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节操的人!

© 写来竹柏无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周】沟通不良

  有句老话说粉如其人,十分之有道理。

  好比叶秋的粉丝多半低调做人波澜不惊,黄少天的拥护者纷纷分出技能点修习话痨,周泽楷之后神枪手鲜有不穿长风衣的,还曾短暂地掀起用省略号代替正常交流的不良风气,后因江波涛粉丝数目不足而告终结。

  战队粉相对来说不会像个人粉特色那么鲜明,毕竟一支成熟的战队往往兼收并蓄,不如单个选手风格突出。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霸图战队。霸图战队的风格,就是韩文清的风格,就是勇往直前,就是奋勇争先,就是有进无退——

  “在那边!是蓝雨的!我看见卢瀚文了!”

  领头人振臂高呼,大群人马呐喊着扑过来。黄少天和卢瀚文一边一个拉着喻文州夺路狂奔,黄少天一边跑一边还忍不住说话:“小卢回去赶紧喝牛奶做引体向上一天一百个知道吗全明星里头个子这么低的就你一个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队长队长我们把黄少扔掉吧?”卢瀚文正是到处乱跑撒欢的年纪,逃起命来倒不觉吃力,“这种时候队伍里带个五圣级别的太危险了,恕我直言黄少你现在就是猪一样的队友啊把你扔了后面追的人起码能少九成!”

  “你们……咳咳……”喻文州是三人组里体力最差的一个,刚要出声先呛了一口风,只能苦笑。

  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在Q市举行,乃是霸图主场。想Q市那是什么地方,齐鲁之地古多豪杰,孕育了霸图这样霸气无双的战队,也为战队配备了霸气无双的粉丝。于是本着霸图战队一往无前一如既往一网打尽的风格,粉丝们赶在第三天全明星赛结束前围堵了场馆所有出口,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区区保安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碍于情面联盟方面也只能搭个台子推选出代表出去发表演讲,对粉丝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至于报警之类的暴力解决措施想都别想。被包围的职业选手们在联盟和俱乐部及场馆安保人员的配合下尝试了各种方式冲出重围,不乏被发现后遭到群众海洋淹没的失败者。黄少天趁着大群少女围堵王杰希高英杰的空隙拉着喻文州和卢瀚文从旁边溜了出去——一支战队成员虽不算多,十来个人凑在一起目标还是太过明显,不如化整为零待脱险了再会合——但好的开端并不意味着成功,很快他们就被另一拨人发现了。

  而三个平日里运动量仅限手部的宅男之所以到现在还没被追上,全仗喻文州临时背下了场馆方圆十公里内的地图。黄少天和卢瀚文按喻文州的指示一会儿向西一会儿往北,尽量往没人的小巷子里钻。拐过一处转角喻文州骤然色变:“糟了!”

  GPS地图果然不可尽信……尤其是客户端都半年没更新过了。

  地图上显示是个破旧菜市场的地方,如今是一条笔直得如同大漠孤烟的大道。以三个宅男的体力,走这种路分分钟就能被追上。耳听得身后的呼喊声越来越近,三个人面面相觑,尤以黄少天脸色最差——卢瀚文说的没错,当此情形他绝对是那个拖后腿的猪队友,一来剑圣粉丝数量完胜,二来……夜雨声烦刚刚在霸图主场的全明星赛上惊天一剑斩落大漠孤烟。

  “喻队长。”

  一间挂着锁的破烂门面房后忽然探出半个脑袋,江波涛神色紧张地冲三人招手:“快进来!”

  简直是绝处逢生。

  两间门面房中间隔出约有半米空隙,黑夜里不仔细看极难发现,房后则是块废弃的菜地,正好可以躲避。蓝雨三人组刚安置好,就听见外面大路上大批人马喧哗声。黄少天左右看了看,毫不意外地在江波涛旁边发现了周泽楷,顿时觉得安心多了——至少这里有一个粉丝量胜过他的火力吸引器了,唉,要是叶修也在就更好了。

  叶修当然不在。轮回也是三个人,江波涛周泽楷外加杜明,此外还有呼啸的唐昊,最意外的是楚云秀和苏沐橙居然在。喻文州稍稍打量了一圈地形,听外面人声渐稀,低声道:“多谢……”话甫出口便被江波涛竖起食指按住,轮回的副队长凝神听了一会儿,确定无虞,这才掏出手机匆匆打了几行字,将手机屏幕凑到喻文州面前:『先别说话,这里离场馆近,附近跑过几批人了,会被发现。』

  喻文州颔首表示了解,也掏出手机开始和江波涛进行文字交流。黄少天在一边闲着无聊,跑去找苏沐橙:『叶修呢叶修呢难道丢下你一个人跑了吗真没义气你怎么跟云秀在一块儿又怎么遇见轮回的?』

  不能开口也挡不住他一贯的话多,苏沐橙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还在场馆里头没出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造孽太多必遭报应!』忍笑是件很需要意志力的事,黄少天连发言都简短了不少。

  苏沐橙显然不高兴,收起手机果断不理他了。楚云秀拍了拍她以示安抚,打字跟黄少天解释了过程。原来叶修颇有自知之明,没敢让苏沐橙和自己一路,把她和楚云秀一道交托给雷霆的肖时钦,可怜肖时钦为保护两个姑娘不得已牺牲自己拖延时间,楚云秀和苏沐橙对附近不熟,到处乱跑时就碰见了江波涛。

  黄少天三两眼看完来龙去脉,不禁十分感动,对肖时钦舍己为人的精神表示了由衷的钦佩。他四下望了一遍,卢瀚文跑累了,就地坐下小声喘气;杜明垂头丧气地蹲在墙角,脸上写满了不要理我;唐昊席地而坐,双手按着膝盖,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周泽楷默不作声地跟在江波涛旁边发呆,长风衣衣扣系得严严实实,领口却歪得不像样,显然并不是一路顺风。那四个人都不是可以聊天的样子,黄少天觉得有些无趣,转头见喻文州和江波涛两个人皱着眉不知在讨论什么,又凑了过去:『队长队长你们在说什么?』

  三个人说话再来回递手机就不方便了,江波涛想了一下,示意黄少天上Q说。职业选手Q群里冷清清的,没人发言,想必是都忙着避难。江波涛先问了两声轮回的其他人,不见回应,不由叹了口气,转过来跟黄少天解释:『喻队长说既然这边有大路,可以让俱乐部的巴士过来接一下。但这里离场馆不算太远,附近还有不少零散的粉丝,车过来动静太大,怕来不及上车先被人发现了。』

  喻文州疲惫地点点头,一阵凉风吹过来,他不禁打了个寒战。Q市的冬天对G市人还是颇有些杀伤力的,黄少天有点担心,凑过去戳戳他:『队长你没事吧?』

  喻文州笑了笑,示意无妨。

  黄少天看看满脸倦意的喻文州,又看看面有忧色的江波涛,还在发呆的周泽楷,角落里两个妹子头靠头肩靠肩相互依偎着都是一副疲累不堪的样子,才十六岁的小卢同学奄奄一息靠着墙再不似平日里的活泼,剑圣心里那点剑侠情怀登时泛滥起来,低头摆弄了会儿手机,一咬牙下定决心:『我刚刚把地图截图发给老张了,让他开大车过来,他说五分钟就能到,一会儿队长你们抓住机会赶紧上车。』

  江波涛皱眉:『但是开车动静太大……』

  到底是队友,喻文州敏锐地抓住了重点:『我们?』

  『对,』黄少天神情悲壮,『你们先走,我会制造机会引开他们,能拖多久就不好说了,一定要抓紧时间。』

  江波涛惊愕地望着他,喻文州稍稍蹙起眉,连周泽楷也抬起头,呆呆地看了他一眼。场下的枪王看起来天真纯良,黑白分明的眼睛水一样澄澈,微微的带着些疑惑,黄少天几乎要有点不忍心了。

  QQ群里跳出个惊叹的表情,是苏沐橙发的,『黄少这是打算舍己为人吗?』

  卢瀚文眼睛亮晶晶的,满是膜拜之情:『黄少真帅!』

  『是啊没错我可伟大了是不是快表扬我,』黄少天揉了揉卢瀚文的脑袋,冲苏沐橙挑起眉毛笑,『不好意思输给肖时钦啊。』

  他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不再看新跳出的信息,抱着双手来回踱了几步,有意调整呼吸,尽量将越来越快的心跳压下去。

  剑圣擅长捕捉机会,更要能制造机会。这次的计划简单有效但是容错率极低,务必保持冷静,一点差错都不能出。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三长一短。黄少天蓦地止步。

  他没再去摸手机,冷静地看着在场的几个人,低声说:“到了,准备好。”

  然后黄少天深呼吸,气沉丹田吐气开声用最大的音量喊了一嗓子:“追啊!周泽楷往那边跑了!!!”

  

  “………………………………………………………………”

  江波涛颤抖着伸出手,一口血梗在喉头说不出话来。远处黄少天拽着周泽楷狂奔的背影已经被大批追过去的粉丝挡住看不见了。巴士的灯光照过来,司机又按了两下喇叭,这个小小的藏身处里的人却都愣着没动静,只有喻文州淡定地按住江波涛手臂:“先上车。”

  卢瀚文呆呆地看着远处人仰马翻烟尘飞扬,由衷地感叹:“黄少真帅……”

  到底是蓝雨的人接受度高,感叹完小卢立刻跳起来去拉苏沐橙和楚云秀:“走走走上车上车!”唐昊跟轮回交情一般,愣过了就不想了,一个箭步冲出去,第一个跳上了蓝雨的大巴。

  江波涛被喻文州强行架上车,在汽车发动的轰鸣声里血泪交加悲愤呐喊:“队长————!!!!!!!”

  

——TB可能会有C——

  周泽楷其实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黄少天三两句敲定了撤退计划,然后就一边等车一边皱着眉背着手踱来踱去,汽车喇叭声响起时他顿了一下,正好停在周泽楷旁边,接着就毫无预兆地喊了一嗓子,声音之大震得周泽楷有点头晕,根本没听清黄少天说了什么。

  黄少天没留时间给他反应,一把抓住他手臂蹿了出去,瞄准来时的曲折小巷钻进去。那一嗓子效果不错,两人身后很快就聚拢了大批人马,追着他们一路狂奔,尖叫声此起彼伏,中间还夹杂着闪光灯。事已至此周泽楷也没有办法,只能被黄少天拉着跑。

  他很想质问黄少天“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但这么长的句子就算大家面对面好端端地坐着周泽楷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完完整整地说出来,何况现下还处于逃命状态。冷风迎面吹过来,锋利得像刀一样,周泽楷连呼吸都快跟不上了,更别提开口说话。

  所幸身后追上的粉丝以女性居多,让两个宅男对自己的体力很是生出了些信心。黄少天酝酿计划时就一并看好了出逃路线,拉着周泽楷左兜右转,居然没被追上。

  虽然同为职业选手,但宅男和宅男之间也是有差距的。这一点从生活习惯就能看出来,一个总是发呆一个到处蹦跶,论体力疑似自闭症的周泽楷自然比不过疑似多动症的黄少天,跑久了难免有点跟不上。又跑过两条街,注意到身后的大部队已经消失不见,周泽楷不由得心下一松。

  吊在嗓子眼里的那口气一泄,长时间剧烈运动带来的疲劳与酸痛立刻占据了意识,周泽楷觉得自己再也跑不动了,想叫黄少天停下来歇一歇,嗓子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用力地拽了下黄少天的袖子。

  “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也喘得挺厉害,不过不耽误说话。周泽楷没有他的本事,只能摇头,指指身后,再摆摆手。

  黄少天狐疑地看看后面,再看看周泽楷,“后面怎么了,你听见有谁过来了?还是刚才看见谁了……哦你是想说我们把后面那群都甩掉了?没人追了可以休息一会儿?”

  周泽楷先摇头再点头,欣慰地发现跟黄少天交流其实不算太难,虽然他无法像江波涛一样准确地了解周泽楷的心思,但是凭借话唠本性能在瞬间叽里呱啦罗列出各种选项,而选择题总比其他题型容易些。

  黄少天沉思了一下,或者说有一秒钟他姑且摆出了沉思的表情,“不能停在这里,保不准一会儿就有人经过,再坚持一下吧居安思危你懂吗?我想想这附近有什么能藏人的地方没……诶周泽楷你对这片儿熟吗?”

  周泽楷摇头,遗憾地发觉黄少天还是不如江波涛好用,并不是每次列出的选项都有正确的那个。周泽楷其实想说既然摆脱尾巴了不如跟战队联系让车过来接,但黄少天似乎完全没想到这一条,他掏出手机只是看GPS地图想找最近的藏身点。

  暗夜里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又灭了。

  “靠,忘充电了……”黄少天眉毛抖了一下,抬起头问周泽楷,“你手机呢拿来我看一下,摇头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连这点义气都没有还能不能当小伙伴了?还是说你手机上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东西那我不看好了你自己看地图,地图会看吧?”

  周泽楷终于调匀了呼吸,艰难地开口:“我……没带。”

  “靠靠靠有没有搞错啊你的手是有多娇贵别跟我说你从来没拿过比账号卡重的东西,不对刚才没出来的时候你手上明明拿着手机的,这种借口也太拙劣了吧?”

  周泽楷很委屈。大家在Q群里开小会的时候他的确拿着手机旁观(虽然连纯表都没发一个),但黄少天只说要给大家制造机会,根本没提会拉他下水。毫无防备的周泽楷一边看Q群里的聊天信息一边等车,突然之间被黄少天一把抓住拽着往外跑,周泽楷猝不及防吓了一跳,手一抖就把手机给摔了。

  “……算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黄少天叹气,“往前走走看吧我记得附近好像有个小公园也许能躲躲,就是不知道拆了没,GPS有时候也挺靠不住的我们队长今天就吃了GPS的亏,诶不知道队长这会儿在干嘛呢我手机可没电了要是队长给我打电话了怎么办……”

  喻文州真的在打电话,不过是和兴欣的老板娘:“……是的,沐橙在我们这边儿,对,跟云秀一起的……没问题,好的,不客气。”

  他结束了通话,然后拨通了轮回经理的号码:“你好我是蓝雨战队的喻文州……”

  脱身不容易,想蓝雨轮回烟雨兴欣呼啸五家战队九位精英八个全明星四个队长两个五圣级一个战术大师,(被)牺牲了一个枪王一个剑圣才逃到安全地带。喻文州路上接了个电话,是徐景熙打回来的,说他跟着贺武的人在一块儿晚上就蹭人家的房间白天到机场会合,再看看天色已晚,街上人群却还没散,分别送楚云秀等人回战队路上指不定出什么岔子,索性招呼大家都留下,白天再说回队的事。

  除却呼啸和蓝雨住在同一家宾馆,唐昊自回战队不提,一下多出四个人,房间登时显得有点紧张了。喻文州把卢瀚文叫到自己房里,苏沐橙和楚云秀住小卢同学的房间,江波涛和杜明则安排在黄少天的房间。安排好了又给各战队打电话通知,好容易忙完了,搁下电话刚喘口气,就听见门响。

  门外站着杜明……抱着枕头被子的杜明。

  喻文州有点头疼。

  如果换作黄少天,这时必然已经不客气地狂笑起来问杜明是来自荐枕席的吗走错门了两个妹子在隔壁不用谢。但喻文州是联盟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所以喻文州只是揉了揉太阳穴,和和气气地问:“有什么事吗?”

  杜明期期艾艾地说:“喻队长……那个……能不能让我在这边睡?”

  喻文州疑惑地看着他,杜明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对不起我就是问问……江副队情绪好像不太好,一直在……咳,我就是、有点害……不是是担心。”

  喻文州又揉了揉太阳穴,回头喊卢瀚文:“小卢,今晚你和杜明前辈探讨下剑客心得吧,我去江副队那边看看。”

  喻文州心想今晚到底怎么了,连江波涛这难得的靠谱人都要折腾点动静出来。

  其实要让江波涛说的话,杜明纯粹是心理作用在黄少天屋里呆不下去拿他当换房借口,江波涛自认什么也没干,只是在练字而已。

  确切说是罚抄。

  江波涛有个习惯,每次出现失误,他都会罚自己把失误原因抄上个五十遍一百遍,抄完了心静了记牢了下次就不再犯了。

  今晚江波涛犯了个前所未有的重大失误,他把他的队长弄丢了。

  江波涛决定罚自己把『引狼入室』抄三百遍。

  

  ——TB可能会有C——

  身为联盟顶尖大神,黄少天记地图的本事比不上喻文州,却也差不到哪儿去。他拉着周泽楷沿着附近街道转了一会儿,居然真的找到了一个街心公园,而且规模还不算太小,就是冬天里草也荒了树也秃了,只有分割开绿地与道路的几排冬青还剩着点叶子,不怎么利于隐蔽。

  “有个地方躲就不错了,歇会儿再说歇会儿再说。”黄少天四处张望了一下,果断跳进草坪里,鬼鬼祟祟地蹲在冬青下。周泽楷跟着进了草坪,略有些为难地看看满地黄土荒草,稍稍犹豫片刻,到底是累着了,撩起衣摆坐下。

  黄少天一旦安静,那就是真安静了。

  四周只剩下风刮动树枝的声音,折腾了一晚上周泽楷委实累得厉害,眼睛闭上半分钟就迷迷瞪瞪地睡过去了,又被冷风吹得一激灵,清醒过来。他下意识地揪了揪歪斜的领口,抬眼看对面,黄少天一本正经地摆出剑客打坐的姿势,好像这么坐真能加速回血回蓝似的。

  对哦现在是脱战状态……要是能下线就好了。

  风里忽然传来女人的声音。

  已成惊弓之鸟的周泽楷第一反应就是跑,被黄少天一把按住。剑圣压着枪王的肩膀躲在冬青下头,这回没有手机可用了,只好凑在对方耳边压低了声音:“别乱动,不像,再听。”

  黄少天说完觉得有点不爽,这几句要是叶修听见了肯定会嘲笑他才跟周泽楷说几句话就被传染了,若不是形势所迫堂堂剑圣讲话怎能如此言简意赅,能省的不能省的词都省了不说也不知道周泽楷听不听得懂。

  所幸周泽楷对这种交流方式习以为常,毫无压力地理解了黄少天的意思,点头表示明白。两人窝在树丛下仔细听了一会儿,风里女人的声音时断时续,听不分明。黄少天听了一会儿没听出头绪,问周泽楷:“你说会不会是女鬼?”

  周泽楷认真想了一下,觉得这种情况下女鬼比狂热粉的可能性要高,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

  黄少天和他的想法差不多,警惕心既去,好奇心便按捺不住了,低声说:“我去看看。”

  周泽楷扯了扯他的衣袖,想说自己也一起,被黄少天按了回去。青年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东张西望一阵,翻过冬青丛,循声走了几步。

  周泽楷从冬青后冒出半个头观察,黄少天谨慎地走近上风口的花坛,不知看见了什么,忽然止步,略一停顿后放轻步子绕了回来,脸上神情有点古怪,说不清是忧是喜。

  “这个地方不能呆了,”黄少天回来后第一句话就是下撤退令,“靠靠靠太晦气了,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说你歇够了没啊走走走换地方别让江波涛说我把你带坏了。”

  他一边嘀咕一边把周泽楷拉起来,当真是打算撤的架势。周泽楷不明所以,忍不住踮起脚远远向花坛那边张望,黄少天赶紧一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看什么看看什么看轮回没教过你们要注意用眼健康吗?”

  手心里传来轻柔的触感,大概是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想想觉得不妥,索性放开了,盯着周泽楷眼睛一本正经地教育后辈:“非礼勿视你知道吗?不赶紧走难道还想听墙角?”

  周泽楷又眨眨眼睛,大概明白黄少天看到什么了。

  周泽楷脸红了。

  虽然早听说有些小情侣就喜欢半夜钻小树林打野食,但真没想过会让自己碰上,毕竟这种现象一般发生于距离职业选手非常遥远的大学校园里而不是随便哪个市内的街心公园……再说这可是北方的冬天诶,周泽楷裹着长风衣都冷得打战,完全无法想象怎会有人在这种天气乱来。

  不会冻死吗……周泽楷纠结死了,想说话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憋了半天就憋出一个字:“……冷……”

  他很想问他们难道不怕冷的吗,但世界观刚刚遭到冲击,脑子里一片混乱,暂时组织不起有效的语言——就算脑子不乱这点也是一样的。对面那位能逼联盟为之修改规则的男人脸皮可就厚得多,丝毫不觉得无意中围观了一场野战需要什么羞耻之心,黄少天斜睨了周泽楷一眼,唇角一扬似笑非笑:“怎么着周泽楷你想说什么,觉得冷想学人家取暖吗?”

  周泽楷连忙摇头,黄少天却又凑近了一点:“看不出嘛枪王大大原来这么开放,但本剑圣可有节操得很,怀抱那不是随便对谁都敞开的,突然跑过来求抱抱是绝对行不通的,就算你长得好也不行又不是妹子,要按规矩来明不明白先谈个恋爱才能申请抱抱懂吗?来来来先告白一个我听听。”

  周泽楷连耳朵尖都红了,努力往后挪了一点想和黄少天拉开距离。赛场上打起来剑圣未必能从枪王手下讨得了好去,但要论口才一百个周泽楷加起来都抵不上黄少天一成功力,只有被占便宜的份。他一退再退,黄少天却还不肯闭嘴:“话说就你这身衣服不冷才怪,风衣好看对吧能耍帅是吧,也就是这几天还不算冷不然冻掉你指头分分钟的事儿。轮回的人怎么想的,要风度不要温度,为了泡妹子什么都不顾了吗?”

  “不是……”周泽楷很努力地想解释,长风衣是神枪手标配,乃是宣传需要,再说大家都想着出了场馆就回宾馆路上还有车接送,全程空调伺候,谁晓得堂堂枪王会三更半夜流落街头。

  明明有这么充分的理由,但要讲出来……真的很艰难啊。周泽楷快要苦恼死了:“是因为……形象……”

  他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周泽楷组织语言很费力,两个词之间至少隔了三十秒,黄少天居然没有打断。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反应过来自己不用再继续往下说后周泽楷确实长长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安静的黄少天蓦地暴起,一把圈住周泽楷的腰抱着他滚进冬青丛里。周泽楷吓了一跳,紧接着就听见年轻人们交谈的声音。

  植物冷硬的枝叶戳在身上很不好受,受到震动的树丛摇晃了两下,有干枯的叶子掉进颈窝里,周泽楷觉得十分难受,又不好动手去取。总算黄少天还有点义气,倒下来的时候自己当了肉垫,周泽楷趴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路过的行人发觉。晚归的少年少女们说笑着穿过公园离去,言谈间依稀提到在某某某处堵到谁谁谁拿了签名还有人额外摸了一个扣子抢到半条领带,只听得躲在树丛里的两位大神浑身冷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好容易等人走完了,两个人凝神听了半天,确定是走远了不会回来了,同时吁了口气。周泽楷皱着眉摸了半天把领口的树叶揪出来扔掉,刚要撑起身,树丛忽然又晃了两下,周泽楷只觉头上一沉,不由自主又倒了下去。

  他被砸得有点晕,刚想挣扎一下,黄少天忽然说:“别动。”

  黄少天如临大敌:“周泽楷,你头上有只猫。”

  ——TB可能会有C——

  不知从哪里蹿出来的花猫以一个特别大爷的姿势蹲在周泽楷头上跟黄少天对峙,黑白相间的尾巴不安分地扫了两下,亮得渗人的猫瞳紧紧盯着黄少天,喵喵叫了两声。

  “这是谁家的猫啊大冬天的到处跑,不会是流浪猫吧流浪猫不都该装可怜吗摆脸色给人看是怎样,话说这什么品种的啊周泽楷你对猫熟不?”黄少天研究了一下面前的猫,没得到什么有效情报。

  周泽楷沉默许久,说:“看不见……”

  他趴在黄少天怀里,怕惊动头上的猫而不敢抬头,声音显得闷闷的。

  黄少天试图和花猫交流,捏着嗓子学猫叫:“猫咪乖,乖猫咪,喵~乖乖你起来一下好不好?”

  花猫蹭的一声跳起,换成四爪着地……不,着头,警惕地挥了挥左前爪。

  黄少天吓了一跳,赶紧安抚它:“乖乖别乱动啊,我没恶意你别紧张……周泽楷你也别紧张好吗,又不是我指使的它不肯走你再挠我也没用好不好?”

  周泽楷连忙放手。刚才花猫忽然跳起,他一惊之下下意识地抓紧了黄少天,回想起来自己也觉得有点羞愧,幸好现在黄少天看不见他的脸色。

  黄少天在头疼。

  理论上来说他对周泽楷完全没有任何责任,但人毕竟是被他拉出来的,万一被这来路不明的野猫挠上一爪子,且以花猫目前位置来看,动起爪来第一个遭殃的有九成可能是荣耀第一帅哥那张脸……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黄少天几乎能看见从轮回经理到冯宪君再到大批粉丝围堵在蓝雨门口哭着讨说法的景象。

  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黄少天暗自握了握拳,开动脑筋想办法:“周泽楷你身上带吃的了没?”

  对于是非题周泽楷习惯性地想以摇头点头作答,花猫立刻喵了一声,周泽楷只得作罢,不情愿地开口:“……没有。”

  “你说说你说说要你有什么用,手机也没有零食也没有要什么没什么,虽然你是长得好也不至于出门只带一张脸吧?”黄少天表示了严重的不屑,“别动。”

  他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索,生怕动作稍大就引来猫咪一爪子。花猫重新卧下来,懒洋洋有一下没一下地甩尾巴,大概是觉得周泽楷身上暖和,可以凑合睡一夜。周泽楷趁花猫警惕松懈的时候一点一点稍稍抬起脸,眼巴巴地望着黄少天盼他能赶紧出个什么主意。黄少天被那么双眼睛盯着感觉有点不自在,严肃地训斥他:“趴好,你看你看猫在低头看你呢,不听话的话马上就是一爪子。”

  周泽楷不敢动了。根本没什么动作的花猫鄙视地扫了黄少天一眼,卷起尾巴闭上眼,竟然是准备睡觉了。黄少天不敢怠慢,手上加快了动作,摸了半天终于掏出来一根火腿肠。

  “从小卢那儿没收来的,”他跟周泽楷解释,“这小子天天光吃零食不好好吃饭,队长让我们看着他点儿。”

  单手很不方便,但黄少天身上趴着周泽楷,周泽楷头上还趴着一只猫,实在不敢乱动,只能费力地咬开包装,拉下半截塑料纸,火腿肠带着一丝诱人的肉香暴露在夜晚的空气里。

  花猫鼻翼抽动了两下,睁开眼睛,看了黄少天一眼,迅速收回目光死死地盯住了他手里的火腿肠。

  周泽楷晚上打完比赛连夜宵都没来得及吃,轮回队里就收到了粉丝围堵的警报,先是跟着江波涛到处跑,接着又被黄少天拉着到处跑,折腾了大半夜那么点晚饭早消化完了,此时闻见香气,不由得也望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眉梢抖了抖:“周泽楷你好意思吗和猫抢食儿?”

  周泽楷脸红了,不敢再看他,垂着眼闷声不语。

  黄少天本想再嘲笑他一番,看到他这副模样,却忽然生出来点不忍。

  ——所以说长得好就是有优势。

  花猫又喵了一声,缓缓站直了,蓄力待发。黄少天拉回心绪,想了想,用力一挥手,半截火腿肠飞了出去。花猫嗷的一声从周泽楷头上蹦下,追寻火腿肠去了。

  周泽楷终于重获自由,吃力地爬起来,理了理被花猫蹭乱的头发。黄少天跟着坐起,伸手把剩下半截火腿肠递给他:“喏,给你,回去别跟江波涛说我们蓝雨亏待你连根火腿肠都不舍得给。”

  周泽楷愣了一下。

  他呆了一会儿,才伸手去接,小声说:“谢谢。”



(先放一放等想写了再说)

 
评论(10)
热度(190)
 
回到顶部