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周】寒冷旅途的尽头是一朵盛放的花

题目不是我取的一个字都不要信【喂

还是 @近看学校 的命题作文,关键字【风雪】【千里跋涉】和【子弹开出的花朵】,这次是黄周版,算是我家亲爱的巧克力的回礼w

白色情人节快乐!

==============================================

  “黄少你到底什么意思?”

  郑轩把枪往肩上一甩,就地坐倒,大有赖着不起之势。黄少天抖去披风上的薄雪,一边系带子一边回答:“没什么意思啊。”

  “我们在这个鬼地方转了六天了!”郑轩揉了揉额头,“任务第一天就做完了,你说要逛逛,一逛就逛到现在还绝口不提回去的事,想干什么给句痛快话成不成?”

  “唉,”黄少天叹了口气,“我觉得这地方风景不错,想多逛两天也不行吗?咱们蓝雨太靠南了,搬到总部也是连着好几年见不着一片雪花儿,难得因公出差,多留几天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我好心带你出来玩,结果天天就知道催我走,真是压力山大。”

  “你看你还抢我台词,”郑轩摊手,“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告诉队长去。”

  “别别别,我报告都写好了,再改麻烦死了,就当是目标一直不出现多埋伏了几天呗,放你假还不行,真难伺候,”黄少天系好了披风,提过背包翻找,“最后一天最后一天,明天就回去。”

  “这也叫放假?”两人所在之处是个小山洞,郑轩把脑袋探出洞口看了看,外面触目所及一片净白,“还不如让我在总部打扫卫生呢,你到底要干什么?”

  黄少天几乎把整个背包都翻了过来,终于找到了他要的东西。他抖开那张陈旧的羊皮地图,就着雪色天光细细端详,心里默算着位置,末了眉梢一挑,显然心情很好:“反正就在附近了,估计再走一个小时就能到,告诉你也无妨。”

  “我要找样东西。”

  他说得十分轻巧,但茫茫雪原冰封千里,要找什么物事谈何容易。郑轩不情愿地收拾好自己,跟着他在雪地里艰难地前行,一边走一边嘀咕:“太困难了吧这地方除了雪什么都没,找什么东西啊从何找起,简直压力山大……”

  “好找,”黄少天却是信心十足,抬手一指,“你看。”

  雪原的天空也是灰白色的,唯独西北角亮起淡青的光。那微光一丝一束散作千万缕,在天底下肆意舒展又倏忽收拢,变幻无方。郑轩看得怔住了:“那是……极光?”

  “不,是法阵,极光比这个漂亮,”黄少天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快走快走快走,你以为我不急着回去吗?”

  那确实是个法阵,千万缕幽光延伸数里,末端皆收于一处,凝成一朵暗银色的花。花朵悠悠地飘浮于空中,离地面约有半人高,正是一伸手便可摘下的距离——黄少天居然真的就顺手把它摘了下来。

  淡青色的光束骤然大亮,千丝万缕映亮了半边天空,紧接着齐齐倒回,无数光束尽皆冲入花朵,在暗银铸成的精巧花瓣上镀了一层薄薄的青色。变化不过生在弹指间,郑轩尚未来得及惊讶,天空已经暗了下去,天地间仍是一片苍茫白雪,只有黄少天指间花朵犹自散发着淡淡的光。

  黄少天拈着那朵花,冲郑轩勾了勾手指:“过来过来,你也是玩枪的,来来来帮我验验货。”

  验货?郑轩茫然走近了两步,伸手欲接,黄少天却突然将手一扬避开了:“看看就行啦,摸什么摸。”

  “摸都不让摸怎么验,话说你到底想让我验什……”郑轩抱怨到一半忽然停住了。

  近处看才发现那朵花其实是金属打造的,造型看起来有点眼熟,纯金的花萼片片弯卷,倘若伸展开来……倒有八分像个弹壳。

  郑轩觉得头有点疼,揉着太阳穴抬眼看黄少天:“……所以说,枪王来过这里是吧?”

  “废话,不然我没事跑来这鬼地方干什么,”黄少天不以为然,“是正品吗这么随便就下结论,好好看看别搞错了,我对这些玩意儿没研究你别糊弄我。”

  “不会错,”郑轩愈发觉得脑袋疼,“应该就是正品了,除了枪王大人还有谁会用这种。”

  黄少天忽然扭过头来微微一笑,高深莫测,笑得郑轩浑身发毛。

  “其实不是周泽楷的,”他随手将子弹抛了抛,“是他师父的。”

  “师父?”郑轩一愣,“我怎么没听说过,枪王还有师父?”

  “哦这个故事比较长,连我都还没听完,”黄少天耸耸肩,“有机会再给你讲吧。”

  “不讲也行,”郑轩其实并不想听,“东西拿到了,这下总可以回去了吧?”

  他伸了个懒腰,长长松了一口气,黄少天神色却有些古怪:“呃……再等一下。”

  “还等什么?”

  “你不觉得奇怪吗,师父留下的子弹,这么重要的东西周泽楷为什么会扔在极北雪原这种鬼地方,”黄少天讲起故事来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全不顾郑轩一脸萧索毫无兴趣,“——这么干当然是有原因的喽,刚才那么大个法阵你也看见了,虽然说他一贯比较喜欢作秀但摆出这么牛掰的架势总不能光是为好看,多少要有点用的对不对?话说当年周泽楷孤身一人路过此地,遇见一头怪兽肆虐雪原……我也不知道这鬼地方有什么可供它肆虐的,总之是这么回事,周泽楷既然碰见了就想管一管,与它激战了三天三夜发现打不过,只好用师父留下的救命法宝布了个法阵把它关起来。”

  郑轩:“……”

  黄少天不解:“你干吗这种表情。”

  郑轩说:“所以你是说,刚才被你拆掉的那个法阵,里头关了个枪王都打不过的大家伙……”

  郑轩咆哮:“那你还拆了它!!!”

  “啊这个……”黄少天想了想,安慰他,“没事没事,那会儿周泽楷才十四岁。”

  骤然而起的嘶吼震动了整个雪原,数尺厚的冰雪因那声音而簌簌颤动,青光散尽的空气中冒出一缕黑色的烟气,并迅速凝结为有形的轮廓,那怪兽体积庞大像座小山头,硕大的眼睛里燃烧着血红的愤怒。

  郑轩冷静地说:“黄少,麻烦你告诉我,枪王十五岁才开始学艺。”

  “何必呢,”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自欺欺人多无趣啊。”

  郑轩吼:“我压力山大啊啊啊!!!”

  “怕什么。”

  黄少天把玩着那朵子弹绽出的花,淡青色的光绕着他的手指转来转去,像是有生命一般,活泼而调皮。黄少天忍不住笑,低头亲吻暗银色的花瓣。

  他仰首望向那如山之高的魔兽,一扬眉长剑出鞘。

  

  门板霍然洞开,微凉的夜风冲进来,烛火一扬又一黯,周泽楷连忙伸手挡在蜡烛前,火苗才平稳下来。

  “累死了累死了总算回来了一路跑得我够呛,周泽楷你还没睡吗?就点支蜡烛什么意思当心熏坏眼睛。”黄少天踢上门,披风和背包都随手扯下扔到一边,衣角还沾有雪花融化的凉意。周泽楷微微皱眉,注意到他左袖裂了一道长口子,袖摆带着未及散去的神圣系法术的气息。

  “受伤了?”

  “哦你说这个,没事没事,一点小意外,交任务的时候张新杰帮我看过了。”黄少天不在意地摆摆手,“我这么着急忙慌连夜赶回来你不先感动一下吗?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黄少天在衣袋里找了一会儿,一翻手,金属花朵于掌心绽放,淡青色的幽光映进周泽楷的瞳孔,照亮了他的眼睛。周泽楷抬手去拿,黄少天却突然一个后跳,故意举高了手臂。

  “我千辛万苦才拿到手,哪有这么容易就给你,”黄少天装腔作势地挑了挑眉,笑容有点不怀好意,“想要的话,总得给点好处吧?……嘶……周泽楷,你……你你你你你把手往下点,有点疼。”

  周泽楷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松手:“碰到伤口了?”

  “嘘,”黄少天反手抱住他,又往前凑了点,贴着他的唇角低声笑,“无关紧要的事就别在这会儿提来煞风景了,让你手往下点又没让你收回去。”

  烛光里黄少天的眼睛明亮得出奇,含着柔软的笑意。周泽楷三分想笑三分无奈,最后只好闭上眼蹭过去。黄少天收紧了手臂,热烈地回应他的亲吻,手指一弹,那朵花飞出去,打灭了烛火。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黄少天醒来时周泽楷还在睡,窗帘没遮严实,一缕轻快的阳光从缝隙里溜进来,投在嵌入烛台的暗银花朵上,又将光影折射,恰恰落在周泽楷唇角。黄少天盯着那散碎的光影看了一会儿,凑过去亲了一下。周泽楷眼睫动了动,睁开眼看见是黄少天又闭上,含糊不清地说:“早安。”

  黄少天忽然伸手捏住他的脸,板起面孔,严肃地说:“不行,我不高兴。”

  “嗯?”周泽楷还没完全清醒,眼神迷茫。

  “我嫉妒了,”黄少天说得特别郑重其事一本正经,“你师父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和我比呢?”

  周泽楷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笑:“不是。”

  “那是什么?”黄少天继续捏他的脸,“是什么啊快说,你以前可都没有这么热情过。”

  周泽楷对他笑了笑。

  “想你了。”

  (完)


↑这种白烂甜梗我真是怎么玩都玩不腻,写黄周好开森啊感觉整个画风都活泼起来了!


 
评论(6)
热度(12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