲的是那个最先认出周泽楷的少女,她激动得两颊飞红,手忙脚乱地从手提包里翻出一个封面印着一枪穿云的笔记本,双手捧上。周泽楷接过来,习惯性地伸手想取出随身携带的笔,却摸了个空。他微微一怔,这才想起出门前换了衣服,惯用的钢笔留在之前的外套里没带出来,不禁有些为难。

  “请用我的吧!”少女看出了他的窘况,及时递过来一支笔,周泽楷接过,对她笑了笑:“谢谢。”

  “没、没事……”对方满颊晕红,低着头悄悄抬眼看他。

  周泽楷翻开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递还给她。少女一脸郑重地把笔记本放回包里,却还依依不舍地不肯走,望着周泽楷欲言又止。周泽楷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忽然想起她的笔还在自己手里,正要归还,那少女忽地冲前一步,飞快地抱了他一下,转身捂着脸跑了。

  “……”周泽楷觉得头有点疼。

  这个小小的意外引起了一片善意的笑声。那少女动作太快,不等人反应就已经跑远了,周泽楷根本来不及拒绝,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倒不是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这些年联盟逐步走向商业化,选手和粉丝的接触颇为不少,抱一下也不算什么太过激的举动,但过去遇到的那些通常都是战队或联盟提前安排好的,再不然也是粉丝提出要求后做好了心理准备的,这一下突然袭击可把枪王吓了一跳。排在第二位的是个年纪稍长的姑娘,约莫二十余岁,打扮干练,笑吟吟地递过来一张荣耀联盟官方制作的明信片:“大神你好,可以帮我签个名吗?”

  周泽楷脸上不禁有些发烧,匆匆点了点头接过明信片签完还回去,那姑娘接过明信片道了谢却也不走,笑着问:“那,可以再抱一下吗?”

  周泽楷愣住了,反应过来后脸上登时一片通红,本能地想要摇头,可是经过刚才那一出,此时拒绝未免就有了些厚此薄彼的意味。他只好红着脸点点头,那姑娘大大方方地上前抱了他一下,对他嫣然一笑:“谢谢大神。”收好东西飘然而去。

  有了这么个开端,接下来的事情好像就顺理成章了,除开两个男同胞不好意思,每个排队的姑娘拿到签名后总要上来抱一下。周泽楷无奈之极,如坐针毡,只好加快了速度,可是粉丝们难得近距离接触职业选手,一个两个总是十二万分不舍地纠缠着不肯走,想方设法要多挤出些话。饶是周泽楷应对话痨经验丰富,也不禁感到了吃力。

  他心里暗自计算着时间,手机很久没响过了,也不知黄少天到了没有。这让周泽楷焦躁起来,苦于不得脱身。好容易捱到只剩最后两个人,排在倒数第二的那个姑娘却迟迟不肯走,求过签名求拥抱,末了又想求合影。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拒绝了她,姑娘颇为不甘:“真的不行吗,大神我特别特别喜欢你,从第五赛季就开始追,你每场比赛我都追直播,我专门有一个移动硬盘放你的比赛视频,还有照片和访谈,报纸杂志也都全部收集了。我家里有好多个一枪穿云,从55级到75级的都有,你看我手机屏保……”

  周泽楷只能趁她低头拿手机的空隙截住话头:“抱歉。”他想了想,又补充说:“战队有规定。”

  姑娘攥着手机满脸失望,怏怏地求恳:“那……大神你能再给我签个名吗?”

  还签?周泽楷一怔,便见对方又摸出来一沓明信片,神情恳切:“求你了……”

  周泽楷微一踌躇,他急于抽身,又实在不擅长口舌之争,要推拒难免再多有纠缠,斟酌之下最终伸手接了过来。对方递上来的明信片足有十几张,周泽楷微微皱眉,有心想要拒绝,只是怕再多生事端,到底还是签完了。

  他为方便写字摘了手套,胡同狭小照不见阳光,偶尔有阴冷的风穿过,签到最后几张时字迹已经有点打颤。终于写完明信片交还给了那位热情的粉丝,目送她心满意足的背影消失在胡同口,周泽楷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直的手指。

  排在队伍末端的那个人向前走了一步。

  “我就不要签名了,”来人全副武装,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见脸,声音却雀跃而爽朗,带着些活泼泼的笑意,“直接抱吧?”

  有那么一会儿周泽楷怔住了,唇角的弧度抑制不住地上扬。黄少天摘下伪装用的平光镜塞进衣袋,拉低围巾,毫不悭吝地附送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张开双臂:“抱一个呗?”

  

  ——END——

  

这还是我第一回写文用英文标题【喂

要不撤掉缩写换very important person(懒得具体往后写VIP待遇了

总之情人节快乐啦!


 
评论(14)
热度(34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