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目标偏差(一)

挖个坑~架空注意

==============================================

  佣兵协会总部与其说是一座建筑,不如说是一座城市。这里聚集了整个荣耀大陆最顶尖的人士,无论你需要的是最强壮的战士、最优秀的刺客、最诡秘的术士,还是最锋锐的剑、最烈的酒、最快的马,都可以在这里得到满足。

  以一座城市而言,它的规模不算特别大,四条街道在城中心汇聚成十字形,将整个佣兵协会总部划分为四个区域。东区是佣兵们的驻扎之地,但并非对所有人开放,只有最精英的佣兵团派遣来的工作人员,或是最顶尖的高手,才能凭借自己的徽章入住——或者说入驻。西区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的训练场,作为决斗场所也是上佳的选择。南区和北区都是繁华热闹的商业区,差异在于南区适合将要上战场的人,而北区则是为从战场回来的人服务。南区的商铺总带着肃冷的煞气,钢铁铸成的刀刃青光泠泠,蛛丝编织的软甲颜色惨白,漂亮的手镯镶嵌着五光十色的宝石,暗银的底座却透露出诡异的气息,最热闹的是出售魔法卷轴的铺子,门口常年挂着告示牌,每隔一定时间就会有所动作,有时是爆出一团青白色的火焰,有时是变出一丛幽蓝色的冰刃,有时是搭叠起笨重的土堆,有时吹起狂风,灰扑扑的风卷绕整个南区经行一圈,最后扑回告示牌里。相形之下北区显得繁华而活泼,无时无刻总有人大声地说笑,酒楼的旗子得意地在风里展示着自己,点心店的香气勾得人心里痒痒的,胭脂铺里聚集着漂亮的姑娘们,容貌俊美的少年抱着竖琴坐在钟楼的高处,歌声像阳光一样从云彩里洒下来。

  周泽楷路过钟楼时也像其他行人一样停下脚步,抬头仰望。那支歌用精灵的语言编写而成,轻灵优美,令他回忆起春日的森林,树枝悄悄吐出鹅黄色的嫩芽,温暖的风吹开了一朵朵粉红的花。那歌声使他陷入怀念足足一刻钟,尔后才醒悟过来还有正事在前方等待着。周泽楷在心里小小地抱怨了一下自己,不得不为这片刻的沉湎加快了脚步,当他踏进位于城市中央的协会大厅时,还是比预计的时间迟到了十分钟。

  ——不过那也不全然是坏事。

  宽敞的厅堂拥有二十四扇落地窗,明亮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涌进来。周泽楷在告示牌前停留了一分钟,寻找自己应该去的地方。依照佣兵的等级划分,这间大厅内共设置了五个柜台——至于低于D级的佣兵,除非隶属于高级佣兵团又受到派遣,否则是没有资格在协会总部领任务的——最小的一个躲在拐角的窗户边,周泽楷花了点时间才找到它,木制的柜台收拾得整齐洁净,因为地方小只能坐下一个接待员,柜台离窗户最近的地方放了一盆绿色的植物,宽阔的叶子尽情地在阳光里舒展。台前有两张高脚凳,其中一张已经被占了,黑发的年轻人懒洋洋地趴在柜台上,面前摆着一杯橙汁,咬着吸管似乎在等待什么,他上身罩在短披风里,下摆露出一截剑鞘,看起来像是个不怎么得志的流浪剑客。

  “您好,”柜台后的姑娘露出优雅得体的笑容,“这里是S级接待处,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吗?”

  周泽楷摘下别在风衣上的徽章递给她,“我收到了任务。”

  “哦是的,协会向所有S级及以上成员发布了召集任务,您是为此而来吗?”接待员接过徽章,放入桌面上的微型法阵,确认徽章拥有者的身份,“您到得真早,距离最终期限还有六天时间呢……好的,级别双S,姓名周泽楷,确认无误。请在这里稍候,协会已经在为您安排房间,钥匙将于五分钟后送达。”

  那个懒洋洋的剑客忽然坐直了,转头看过来。他距离阳光那么近,头发被耀眼的日光染成浅金色,深色的瞳孔里燃烧着异样的神采,笑起来的时候眉毛会不自觉地上挑,像鞘中含而未发的宝剑。

  “你就是枪王啊。”

  剑客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好奇,却又十分笃定。周泽楷侧过头去看他,对方报以一个明亮的笑容:“你好,我是黄少天。”

  他突然身体前倾凑过来,目光盯得周泽楷有些发毛。黄少天上看下看细细打量了一圈儿,眉眼间多了分疑惑:“诶,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周泽楷手一抖,说:“呃……”

  这是周泽楷第二次遇见黄少天。

  

  黄少天问:“你满二十岁了吗?”

  周泽楷摇头,于是黄少天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姐姐,给他也来杯橙汁,算我请。”

  “把协会的免费福利算到自己头上,请客就请这个,好意思吗黄少?”柜台后的接待员显然和黄少天颇为熟稔,说话口气全不似对周泽楷时的礼貌客气,一边开嘲讽一边倒了杯橙汁递给周泽楷。她左手边的微型法阵忽然光芒闪动,接待员顺手抄起来丢给黄少天:“给给给,你的钥匙来了,快滚吧。”

  “不急不急,这不是枪王大人还在等么,干等多无聊,让我陪他聊个天。”黄少天又凑近了周泽楷,“我总觉得你看起来挺面熟的,肯定以前见过,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认识叶修和苏沐秋?”

  周泽楷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

  他确实见过黄少天,算起来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是周泽楷这辈子最落魄的一次,孤身一人离家历练,碰上窃贼,身边财物和佣兵徽章都丢了,下雨天窝在酒馆屋檐下被苏沐秋捡回去,苏沐秋好心地提出了一起做任务佣金分成的建议,当时走投无路的周泽楷感激涕零地答应了,临了发现自己被分配到的任务是穿女装假扮新娘,出嫁路上还遇到意图打抱不平的蓝溪阁小剑客卢瀚文,接着又来了寻找卢瀚文的黄少天。

  可以的话周泽楷实在不想提起这次初见,虽然由于某些缘故他对黄少天印象相当深刻。那时黄少天一剑挑落车厢门的挂帘,少年剑客意气飞扬,白马神骏青锋生辉,何等潇洒磊落,而周泽楷狼狈地躲在马车里,一手拢着长发一手按着裙摆,一定要找个善意的形容词的话大概只有风姿楚楚我见犹怜……但哪个男人也不会喜欢这种评价的。

  要怎么蒙混过去?周泽楷向来讷于言辞,想用言语遮掩却不知该说什么,幸好黄少天替他想到了理由:“我想来想去就那回了吧不过那回明明……啊,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妹妹?”

  周泽楷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坚定地点头:“有的!”

  “那我见过你妹妹,话说她现在怎么样了,还那么漂亮吗?有男朋友了吗?我们小卢还一直惦记着呢哈哈哈。不过她怎么跟叶修和苏沐秋混到一起去的,那俩家伙简直就……”说到这个黄少天满脸忿然,义愤填膺地批判了三千字才把话题绕回来,“这回他们也来了,我过来路上还碰见苏沐秋……啊,对哦,你们神枪手的标配是妹妹吗?”

  周泽楷尴尬地说:“嗯……”

  “您的钥匙。”接待员恰到好处地拯救了他,“为您分配的房间在东区,钥匙上有房间号。”

  “谢谢。”周泽楷很高兴有结束聊天的理由,接过钥匙正想向黄少天道别,剑客已经先一步跳下了高脚凳:“正好,枪王,你没别的事情吧,要不要来打一场?”

  周泽楷全身一震,目光落在他腰间的佩剑上。彷佛察觉到了他的关注重点,黄少天拍了拍剑鞘,用的是十分轻巧的口气:“我听说你很久了,久仰大名啊枪王,难得在这里碰上,正好我很闲我看你也挺闲的,不去打一场简直对不起协会辛辛苦苦发布的召集任务。训练场就在西区,走吧?”

  周泽楷抿紧了唇,没有说话。接待员在旁边插口:“喂喂,人家远道而来,肯定累得很了,谁像你似的天天精力用不完。要打也等明后天,养足了精神再去啊。”

  “那就算姐姐说的有道理吧,”黄少天看周泽楷,“明天见?明天就没理由了哦,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不用。”周泽楷低声说。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下定了决心:“走吧。”


——TBC——

 
评论(7)
热度(103)
  1. 黄昏共鸣写来竹柏无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